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493 武源令

新的一卷《氣壯河山》開始了!
  
  ******
  
  為“死”在準備的同時,楚云升一生之中未曾有過如此的冷靜,也在為“生”再做準備。
  
  這個“生”,不是生機,前輩說速速修至九元大成,才可能有一線生機!前輩自身資質天人學識廣博或許可以做到這點,但他自知以他的資質情況,想要在幾個月內修煉到九元天大成,簡直是天方夜譚!不要說九元天,就是四元天,都不現實!
  
  所以,他從看到前輩留下的那段話開始,就斷絕了這個不切實際的念頭,將這個“生”,化作他絕期到來之前的生命大爆發。
  
  但他不知道為何隨著絕期的逐漸逼近,自己卻變得越來越冷靜,甚至冷靜的連他自己都覺得可怕!
  
  仿佛他這一生的精華,都凝聚于此刻!
  
  緩慢提升本體戰斗力,對于只剩下幾個月生命沒有未來的他來說,已經完全不劃算,毫無意義了,因此他當機立斷停下所有元氣修煉,轉而全身心地投入能夠給他最短時間內帶來極強戰斗力的事情中。
  
  彈盡身體上的血跡,這些血跡都不是他的,是他所殺之人而流的,楚云升開始精確地制著一張張封獸符,以他最大的程度,全神貫注心無旁騖的投入。
  
  他要將制速度達到最快的同時,將制失敗的幾率降低到最小。
  
  這一刻,仿佛回到了申城,那段精打細算的日子,連一個元氣量的使用他都會斟酌好久,如今,他更如一個商人,將每一個元氣量,都當成手中的每一毛錢,都要用到極致的地方!
  
  異常冷靜中,他清晰的明白,以單體戰斗能力作比,整個地球上能夠殺死他的人渺渺無幾,即便是皇北櫻之櫻,若與他單挑的話,也只能敗他,卻無法殺死他!
  
  而他最大的弱勢也在于此勢單力孤!因此,封獸符就成了他此次計劃中最為關鍵的地方!
  
  若冥在,一切都不是問題,他可以讓冥迅速搶占蟲墳,以最快速成軍,不久便可直接揮拔蟲族大軍,一一攻破所有勢力的老巢。但他如今身邊只有余寒武與飛頭怪,以及一只剛剛封印不久的金屬性生物。
  
  余寒武自是不提,他就算換回人身,也不過二元天的境界,幫不了任何忙,而且楚云升在越來越冷靜中,也漸漸地不打算讓自己唯一的徒弟攪入這場空前的死亡角逐之中,因此對余寒武已另有安排,確保他隱蔽安全的同時,也讓他發揮對自己最大最現實也是最有力的協助藏于廣袤的森林中,不停地封印各種生物,為自己源源不斷地提供封印生物軍團。
  
  而飛頭怪在被封印的時候,就已經是三元天中層的實力,眼下身軀傷勢雖然還未完全恢復,但這點傷勢通過大量元氣供給滋養很快就可以解決,最重要的是,有自己的幫助,楚云升相信在他接下來準備大肆封印生物大軍的激戰中,利用以前他就知道的五屬性生物進化特點,將其一舉促進到二元天中層巔峰的實力,甚至突破到第三層實力!成為自己的一張王牌。
  
  至于最后一只金屬性生物,他已有兩個打算,但要視具體情況而定,若飛頭怪突破不了第三層實力,那么他就準備讓飛頭怪吞噬金屬性怪物,以屬性相生,且以三元天三層實力的生物為食物,強行在最短時間內促使飛頭怪進化,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飛頭怪的恐怖之處!
  
  如果飛頭怪自行突破了,那么留下這只金屬性生物,以它強悍的本體防護能力,與本體脆弱的飛頭怪相互配合,就算是三元天巔峰之境的皇北櫻之櫻來了,也有一戰之力!兩天前,楚云升曾親自領教過這只金屬性生物變態的肉體防護能力,他以恐怖數量的戰符、以最強神兵第七釘和神秘的黑霧,仍化了近一個多小時,才搞定了它,可見其強悍之處!
  
  可以說這對組合一旦強強形成,四元天以下,幾乎罕有敵手!這還是以楚云升以他自身境界實力的劃分方法來計算的。
  
  到那個時候,他的這張組合王牌,就會從A徑直飆升級到鬼王!
  
  但僅僅有這組王牌還不夠,他所面對的敵人實在太多,時間也不應許他如在烈火城的時候去培養勢力,一旦陷入重圍,面對大量的三元天高手圍攻,生死難料。
  
  四元天以下,數量上的優勢足以抵消掉武力的上限,這是一道天然的鴻溝,攔下了無數精英俊才,不止他楚云升一人。
  
  不過,楚云升詳細思索下,他仍有應對的辦法,而且起碼有三個以上,并非無計可施!
  
  其中第一個,便是封獸符,雖然他不是冥,控制不了鋪天蓋地的蟲子,但以他目前的三元天境界,以及第六第七分叉線的出現,可同時控制的封印生物已經早非當年與埃德加沖出金陵城黏液區的時候區區十幾個了,按照他的測算,眼下他起碼可以控制百只封印生物!
  
  所以,只要他的封印生物足夠,戰死一批,立即就可以再換上一批,如此源源不斷,形成生生不息的循環,始終維持百只的數量,那就是一只大軍!因此,余寒武在后方的封印工作,就顯得尤為得重要。
  
  其次,是他在異常冷靜中,定下的第二道計劃,并已經開始實施,那個尿了褲子的男人,楚云升沒有殺他,而是讓他帶出一個口訊他楚云升愿意以“寒武遺書”的原本功法,高品質戰甲武器,甚至后續功法與神奇的符文,尤其是天下獨一無二的物納符等等,為重資,誘降并分化各大勢力的武者,凡脫離各大勢力,并提著異族腦袋來見他的,一律重獎!
  
  不僅如此,他還準備去找嚴歌羅清等人,傳訊天下散武,與異族,與各大勢力對抗的,只要提腦袋來見他的,全部論功封賞功法等等。
  
  這便是他第二殺招“武源令”!
  
  “你們不是說我是天下第一人嗎?你們不是說我是武源嗎?那就讓你們也嘗嘗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滋味!”
  
  楚云升勢必要將當前的局勢徹底攪渾,形勢越是混亂,對勢單力孤的他來說就越是有利!
  
  第三,還有攻擊元符,還有那個秦奇英背后的那個神秘的最后抵抗軍……
  
  一切能用到的,能想到的,他耗盡心神,根據以往的經驗高速的計算著,將他當年工程師的職業特性發揮到極致條理,邏輯,運算……
  
  他全身心的投入到這場空前角逐的戰備之中,在紙張上列盡了自己的優勢與弱點,逐一分析,幾乎沒有任何事情、情緒等等可以干擾到他生命盡頭所爆發的運轉。
  
  這一刻,他仿佛忘記了一切,像是回到了金陵城消失之前,尤其是他暗中追殺甘子強的那段時間,冷靜、鎮定、分析、條理、準備、心態……等等,驚人的相似,只是其中的“質”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去其糟粕存其精華,但這一點,他卻并不知道。
  
  他也不再去想舊人無情的事情,不但連憤怒甚至連生氣都不再有,連斬都不用斬,都化作一團煙霧消散了,因為,隨著死期的日益逼近,他越來越明白很多,說是死前的覺悟也不為過,這世間本就無所謂忠誠與背叛,一切都是代價與籌碼的問題,知道這句話的人很多,但切身經歷后最終能夠看破的卻渺渺無幾。
  
  更何況,他越發的理解他所經歷的,根本不能算得上背叛,不論是金陵城的丁顏等人,還是蕪城的曹正義一眾,或者植物人森林的小川她們等等,自己從未將他們視為真真正正的“生死之交”過,也從未為他們而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
  
  在金陵城,他舍命炸墳是因為蟲子已經逼近姑媽她們所在,千鈞一發;在黃山,曹正義完全是他一手扶持用來控制烈火城的,而其他人更是順帶而救的,遠遠談不上性命付出,只有一個譚凝,那也是因為余小海的緣故,和本著不能讓天導人歸位的想法;而在植物林,小川和老孫等人更壓根就是跟著他逃出來……
  
  能真正讓他不惜生命的,除了姑媽一家,除了至交余小海,除了傻大蟲小老虎,幾乎沒有多少了,這些全都是陽光時代結下的感情,只可惜,還有一些多年的同窗好友,除了黑暗降臨前電話急告聯系過,但當時幾乎沒有一人信他,就連他姑媽也以為他魔障了,黑暗降臨后,他走過那么多的地方,卻再也沒碰到一人,只怕作為平凡之人,早已泯滅于一波又一波的大災難之中了。
  
  現在想起來,如今這些人,都是他在黑暗降臨后所結識,在重重危機下,為合力自保等原因,才走到了一起,何來背叛?即便有,也是他們背叛他們自己的良心而已,自己又何需執著沉陷于此。
  
  沒有這些情緒的干擾,姑媽一家的慘死,父母骨灰遭到褻瀆,這些也已經成了定局,再去痛苦糾結,不但于事無補,反而讓事情越來越糟糕!
  
  他現在要做的,只剩下一件,那便是在自己生命所剩無幾的這段時間內,爆發出一生精華,讓一切傷害過他的敵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
  
  楚云升不知道,零維空間中,他的靈魂深處,一顆無形的曾被原始欲望激活的“種子”,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壓抑、爆發,將他折磨得痛不欲生、幾乎瘋癲之后,在他死期日夜逼近的時刻,生命的最后階段,終于似是第一步大成,堅不可摧的同時,終于停止所有的擾亂,恢復他往日冷靜的心緒……
  
  它的里面竟包含了楚云升一絲原始的欲望與許多復雜的感情……
  
  ******
  
  修改了一下,今天是新的一卷第一章,雖然已經過了零點,但還是想說點什么,這本書是長篇,不是短篇,很多伏筆飄火會在五十萬前甚至一百萬字前提前埋下,其中會不停地隱晦提到,知道形成一條線,揭秘大白,所以在本書只有一百五十萬字前,千萬不要下定論,飄火相信會給兄弟們帶來精彩的構思。
  
  另外,同樣的暗線伏筆還有許多,飄火都會一一寫到,只要您給點時間,因為飄火實在太忙,現在有要到年底了,公司的事情很多,私事也到了關鍵時刻(大家懂得),不過會盡最大努力加快更新,怎么說2012年12月也快要到了!(未完待續。)(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