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477 亂起

楚云升從淺睡中醒來,天空中尚沒有放出微光,卻開始沒完沒了地下雨,且越來越大,大有傾盆瓢潑之勢。
  
  今天已經是在鄱陽澤的第三天了,一切都顯得異常的平靜,平靜的有些可怕,對危險氣息十分敏感的楚云升,總覺得有些不妙。
  
  但是他又說不出來這種不妙的感覺究竟來自何處,就像有一張大網籠罩在頭頂,卻任憑怎么看也看不到一般。
  
  他搖了搖頭,將這些暫且先丟到一邊,轉而細細地審視起自己的修煉程度來,與其去胡亂猜測不可知的危機,不如現實地做好以防萬一的準備。
  
  自蜀都逆鑄三元以來,時延日久,除去零維空間中數十年的不動期外,其他零零碎碎算起來的時間,也有小半年了,三元天底層境界向中層的進度一直很平穩,固然沒有令人欣喜的突飛猛進,但也沒有出現令人沮喪的驟然變緩,一切都是按部就班,平平穩穩卻實打實地向前推進著。
  
  這其實就是楚云升最想要的狀態,得益于曾長時間地滯留過三元天中層境界而帶來的經驗,才能使得如今的進度狀態如此理想,既不過激,也不過緩,穩固非常,有點水到渠成的味道。
  
  楚云升心算了算,照這個速度下去,只要再過上約莫兩、三個月的功夫,必定能夠一舉突破到中層的境界,一旦順利達到,不僅可以立即學習第二式劍戰技,逆元氣的效果也會更加的鋒銳!
  
  但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搞明白逆元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因此心中不得不隱隱地擔心著,將來在突破四元天的時候,逆元氣的存在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不過,楚云升現在也無暇顧慮的太多,好在眼下千軍辟易的第一劍式,最近已經按照功法練習到精湛級,劍氣已經產生飛躍的質變,只要再按照下一步功法修煉到絕技級,劍氣將徹底化為無形,連白芒都不會有,便能殺人斬物于無聲無息之間。
  
  而至于神技級,楚云升壓根就沒考慮過,能修煉到絕技級,便已經很滿足了。他很務實,自認為沒有那個天分可以登峰造極,與其在不現實的東西上苦苦浪費時間,不如找些更有效果的事情去做。
  
  再檢查了各種的元符儲備情況,補充了一些愈體符與封獸符,楚云升蹭蹭地踩著因為漏雨而極為潮濕地滑的樓梯,徑直來到樓下。
  
  今天已經過了密約期限的最后一天,不管那個“布武使”會不會出現,楚云升都決定不再等下去,他之所以能在這里耐性地等到現在,只是為了確定一下來人會不會真的是埃德加。
  
  但如果對方仍不出現的話,楚云升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尋找充足命源,他迫切地需要大量命源來恢復自己原本的生命時間,而不止于像現在這樣,仿佛一有個什么不小心,就可能會因為命源耗盡而無疾而終!
  
  大雨的天氣,給散武們交換功法帶來了極大的不便,這不是一般的雨,按照原雪澗昨天對他所說,對此有叫“臟雨”的,也有叫“毒雨”的,各地叫法不同,但本質一樣,都含有大量的各種千奇百怪毒素。
  
  一旦遇到這種天氣,普通的人類根本不敢隨便出來,就連一元天的人都要提防著被毒素侵蝕,只有兩元天以上的人才能行動自如。
  
  正是由此,這兩天來,原雪澗因為她少見的木元氣屬性,無意中竟成了這座外圍聯絡點的紅人,因為毒傷以及各種原因私下血拼而受傷并前來求助的人,絡繹不絕,倒讓她發了一筆不大不小的“橫財”。
  
  楚云升來到樓下的時候,原雪澗剛送走一個一元天的傷者,兩人還未來得及說話,就見嚴歌滿臉興奮地引進來一個身穿勁裝的女人,面容算不上好看,和楚云升一樣,只是普通的一類人,但不僅是嚴歌還是其他人,對此人的態度都十分的尊敬,就連那個楊兮兮也都低眉順目的,一副乖乖女的摸樣。
  
  “前輩,我給您介紹一下,這位是來自北方的高手,羅清女士,也是三元天的境界,曾與其他高手合作,于人神大戰中重創過一位神人!”嚴歌來到楚云升面前,滿臉敬佩的向楚云升介紹道。
  
  楚云升凝神看了對方一眼,難怪嚴歌等人對她如此恭敬,人神人神,既然神棍們被人類都稱為神了,顯然現在的人在心底中,也是承認它們的厲害與神通的,而能夠“弒神”的人,自然是其他人所敬佩與仰慕的對象,而作為被敬慕者,那個女人也無虛偽造作的謙虛之態,神色中依是坦然受之,面色如常地也在打量著楚云升。
  
  “羅姐,這位是袁前輩,三元天的高手,這位是小袁,剛才和您提到過的木元氣散武。”嚴歌接著向那女人,介紹道。
  
  被改了“姓”,這也是原雪澗的“功勞”,她在自己的名字基礎上,化了同音姓,連帶楚云升這個“爺爺”,也“被改”了。
  
  楚云升默認地望著那女人笑了笑,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沒說什么。旁人佩服她到不得了,在楚云升這,卻也沒什么,早數十年前,他就曾憑借一人之力,強頂著三名水晶神棍的轟殺,將其中一名神棍打到昏迷不醒,若不是面紗女人及時出現,那個神棍必死無疑。
  
  不過,他這種平淡的表情,卻引起了跟從那女人而來的幾個男男女女的不屑,仿佛是對他們的崇拜對象的不敬似的,都瞪著眼睛打量著楚云升。
  
  那女人羅清,倒也沒說什么,只是飛快地掃了楚云升幾眼,沒發現有什么特別的地方,便一帶而過,將目光落在楚云升一旁的原雪澗身上。
  
  甫一看下,羅清淡然的眉頭,稍稍微不可查地擰了一下,口中咦了一聲,走近兩步,雙眼直勾勾地望著原雪澗精致的臉龐。
  
  被她這么望著,楚云升擔心原雪澗的身份被認出來了,那么連同塢堡的事情,也會跟著被翻出來,他原本馬上就要離開這里了,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而耽誤時間,立即裝作不快地將原雪澗拉到身后,道:“小嚴,我們爺孫倆已經商量好了,再等下去也不知道布武使會不會來,我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與我那徒弟匯合,就先走了。”
  
  說完,他不由分說地拉起微微一楞的原雪澗立即朝著外面就走。
  
  嚴歌“啊”了一聲,尚未反應過來是怎么一回事,那女人羅清忽然開口道:“這位袁先生,請稍等一下。”
  
  她話音一落,跟隨她而來的那些武者立即向后退了一步,隱隱地擋在門口,阻住楚云升的去路。
  
  “怎么,有什么事情嗎?”楚云升凝聚起目光,逼射向她,捏了一下原雪澗柔若無骨的小手,暗中準備道。
  
  若真要被發現了,到了非打起來不可的地步,他自然是不怕,不過還沒有到二元天的原雪澗,倒是要提前做好準備,多加小心。
  
  羅清向前走了一步,這個距離上,已經足夠楚云升的破刺劍式將她來回刺穿好幾次了!但她卻絲毫不知,神色上顯得十分的自信。
  
  “不知道,袁先生兩位和植物人森林很熟嗎?”羅清的目光仍若有若無地掃在原雪澗的臉蛋上,淡淡地說道,仿佛一點也沒有受到緊張局面的影響。
  
  羅清并不擔心楚云升能怎么樣,大家同樣都是三元天的境界,她還占著年紀上的優勢,這可不是武俠中的世界,年紀越大武功越高,相反,年紀大的活力自然不如年輕人,同樣境界下,年輕人通常必勝。
  
  而且,最重要的是,三元天只是境界,而戰技威力的高低,才是最終勝負的關鍵,而她就擁有一個極為強悍的覺醒戰技!
  
  楚云升自然不會知道她心中所持的底牌,聽她忽然扯到植物人森林上,頓時明白原來這個女人是看出了原雪澗臉上的面具,而不是他們的身份來歷。
  
  當下心中也是一緩,能不打則不打,他一向精打細算,不值得浪費元氣的事情上,從來不浪費一星半點,這點上,倒是和余寒武珍惜糧食頗為相似,當初一個量一個量數著過日子的情景,至今他還歷歷在目,有些習慣是很難改變的。
  
  “一般吧。”楚云升想了想,簡單地故意模糊說道。
  
  羅清聞言,淺淺地笑了笑,她雖然不能像原雪澗一樣感受到面具上純凈的土元氣,但能夠如此惟妙惟肖地演化臉型的面具,以她參加過第一次人神之戰的見識,還是能夠推測出一點東西來的。
  
  但她也未點破,向兩邊揮了揮手,遣開眾人,道:“我有個交易,想與袁先生聊聊,這里人多耳雜,不如到外面說吧。”
  
  楚云升點了點頭,倒是無所謂,在外面沒有這些人圍著,更方便離開,至于眼前這個女人,他完全有把握以排山倒海的凌厲攻勢將她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說話間,三人一前一后出了農宅的大門,剩下的人莫名其妙地尷尬起來,尤其是楊兮兮,當聽到楚云升竟然真的與植物人森林有關系的時候,緊張地拿目光求向嚴歌,心中滿是害怕與不安。
  
  而嚴歌此時更是煩惱不已,他剛利用原雪澗的木元氣優勢,與楚云升三元天的境界,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用盡口舌,才來回來在北方散武中小有名氣的羅清,卻不成想,她剛來,楚云升與原雪澗立即就要走,他們一走,羅清等人也留不住,他豈不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了?
  
  外面的大雨聲,掩蓋了三人的交談內容,正在嚴歌等人坐立不安的時候,突然從門外沖來一個渾身濕漉漉的男人,臉色極為的緊張,一進大門,立即警惕地看了后來的那些人一眼,拉著羅歌,快速走到一個角落,壓低聲音嘀嘀咕咕……
  
  “什么!”羅歌整個人驚跳起來。
  
  “千真萬確,里面全都亂成一片,都殺紅眼了!”那男人驚魂不定地說道。
  
  羅歌的眼皮劇烈的跳動著,腦袋飛速的運轉著,來回不停地疾走。
  
  “你快做決定吧,再遲可就搶不到寒武遺書了,這可是天大的機會啊!”那男人見羅歌遲遲不說話,焦急地催促道。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