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476 戰隊出發

如今的鄱陽澤很大,南北長度已增至兩百多公里,東西寬更是達到了一百多公里,到處都是冰雪堆積的淺灘,湖面上白氣茫茫,氤氳彌漫,配上戲水優雅的水怪,宛若一處人間的仙劍
  
  當然如果沒有擱淺的殘破船只以及遠處隱約可見的倒塌建筑物的話。
  
  嚴歌帶著眾人找到布武使“共商大事”的一個外圍聯絡點的時候,已經是微光消失,黑暗籠罩的時分。
  
  聯絡點設在一座早已廢棄不知多少年的村莊中,只有那兩層高的農家小樓以及門口被拆散的拖拉機,還能掙扎地證明,這里,曾經或許有人、有狗、有田。
  
  二十年的斷裂,足以展現出現代精致文明的脆弱,當楚云升從破了十幾個大洞的農宅中的一個偏僻的角落,撿起一個依稀還能看得出牌子的手機的時候,原雪澗好奇地張大了美麗的眼眸。
  
  然而她驚訝并沒有僅限于此,接著楚云升從眾多農宅破敗的外表上,很快找到了一家看起來曾是個富戶的人家,對他來說,這并不是什么太困難的時候,因為它的門外停著一輛銹跡斑斑的轎車,如果用心辨認的話,也許依稀地看到大眾的標志。
  
  原雪澗始終跟著楚云升,她驚訝地發現楚云升仿佛對那個遙遠的陽光時代的東西都十分的熟悉,或許是因為他的年紀吧,但如今能活到他這種白發蒼蒼的歲數,實在少之又少。
  
  其實楚云升是來找鏡子的,這并不費什么力氣,這間屋子里面能吃的,能取暖的,早就沒有了,但是沒用的鏡子倒是還有一面,雖然是破的。
  
  拭去上面厚厚的灰塵,望著里面映入的蒼老面孔,楚云升笑了笑,放在了一邊,有找來一些簡易的工具,燒了熱水,將這戶人家的浴缸洗了干凈,又放滿,趕走像尾巴一樣跟在他后面的原雪澗,泡入熱水中。
  
  布武使的“大會”還要等到兩天后,第七分叉線也沒有完全恢復,楚云升現在反倒多出許多時間來,除了修煉,他忽然覺得自己是該清理一下自己了,自零維空間出來后,他竟沒有洗過一次臉!
  
  并非是他邋遢,這段時間,他根本沒想起來這回事過。
  
  從物納符中取出從蜀都買來的“香皂”,將自己從頭到尾,徹徹底底地洗了一個干凈,再用鋒利的怪物甲殼做的小刀,剃掉胡須與指甲,最后換上一身新的衣服,站在破片鏡子前,竟覺得不用攝取命源,倒也比剛才年輕了幾歲。
  
  當他打開壞門,重新出來的時候,原雪澗驚訝地笑了起來,不得不說,她笑得很好看,尤其那排潔白整齊的貝齒,只可惜,并沒有吸引到楚云升多少的目光,令她多少有點納悶,簡直就要懷疑楚云升是不是男人。
  
  其實,她若知道楚云升陽光時代的雖然只是個普通小職員,但之后,且不要說遇到過一直自稱是模特而不是演員的林水瑤,光是他的死敵冰族女人,就足以讓他視覺麻木,估計也不會如此的納悶了。
  
  “其他人呢?”楚云升在火把下,掃了一圈外面,竟然發現只有原雪澗一人,嚴歌等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們去交換功法了,這種機會對散落武者來說,自然是不會放過的。”原雪澗目光落在楚云升新衣服上,也不知道在想著什么,心不在焉地說道。
  
  “你怎么不去?”楚云升這時候又意識到另外一個問題,沒等原雪澗回答,接著說道:“一路上忘了問你,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原雪澗是他從塢堡中“擄掠”出來,從一定的角度來說,是他突發地改變了原雪澗原來的人生軌跡,但楚云升也沒準備一直將她帶著身邊,如果當初證實她與景恬有關的話,自然另當別論,而如今,兩人除了“造假”上的爺孫關系,實際上就是一對陌生人。
  
  “我”原雪澗臉色一黯,片刻后,方才恢復過來,勉強笑著道:“其實做個散落武者,也不是一件太糟糕的事情,起碼可以到處走走看看,也許那一天因此丟了性命,也總比被人家當成東西一樣送來送去強。”
  
  楚云升點了點頭,沒再說什么,原雪澗的眼神卻掠過一絲的失望,倒不是她對楚云升或者余寒武有什么意思,而只是從最簡單的思維出發,跟著一個能夠舉手投足間滅掉整整一個塢堡武者的神奇三元天高手,安全方面自然有保障得多。
  
  她還在做夢的年紀,偶爾也會幻想著那位白云戰甲英雄,有一天也會像她聽聞而來的那樣如天下第一人在黃山,身穿熠熠生輝的戰甲,肩披絢麗的戰衣,踏著蟲子,踏著雪花,帶走她。
  
  但她卻不知道,楚云升哪里是一個安全堡壘,簡直就是一個深水炸彈!
  
  楚云升自然沒精力去研究一個女孩的心理,丟下原雪澗,便徑直找了一個無人的房間,繼續枯燥而機械的修煉。
  
  對原雪澗他另有打算,只是現在說來還早,這事畢竟是他招來的,因此打算在去過植物人森林之后再做安排,如果小川她們還值得信賴,就把她放在哪里,如果她們也變了,那他也無能無力了。
  
  ******
  
  楚云升在鄱陽澤等待并修煉的時候,一段全息視頻,已經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一座圓形白色的指揮大樓中,一個面色陰沉地男人,反反復復地看著這段視頻,每一個細節,每一個動作,甚至里面那個人的每一個字的發音,都被科學家們提取出去,分析頻譜,且不分晝夜的對比著,報告堆滿了案頭。
  
  于此同時,幾個正在外面處理至關重要任務的核心人物,極為驚訝地接到緊急召回的秘密通知,迅速往回飛趕!
  
  陰沉男人揉了揉發酸的眼睛,這段視頻,他已經看了三天三夜!
  
  端起一杯熱水,他站了起來,走到光滑無暇的透明立地窗戶前,俯瞰著他統御下整個城市,雙目深邃而透著冰寒的光芒。
  
  片刻后,他走了回來,按下通訊儀盤,三束淡淡的綠光交匯在空中,顯出一個身穿絕密制服的女人全息圖像。
  
  “都處理好了?”男人沒有任何表情地,淡淡地說道。
  
  “全塢堡上下,共剩余一千多人,全部銷毀,無一活口!”女人冰冷冷地回答道,仿佛那只是一千多只螞蟻,而不是一千多個人。
  
  “那個女人的資料,我會傳給你,從現在起,全天24時對她父親的塢堡進行嚴密監控,一旦發現她的蹤跡,立即向我匯報,我會給你可以在任何時候直接匯報的最高權限!”男人忽然加重語氣,沉聲道。
  
  “屬下明白,另外屬下需要指示,如果那人一同出現,如何處理?”女人依舊冰冷的說道。
  
  “我自有安排,你只要完成自己的任務就行了,去吧!”男人冷聲道。
  
  “是。”女人肅穆地行了一個執行軍禮,道。
  
  陰沉男人隨即關閉了通訊儀,接著又調到另外一個頻段,打開,立體圖像上立即出現一個看起來甚為穩重的中年男人。
  
  “我很失望。”陰沉男人臉色冰冷地開口就叱責道。
  
  “途中遇到意外,他們插手了,為避免泄露最高機密,屬下當時不得不佯作撤退。”中年男人解釋道。
  
  “我不想聽任何解釋,三天內,你必須找到目標,確定身份。”陰沉男人提高聲音,斬釘截鐵道。
  
  “是!屬下已有新的線索!”中年男人立即道。
  
  陰沉男人不再看他半眼睛,徑直再次關掉通訊儀,打開另外一個紅色設備,猶豫了一下,傳聲道:“讓戰隊出發吧!”
  
  ******
  
  晚上請客戶吃飯,回來的晚,只能先更2千5百字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