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479 云宗駕貼旗

楚云升有些愕然,“人不可貌相”這句話如此震撼地再次重現眼前,羅清僅一劍便斬了試圖突圍的那道火紅影子,之前似乎真有點小看了這位其貌不揚的女人。
  
  “拖過去,搜身!”羅清面不改色的將劈為兩瓣的尸體,踢到身后,沉聲道,同時漠漠冷視著后面緊追而來的一群散武們。
  
  “三元天高手?”其中一個男子挺身上前,身軀立傾,雙目直視,心電急轉高聲道:“大家不要怕,我們人數是他們三倍!一起上!”
  
  剛剛被羅清一劍震駭的追擊者,在那男子的大聲鼓動下,紛紛清醒過來,寒武遺書的巨大誘惑豈可小覷,仗著三倍的人數,頓時又個個躍躍欲動起來,不過這些人也不蠢,面對三元的高手,自然沒人愿意第一個沖上來送死,給別人做墊背。
  
  僵持間,楚云升一方的其他散武們也不顧分為兩半的尸體的恐怖與血腥,當即全都圍了上去,令楚云升很驚訝地熟練形成內外兩個圈,內圈迅速搜身,外圈手持各種兵器對外戒備,將那兩瓣的尸體圍的嚴嚴實實,而外面的人根本看不見里面的任何情況!
  
  “想挑戰兩個三元天的武者嗎!”羅清出其不意地沒有像剛才那樣殺機雷厲,反倒向楚云升站立的方向指了指,冷冷地清聲道。
  
  在如此冰冷微光未現的凌晨,她的這句話中透著徹骨的冰寒,讓人頭皮發麻的同時,寒意陣陣!
  
  兩個三元天高手!?
  
  對面的散武們頓時驚疑不定地愣在原地,頃刻之間,一絲一毫的異動都沒有!
  
  呼吸聲越發的沉重,冷汗順著腦袋頂滴滴地落下,如果說只有一個三元天的高手,以三倍的力量,尚有戰勝的可能,那么出現兩個的話,結果只有一個:死無葬身之地!
  
  僵持,寂靜,猶豫!
  
  忽然,楚云升悸然而動,雙腳踏空,節節騰起,踩著內外圈的人頭,如同一只飄葉一般,落入圈里,里面的嚴歌還沒來記得驚訝,手中剛搜出來的一張染著鮮血的紙張,便被楚云升抄掠入手。
  
  “袁前輩?”嚴歌心中不擔心是假的,雙方才認識不久,雖然楚云升說過對寒武遺書沒有興趣,但是他如果現在改變主意要強行私吞奪走這張紙,只怕這里只有羅姐一人能夠攔得下他。
  
  他卻是不知道,楚云升要真想走,這里又有幾人能攔得下他!?
  
  “操,不會是真的埃德加吧!”楚云升奪過那張只略掃一眼,便立即心頭大震!
  
  熟悉的文字摸樣,熟悉的紙張,連他吃東西時候沾上的蟲子黏液痕跡都有,而且還是一模一樣的!
  
  原因只能有一個:這張紙是真的!是他當初親手交給埃德加的!那么,被刺殺的布武使……
  
  “拿好,這張紙是真的!”楚云升吸了一口氣,心中沉深,將那張染血的紙張拍在嚴歌身上,低沉道:“我馬上要去湖澤內圍,小袁暫時交給你!”
  
  說完,他也不理會嚴歌怎么回答,直接拉起身體,戰甲節節浮現,劍鋒倒掠,人影一晃已經出現在十幾米外的追擊散武們的面前。
  
  那些人頓時大驚,他們不知道楚云升是不是真的三元天高手,但見這速度與陣勢,絕非普通之輩,心生懼意下,紛紛倒退幾步,兵器握緊,結成一圈,想要形成合力防御的勢子。
  
  只是,他們壓根就沒有料到,楚云升根本沒有和他們廝殺的打算,也根本沒有給他們做好徹底防御的準備,只在眼可見的瞬間,他人已經沖到其中一個散武的身邊,一招元氣手轟然使出!
  
  嘩嘩!嘩嘩嘩!
  
  刀,新式槍,劍等等各色兵器,在突發的并毫無朕兆的吸力下,卷集為一團,拋在空中。
  
  “啊!”這時,一個散武掙扎地突兀地驚叫了一聲。
  
  震驚下的眾人回過神來,一口氣還未吐出,又倒吸回來,就見楚云升已經提著那個驚叫的散武,飛速地掠了過去,直插內圍!
  
  一招之下,竟無一敵!
  
  不但是那群追擊而來的散武,就是羅清、嚴歌等人都是面面相覷這是什么戰技?隔空卷物?竟能強若如斯!?還有那戰甲,怎么回事?
  
  原雪澗的美目中越發地散出奇異的光芒,越來越相信了自己的判斷。
  
  乒乒乓乓!
  
  卷在空中的諸多兵器隨著楚云升的火速遠離,紛紛墜落在地上,追擊而來的散武們卻一動都不敢動,無一人敢上前取回自己兵器。
  
  不一會,楚云升提著驚叫的散武已經奔在遠處,消失在眾人的實現中。
  
  “你不要怕,我只是要你帶路,現在走那個路口可以直達內圍?”楚云升的身形在一處岔路口停了下來,放下手中嚇得面色慘白的散武,鎮鎮道。
  
  那名散武心臟怦怦直跳,只在剛才的一剎那間,他都以為自己死定了,三元天高手對陣下,他這個還沒有到二元天的散武,豈能有活路?卻沒有想到楚云升擄掠他竟然只是為了問路,頓然間,有種死里逃生的感覺,急忙伸出手指,指向右邊的一條小路,道:“這,這邊!”
  
  楚云升極目看了一眼,眉頭皺動,再次提起那名散武,飛掠起來,并說道:“你知道帶錯路后果的!”
  
  那名散武在楚云升鉗制下,不敢反抗,連忙保證似地連連點頭。
  
  楚云升料他也不敢拿自己性命說謊,便不再說話,提氣聚力,將速度沖擊到最大程度,如同一道魅影一樣,在微光前的黑暗中,突飛猛進。
  
  不到幾分鐘的時候,果然前面開始傳來陸陸續續的廝殺聲。
  
  “在他那里!”
  
  “別讓他跑了!”
  
  “攔住他,殺啊!”
  
  ……
  
  楚云升再往前沖,已經是火光沖天,人頭攢動,且殺聲四起,一片混亂與狼藉!
  
  搶到一張紙的人,還未來得及高興,甚至連上面的字都來不及看一眼,便被一群又一群揮舞著刀槍兵器的人影吞沒,再散開,已是滿地的尸體。
  
  殺戮、爭奪,猶如永無止境一般,只要還有最后一個人沒有倒下,總有人會瘋狂地大喊一聲:在他那里!
  
  混亂的場面,楚云升左右規避著亂沖沖的人群。
  
  “布武使在那里?”一腳踹飛一個亂沖過來的人,楚云升放下手中的散武,疾聲問道。
  
  “我,我不知道。”那人看不見楚云升面具后的表情,心中再次突生懼怕,急道:“大爺,我,我真的不知道,要不,您去那邊找找?”
  
  他指了一個方向,是通向鄱陽澤湖水的方向。
  
  楚云升略加思索了一下,估計這人的確不知道,便不再在他身上浪費時間,當即提劍就走。
  
  一路上,所撞到的人,凡是三元天以下者,一律抓在手中,威脅逼問一翻,在亂殺屠場中,幾乎是沾著飆飛而來的鮮血,穿梭而行!
  
  撲鼻的血腥味,順著涼風陣陣地吹向湖面,蕩漾開來,湖底深處,一只只昂首兇悍的水怪推開波浪,悄然接近岸邊。
  
  破水聲,逃不過楚云升的第六分叉線的感知,他下意識地抬頭朝著黑黝黝地湖面上掃了一眼,忽然間,咦了一聲。
  
  湖水中的黑暗中,似乎有一艘船!
  
  他尚未細看,就聽到遠處岸邊有人指著那個方向,大喊道:“他們把布武使的尸體搶走了!”
  
  “是那艘船!?”
  
  楚云升目光聚集為一線,冷哼一聲,披上火紅斗篷,倒退十幾米的距離,身形折起,向前加速猛沖,竟直接掠上湖面,以戰甲騰空之戰能,不斷地噴發著身體向上的加速度,落下來,再踩著水面,騰起來,如同飛躍湖面的石子,彈騰水面!
  
  但就在他剛進入的湖面的轉瞬,天空中傳來一陣陣刺耳的嘯銳之聲,破破襲至。
  
  下面混亂廝殺的散武們,聞聲而駭然,不過,其中有一人殺紅眼了,血沖大腦,登高臨身昂空問道:“什么人!?”
  
  一秒,兩秒,三秒,沒有動靜!
  
  突然,第四秒,一面巨大的帖旗,從黑空中直插下來,自那名登高散武的頭頂劈入地下,一撕碎飛!
  
  接著,一只只呼嘯的寒箭如雨點一樣射了下來,從大地的一端開始,一根根沒入凍土,如排山倒海的海浪一樣層層推進!
  
  “云宗駕貼旗,不投者,殺!”
  
  一個蕭殺的女人聲音,從空中傳出,如同閻王催死令一般,所到之處,剛才還在混戰的散武們,頃刻臉色煞白,紛紛不由自主地跪下。
  
  不跪者,只在彈指之間,便被空中射下的利箭穿為刺猬!
  
  須臾間,剛剛還如修羅地獄的屠殺場,此刻黑壓壓地跪滿了散武人群,他們的頭頂上,一只只飛翔的斑斕巨鳥尖銳地嘶鳴著,掠空掃過,帶起陣陣強勁的大風,將他們吹的東倒西歪。
  
  &nsp;那些斑斕巨鳥的身背上,騎著一個個英姿颯爽、白衣袂袂女子,手中拿著精致弓箭,看也不看地上散武們一眼,直掠向深如幽洞的湖面。
  
  而此時的楚云升也早已經聽到身后的動靜,但他現在正全力追擊那艘船只,無暇分心,他只要去看一眼死得掉那個人,到底是不是埃德加!
  
  這時間,一只如王者一般的斑斕巨鳥,凌空從他身后一側嘯飛而過,騎在它上面的飄逸女人,轉頭對他看了一眼……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