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468 天下共主

向聞西是怎么死的,楚云升一點也不知道,他既沒有感覺到元氣的波動,也沒有感覺到思維延展的力量,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但向聞西的的確確自殺在了他的眼皮底下!
  
  究竟是什么樣的力量或者說是威脅,可以令求生欲望極其強烈的向聞西頃刻瓦解,自斃當場?
  
  楚云升極度警覺,這種迫脅感,很久沒有過了,好似一雙冰冷的眼睛一直躲在黑暗中漠漠地注視著自己,令他十分的不舒服。
  
  他沒有立即驚而避走,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對方如果要對他出手的話,早出手了,而現在不出手,走與不走都一樣了,關鍵是他無法知道對方的真正實力,甚至在哪里都不知道,又要往哪里走呢?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對方拿他沒有辦法!
  
  于是,他立即想到了向聞西臨死前提到的那個女人,不過他并沒有懷疑是她下的殺手,如果她有這個能力,也不用等到今天。而且躲著背后的這雙眼睛,其實力絕對不可能隨便被人關在什么地方,那是連他都察覺不到的存在。
  
  但楚云升覺得這件事即便不是這個女人干的,也極有可能與她有關,否則不至于向聞西向他一提到這個女人不到一會的功夫,就自斃而死。
  
  另外,這件事也許還可能與他有關系,因為那位偏塢主是在對他而不是別人說起那個女人的時候,才最終遭到“襲擊”的。
  
  在他的威脅下,協官小李立即被人“出賣”身份,不得不帶著楚云升走入隱藏在塢堡深處的一間幽室。
  
  油燈火光中,一位絕世佳人緩緩轉過頭來,那一剎那間,楚云升幾乎屏住了呼吸,全身僵直。
  
  令他如此失態,卻不是因為她禍國殃民的容顏,而是在她的容貌之間,竟有幾分景恬的影子!
  
  尤其是那鼻子與耳朵,是景恬長的最好看的地方,但不是至親之人,從小就熟悉相伴的,卻也無法感受到這種奇妙的熟悉之感。
  
  “你是誰?”楚云升失聲道,聲音中帶著一絲的顫動。
  
  雖然理智告訴他,這個人絕對不可能是景恬,不但是因為年紀上的緣故,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她的眼神,心靈的窗戶,透著令楚云升陌生的寒韻。
  
  但他又情愿矛盾的希望她是,這是一種不可抑制的渴望。
  
  那女人剔透勻潤的嘴唇一張一合,泯滅了楚云升一切的幻想:“這重要嗎?不要再殺人了,我跟你們走。”
  
  完全不是景恬的聲音與語氣,連神情都不像,楚云升自嘲地笑了笑,明明知道是這樣的結果,可心中總懷著奇跡發生的幻想。
  
  但他笑容轉眼就凝固在臉上,一絲微不可查的運動闖入第六根分叉線的監視范圍,幾乎在是同時,楚云升發動微縮型云氣手,憑空速抓,瞬息之間,在元氣手卷力中心,翻滾著一只只如一個黑點般大小的“機器人”,人的肉眼根本注意到它,而且即便是站在第四維的高維“視線”,若不刻意留心,也不可能發覺。
  
  比芝麻粒還要小上十倍的微型機器人,在空中翻滾變形,轉眼重組為一個利于突破阻力的尖刺型齊小無比的飛行器,從尾部噴射出淡淡的波紋,試圖以此強勁的推力,逃脫元氣手的束縛。
  
  “原來是你!”楚云升皺著眉頭注視著這只微縮型“變形機器人”,在他的印象中,只有神域那幫子“神棍”才熱衷于制造這些尖端的機械。
  
  而那位副塢主的死,只怕也是因為它,只有它混合在殺戮與雨水中,以極其細微的動靜,才能在自己的不經意下,悄然入侵進入人體,至于如何產生破壞,就不得而知了。
  
  “應該不止一個!”
  
  向聞西死后,楚云升曾密切地關注周圍的動靜,結果卻什么都沒有發現,說明這種微縮機器人很可能是一次性自殺式的。
  
  楚云升以三元逆元氣強行捏碎它,猛然抬頭,突然激出一張三階的六甲符,不由分說地封在那個擁有絕世容顏的女人身上,然后拉著她,立即朝著門外跑去。
  
  這事情已經很明顯和這個女人有關了,有人不想讓他知道這個女人的存在,而這個人或許已經發現了他的身份。
  
  他要留這個女人一命,除了要搞清楚這個以外,還要弄明白,為何她會與景恬有幾分相似!
  
  這才是他最關心的事情,萬一……
  
  “師傅?”余寒武緊跟著楚云升身后,見師傅拉出一個女人交到自己手里,不解地道。
  
  “看好她,我去去就來!”楚云升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人已經射在幽室墻壁背后不遠的地方。
  
  一個年輕的男孩,嘴角上掛著詭異的笑容,將手腕上的衣袖拉下,遮住里面的古怪機器,再抬起頭,已經與常人無異,轉入混亂的人群,做出驚慌失措的樣子,在雨水看似一氣亂走,卻是隱隱地迅速離開。
  
  “走得掉嗎?”楚云升的身影,從雨水中破襲浮現,攔在他的身前。
  
  在發現微型機器人之后,他就跟著搜索四周動靜,依靠第六分叉線的能力,很快便讓他發現幽室后面的男孩,這個男孩,在那位偏塢主自斃的時候,就出現過一次,不過那時,有很多混亂的人群,楚云升并沒有懷疑到他一個普通人身上。
  
  男孩略有些驚訝的看了楚云升一眼,但隨即便一閃而逝,嘴角之上又出現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緊接著,他的左手腕閃過一絲電流般的紋路,布滿全身,連楚云升詢問的機會都不給,就在那抹怪異的笑容中,烈烈自燃,焚燒為灰燼,沒有留下任何東西。
  
  旁邊的人群尖叫著四散逃開,那火竟在雨中不熄!
  
  “以為死了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嗎?”楚云升望著那團妖異的火焰,凝聚的目光中,閃爍著陣陣的寒芒。
  
  ……
  
  黑夜降臨,在一個塵埃蒙蒙的廢墟遺鎮上,楚云升、余寒武、以及那個絕色的女人,三人圍聚在火堆邊上,各自沉默地吃著東西。
  
  遠處,黑暗的焦樓角落,封印蜓蟲正躲在一個刁鉆的位置,“痛苦”地執行著楚云升給它的封印令放哨。
  
  對這只意識沒有被抹去的封印蟲,楚云升有著十分后悔的感覺,不為別的,就因為它是在太膽小了,小心謹慎的行為比起楚云升都有過之而不及,仿佛天性即是如此。
  
  習慣了所有封印蟲無視死亡的驍勇,猝然之間,就像在一鍋粥中突兀地發現一顆老鼠屎一般,出現這么一個異類,令楚云升一時無語。
  
  好在封印令對它的控制是絕對性的,再怎么膽小,它也不得不硬著“頭皮”去放哨。
  
  楚云升在想著自己的心思,余寒武還沒有徹底從殺戮中走出來,而那個女人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有些“好奇”地打量這對同樣古怪的師徒二人。
  
  三人的吃相也完全不同,楚云升是那種無所顧忌、略帶心不在焉地吃法,偶爾也會將他認為有“營養”的部分遞給余寒武,他是在太過瘦弱了;
  
  余寒武一直想學師傅的吃法,不僅是吃法,他什么都想學著師傅去做,在他眼里師傅已經是無所不能的人,只是他對食物根深蒂固珍惜,令他永遠也學不會,他改不掉小心翼翼的吃法,生怕糟蹋了一絲一毫的糧食;
  
  而那個女人則完全是另外一番的精致與優雅,在余寒武可憐的見識中,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美麗的女人這樣優雅地吃著東西,即便是再粗陋的食物,仿佛一到了她那雙出水小蔥一般的手里,都成了高貴的東西。
  
  三人之中,以楚云升的吃法最為迅速,故而最先吃完,在他的生存法則中,時間永遠是第一位的,有心思花在毫無意義的吃相上,不如聚集一些本體元氣來的劃算。
  
  “快點吃吧,吃完我有話要問你。”楚云升壓制著復雜的心情,對著那個女人說道,他現在語氣還是很和緩的,甚至有一絲的期待,如果她真與景恬有關,那么自己就算她的長輩了,作為有可能的唯一的親人,他將會給她的照料,將是她無法想象的。
  
  但他也知道天下相似之人何其之多,再加上之前的一番接觸,這種可能性極小,所以也還沒有過分的激動,只是心存那一絲殷殷的希望罷了。
  
  當然如果期望成真的話,他毫不懷疑自己會激動地跳起來,仰天大吼!
  
  “你想問什么?”女人輕輕放下手中的食物,抬起頭,一雙閃動清澈的眼神毫不畏懼地迎上楚云升的目光。
  
  “你的來歷,你的身份,你的一切我都要知道。”楚云升凝視著她那兩道清秀眉黛下的眼睛,目光中帶著期盼道:“不要撒謊,我對你沒任何惡意,照實說就行了。”
  
  他之前試圖問過協管小李,但小李對上面的事情壓根就不清楚,更不要說女人的來歷了。
  
  “我明白了,你原來真的不知道我是誰。”女人微微一笑,火光中,傾國傾城。
  
  但任憑她如何的美若仙子、冰雪聰慧,卻也看不懂眼前的這個白發散落的老者,在他的目光中,她看不到一絲一毫對她占有的欲望,仿佛她絕世的容顏、白玉無瑕的身體在他面前根本不存在一般,有的卻是令她心悸顫栗的眼神,那是怎樣的一種眼神!猶如寄托了所有的生命之光,令人無法忍心去破滅它!
  
  “我姓原,叫原雪澗,是一個普通塢堡塢主的女兒。”她移開目光,跳躍的火光映射在純凈的瞳孔上,異常的美麗。
  
  “所有的事情,都是從那一天開始的,那天,有一個人來找我的父親,說我們的主上,楚術門人的少公子看中我了,要送我去那里,父親與母親雖然舍不得,卻不敢拒絕,來人最終還是帶著我北上了,卻在半路碰上云宗的人,我聽說他們正在爭奪“天下共主”的位子”
  
  “你母親姓什么?你今年多大?”楚云升忽然打斷她,回到前半句道。
  
  原雪澗詫異地望了楚云升一眼,不知道什么意思,但還是回答道:“姓張,二十一歲。”
  
  楚云升盯著她看了很久,沒有發現一絲說謊的跡象,“姓張,二十一歲”,至此,他終于徹底死了心,微微一聲嘆息,望著燃燒的火光,默然不語。
  
  許久之后,他才已無多大興致地說道:“你繼續吧,剛才說到哪里了?”
  
  原雪澗越發地覺得這個老者的奇怪,卻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接著說道:“說到他們正在爭奪“天下共主”的位子。”
  
  “天下共主?”楚云升微微詫異道,這近二十年間,天下終于統一了嗎?
  
  原雪澗輕輕地點點了頭,道:“自布武使神秘失蹤后,傳聞只有“天下共主”才能從他那里繼承完整的寒武遺書!”
  
  ******
  
  首先祝所有的兄弟姐妹們,節日快樂!
  
  其次,求一下保底月票!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