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490 跨越千年的警告

“跟我走,我幫你清除體內殘余魂源!能這樣清除殺掉一個流散尚未歸位的櫻序,真是令人痛快啊!”那浴火男人仰天大笑道。
  
  楚云升瞳孔中射出一道精光,再次退后一步,搖了搖頭。
  
  浴火男人所操持的語言竟然與水晶衣人是同一種!難道當年他們是同一族?楚云升不知道,他也不想趟這趟渾水,既然它們雙方是死敵,偏偏又都是他所憎惡的異族,那最好不過的是看著它們相互廝殺好了,他如今已經不敢說自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但等著它們相互消弱力量卻是事實。
  
  浴火男人見狀眉頭一橫,粗暴地揮火升起,直逼楚云升腦門,伸手一抓,仿佛篡住什么絲線一般,楚云升只覺得零維空間微微一蕩,但在他全力運轉黑色旋渦下,這股入侵來的第四維侵入轉眼便煙消云散!
  
  “咦?竟然是個碎片死序!不對,五千年前就被人剿滅、震碎了!你現在只是個普通人類!!!
  
  難怪僅憑你低等生物體也可以使用“追本溯源”之法強行驅逐皇北櫻的強制召喚!
  
  可,誰竟然可以做出如此精細入神級的操作魂源!?不可能!就是第一,就算還有最先進的運算系統輔助下,也做不到在不傷原魂下,分離混入本體無數歲月早已不分彼此的魂源!究竟是誰能夠手法遮天!!!”
  
  那男人飛揚不羈的目光中,竟透出一絲震驚,不敢置信地心中沉思。
  
  “我能發覺,皇北櫻這個老奸巨猾的女人也能發覺!恐怕早已知道,但為何她會不動聲色?”
  
  “難道?……既然能夠在五千年前就能輕松殺滅櫻序之源,為何不徹底清除掉體內的死序殘留?比起分離殺滅,徹底清除死序根本不是什么難事!憑他通天的手法……”
  
  “我明白了!是威懾!這是赤裸裸的威懾!是跨越五千年的警告!!!”
  
  浴火男人突然驚駭中飛身急退,轉眼之間,已經出現在數百米之外,心緒大震喃喃道:“這是留給布下櫻序的人,一記千年警告!難怪皇北櫻沒有強行帶走他,還要繼續給他機會,哼,果然老奸巨猾……”
  
  俄而,他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哈哈大笑起來,自語道:“該煩惱的是皇北櫻才對,我擔心什么!它們越不開心,我就越開心!哈哈哈!”
  
  接著,便一掃剛才的神色,在幾百米的冰封地面上,沖著楚云升大聲道:“小子,你真的不跟我走?憑你現在的力量,連我都打不過,一旦皇北櫻查清了來龍去脈,遲早要將你捉去,跟著我,起碼保你平安!”
  
  “小子,別以為五千年的那個人可以保你一輩子,雖然我不知道他是誰,但你們生物等次太低微了,即便和那位有什么牽扯,但無非不過也是人家的一個低級生物棋子,保得了一時,保不了你一世。哼,若不是剛才你竟然會“追本溯源”之法,皇北櫻恐怕已經強制召喚你了,別小看它的本事,就算已經是死序,她也能重新給你安排個活得!
  
  我也不騙你一個低等生靈,我要帶你走,只是想與那皇北櫻作對,你自己的事情,干我屁事!”
  
  ……
  
  那男人疊疊不休的話語,字字帶著與皇北櫻作對的意思,但楚云升宛若沒有聽到,始終沒有說話,只不停地搖頭。
  
  或許他真的是前輩的棋子,但至少前輩沒有害過他,相反還“救”過他很多次,不經如此,自從能夠讀懂古書一部分文字后,他隱隱地也受到前輩很多觀念的影響,就如余寒武受到他的影響一樣,比如世間無神,比如從不狂妄自大,比如很多……
  
  但這些他都無法與外人去細說,只能自己明白就行了,如今,自然也不會去做那浴火男人專門用來惡心皇北櫻的棋子。
  
  他可以在火焰幻鳥的追擊下躺地裝死,也可以在落水大喊救命,但這些都無關緊要,只是單純地為活著而已。
  
  但如果要他依附異族,如狗一樣活著,他寧死也不會從。
  
  這點最后的尊嚴,他還是有的。
  
  望著喋喋不休的浴火男人,楚云升身形折起,輕輕一躍,縱身騰入蘑菇森林的深處,不再理會他。
  
  “似乎很有骨氣,哈哈,倒是挺有意思的一個人類,不錯,男兒生當就該有傲骨,就該不羈人下!生死何懼,唯心自由!自由……!”浴火男人長嘯一聲,化作一團火焰,疾馳而去。
  
  如果楚云升還在這里,一定會驚訝此人竟然不用依靠斗篷就能施展出火族第一個功能模塊的效果幻化火焰,而且還是極為穩定,極為長時,強度更是不知高出多少,而這個戰技的作用,竟然不是為了他一直以為的輔助進攻,而是一種身法,御火飛遁!
  
  楚云升退了很遠,但絲毫沒有發送任何的警惕,直到第六分叉線覆蓋的范圍內完全見不到浴火男人的影子之后,又等了近半個小時,才確定無疑,循著余寒武的方向奔去。
  
  此刻,他心中的波瀾不亞于驚濤駭浪!
  
  五千年前櫻序就被滅殺了?能做到這點的,楚云升心里自然明白,一定是前輩出的手,在結合上浴火男人急退幾百米后說的那副話,顯然他雖然不知道前輩,但也有所忌憚,那男人說得沒錯,正是這絲忌憚,皇北櫻才愿意給自己第二次機會!
  
  但他明白,前輩已經去世了,的確威懾不了多久,別的不說,就在剛剛,雖然這絲忌憚不至于當場要他性命,但皇北櫻都敢強制他歸位,若不是他因為黑氣漩渦的原因,修煉了命源,現在只怕他身體已經易主了!
  
  或者說平白地多處一段不屬于他,卻可以影響他的記憶。
  
  這是楚云升絕對不允許的,他就是他,他出生后擁有過的一切,就是他自己,或許就是皇北櫻與男子所說的自我。
  
  這點,誰也奪不走!那里面有他的愛,有他的父母親人,誰也別想奪走!誰要想奪走,他就是拼著第七分叉線全部崩潰,也要和它拼命!
  
  不過意志歸意志,他心里也很清楚,一切還得靠實力說法,否則就是說大話,讓人笑話罷了,浴火男人說的一點不錯,在它們異族眼里,自己就是一個低等的生物,就像人類看待猴子一樣,前輩的事情早晚兜不住,皇北櫻還會再來,到那一次,只怕就不是簡單的強制歸位,而是不從就要被毀滅!
  
  但前輩在五千年就給他爭取了時間,留下這一道威懾,他必須爭分奪秒拼命地提升自己的實力,四元天很遠,但三元天的巔峰,他卻能看得見!
  
  疾馳中,他漸漸平靜自己的心緒,沉著的目光射向蘑菇森林的深處,那里有一個極強的生物,余寒武與飛頭怪曾經差點喪命在它手里,楚云升本不想招惹它,但現在,沒有冥的他,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幫手。
  
  不過,在這件事前,他還需先處理另外一件事情。
  
  楚云升自信自己修煉的前輩功法絕無破綻,又有六甲符為掩飾,皇北櫻之櫻不可能無緣無故地找到這里,天下之大,如果水晶衣人擁有這種恐怖的定位本領,他就算能上天遁地也有何用?
  
  所以,事情必有蹊蹺!
  
  余寒武不可能出賣他,且不說自己現在和他一條命,就是他的蟲身也做不到通風報信,膽小鬼和飛頭怪就更不可能了,一個還在封印,一個已經沒了意識。
  
  如此推下來,能出賣他的只有一人!
  
  原雪澗!
  
  楚云升眼神中閃過一絲寒光,出賣,又是出賣,他自問對原雪澗沒有任何對不起的地方,當二十年前的舊人以追殺表明心跡之后,情誼盡斬,他依舊準備安置她,不為別的,只是他一向做事有始有終。
  
  但,這并不等于他不會殺人,他已經仁至義盡,還要出賣自己的,必死!
  
  帶著陣陣寒氣,楚云升用不了多久就找打了余寒武與飛頭怪,但果然,原雪澗已經沒了蹤影。
  
  “師傅,雪澗說要在周圍走走,我,我不知道她……”余寒武感覺到楚云升的寒氣,透過封印符向楚云升說道。
  
  原雪澗不知道蟲身中的是余寒武,但是余寒武卻能聽到她的說話。
  
  “我剛才看到給你留個東西。”余寒武示意飛頭怪將一張雪白的布條叼來,落在楚云升的面前。
  
  楚云升冷哼一聲,不看布條他也知通風報信的是原雪澗了,此人遲早必殺!
  
  他接過布條,抖動一展,白布是原雪澗內里衣服所撕,寫著幾段文字:
  
  “哥,請應許我這么稱呼您,雖然我知道我不是她,沒這個資格,年紀也合不上,但請讓我以她的身份替她稱呼您這么一次,據說是她臨死前最后的心愿……也許你早已猜到了一些,是的,我只是個克隆人,一個沒有靈魂的可憐的克隆人,我來源的主體正是您的表妹,我很像她嗎?……
  
  我知道,你現在一定很想殺我,我不怕死,但我想在死之前擁有一個屬于我自己的靈魂,我一直活在別人的操縱之中,就像一個木偶一樣,直到您給你封了一張古怪的符文之后,我才可以在它的保護下,掙扎到最后,就在剛才,才勉強爭出一絲屬于我的意志,并寫下這些話……
  
  我沒有出賣你,它們隨時都可以通過我知道你的一切,我無法反抗,它們操縱我的一切,我連想提醒你一句都做不到,對不起……
  
  謝謝您這么多天對我得照顧,從來沒有一個人把我當做一個真正的人對待,您給了我這種感覺,謝謝您,做人的感覺真好。
  
  我要堅持不住了,我要撐著這絲意志沒有消散前趕緊離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