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481 他回來了

云宗密室,乳白色的光線從室頂瀉下,柔和地鋪滿整個房間,中間的位置,幾張沙發圍成一個半圓,前面是一個光滑的暗黑色金屬平臺,各種信號儀器不停地閃爍著屬于它們的光芒。
  
  沙發上沉默地坐著幾個人,面容憔悴,從昨夜開始便聚集于此,不停地開會商議,反反復復,卻并無一個結果。
  
  許久后,坐在半圓沙發最邊角的一個虛弱年輕人,端起半滿的水杯,打破安靜,輕微道:“三天前,我已說過我的觀念,三天后,還是同樣的推斷,如果你們再不作出反應,恐怕已經來不及了!”
  
  坐在她右手邊的一個男人,拿出香煙又訕訕地收了回去,將煙盒握在手中,沉聲道:“我們不是不相信你,這些年,天空之城故弄玄虛已經不止一次了,就怕又是一次騙局,故意打亂我們的計劃和部署。”
  
  那虛弱之極的年輕人,仿佛沒有聽到一般,低聲道:“連夜召回風火連城,冰火戰隊全員盡出,也許的確仍是一次瘋狂的騙局……我和他爭了這么多年,比誰都了解這個人,他根本不擔心我會猜到什么,他將一切都放在你面前,讓你自己去判斷、去選擇,但不管你選擇是相信還是不相信,你已經落入下風,因為是他先出的題,他始終占著先機!”
  
  這時,坐在正中間的一個盤發的女人,冷聲道:“我也可以選擇不理會!”
  
  那虛弱的年輕人,輕輕笑了起來:“或許這就是他想要達到的目的……不管怎樣,我料定這次是真的!黃山西地塢堡屠滅的事情,查不查得清楚已經不重要了,那只是在浪費時間……立即停止所有任務,進入終極戰備狀態,誰先找到那個人,證明身份的真假,誰才是真正占到了先機,騙不騙局的根本不重要,因為我和他,包括那些神人,唯一猜不到的變數就是那個人!只要證實他還活著,一切的一切,全都會在一夜之間翻天覆地!”
  
  拿著煙盒的男人,紅紅的眼睛中閃過一絲光芒,道:“但如果是真的,他為何不來找我們?這些年他都去那了!?”
  
  年輕人稍稍地皺起眉頭,沉默了半響,打開全息地圖,指著一個地方,道:“如果他還活著,我猜得沒錯的話,他要去的地方,應該是這里!”
  
  “植物人森林!?”坐在沙發另外一端的一個女人驚訝道。
  
  年輕人虛弱地扶著沙發靠背站了起來,微弱地點了點頭,嘆息道:“這是我根據他的性格,唯一能猜到的地方。我能猜到,天空之城的那位也能猜到,現在冰火戰隊恐怕早已抵達那里,不過,那也不是最好的辦法……讓紅衣回來吧,天下即將大變,其他的事情已經不重要了。
  
  對了,你們還是想想如何應對他的怒火吧,他的性格,我想你們比我更清楚。”
  
  最后一句,猶如敲入眾人心頭的錘子一般沉重,一時間,密室中再次沉默起來,只有那年輕人從懷里掏出一團跳躍的光芒體,注視著它,像是在耗費極大的心血研究著它,卻不知道真正在思考著什么。
  
  ******
  
  云宗總部三百公里以外,天空上的微光挑開黑暗大幕的一角,遠處的山川河流頓時顯出朦朦朧朧的影子來。
  
  火光鼎沸映射下鄱陽澤的湖面,楚云升以千辟劍氣擋開紅芒利劍,縱身撲向湖中水怪的血盆大口的同時,看到這一幕的岸邊眾人以及天空上的云宗飛騎們,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被劫持的少女張大著嘴巴,不敢置信地望著那個威脅她的混蛋,竟然就這么真得跳下去了!
  
  他想干什么!?
  
  一下子,岸邊的人忽然變得鴉雀無聲,云宗飛騎也相顧驚疑,這人莫不是瘋了?
  
  那猶如房屋一般大小的水怪血口中,布滿了各種大小不一蠕動旋轉的口器,發出腐爛的氣味,令人陣陣作惡,但卻兇殘之極,不論是湖面上的尸體,還是來不及奔逃的其他水怪,凡是被吸入進去的,全都在它們的“咀嚼”下肢解粉碎,再被吞入腹中,無一能夠逃脫。
  
  而楚云升如同炮彈一樣落下的身影,就筆直地砸在距離那張血盆大口不到幾米的地方,混亂的水流沖向著他的身體,一股巨大吸力將他的戰甲刮得刺刺作響,一旦身體被血盆大口中產生的旋轉吸力吞入進去,很快就會無隱無蹤,化作一灘血水!
  
  岸邊的原雪澗捂著嘴巴,差點就要驚叫起來,卻只見楚云升連人帶劍,旋轉著身體,猛地騰飛出來,踩著水面張力形成的平面,躍在半空中,寒芒畢露的利劍隨著旋轉的身體,戮力劃出一個半圓,劍氣嗤嗤斬出。
  
  “劍式!”楚云升輕喝一聲,身體已經旋轉至與水怪相對的正面,畫完半圓的握劍右手,順勢向前挺進刺出,殺出他劍戰技中最強一擊!
  
  相比普技級的第一劍式,精湛級的劍氣更為精純凝質,但卻不再那么刺目耀眼,相反劍氣凝聚的十分厚實精粹,一旦沖破再一個上限零界點,作為超穩定狀態的元氣,將突破進入更高一個層次的穩定狀態,產生質變飛躍絕技級!劍氣將徹底相反地化為無形!殺人斬物于無聲無色之中。
  
  但現在,精湛級的劍氣也已經能夠對湖底水怪形成傷害,他一劍刺出,凝質劍氣便一路破開湖水雜物的阻隔,并瞬間擊穿血盆大口中的一個堅固異常的旋轉口器!
  
  “呼!”湖底巨型水怪震怒地發出一聲宏大的巨音。
  
  音波中,以楚云升三元天的境界,都被當場振推開幾個空中跟頭,但有著戰甲與六甲符的保護,內臟血肉并無大礙,只是看起來有點狼狽。
  
  但這下子,岸邊的人以及天空上的云宗飛騎,全都看明白,也全都愣住了!
  
  誰也沒想到,誰也想不到,楚云升目的居然真的是為了襲擊湖底深處的水怪!?
  
  以一人之力,挑戰這只恐怖的湖中霸王!?
  
  許多的呼吸竟變得沉重起來,若是為了寒武遺書如此拼命,還能讓人理解,可一個怪物,還是極為強大的怪物,他圖什么?
  
  他們不知道,楚云升自然也不會告訴他們,奪取命源現在是他首要的任務,沒有大量命源補充零維空間的空虛,恢復身體的活力,他完全沒有把握從云宗諸多高手中,將“布武使”的尸體搶回來!
  
  對付云宗的人,極限是用攻擊元符,她們人太多,還有一城紅衣這個頂尖高手在,不用符留不住尸體,但第七釘卻不能浪費在她身上,楚云升一向是個精打細算、謹慎細微的人,每修養七到八日才能催逼一次的第七釘,要么不出,一但逼出,則必須帶回大量的命源。
  
  而大量頻繁使用攻擊元符,是以元氣在體內超常規運轉為基礎的,如果身體器官老邁,缺少活力,根本經不起長時間的持久戰。
  
  所以,先命源后奪尸的次序,絕對不能變!
  
  面對如云一般的云宗飛騎,以及東方不敗般的一城紅衣,稍稍差池半步,別說尸體奪不到,只怕自己都要被逼逃走。
  
  然而,這只湖底水怪也不是那么好對付的,以楚云升只修養了近七天的第七釘,在他與水怪的巨大實力差距下,即便強行催動第七釘奪取了命源,只怕也會傷害到第七分叉的根本,甚至造成它的崩潰破滅,那就得不償失了!
  
  因此,在發動第七釘之前,他必須竭盡自己所能,刺傷湖底水怪,以最快的速度削弱它的實力,可以令第七釘一出斃命,順利取回命源。
  
  但這只湖底水怪的厲害程度似乎略微超出了楚云升從元氣波動上對它的判斷,一道精湛級的劍氣,竟然沒有能夠完全刺穿它的身體,這是何等堅固的肉體?
  
  楚云升眉頭微微蹙起,這只湖底水怪的命源他已經勢在必得,就算再強,今天也要奪取它的命源,一次劍式不行,就兩次,兩次不行,就三次……!
  
  他現在也有他的優勢,那便是元氣儲備充足,攝元符備戰充足,只要在身體許可的頻繁度之下,他便能接二連三地發動凌厲的劍式攻擊。
  
  湖底水怪幾次吞吸楚云升失敗,再加上血盆大口中的口器接連地為劍氣所穿破,情緒變得越來越憤怒,龐大的身軀加速在水底移動著,一步步將楚云升逼回向湖水岸邊!
  
  岸上的人驚恐地紛紛向后飛退,他們沒有楚云升的騰空戰能,也沒有元氣手可以輔助拉力,一旦被血盆大口的龐大吸力籠罩住,則必死無疑。
  
  楚云升邊打邊退,雖摸樣看起來十分的狼狽,但一直處于攻擊的上風,不止敗落,然而水怪太強,就是磨也需要磨的功夫,他的時間越來越不夠,云宗飛騎們在水怪逼近岸邊的同時,也紛紛推開到安全的地方,收繳著地面下所有散武搶到的寒武遺書,并隱隱地開始形成退防陣勢,準備離開了!
  
  這時候,湖底水怪仿佛也耐煩了一般,亢聲巨吼了一聲,竟然將大口中的無數旋轉口器震了出來,一只只射在口外,由一根根筋肉管道連通著,鋪天蓋地將楚云升籠罩在其中,并風款地旋轉,產生強勁的吸力,像是要將楚云升扯成碎片,當場分尸一般!
  
  楚云升雙目凝起,他必須強行催動第七釘了,否則不但云宗的人跑了,尸體奪不到,連自己也會被湖底水怪怪異攻擊折騰半死!
  
  霎間,楚云升陡然猝發,刺開其中一個口氣,人影如離弦之箭一般射向發出陣陣惡臭的血盆大口正中間。
  
  崆!
  
  湖底水怪猛然合上嘴巴,試圖一口將楚云升吞下去,消滅這個令它討厭憤怒的獵物。
  
  “大獲全勝”并有一絲得意的它,沒過多留心口中的一陣攪動,只以為是獵物的掙扎,它分泌的強腐蝕性消化液,不要片刻就能將到口的獵物化作一堆黏液!
  
  湖底水怪興奮地繼續朝著岸邊兇狠逼近,那里有很多的生物,只要它一張口,就能吸入大量的這些食物進來
  
  但,
  
  但是
  
  它的大口中忽然間劇痛起來,一陣火一樣的灼燒感,刺痛了它許許多的口器,局通之下,它正準備本能地張開大口,將刺痛它的東西吐落出來。
  
  卻在一剎那間,湖底水怪身體一僵,半張開的嘴邊轟然倒在岸邊土地上,一動一動!
  
  正準備向后撤離的散武們,頓時驚住了!
  
  水怪死了!?它被殺死了!
  
  這怎么可能?那人是怎么做到得?他竟然真的以一人之力,殺死了一只湖底巨怪!
  
  正在眾人驚訝之中,一道銀色的影子,以劍氣開道,徑直破開血盆大口的皮肉,騰飛在半空中。
  
  腐爛的戰甲,腐爛的衣服,腐爛的兵器,以及腐爛的味道,卻遮不住驟變為銀色的頭發,遮不住那張許多人熟悉的臉孔!
  
  場面一下子極為地混亂起來,不論是天上,還是地下!!!
  
  “MyGod!是他!他,他回來了!”剛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班德列,不敢置信地望著楚云升,連退數步,一腳踏空驚叫著從巨鳥上載了下去,砸入地面,生死不知!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