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487 斬情

楚云升認出了她,曾經的小女孩長大了,很像她的母親,如今再說她是小女孩已經不確切了,只是在楚云升的眼里,她永遠只是那個饑餓的孩子……
  
  恍惚間,他仿佛看見了一個只有五六歲大瘦弱不堪的小女孩,穿著一件從死人堆里撿回來的大人羽絨服,是銀灰色的,楚云升記得很清楚,衣服很長,一直拖到她膝蓋,上面劃破了很多口子,羽絨們都掙扎著露在外面,拉鏈也是壞的,用繩子捆著,看起來粗陋極了。
  
  “叔叔,糊糊好喝嗎?”
  
  “嗯,你來嘗嘗看。”
  
  “叔叔,你吃剩下一小口給我嘗嘗就行了。”
  
  “叔叔不餓,你吃吧。”
  
  “那我就吃一小口,行嗎?”
  
  “叔叔,它好像一只老虎啊,我在動物園見過老虎的,不過比它大。”
  
  ……
  
  楚云升的耳邊漸漸地回響起老崔悲憤凄厲的聲音:“老天它不開眼啊!它不給人活路!!!”
  
  那聲音,悲愴地沖向無盡的黑暗,歇斯底里,久久地回蕩在冰冷的上空,令人窒息。
  
  ……
  
  許久之后,一切歸于寂靜。
  
  火海廢墟中,楚云升輕輕抱著女孩的尸體,他用盡了一切辦法,包括愈體符也無法挽回女孩葬送在自己手里的生命!
  
  “為什么要是你?”他心中最柔弱的地方,再一次被血淋淋地刺穿,然而,如今,卻只能默默地流著眼淚。
  
  他曾親手救回了萌萌的性命,二十年后,他又親手將她殺死!
  
  “丁顏,你為什么要這么做?就算你要殺我,派誰來都行,為何要派她來?”
  
  “你想傷我嗎?”
  
  “是了,你是我見過最聰明的人,你知道這樣才能讓我痛,你知道怎樣才是真正的殺我!”
  
  “一切的罪魁禍首是你,是云宗,是天下諸勢!”
  
  ……
  
  這一刻,楚云升對這個世界厭倦到了極點,仇恨、痛苦、追殺、背叛與無情,陡然間令他覺得這里再無半點值得他留念的地方!厭倦,除了厭倦還是無盡的厭倦。
  
  他也隱隱地知道了,為何各方勢力一連發出十一道追殺了。
  
  ……
  
  楚云升抱著萌萌的尸體,面無表情地走到剛剛解開冰封的飛騎少女面前的時候,兀然地停了一下,卻沒有轉頭看她,只冰冷地望著遠方的廢墟,沙啞地說道:“你回去吧,告訴他們,我不會和他們爭什么,也從來沒想過要和他們爭什么,既然他們要表明心跡,那你就告訴他們,我已經知道了,從此以后,恩斷義絕,再無半點情意!他們以弱示連讓我十一次,雖然我不在乎,但我接受了,今后,我楚云升殺他們不算負情,他們要殺我楚云升也不算負恩,大家各求天命吧!”
  
  說完,他再不看這里半眼,沉默走過,只留下一道孤寂落寞的背影,與心中顫抖嘆息的飛騎少女。
  
  少女撫摸一下巨鳥的羽背,巨鳥嗚鳴一聲,展開結滿冰渣的翅翼,掀起一股勁風,飛上天際,帶著楚云升的話,化作遠方的一個黑點。
  
  片刻后,楚云升一步跨出火海烈焰,外面,原雪澗等人不知何時已經來到跟前,閃爍著不同的目光,望著他。
  
  “楚先生,他們連追十一次,不止是為了”羅清猶豫了半分,終于開始開了口說道,因為楚云升不愿意被人稱呼他為武源,所以這些人都像他以前在其他地方一樣稱呼自己。
  
  “我知道。”楚云升搖了搖頭,打斷了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斷發,厭倦地說道:“試探我的實力也好,拖延時間也好,證明給誰看也好,就是取我的頭發也好,我都不在乎了,我只在乎我關心的東西,那東西不在了,其他的又有什么意義……”
  
  羅清不是楚云升,無法知道二十年前的恩恩怨怨,但以她的銳利,與楚云升厭倦之極的容情,早已明白楚云升所指什么,或許天下第一人的事跡對她曾經也有著極深的影響,此刻見楚云升一片落寞孤寂,忍不住勸慰道:“十一次追殺,各大勢力基本都出現了,今天最后一次云宗與天空之城也到了,不過,起碼還有植物人森林沒來,或許?”
  
  “你不用勸我了,我心里清楚。”楚云升淡淡地說道,目光中交織著空洞與銳利兩種矛盾體,放下萌萌的尸體,從懷中掏出幾片紙張,平靜地說道:“你們也走吧,我想知道的事情已經知道了。這些紙張上有寒武遺書的一部分內容,這些日子你們被我利用,多多少少也有人受了傷,把它拿去吧,算是我給你們的報酬,以后大家就各不相欠了。”
  
  羅清還想說什么,楚云升已經背過身去,拔劍剁開地面,劍氣如絞,寒光閃閃,削起漫天飛舞的泥土,一劍一往昔,一劍一恩情,一劍一劍,劍尖顫閃,如挖掘埋葬他過去半生的墳墓!
  
  這一刻,既漫長又迅速,直到一個深坑完全成型。
  
  他輕輕將萌萌的尸體放入地底,整理好她沾滿鮮血的衣裳,擦干凈嘴角的血液,從物納符中取出一塊食物放在她手心里,做完一切后,他凝視了很久,仿佛埋葬的不僅僅是萌萌,還有他自己……
  
  “合!”楚云升眼神中閃過一絲決絕,雙手交錯揚起,元氣手席卷著四周的泥土碎石,紛紛掩合墳頭。
  
  再取來石塊,立碑,以劍氣作筆,唰唰刻字!
  
  最后他燒了珍貴的紙,愿作那紙錢,在熊熊火光中,一步一步離開,帶著原雪澗,沒入遠方黑暗之中。
  
  等他走遠了,嚴歌忍不住上前,目光落在那石碑上,喃喃道:你本飄零……
  
  ******
  
  廢墟鎮外,走出兩道人影。
  
  “楚先生是要去植物人森林嗎?”黑暗中,一個穿著舊皮衣,懷里揣著手槍的中年男人,轉過身,點亮光源,緩緩道。
  
  楚云升停了下來,靜靜地打量著他,沒有說話,第六分叉線早就發現了這個人,他也認識這個人,是和嚴歌一起的,曾在廢樓下插過一句話,卻引起嚴歌的擔心。
  
  “只怕楚先生去了也是白去,她們是不會收留小袁的,讓她跟我走吧,我可以保證她的安全。”中年男人迎上楚云升的目光,平靜地說道。
  
  楚云升仍然沒有說話,只靜靜地看著對方,宛若一塊冰石。
  
  中年男人嘆息了一聲,道:“你還活著,是有些人不愿意見到的,“天下第一人只有死了”才有用,你回來了,就打亂了所有人所有勢力的計劃,你消失的時間里,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你也怨不得他們。”
  
  “你是誰!”楚云升終于開口了,但沒有取出武器,若他想動手,眼前的人根本不是他一劍之敵。
  
  中年男人笑了笑,走近了兩步,道:“你不認得我,但我和你都認識一個人。”
  
  “誰?”楚云升冷冷地注視著他,他不喜歡神神叨叨的人,有些厭煩了,若他再故弄玄虛,便準備離開了。
  
  中年男人迎著楚云升的目光,仿佛看出了楚云升心思,立即說道:“秦奇英!”
  
  楚云升的眉頭微微一擰,他記得當年秦奇英抱著一個寧死也不說的軍方絕密,至今似乎也沒人知道,便猜測道:“你是當年軍方的人?”
  
  “她是我的上級。”男人點了點頭,眼光露出一絲黯然,道:“現在也是,可惜一切都變了……這次我來鄱陽湖是為了另外一件任務,卻沒有想到竟能見到你!”
  
  “找我什么事?不要再提她,她我是不會交給你們的。”楚云升恢復了平靜,面無波動地說道。
  
  中年男人隱藏了一絲失望的目光,指著原雪澗道:“既然如此,那便算了,不過我要提醒你一句,你的出現牽動太多事情,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我,也包括她,只能相信你自己!”
  
  楚云升瞳孔微微一縮,掃了一眼,道:“你們屬于那方勢力?秦奇英在哪?”
  
  中年男人冷然一笑,搖頭道:“誰都不是!我們是最后的抵抗軍!在沒有確定你是不是與我們一方前,恕我不能告訴她在那里,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一件事,真正的布武使,也就是那個黑人,還活著!”
  
  楚云升心中輕輕一動,卻冷笑道:“你剛剛說過我不能相信你。”
  
  中年男人無所謂地苦笑一聲道:“那是您選擇的權利,如果將來,你認清了你的身份,決定了那一方陣營,如果和我們一樣,我們會去找你的。”
  
  楚云升淡淡地看了他一樣,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喜歡神神叨叨的人,再見!”
  
  說完,便帶著原雪澗與他分身交錯,一閃而過。
  
  ******
  
  一日后,植物人森林不到十公里的地方,楚云升忽然停下腳步,抬頭望向遠方。
  
  他不知道自己為何還要來這里,或許是藕已斷絲卻連,或許是在做最后的驗證,而安置原雪澗只是他心理上的一個借口罷了。
  
  但當他看到一隊帶著面具持著長矛的人,漸漸地出現在視野中的時候,那幾根絲也始一一斷裂了。
  
  “我要見你們的璧主!”楚云升盯著領頭的面具人,沉聲道。
  
  那人似乎猶豫了一翻,然而在面具下看不到任何表情,良久后,他才逼出來一般地生硬道:“你走吧,王說她不會見你的。”
  
  楚云升心中一怔,領頭面具人的聲音他很熟悉,老孫是你嗎?連你也不敢見我了?想起自己臨走去美國的時候,曾來過植物林的那番故人相見的場景,物是人已非。
  
  老孫說的是“王”,而不是璧主,楚云升立即明白了。
  
  他不再說什么,他什么都明白了!
  
  他驀然一笑,緩緩轉身,他知道,這一轉身,卻終于斬了所有的情,再無一絲!
  
  遠處,濃郁的植物林中,一個已經淚流滿面女子,取下威嚴的面具,手指絞痛,一遍一遍的在心中發了瘋一樣哭泣道:“對不起,楚大哥,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