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504 他有這個資格

“發作”來得快,去得也快,但傷害卻十分巨大,硬挺過一天后,楚云升重新站起來,明顯地感覺到身體輕了許多,顯然,肉體上的逐步消亡已是日趨顯著!
  
  抬頭向外望了一眼,小老虎仍死死地守在門口,連同猛獸軍團一起,它們包圍了噶爾洛夫卡整整一天,絲毫沒有任何的放松,令塞弗耳以及他的手下也整整地緊張了一夜,他們既沖出不去,也溜不掉,更不知道接下來會被如何處置了,除了塞弗耳自己,其他人都還不知道真正包圍他們的并不是出自“天空之城”,而是一個叫“楚云升”的人。
  
  恐慌與驚疑蔓延在噶爾洛夫卡市上空的每一個角落,原本喧鬧的據點,一整天中,變得異常的冰冷與安靜。
  
  “莫小姐,楚先生什么時候能?”微光彌彌的凌晨,在寒風中站了一夜的塞弗耳終于仍不住了,揉著凍僵的耳朵開口道,他是希望莫裳能夠去打聽一點半點的消息,畢竟楚云升是和她一起出現的。
  
  只是他卻不了解,莫裳又那里能夠知道楚云升的實際狀況?雖然她擁有許多神奇的天賦,但卻沒有一個天賦可以能讓她繞開死死堵在門口的“虎王”。
  
  實際上莫裳比塞弗耳更為著急,塞弗耳急得只是擔心小命不保,才不會去考慮上層領導權的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而莫裳不同,她必須從天空之城的切身利益出發,去考慮方方面面的事態演變,尤其是最新、最具價值的信息,更是要及時的回報總部,天空之城是她的家,而陽光世界被摧毀后,她的家永遠只有這一個!
  
  可是急歸急,莫裳卻沒任何絕密的方式可以聯系到自己的人,與天空之城商量眼前發生的極為緊迫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人重傷了號稱天下第一的楚云升!?這個消息太重要了,重要道許將直接影響到人神之戰!
  
  “塞弗耳先生,能否借用一下通訊器?”遲了片刻的莫裳,思前想后,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雖然她仍在擔心使用“移動城堡”的通訊設備,極大可能會被對方竊聽到所有內容,但已經一天過去了,時間上,再也等不起了,必須馬上做出應有的反應,起碼得作出最低限度的一個動作不說出任何情報,只通知天空之城派人前來接應她。
  
  “當然可以!”
  
  塞弗耳回答出乎莫裳的意料,可以說是不假思索地便滿口答應了,還殷勤俯身道:“我帶您去。”
  
  莫裳顯然是多想了,論起來,除了“貴族”這個頭銜以外,在實際地位上,自從得知莫裳的真實身份后,賽弗耳心里完全清楚,他一個小小“代官”職位,和眼前這位天空之城的高層“女權貴”有著根本的天壤之別。
  
  如今噶爾洛夫卡似是小雞一樣被人家捏在手上,毫無反抗之力,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塞弗耳徹底拋棄之前的傲氣,那個玩意安穩的日子追求追求顯擺顯擺也就罷了,畢竟他不曾是個真正的貴族,身上并沒有真正的貴族本質,眼下大難臨頭、小命難保,對面一個移動城堡都不愿意惹的人,還管什么尊嚴與驕傲?
  
  “不必了!”
  
  這時間,一聲充滿憔悴的沙啞之音從塞弗耳眼中的大老虎背后傳了出來,接著渾身散發著滄老與無限疲倦的身影由破碎的大門中“緩緩”走出,速度很慢,很費力,讓塞弗耳有一種恍惚地錯覺,仿佛那人腳下的每一步,都仿佛充滿了時間的流逝與令人窒息的死亡暮暮。
  
  “莫裳,還有你”楚云升抬手指了指莫裳,又指了指塞弗耳,憔悴地說道:“去告訴你們的人,所有的人,楚云升就在這里,那本書也在這里,我不走了,哪兒也不去了,不管是想要來找我的,還是想來找書的,都盡管來吧!我給你們三天的時間,商量好你們的條件再來找我,三天后如果沒有人想來的話,我便與水晶神人并為一處,殺得你們血流成河,戮盡屠絕。”
  
  他的聲音很淡,沒有任何的力量,甚至可以說是虛弱,然而聽在莫裳的耳朵里,卻如天雷滾滾,無人敢以為他是開玩笑,更不要說是虛弱無力的威脅。
  
  他的確有這個資格!
  
  他正在明確的表態立場!!
  
  但問題是,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令楚先生一夜之間做出如此重要的決定?難道真的是遭到了神人領袖的威迫!?
  
  莫裳的心臟砰砰的跳動著,這個情報完全將直接左右到第二次人神之戰的局勢!天空之城必須第一件時間作出最正確的反應!
  
  “楚先生,在我出城之前,丁叔叔曾對我與景記說過,只要您愿意回去,什么條件他都肯答應你。”莫裳立即搶先說道,她此行最大的任務便是兩個字解釋,好在這里是土耳其,除了她,應該沒人能聽懂楚云升的語言,天空之城便掌握了絕對的先機,這是塞弗耳以及移動城堡所比不了的。
  
  “我想要的東西,你不知道,也不夠資格做主,我也不再需要你們的解釋,到了如今這個地步,一切都是多余的了。”楚云升聲音仍舊充滿了疲倦,搖了搖頭,沖著塞弗耳道:“把我剛才的話,翻譯給他聽,別想瞞我,否則金陵城將第一個失去與我合作的資格。”
  
  這里只有莫裳能聽懂他的話,但她現在只會站在金陵城的角度著想,如果不稍加威脅,楚云升不用腦子想也知道莫裳是不會將剛才的話翻譯給其他勢力。
  
  但楚云升沒料到,莫裳更沒料到,他剛剛說完,便出現了令人驚訝的事情噶爾洛夫卡市代官塞弗耳身邊那位一直陷于沉默的貴族少婦忽然開口說話了,而且說的還是漢語,雖然不標準,有點結結巴巴,總跑音調,但足夠在場的兩位東方人聽的清清楚楚:
  
  “楚,先生,我,可以聽懂,你們的,話。”
  
  話音未落,塞弗耳猛地轉過頭,震驚地望著少婦,一直以來他只以為她是一個舉止優雅的貴族,今天還是第一次發現她竟可以說出東方的語言!這是塞弗耳從來都不知道的!
  
  望著少婦優雅的面孔,塞弗耳突然之間覺得自己仿佛陷于了一張看不見的“大網”之中,他不過是個微不足道的棋子……
  
  而莫裳的吃驚程度更是絲毫不亞于塞弗耳,從一開始她便對這名女子十分的警覺,這是她的天賦,此刻再聽到對方口吐漢語,警覺度更是飆升直上,剎那間好像想起在什么絕密的資料上記載過一段關于歐洲的辛秘,不知為何此時聯系了起來。
  
  “既然你們有人能聽得懂,就自己翻譯吧!”眾人之中,只有楚云升反應平平,點了點頭說道。
  
  他屈指可數的生命時間,不會浪費在猜測一個素不相識的女人的身份上,只要把“消息”放出去,而不是僅限于金陵城,他的第一步目的就算是達到了。
  
  但奇怪的是,那名貴族少婦并沒有立即遵照楚云升的吩咐向塞弗耳翻譯,反而筆直的走上前來,只離楚云升不到幾步遠的距離,出神地盯著楚云升的眼睛,說道:“楚,先生,我,可以與您私下,談談嗎?”
  
  聽她這么說,莫裳眼中的警覺意味更是濃郁了,莫名地感覺到一種隱隱的壓力,不知道為何,她總覺得這個女人很可能破壞掉天空之城對楚先生重返天空之城的努力,讓她很不安,她的直覺一向是很準的,這是她的天賦。
  
  楚云升皺了皺眉頭,不太想節外生枝,只生硬丟下一句道:“有什么事情,讓你背后的人三天之后一樣帶好條件來與我談。”
  
  說完,他再不看外面的人一眼,準備返身回屋,還有些事情需要馬上著手預備,今天的消息很快便會傳遍各方,乃至反抗軍都不會落下,馬上便要天翻地覆了!
  
  但他近乎冷漠的態度似乎絲毫沒有使得少婦不滿,她仍舊保持著優雅的微笑和足夠的尊敬,只是稍稍加快了一點語氣,以追上楚云升的背影,道:“楚先生,您一直說自己做錯了很多的事情,難道您不想有一個機會,將這一切重來嗎?”
  
  楚云升仿佛沒聽見,繼續以疲倦費力的步伐走向屋內。
  
  “楚先生,您難道不想再見到您的親人嗎!”
  
  少婦提高了聲音,再次說道,她的眼神中透出一種難以理解的自信,自信眼前的這位看起來蒼老卻擁有強大力量的男人會回頭!一定會!
  
  莫裳的腦海中宛若閃過一道亮光,猛地想了一件事,一件源于陽光時代的絕密事件,僅僅只是想起,那件事情的內容便令她一下子失去了往日的穩重,目瞪口呆起來,難道是真的!?
  
  下一秒,她很想立即抓住那個女人,或者制止住她再說下去,但已經來不及了,楚云升猛地回頭了,目光如炬一般地逼視著少婦,仿佛要將她燒成灰燼!
  
  安靜!對視!
  
  每個人的呼吸都在楚云升“兇狠”的目光中滲人窒息,仿佛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形成一柄鋒銳無比的寒劍,就懸掛在每個人的頭頂上,稍有不慎,便會被刺穿頭顱。
  
  片刻之后,楚云升凝聚著所有的目光,一字一句地說道:“如果你敢騙我,死的就不僅僅是你一個人!”(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