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502 他的名字叫楚云升

伯克?塞弗耳上校說起來并不是真正的烏克蘭人,而且可能還有四分之一的英國某位落魄潦倒男爵的血統,但在噶爾洛夫卡這座小型的邊緣幸存城市,他卻擁有著其他烏克蘭人所沒有的權利移動城堡在此地的第一代官,并兼任西線聯軍的上校軍職。
  
  很少有人知道“移動城堡”的內部秘密,它的神秘程度甚至大于歐洲大陸第一強勢“寒武紀”,即便是塞弗耳自己也稀里糊涂,這輩子也只進入過移動城堡兩次,而且每一次都僅僅是在外圍而已。
  
  但沒人敢小視移動城堡的力量,它總在黑暗中出現,又于黑暗之中消失,沒人知道他們真實的位置,唯一一次大規模地出現,那還是在第一次人神之戰最為激烈的時候,移動城堡向歐洲乃至全球展現了它不亞于寒武紀的恐怖力量,據傳當時斬殺神人的數量就不止個位!
  
  可是奇怪的是,人神之戰后,它便又消失在黑暗之中,只是在某些重要的據點,留下自己的代官,每隔固定的時間,它便會按照毫無規律的路線出現在這些據點附近,收取代官們努力收集回來的大量物資。
  
  正是因為移動城堡在第一次人神大戰中杰出貢獻與強力展現,不僅是寒武紀,就連全球排名第一的天空之城,除非是關乎到天下共主這樣重大利益的事件,其他時候也不大愿意觸犯移動城堡的據點利益。
  
  因此,塞弗耳自從做了噶爾洛夫卡的第一代官之后,便一直生活在優越地位之中,一邊老老實實地替移動城堡收集物資,老老實實地等待上面按時的收取,一邊猶如一個男爵一般,管理著他的“封地”,操縱生殺大權!
  
  不過,塞弗耳今天有點坐立不安,三個小時前,他在西方聯軍的朋友傳來一個消息,神人要攻破西線第一防線了,他必須盡快撤退才行。
  
  只是,他十分的不甘心,一旦退回第二道防線的后方,他如今擁有的一切轉眼就會化為虛無,這是“富貴”了這么多年的他所不敢接受的殘酷現實。
  
  但他又不得不走,移動城堡再強,也終究不是來勢洶洶的神人大軍的對手,更不會為了一個據點與神人血拼到底,為了小命,再怎么舍不得,也得馬上上路。
  
  于是他很快地制定了撤退方案,所有物資,尤其是能量儲備,必須保證安全撤退,這是他的家底,絕不容有失,以后在后方,還得靠這些東西過上優等人的生活。
  
  其次他的手下,那些武者,也在他的撤退方案之中,畢竟有了“錢”,還得有打手保證人身安全,不至于弄到有“錢”沒命花的結局。而至于那些普通人,已如奴隸般的存在,為了節約糧食與加快撤退的速度,塞弗耳一個也不準備帶走,反正野外的野人多的是,以后如果有機會再建立據點,出去抓就行了。
  
  當然,他房里的那兩個嬌美性感的美人,自然是要帶走的,這可是他經營多年,千挑萬選中才得到的尤物,尤其是其中的一個真正的貴族。
  
  就在他熱火朝天的準備撤退的時候,噶爾洛夫卡十幾公里外,一支猛獸大軍正以極高的速度如洪水般的奔來,激起的煙塵,在微光中彌漫滾滾,氣勢洶洶。
  
  “你確定前面有一座人類居住的城市?”楚云升已經換了個姿勢,坐在銳翼蟲的背上,開口道。
  
  “是的,這里是噶爾洛夫卡市,不過原來的城市已經毀滅,現在只是重建的據點,楚先生,這個據點是移動城堡的地盤,我們是不是?”莫裳點了點頭,猶豫地說著。
  
  雖然天空之城并不怕移動城堡,論底牌、論實力,天空之城,誰都不怕,但移動城堡畢竟既對第一次人神之戰做出過出色貢獻,又十分神秘難纏,能不惹,一般盡量不去招惹。
  
  但她隨即又想到此刻她對面這位男人:一個二十年就敢公然與諸族使者敵對,甚至拔劍殺戮的人!
  
  天下第一人,在一般人聽起來,只當是他武力天下第一,而諸族之人卻賦予了它另外一個含義:天下第一個敢向他們拔劍的人!
  
  不僅如此,這個男人也從不把天空之城放在眼里,更何況是一個移動城堡,還是其麾下的一個據點!?
  
  她覺得自己擔心的過頭了,甚至覺得和楚先生一起,竟不用想那么多方方面面的掣肘與影響,一切僅僅憑借拳頭與名聲就能說了算……只這么一想,她就敢斷定,就算是眼前的這個男人發起瘋來,殺光了噶爾洛夫卡所有的人,移動城堡也不會因此與此人為敵,說不定還會當做什么都發生過。
  
  如今的世道,風云變化莫測,各方勢力態度變化之快,不僅是她,許許多多的風云人物都嗔目結舌!
  
  作為能夠正常接觸天空之城所有上層人物的人,莫裳清楚地知道剛剛不久前,天空中出現的那個渾身冒著火焰的男人意味著什么!
  
  那是火一族至今為止,回來的最為尊貴的男人!
  
  然而,就連他對楚先生最終忽然變得小心翼翼,甚至只能遺憾離開,這給莫裳帶來了極大的震撼,同時從小就對楚先生本就仰慕的情緒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
  
  天下間,試問除了神人的王,還有誰敢觸犯眼前的這位傳奇人物?
  
  莫裳想著心思,隱隱中有些激動,也有些莫名的不安,身體隨著銳翼蟲飛行而微微搖擺。
  
  她坐在楚云升的對面距離不到一個拳頭的地方,好在因為退化猛獸前進的速度對于銳翼蟲來說猶如蝸牛,它已經降速很多,要不然,以她的實力,別說坐在銳翼蟲的背上,就是站都站不穩,但即便這樣,對她來說也十分吃了。
  
  “我英語說的不好,等會你見到這里的頭領,告訴他,我只要物資,不想傷人,只要是人類,放棄抵抗,就能獲得我的安全保障!”楚云升打斷了莫裳的亂思,目光透向越來越逼近的據點圍墻,站了起來,緩緩道。
  
  接著,他輕踩著退化猛獸的頭顱,與小老虎,一人一虎,飛速來到大軍的正前方一座隆起的山丘上,伸手虛按,止住滾滾而動猛獸軍團。
  
  在他的前面,大約幾百米的地方,一群衣衫破爛的土耳其人,正使勁地吞咽著吐沫,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雙手冰涼,面如死灰的望著高速而來的各種兇相畢露的退化猛獸。
  
  他們自發現滾滾濃煙起,就已經開始在玩命的奔跑了,卻仍然不到片刻的時間就被追上,現在更是到了體能的極限,再也跑不動了。
  
  本以為必死無疑的土耳其人,還未來得及想出將是如何一種死法,只見眼前一閃,兇惡猛獸們的前面竟然出現了一個人影,而這個人,只伸手一按,整支兇神惡煞的猛獸群,立即停下奔騰的腳步,全部安靜下來,靜壓壓的一片,極為震撼!
  
  “是神人!”不知道誰喊了一聲,人群頓時騷亂起來,楚云升雖然聽不懂,但奇怪的是,這群人心驚膽裂之下,竟然朝著自己又跪又拜,哭天喊地,然而他們嘴里高呼著什么亂七八糟的語言,他是一句也聽不懂。
  
  “他們把您當成神人了。”從后面趕來的莫裳,仔細聽了片刻,向楚云升翻譯道。
  
  “土耳其語你也懂?”楚云升詫異了一聲,他敢斷定這群人說的不是英語,雖然他英語水平很爛,但當年也是過了四級的人,這點基礎的東西倒不至于分不清楚,何況他與埃德加還共處過很長的一段時間。
  
  “三年前,土耳其發生過一次嚴重騷亂,我曾接受代表天空之城前來處理,學過一點。”莫裳謙虛地回答道,雖然她在這方面的確很有天賦,并且最值得天空之城驕傲的卻不是她精通歐洲地區各種亂七八糟的語言,而是她對神人之語研究的最深,也學得最多,但在楚云升面前,她總覺得一股強烈的渺小與自卑感,不過她有多么的聰明。
  
  “哦……”楚云升并沒有深問下去,什么樣的騷亂連金陵城都要派遣代表出席處理?顯然不是尋常的事情,但對于他來說,這些都毫無意義:“你告訴他們,我不是什么神人,我也不會傷人,我只要移動城堡在此地的所有物資。”
  
  莫裳搖了搖頭道:“楚先生,他們只是噶爾洛夫卡代官的奴隸,和他們說沒有任何作用,如果您相信我的話,我原意進城和此地的代官交涉。”
  
  “奴隸?”楚云升冷笑一聲,冰寒道:“我給你三十分鐘的時間,移動城堡的人如果不同意,我會殺掉這里所有的覺醒者,不,現在應該說是異族!”
  
  他這句話剛一出口,莫裳便猛地一驚,這一驚,幾乎令她感到逼人的寒意,讓生生地從心底冒出不安的朕兆。
  
  “……刺骨刻血,我楚云升,起大誓,有生之年,殺絕異族,誅滅蟲殤,雖死不息!”十數年間,這句話隨著蟲尊悲愴的凄厲,一曾蕩滌天下,令無數的生靈在一場場腥風血雨中顫栗搖擺,早已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然而,時至今日,世事多變,異族已并非當年的異族,越來越多人認為楚云升如果不是神人,就一定最終會站在他們的一邊,尤其是許多挺楚派,更是如此。
  
  但誰也沒想到,楚先生雖幾次三番地表明了他與神人之間的清楚的立場,結果卻是他已經開始視諸大勢力也為異族了!
  
  莫裳懷著復雜的心情,在銳翼蟲的幫助下,快速接近噶爾洛夫卡據點,此刻,她的心思已完全不在據點代官身上,她被楚云升的這句話徹底地嚇到了。
  
  ******
  
  噶爾洛夫卡城中,塞弗耳詫異地聽完手下的報告,鎖緊眉頭自語道:“我與天空之城,一向沒有什么恩怨,怎么突然來訪?”
  
  這時,一個身穿灰色筆挺制服的武者,火急萬分地奔跑過來,驚道:“大人,我們被包圍了!”
  
  “什么?”塞弗耳還在想著天空之城的事情,一時沒聽清楚,不高興地斥道。
  
  “大人,城外出現大批猛獸,我曾見過一次,極有可能是天空之城的猛獸軍團!”那武者指著城外的方向,驚心動魄地說道。
  
  “他們想干什么!難道不知道這里是移動城堡的據點嗎?”塞弗耳大怒道,這么多年來,還從來沒有其他勢力打過噶爾洛夫卡的主意,從來沒有過!
  
  “大人,還是見見那個女人吧。塞弗耳的身后走出一個風韻卓姿的少婦,穿著美麗的裙子,干凈的衣襟里,透著雪白的肌膚,散發著陣陣誘人的香氣。
  
  塞弗耳氣呼呼地哼了一聲,寒著臉,冷冷道:“讓她進來吧!”
  
  那少婦微微一笑,來到塞弗耳身邊,對塞弗耳的手下交代了一句:“禮貌一些。”
  
  接著,她轉身與塞弗耳并肩返回房間,道:“大人,如今西線混亂不堪,敵人和朋友之間幾乎沒有界限,既然對方想見您,就說明并非是敵人。”
  
  塞弗耳冷哼一聲道:“我們移動城堡可不是好惹的,而且,首先挑起事端制造麻煩的也不是我們,不過她想干什么,我都不信天空之城的敢攻擊我們噶爾洛夫卡!”
  
  那美婦點頭笑了笑,從容道:“既然大人知道,又何必動怒,我們看看她想干些什么吧。”
  
  塞弗耳也并非狂妄自大的人,夾著尾巴做人的日子也有過,只是這些年,一方為尊慣了,又從來沒有人招惹過塞弗耳噶爾洛夫卡,故而才會如此,聽那少婦一說,頓時覺得自己的確有失沉穩了,在手下們面前丟了臉還好說,在一個真正的貴族少婦面前有失水準,才是他真正懊惱的地方,畢竟,擁有四分之一男爵血統的他,還是非常渴望自己能夠成為一個真正的貴族。
  
  “夫人說的不錯。”塞弗耳立即裝出一副淡定的模樣,坐在沙發上,端起盛滿新式釀造的紅酒高腳杯,“優雅”地說道。
  
  兩人說話間,莫裳從門外一腳踏進富麗堂皇的房間,看了塞弗耳與那少婦一眼,不等兩人說話,便開口以土耳其語道:“代官先生,我很遺憾的告知你,你只剩下二十分鐘的時間離開,二十分鐘后,這里的一切都不在屬于移動城堡。”
  
  塞弗耳聞言,一股怒火從嗓子眼里就沖了上來,剛要開口,猛地發現身邊的夫人含笑望著他,一嗓子的怒火立即便被壓了下去,心中直道:“我是貴族,注意儀態,注意儀態……”
  
  于是,他不急不慢地品嘗了一口新酒,再優雅地放下酒杯,慢吞吞地打量著莫裳,淡定地說道:“哦,你代表天空之城嗎?你可知道,你魯莽而無禮的行為,我可以視為是對移動城堡的正式宣戰,而不僅僅是一些小小的不愉快!”
  
  莫裳滿腦袋都是楚云升的那句話,哪里還顧得上“欣賞”塞弗耳的貴族舉止,直接略過道:“代官先生,想要得到噶爾洛夫卡的并不是天空之城,而是另有其人,我只是負責為他傳話,你剛剛又浪費了幾分鐘的時間,現在只有十六分鐘了!”
  
  “誰?”塞弗耳又端起高腳杯,喝了一口,顯然沒聽清楚,余光望向身邊的美少婦,卻只見她臉色瞬間變幻莫測。
  
  “代官先生,你最好不要知道他是誰,總之我可以告訴你,即便是我們天空之城,現在寧愿向你們宣戰,也不會招惹他。”莫裳一邊看著手中的表,一邊一字一句的清清楚楚重復道。
  
  她這時還并不想告訴塞弗耳那人就是楚云升,楚先生的真實位置,對天空之城來說,是花費了極大代價才得到的信息,但她也意識到,如果不說出楚云升的名字話,在十幾分鐘內,恐怕無法說動移動城堡放棄噶爾洛夫卡。
  
  果然,塞弗耳搖頭道:“如果你不說出對方身份的話,那就請出去吧,我們移動城堡不懼怕任何一方勢力!”
  
  “你們真想知道?”莫裳目光一凝,沉聲道,時間越來越少,她毫不懷疑楚先生剛才說過的那番話!
  
  塞弗耳看了旁邊美少婦一眼,做出了一個請便的摸樣,接著又端起高腳杯,細細品嘗。
  
  “那好,代官先生,你聽好,他的名字叫楚云升,被譽為天下第一人的武源楚云升!”莫裳一邊看著表,一邊一字一句清楚地說道。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