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469 人神之戰

“只是為了那幾張紙嗎?”楚云升將目光從早已破爛的窗戶穿了過去,望著對面那棟黑漆漆的燒得只剩下殘影的樓房,自言自語地說道。
  
  了解到這里,他雖然智商不算過人,但心下也很清楚,那幾張紙或者說是“寒武遺書”,不過是一個引子和借口,反而“天下共主”才是各方的真正目的,執天下之牛耳,掌日月之乾坤,才是他們想要的東西。
  
  原來一切的原因在于權欲,而不是那幾張紙。
  
  這不是陽光時代的電視劇,幾張破紙,就能掀起滿世界的腥風血雨,就算再神奇的功法或者是科技,在大勢下、天下權柄下,亦不過是笑話罷了。
  
  當初他身懷古書現身蜀都,五盟多能,也未曾打亂大局部署調集全球之力量對他全力打擊,而都是只是盡量出動了一部分不妨礙大勢的力量,譬如冰族的人數,以及只有一個天導人參與的圍剿。
  
  楚術門人的紹炳雖然可惡,但他有一句話,并非不對,一個人的力量再強,或者說一個功法再厲害,也不可能擋得住天下大勢!
  
  這也是楚云升的“死穴”,他沒有那個能力駕馭那種宏大的局勢,惶惶武力可以讓一人保身、獨善其身,可以讓一個人威名千里,令敵人聞風喪膽,甚至數十載不滅,卻不可以讓一個人駕馭得了天下權柄,那是另外一種能力。
  
  但楚云升早在金陵城的時候,就滅了那份心思,深知自己不是那塊材料,也不想和任何人任何勢力爭什么,只想按照自己的方式活下去。
  
  然而厄運并沒有因此就放過了他,反而越勒越緊,一步步將他推向黑暗的深淵,萬劫不復的地方。
  
  也許前輩五千年前就料到了今日的局面,甚至料到了自己的命運,直才會一再提醒讓自己盡快離開這片是非之地的吧,那一聲跨越時空的嘆息,實在包含了太多的東西。
  
  “你繼續說吧。”楚云升收回目光,內心出奇的平靜。
  
  原雪澗一直在默默地觀察著楚云升的表情變化,心中早已驚疑連連,她還是第一個見到有人用這種嘲諷的語氣和表情評價“天下共主”,若不是她后來得知楚云升師徒二人僅以兩人之力,卻以強不可擋之勢橫掃了整個塢堡,只怕早將這個老頭當成了那些剛剛踏入三元天境界,還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自大之徒了。
  
  她瞥了一眼一旁對著火堆發呆的余寒武,像是在贊同楚云升的說法一般,道:“我也曾聽父親說過,推舉“天下共主”的確不僅是為了寒武遺書,還為了即將要爆發的第二次“人神之戰”!以您的年紀和境界,想必是應該比我更清楚這些事情吧。”
  
  楚云升略微驚訝地看了一眼原雪澗,她的這句話除了說了一個令他疑惑的“人神之戰”,別的卻沒有一絲毛病,尤其是最后一句,像是她在理解楚云升為何會一眼看出爭奪“天下共主”的真正目的。
  
  但背后,楚云升敏銳地捕捉到那個女孩對他的懷疑與試探,這是他多年來被騙得多了,而落下的謹慎反彈。他問了這么多,可能有許多是常識的事情,但自己卻不知道,不懷疑反倒不正常了。
  
  不過,楚云升也沒想和她演什么戲,沒別的什么原因,只是覺得太累,俗話說的好,若要撒一個謊,則必須再得用九個謊話去圓,結果越圓漏洞越多,以致一塌糊涂。
  
  他挑動著火堆中的藤莖,這些都是余寒武利用休息時間在斷山上砍伐晾干的,笑了笑道:“我和你挑明了吧,我的來歷連我徒弟現在都不知道,你也不用知道,但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就是當年因為一些恩怨,惹了一些不得了的勢力,躲在深山絕地中幾十年,這世間的事情,早就不知道了。”
  
  楚云升雖然沒有說出他到底惹了誰,只怕全都說出來的話,且不要說保密的事情,單是那些名頭,或許就能嚇傻這個女孩與余寒武。
  
  原雪澗倒是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頭道:“對不起,我只是有點好奇。”
  
  “沒關系,換作我也會懷疑……說說“人神之戰”是怎么回事吧?”楚云升搖了搖頭,看了一眼余寒武,見他也望著自己,沒多少什么,回到原來的話題上道。
  
  原雪澗點了點,道:“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大多數都是聽父親說起的,他早年參加過人蟲決戰,但是從來不肯和任何人談起那場決戰,包括我的母親,所以后來第一次人神之戰,他也不想提起。”
  
  楚云升若有所思地道:“你還記得第一次“人神之戰”大概是什么時候嗎?”
  
  原雪澗攏起精致的小手,盍在光滑柔嫩的下巴上,仿佛在回憶著道:“大概是在人蟲決戰之后的又五年吧,第一次人神之戰后,距現在又是五年了。”
  
  楚云升忽然地風馬牛不相及地笑道:“你沒有二十一歲吧。”
  
  原雪澗眼神中出現一抹驚訝,道:“您怎么知道?”
  
  楚云升摸著余寒武的腦袋,道:“他才十五歲,你看他的眼神以及路上與他說話的語氣都不是大很多年紀的那樣,而是差不了多少的同齡人。”
  
  誠然楚云升不是什么目光如炬地智者,但勝在心細謹慎,加之第六分叉線的清晰,原雪澗一舉一動他都清清楚楚。
  
  開始的時候,楚云升并不能確定,因為從相貌上,非常奇怪,并不能判定,但隨著三人相對的時間推延,便越發的肯定了,不過她越小,越不可能和景恬有關,反倒令楚云升不太愿去多想。
  
  原雪澗低下頭,道:“我這么是說有原因的,不過我可以保證,其他說的都是真的,還有人神之戰的時間也不會記錯。”
  
  楚云升也無多大的興趣去探究她的秘密,之所以要點破,是怕她記錯了時間,這對他的判斷十分重要,遂擺了擺手道:“沒關系,你跟我描述一下那個“神”是什么摸樣的?”
  
  原雪澗見楚云升沒有刨根問底,也聰明地略過,蹙著顰眉,回憶道:“我從來沒上過戰場,只聽說,神們從天而降,手中捧著智慧的光芒,身披修長的戰衣,懲下無邊無際的威嚴……”
  
  ******
  
  今天這章是自動更新的,因為實在沒存下什么稿子,字數少了一點,明天還有一次自動更新,然后,4號,5號就要請假了,6號回來加更。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