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510 交鋒開始

噶爾洛夫卡市下方所有的人,都集體處于一種似是身在幻覺中一般,無法想象自己的耳朵,目瞪口呆地望著這一幕。
  
  雖然珉們沒有下跪,因為蟲子從來都是不會跪的,但那一聲聲肅穆蕭殺之音,足以體現此刻楚云升手中的滔天武力!
  
  武源竟然真的成了萬蟲之主,這些年來的謠言只怕是真的了。
  
  這太可怕了!一個本身武力恐怖的人,身后再加上整整一支純珉體組成的火焰大軍,對了,還有一支當場“倒戈”并追隨他的猛獸軍團,天上地下,一股龐大的勢力只用了眨眼的功夫便立于天地之間!
  
  然而,到底是蟲子可怕,還是楚云升更可怕,一時之間,也沒有人能夠分的清楚。
  
  “你?原來是你!竟然是你!”獨自一人立于蟲群之前的火族,煥,絲毫不掩飾自己臉上生動的吃驚,接著又緊鎖眉頭,仿佛在喃喃自語道:“這怎么可能!火蟲怎么會更改使命?又怎么會奉你一個人類為主?典主,典主……我想起來,它們是有蟲典的,難道,難道連蟲典都改了!?”
  
  他猛地抬頭望向楚云升,眼神迸出極為復雜的情緒,這樣的驚訝遠非下面的那些人所能理解的,因為目前只有他知道,當年那場幾乎無望之戰,那十三位幾乎無法殺死的神,是因為什么而出現了極為重要的轉機的!
  
  楚云升卻并沒有理睬他的疑惑,而是帶著眼神中同樣有些驚慌不安的余寒武,徐徐飛向珉體大軍之中,畢竟余寒武還是半大的孩子。
  
  在距離肉球形蟲子十來米的地方,楚云升停了下來,他的眼神一樣的復雜,一樣的驚訝,不同的是,他的心中多出了一絲輕輕的慰藉,久久道:“告訴我,冥在哪里?”
  
  沒有人比他更能清楚這些蟲子的情況。
  
  二十年前在太平洋的孤島上,他雖然捏碎了冥的封印符,然而冥身上流淌著的命源早已不分和他彼此,只要哪怕是一點點,他都能感覺到那熟悉的跳動。
  
  這支忽然冒出來的珉體大軍身體上所擁有的澎湃命源,令他無比的熟悉和自然,因為那是他自己的!
  
  他敢確定,只要他愿意,從這些珉體上抽取出的命源,足夠他恢復年輕時的容顏,只多不少,但他卻不知道冥是如何做到的?
  
  之前,他曾隱隱地發覺過,冥似乎不應該存在于他自己所在的那條浩大的食物鏈中,但偏偏又存在了,因此,在驚鴻一瞥中,他恍惚見到過一條游離并伴生那條巨大命源食物鏈旁的極微小的小鏈,無時不刻地與大食物鏈爭奪著資源!
  
  或許有些事情,他還不清楚,但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冥還活著就好,也算了卻了他最后一樁心思。
  
  他也不想以這些珉體死亡為代價,抽取它們的命源,他的問題在于修煉次序顛倒,越多的命源,不過是加快死亡的步伐而已。
  
  然而,肉球蟲子的回答卻令楚云升愣住了
  
  “典主,“禁”的去向我并不知曉,在我們來之前,關于禁的信息全都被抹去,是禁親自實施的。”
  
  “禁給我們留下的最高使命是:遵行我令,代我衛主!”
  
  “不過,禁在締造我的時候,除了我等第一使命外,還曾給我留下一道信息,讓我在找到典主的時候,告訴典主:不用去找它。后面還有一斷內容,被其他幾位禁聯手抹去,我已經無法知道了。”
  
  ……
  
  “禁?……”楚云升長長地嘆息了一聲。
  
  他知道冥一定去了一個極為危險的地方,否則不會特意留下不讓自己去找它的信息,至于后面還有一段被抹去的內容,必定也是有人不想讓他知道的東西。
  
  只是,此生只怕再無相見的時候了,對于冥,楚云升有著一絲愧疚之心,他以前從未將冥當做一個真正的生命來看待過,最最最早的時候,冥只是他搏命的一個工具,后來甚至對它產生深深的忌憚,連話都不愿意和它說,然而就是這樣,冥默默而孤獨地擁有了自主的意識,卻絲毫不敢表露出來,仍舊無怨無悔的聽命于自己,甚至不惜犧牲它的生命。
  
  不過,這樣也好,它原本就是蟲子,自己生死未知,就讓它重新回到蟲子之中吧,也許對它來說那是最好的歸宿。
  
  “你有名字嗎?”片刻后,楚云升收起思緒,在空中輕輕地問道。
  
  “我名為殤,再沒有第二個殤之前,會一直用這個名字。”肉球蟲子立即回答道。
  
  楚云升眼皮一跳,胸腔中猛地涌出一股深惡痛絕的情緒,失聲道:“你是殤!?”
  
  很奇怪,他對珉這類的生物沒有太多的仇恨,但對殤,卻有著極端的殺伐恨意,俱是因為傻大蟲慘死于殤的手。
  
  “是的,不過我是經過四位禁聯手改造的殤的不完全體,否則無法穿過空間壁障,如果沒有我穿過壁障,無法有效指揮整個珉群。”肉球蟲子快速回答道,對于楚云升的問題,以它的計算能力,幾乎不用占用它億萬分之一的資源。
  
  楚云升默默不語,他也知道此殤非彼殤,他所恨的殤,恐怕早已死于亂戰,或者早已回到蟲子的世界,只是對他來說,二十年前與殤還是死敵,如今時光飛轉,竟然殤竟成了他的一份力量。
  
  “典主,在來的路上,我們獲得了大量信息,請典主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這里,經過我的計算,下方的異源總和實力已經超出我們,還有跟多的異源正在趕來的路上,不可戰,我們需要補充大量戰蟲……”殤見楚云升不說話,旋即又出聲提醒道。
  
  “不用,他們不是一伙的,而且我也沒準備和他們打。”楚云升簡單的說道:“你跟我來,等會我有事情要交代,你也聽聽,也有交代你的。”
  
  “典主,這具不完全殤體不具備戰斗能力,不能離開珉群中心,我會寄生一個珉體,作為通訊橋架,隨您下去。”殤一邊說著,一邊用觸須招來一個珉體,注入白花花的黏液,不到片刻,便完成了寄生程序。
  
  楚云升也沒阻止它的舉動,靜靜地等它操作完畢,對于蟲子的世界,他雖然比起下面的那些人來說算得上“專家”了,但比起珉和殤來說,無知的就像幼兒一般。
  
  單個珉體完全聽從殤的指揮,這點倒是和當初他在荊棘城那會所見所聞差不多,珉對殤是絕對服從的,很快就連通著殤本體,隨著楚云升的身后旋飛出來。
  
  “楚,我希望能與你單獨談一談。”煥一直守在外圍沒走,珉體太多了,就連他也不敢貿然闖進珉群之中,因此也只能等在這里,此時,見楚云升踏著飛蟲從珉群中出來,立即以奇怪的眼神盯著楚云升說道。
  
  “是要和你談的,不過不是現在,現在我要先和他們談!”楚云升搖了搖頭道,他不知道煥想和自己談什么,但這里顯然不是說話的地方,他與煥的談話在他原本的計劃中,是放在最后的,也是最為重要的,涉及到東西絕對不能讓第二個人聽到,包括余寒武。
  
  “楚,不管你要和他們談什么,我都可以替他們先答應下來,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與你合作。”煥不屑地看了地面上的眾人一眼,即便是那些早先復蘇的人,在他眼里也不過是無名小卒之輩,更何況其他人?
  
  “你錯了,你最多也只能代表火族而已,還有其他幾族,你代替不了。”楚云升淡笑一聲道,明確的告訴煥,雖然你很厲害,但他楚云升手上現在掌握的信息,也知道你現在或許說了算,但過一段時間,人家陣營再逃出一個來,那可就說不準了,他楚云升雖然不聰明,但也不是白癡。
  
  “楚,你不明白,它們”煥連連搖頭,指著楚云升背后的蟲子欲言又止道。
  
  “別打它們的注意,我可以提前告訴你一件事,我是典主不錯,但他是典主二代,明白我的意思了嗎?”楚云升指著余寒武,平靜地說道。
  
  但這句話猶如一記重磅炸彈一般,不僅把煥愣住了,就連殤也不解地望著楚云升。
  
  典主是什么?那是手握天下利器的武力!
  
  他就這樣平平淡淡地指定了典主二代,好像那小孩繼承的不是典主之位,而是一塊磚頭一樣平常。
  
  但此時,煥不知道,楚云升也不知道,只有一旁的殤知道,真正的典位之爭和這里根本無關,而將會爆發在遙遠的禁忌之地。
  
  “你是要?你還真準備要讓這小孩做什么天下共主!你瘋了,他才多大!?”煥其實對什么“天下共主”一直都沒什么概念,什么事情都是實力說了算,實力不行,就算給你戴上再大的帽子也沒用,他真正關心的是典主之位,蟲子對典主的命令,那是萬死不抗的!
  
  “不錯!”楚云升冷哼一聲,掉轉飛蟲,加速下墜下去,不再理會煥,本來他一直苦苦尋思如何制衡“煥”,以換取此人承認余寒武的天下共主的位子,以他天下第一人的名頭,最多也只能壓制各大勢力的舊人與當初的那些復蘇異族,對煥這種層次的人物則毫無效果,但看樣子,煥十分在乎忽然出現的珉體大軍,不管煥是出于何種目的,這個籌碼終于算是有了。
  
  “寒武,開啟戰甲,不要讓他們看見你的樣子!”接近著落的時候,楚云升冷冷說道,對余寒武來說,因為年紀的問題,保持神秘感是有必有的。
  
  話音落下,兩人戰甲立即猶如流光一般節節浮現,熠熠生輝,落入人群自動讓開的一片空地上。
  
  手握千辟劍,楚云升身著英姿勃發的流線型戰甲,當先邁步,踏著已破舊的水泥馬路,鏗鏘而行,余寒武與殤緊隨其后。
  
  人群紛紛分開,留出中間一條道路,許多新生一代卻是奮力前涌,他們聽過太多太多有關武源的故事與宣傳攻勢,但是親眼見到其本人還是第一次,而且還是這么近的距離。
  
  雖然說剛才有些爭執,有些不滿,但此刻,更多的卻是好奇心,都要看看傳說中的武源到底是個什么樣子?
  
  不過,他們倒是有些失望,在戰甲中的楚云升根本看不出什么摸樣,但那副戰甲的精銳與英氣,顯出的咄咄逼人的氣勢,亦令眾人仿佛見到了武源在黃山之戰的風姿!
  
  本來楚云升降落的地方距離核心位置就不遠,很快便穿過新生一代的人群,便到了許多熟悉面孔的地方。
  
  “楚哥!你,我……”第一個沖過來的是姚翔,但真的到了楚云升面前,卻不知為何身體忽然僵直住了,眼中滿是內疚與痛苦。
  
  楚云升看了他一眼,漠然錯身而過,那一刻,姚翔渾身一顫,咬緊了嘴唇了才沒有讓眼淚落下來。
  
  “楚大哥……”接著是位置靠近的井眸幼,她的眼眶早已濕潤,只是楚云升在她面前連一秒都沒有停留,仍舊是那樣的速度,仍舊是那樣的冷漠。
  
  第三個準備過來的人,頓時僵硬在原地,不知道是過來,還是不過來。
  
  其他余下的人都下意識地向后退了退,誰也不敢面對這樣的冷漠,這樣的場景,太刺心了!可偏偏這種冷漠是他們自己造成的。
  
  只有少數幾個人,一動不動的看著楚云升,平靜如水,其中就包括天空之城的城主丁顏。
  
  最后到了景記面前,楚云升的腳步才不自覺地停了下來,靜靜地打量了他很久很久,在他的臉上,依稀能看到景逸的影子,熟悉而又那么的遙遠,令楚云升面具下的眼眶濕潤卻始終說不出任何話來。
  
  景記的背后站著的是丁顏,楚云升的目光極為冷峻地掃了他一眼,猛地轉身,以劍矗地,掃視眾人,淡淡道:
  
  “能做主的人,都跟我進來吧,塞弗耳,你也進來。”
  
  楚云升心里非常清楚,自打他零位空間脫困以來,第一場真正的力量交鋒真正的開始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