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8)     

黑暗血時代473 一決勝負

楚云升白發蒼蒼,散亂地漂浮在熒光之中,面無表情,如寒霜入冰雪。
  
  這是他第一個徒弟,也是他唯一動了真心想要收的徒弟,卻只因為一個小小的失誤,眼見就要當場斃命于此。
  
  他已經歷了太多太多的喪親喪友之痛,一個個身死于他的眼前,眼淚已經流干,痛楚也早已無處存放,如今,難道還要加上喪徒之難!
  
  他凄然地笑了笑,這就是自己的宿命?無論自己做什么,都注定地要一生飄零?孤星犯天煞?
  
  不!
  
  楚云升一把松開懷中余寒武瘦弱的身體,站了起來,冰冷徹骨的目光中,迸射出劈向宿命之門的小人物式吶喊:我已經向你低頭了,為什么還不肯放過我,逼我選擇敵立天下我也認了,為何還要奪走我徒弟的性命?我的一切難道你都想奪走嗎!?既然躲都不躲過,與其遲早都一樣被你折磨而死,不如今天就痛痛快快地來決一死戰好了!
  
  你不是說我是神儲嗎?你不是想讓他死嗎?那好,今天,就看看是你狠,還是老子這個神儲厲害!
  
  楚云升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強行催動第七分叉線,將第七釘逼至手指之間,刺破肌膚,三元本體逆元氣夾裹著命源之血,以命血為載,七釘為筆,面目猙獰地當空制一張三階“巔峰”封獸符。
  
  生命與時間為賽,這是余寒武的生死之戰,也是他與自己的血拼之戰!
  
  在他嫻熟的符手法下,封獸符冒著熠熠可奪目的金色符光,邀空騰飛,流撒著如星沙一般的掃尾之光,展現出符文科技的“頂尖”魅力!
  
  下一刻,大量消耗命源與本體元氣的楚云升,身體搖晃踉蹌了一下,臉頰冷然一笑,激出封印蜓蟲“膽小鬼”的封獸符,在它驚恐萬分、拼命逃脫的掙扎下,只數秒不到的時間,便被楚云升冷酷無情地轉封到新的符光大盛的封獸符中!
  
  “聽著,我不管復雜的語言你聽得懂,還是聽不懂,但你都要聽!現在,他已經是你的主體,你的命已經和他連成一線,要死一起死,要生一起生!”楚云升冰冷冷地說著,轉身便將以他命血七釘制的巔峰封獸符,封印在已完全處于死亡末緣的余寒武身上。
  
  符封上留的主體氣息是余寒武的,確保他的主體地位,只有一絲導通傳訊功能是楚云升的,留下他與蜓蟲間的溝通通道。
  
  至此,這張巔峰之符,已完全給于了垂死的余寒武所有,作為封獸符的主體,他一旦死亡,蜓蟲“膽小鬼”也斷無活下去的可能。
  
  “他若死了,你也活不了;他若活著,我保證你也死不掉!”楚云升做完這一切后,無力地坐在地上,重新再一次強調了一邊,開始了最為重要的環節說服封印蜓蟲“膽小鬼”。
  
  在余寒武斷斷續續說話的這段時間中,楚云升電光火石的極度運轉腦力,想得非常的清楚、透徹。
  
  為今之狀,如果他猜得沒錯的話,是由于修煉樞機的失誤,在一定的壞運幾率下,放大了失誤的破壞性,導致了余寒武零維空間的不穩定,甚至發生了崩塌!
  
  在這種情況下,生命之源就像裝在木桶中的水,一旦木桶破裂,便嘩嘩地流逝,此刻,就算他臨時絕地逢生地悟出輸送生命之源的辦法也無事于補,余寒武缺的不是命源,補不了零維空間這個桶,再多命源也只是一場空!
  
  更何況,這是現實,他幾個月苦思不出的東西,這個時候更加不可能想得出來!他不是天才,更不幸運之神眷顧的寵兒,和宿命一決高下的戰爭,運氣這個東西,自然是對方陣營的,絕不會關顧他的門檻。
  
  “只要你肯配合,我保證你不但會安然無事,此事一了之后,我還會還你自由,真正的自由!”楚云升盤膝坐在地上,白發披肩,透著封印令,清清楚楚地向封印蜓蟲“膽小鬼”傳遞著信息,這是直插被封生物意識中的封印令,楚云升相信它既是不能完全理解,但起碼七到八成能夠明白!
  
  這是他整個“命奪決戰”中唯一不能絕對確定的因素。
  
  他也不是沒有想過直接用封獸符封印了余寒武,暫時保住他的性命,日后再想辦法還原出來。
  
  但,第一他從來沒有封印過人類,勝算幾何他完全不知道;第二,保留命源與原有意識的封印,完全是靠撞幾率拼運氣,而運氣這個東西,在這場宿命之戰中,他不用腦子想也知道,絕對不會站在自己這一邊!
  
  他要打敗宿命,奪命鬼門關,就必須捏住宿命的咽喉!
  
  而這個咽喉永遠都是公平公正地擺在那里,對誰都一樣,那就是規則,世間萬物的規則。
  
  哪怕是張牙舞爪的宿命也必須通過掌控這些規則,釋放它足以毀掉一切的威力,但除非給它足夠的時間,正常情況下,它本身卻無法超越這些規則,并為規則所限制,短時間也無法改變不了這些規則。
  
  就像它可以通過空間學規則,將整個世界的人類命運打入黑暗之中,當同時,它卻無法阻止因此而給人類帶來的能力覺醒!
  
  楚云升要利用就是這些宿命無法在極短時間內改變的規則,做出一系列它無法干涉到的程序。
  
  他要讓余寒武逆轉封獸符!
  
  一旦逆轉,余寒武便將如他當初那般,暫時以蜓蟲之軀得以存活,從宿命手中奪回一條性命,而“膽小鬼”也將進入余寒武的身體中,并在同時,會被封獸符立即封存,“格式化”零維空間,停止零維空間的崩塌脫離,之后,隨著時間的推逝,逐漸將恢復重建,這便是封獸符的神奇之處,它能夠將瀕臨死亡甚至是處于破碎的封印生物,拉回人間。
  
  當然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以說是極為困難與苛刻的事情,但他自己親身做到過,基于同樣修煉功法的余寒武只要再滿足三個條件,就能必逆封印,擊敗張狂的宿命!
  
  第一個條件,瀕死,余寒武已然是了。
  
  第二個條件,身體高度能量化,這一點余寒武一元天的境界肯定達不到,但以楚云升今時今日對此回過頭來的理解,也敢確定,能量化不過是基礎,目的就是讓承載命源的零維空間,可以在符文的作用下,脫離本體,短時間內寄托第四維空間,最終達到封印生物身體之中。
  
  而現在,余寒武的零維空間因為修煉出誤,在不明樞機的放大懲罰下,連符文作用都不需要,就已經開始脫離本體,在無法將生命寄托第四維的情況下,直接便進入死亡潰散階段,這點和面紗女人所說也極為吻合。
  
  以上兩條,已經不是什么問題,楚云升勝券在握,但最后一個條件,卻是他唯一無法完全控制的第三個條件:封印生物擁有自主意識,并且極度忠誠,忠誠到可以為主體奉獻一切!
  
  他雖然很慶幸當初為了驗證自己對命源的理解,不惜花費了巨大的精力,在封印蜓蟲“膽小鬼”的時候,保留了它的完整意識,今天,才可以給余寒武最后一線的生機,同時,也給了自己反抗宿命的最后一點資本。
  
  但蜓蟲“膽小鬼”不是冥,它不會簡簡單單就會為余寒武奉獻一切,即便它知道主體死了,它也活不了,但是本能的抗拒還是會存在的,只要這種抗拒存在哪怕一秒,也會導致整個逆轉失敗!
  
  所以在楚云升的計劃中,必須先來硬的,將它完全綁架到余寒武身上,并把它逼入絕境,除此之外別無生路;再來軟的,打消它一切后顧之患,并拋出巨大的誘惑,消除它所有的抗拒意識。
  
  軟硬兼施之下,能不能成功,就看它對封印令傳來的信息,能理解多少了,楚云升已將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做到了最大程度
  
  他將古書平平地放在雙膝之間,抬起眼皮,靜靜地說道:“我不知道你們這些生物遙遠的記憶中知不知道這個名字,但你可以記住我的每一句話,它叫“神儲詔書”,你聽好,若有一天,我楚云升登極神位,繼承神國,只要你不叛我,此時此地此境,我也不瞞你不欺你,若冥未歿,你就是我神國一方蟲王;若它已亡,你即神國下,億兆萬蟲之唯一獨尊!”
  
  “該怎么做,該怎么選,我想你應該已經明白!”
  
  說完這最后一句,楚云升毅然掐斷封印令通道,將封獸符完全交給死亡邊緣的余寒武,緩緩地閉上眼睛,靜靜地等待那最后一刻勝負的到來。
  
  這已經不僅僅是余寒武一個人的“戰爭”,也是他的!
  
  冰冷的空氣,仿佛在那一刻完全凝固起來,只有清晰的心跳聲,在有力地碰碰地撞擊宿命之門。
  
  時間仿佛變得極為地漫長起來,每一秒的流逝,都像是耗費了整個世界的力量一般艱難。
  
  一場沒有硝煙,沒有戰火,更沒有壯觀場面的戰爭,卻是兩個人的生死之戰,贏了,余寒武得以新生,楚云升死氣沉沉的生命中也將迎來一絲微弱,卻足以照亮他整個世界的曙光;輸了,余寒武將當場斃命,而楚云升的世界則會再次陷入無邊的孤寂與黑暗。
  
  一邊是生,一邊是死,就在這幾分鐘內,將一決勝負!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