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480 我叫楚云升

那一眼,一掃而過,充滿了居高臨下的味道,并留下一抹淡淡的孤傲與清冷,仿佛偶爾出世的絕頂高手,無視地面上一切的存在,飄然而過。
  
  望著她駕鳥奪身而過,楚云升雖是不甘,卻也很無奈,“膽小鬼”被余寒武占據了身體,否則有它在,眼下也不至于只能依靠自己本體的力量,獨自在湖面上奮力“騰空涉水”。
  
  他此刻竟有些隱隱地后悔,若曾多封印幾只能夠高速飛行的封印生物,這個時候也可以臨時代步應急,而現在想要靠本體力量掠空飛行,卻是不可能的!除非已經抵達四元天之境……
  
  就在他飛緒流轉的這么一剎那間的功夫,那只色彩絢麗,斑斕形如史前生物般長達十幾米的威猛大鳥,平滑著翅翼,猶如同一道絢麗的流光,拖曳著極為華麗的身影射向漸漸駛向湖面深處,已是若隱若現的舊漁船小舟。
  
  于此同時,另外一邊,黑黝黝地水怪一只只地從湖面下昂起長長的脖子,噴出寒氣逼人冰水夾雜的水柱,一根根密布著整個湖面上空,猶如寒芒閃閃的冰棱柱叢林,散發出冰寒之氣,令人渾身如墜冰窟,透心的冰涼!
  
  冰棱柱林之中,華麗大鳥在前,楚云升在后,前者依仗著它的身體在空中所擁有的巨大優勢,毫不費力地靈活地躲避開各種水棱柱的致命拍擊,發出刺耳的噪鳴,刮著人的耳膜生生發癢,時而左旋,時而攀升,游刃有余!
  
  跟在后面的楚云升卻沒有這個本事,他必須使出渾身的絕技,并眼疾腿快,必須搶在每一次水怪的冰寒水棱柱襲擊前,以極快的速度計算出攻擊位置,強移身軀以躲開錯綜復雜的水棱沖擊,同時,還需要極為巧妙地借助水棱沖擊帶起的力量,加速前進的速度。
  
  若非他擁有深厚的戰斗經驗,以及三元天的境界并加諸戰甲六甲符等外物輔助,只怕連一次精準的躲避穿梭都無法做到!
  
  斜斜倚靠在威猛大鳥背上的紅衣飄逸女子,不經意間回頭看了一眼,待見到楚云升竟然還能高速地跟在下面不遠的地方,張口飄然一笑,白玉雙指夾住一縷蕭發,掀然蕩起,豪邁之氣不溢而顯。
  
  “邱領潔,留下尸體與班德列,饒你不死!”
  
  湖面上空,從四面八方赫蕩蕩出一聲聲元氣深厚的威嚴女聲,不震人耳膜,卻直撼人心,仿佛聲音不是從耳朵中聽到,而是從心中振動起的一般!
  
  楚云升猛地一抬頭,自他“出來”以后,第一次警覺起來,能夠在三維空間,將聲音逼發的如此空曠的,只有三元天中層以上的境界才能辦到,他曾達到過這個境界,因此十分了解!
  
  “一城紅衣!你別以為仗著云宗的勢力,我就會怕了你!”小漁船頭上,一個男子抱著一架火箭筒一樣的新式武器,鎖定斑斕大鳥,冷冷道。
  
  楚云升此時已經停下前進的騰步,對方比他高一個境界,又占有原本他一直強勢的空中優勢,硬拼顯然不再劃算,他的目的只是要去看一眼被刺殺的布武使到底是不是真的埃德加,犯不著浪費攻擊元符,除非埃德加還活著!
  
  而且,越接近湖心,從第六分叉線傳來的躁動不安越來越明顯,湖底深處似乎有什么東西潛伏著,蠢蠢欲動,絕非那些已經昂出頭顱的水怪們可以比擬。
  
  幾息的功夫,他便選擇暫時退開,向后面的岸邊激射,先讓他們打個你死我活再說。
  
  這時候,斑斕威猛大鳥上的紅衣飄逸女人,聞言哈哈大笑起來,英豪之氣再次飄灑而出!
  
  “笑!我讓你笑!”船頭上的那個男人,扣動扳機,這具來自人神戰場上的武器頓時閃過一道刺眼的藍色光芒,凌厲地射殺向威猛大鳥。
  
  紅衣飄逸女人忽然低下頭,瞬間收斂笑容,一臉的冰霜傲然,雙指并劍,輕輕揮擊而去:“中!”
  
  一道懾人的紅芒利箭,凌空射下,咄咄蕭殺之音,聲聲逼耳,正中攻上來的那道藍光。
  
  兩道光芒猝然撞擊,爆裂出震耳欲聾的巨響,絢麗的能量沖擊團在半空中翻滾不息,猶如煙花在夜空。
  
  “你?你又提升了!太瘋狂了!”船頭上的男人口瞪目呆之下,震驚道。
  
  “中!”威猛大鳥上的紅衣女子,再不看他一眼,輕描淡寫地接連揮出數次并劍雙指,數只紅芒利箭奪空蓬發!
  
  緊接著,紅光閃過,一聲聲痛苦的慘叫,從小漁船上接連發出,只在彈指之間。
  
  此刻,楚云升已經退掠上岸邊,驚訝地“望著”這場毫無懸念的戰斗,脫口道:“東方不敗!?”
  
  在他的認知中,那紅衣、姿勢、英姿豪邁的氣勢,以及攻擊手法,活脫脫地就是電影中的東方不敗!
  
  “東方不敗?什么人?誰?”不知何時,嚴歌等人也已經跟著來到岸邊,在天空中盤旋的云宗飛騎下,全都老老實實的站在一邊,奇道。
  
  楚云升向后看了一眼,見是嚴歌與羅清,便古怪地朝著湖面上的紅衣飄逸女子努了努嘴,沒說話。
  
  嚴歌與羅清等人已經親眼見過楚云升的部分實力,對楚云升這個年紀的高手來歷本就猜不透,此時聽他這么說,竟然信以為真,個個皺起眉頭,道:“前輩,這位不是云宗元老座下第一高手:一城紅衣嗎!?原來還有另外一個綽號?”
  
  “一城紅衣?”楚云升想了想就放棄了,他縱橫南中國的時候,還從來沒聽過這個人,大概是這些年冒出來的,再怎么搜索記憶也是徒勞。
  
  羅清點了點頭,出奇地敬佩地說道:“人神之戰中,一城紅衣曾參加過決死戰隊,冒死潛行千里,斬殺過神人!”
  
  “又是人神之戰!”楚云升握著千辟劍,緊緊地盯著湖面上的動靜,湖底下的那只怪物已經開始按耐不住了。
  
  “前輩?”嚴歌忽然拉了他一下。
  
  楚云升剛要回頭,只見一只比紅衣女人座駕明顯小了一號的斑斕巨鳥,從天空中盤旋而下,龐大的身影籠罩著他的頭頂,一個清脆卻很冰冷的少女聲音從上面傳了下來:“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你們這些小娃娃還管不著。”楚云升見湖面上的戰斗毫無可以漁翁之利的地方,馬上又生出一個念頭,湖底下潛伏的怪物的命源他是要定了。
  
  不僅如此,布武使不管真假,那具尸體,他也要定了!
  
  而能將湖底潛伏怪物引出來的,只有那個紅衣女人,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因為只有在她來了之后,它才開始蠢蠢欲動。
  
  所以楚云升必須再等待一會,抓住最好的機會,以最快的速度搞定它。
  
  但他不會飛,騰空涉水的速度太慢,弄不好那怪物眨眼就會又沉入湖底,因此他立即就瞄上了這位主動送上門的云宗女飛騎。
  
  那少女還沒意識到他已經成了楚云升的“獵物”,在聽到楚云升狂妄的語氣后,舉著精致的弓箭瞄準楚云升,怒道:“大膽!快說,你是什么人!”
  
  “如果我說我是你們宗主的朋友,你信不信?”楚云升一邊觀察著湖面上的動靜,一邊好笑地說道。
  
  那少女本來是根本不相信的,但見到他附近的其他散武個個面面相覷,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再看看包裹在一身看不透來歷的戰甲中的楚云升,竟然心中莫名其妙地產生了一絲動搖,遲疑道:“你叫什么名字?”
  
  楚云升心中一動,忽然生出一個念頭,他要試試一個最大的反應,這對他很重要,也很想知道,于是將錯就錯地,冷聲道:“楚云升!”
  
  “楚云升?”
  
  “這個名字怎么這么熟悉?”那少女微微一愣,有些錯愕的樣子,但幾秒鐘過后,頓時反應過來,立即勃然大怒,漲紅了小臉,大怒道:“放肆!你這個狂徒竟敢冒犯武源,死罪!”
  
  楚云升轉眼望向嚴歌羅清等人,全都像是被什么人掐著脖子一般,說不出的愕然,不過,就連原雪澗在內,俱都是根本不相信的摸樣,只道他是在口出狂言,胡話連篇!
  
  “果然,我就是承認了也沒人信!”楚云升暗自自嘲,他幾日前已經猜到是這樣的結果,只是未曾一試,今日說出來,果然如此!
  
  這時間,湖面上突然掀起軒然大波,一只丑陋而龐大如房屋一般大小的巨頭從湖面下鉆了出來,看不見它全部的身體,仿佛只有一張恐怖到極點的血盆大口,吞噬著湖面的一切生物。
  
  小漁船上的人已經被紅芒利箭殺得干干凈凈,紅衣女人正帶著一具尸體和一個驚慌的人影飛掠而回,并無一絲與那只怪物交戰的意思。
  
  “今天,尸體我要,命源我也要!”楚云升凝視湖面,沉聲道,他也沒再指望紅衣女人能與怪物拼個你死活,世間的事總不按照他的想法出牌,已習以為常了。
  
  雙腿蹬地,折起身體一躍騰起,楚云升徒手硬接下少女射下的一只冰箭,翻身躍上巨鳥身背,從后面緊緊抱住少女,令她動憚不得,指著血盆大口的方向,厲聲道:“朝那邊飛!否則我殺了你!”
  
  楚云升猝然的舉動太突然了,沒人敢相信他竟然在云宗大批飛騎壓頂下,還敢大膽包天地發動襲擊,是腦袋壞掉了?還是找死!?“一城紅衣”還在這兒呢!
  
  那少女自然也是絕對的不敢置信,大概從未有過這樣的事情發生過,面對鋒銳無比的千辟劍,她竟下意識地震怒道:“你敢!”
  
  “有什么不敢的?別說你們云宗了,就是那些神人神棍我都殺過!”楚云升冷哼一聲道。
  
  那少女哪里管他說得是真是假,只嘴硬道:“你就殺了我,我也不會讓你得逞的!”
  
  “你再不讓這畜生飛,我就先殺它,再殺你!”楚云升掉轉劍頭,迅速朝著身下的巨鳥刺下。
  
  “不要!不要傷害飛云,我去!”少女突然驚慌道,一咬牙,駕著巨鳥,沖了出去。
  
  天空上的其他云宗飛騎,已經發現了少女這邊的異狀,紛紛掠空飛翔追了上來。
  
  但在見到楚云升竟然逼著那少女沖向湖中的血盆大口,一個個驚在空中,不知所措。
  
  兩只一大一小的巨鳥在空中交錯而過,紅衣女子眼神中略閃過一絲詫異,但隨即雙手并劍,輕輕揮出:“中!”
  
  “中你個頭!”楚云升踩著巨鳥的鳥背,一劍向后蕩起殺出,身體卻騰空向前,直撲向那張血盆大口。
  
  “劍氣?”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