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457 名聲是打出來的

“難道柳璃和自己分手的時候,就已經懷孕了?”楚云升腦袋立即搖得如撥浪鼓一樣,將這個荒誕不經的想法甩了出去:“這是不可能的!”
  
  但沒過萬分之一秒,他又忍不住地想到:“最后一次應該是帶套的吧?好像又沒有……太久了,記不清了,難道真的沒帶?不能吧,家里一直備著杜蕾斯的,再說要是真的沒帶,就一次不會那么準吧?”
  
  “不可能,應該帶了!當初還是她要分的,而且這么多年,柳璃她也從來也沒聯系過我。”
  
  “但不是柳璃的,又會是誰的?沒別人了啊!”
  
  “難道真的沒帶……”
  
  “怎么可能!”
  
  ……
  
  楚云升“天人交戰”著,這可不是小事,對他來說,實實在在地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如果真的有骨肉存世的話,哪怕再如那個女人說的不堪、再怎么垃圾,那也是他的孩子、自己的骨肉,這種感覺別人是體會不來的。
  
  當初,黑暗降臨的時候,他不是沒想過找到柳璃,畢竟是自己曾經喜歡過的人,當然也有一絲一種小人得志的心態,但柳璃當初斷得很徹底,連個聯系方式也沒給他留下,根本無從尋起。
  
  雖然這么多年過去了,當年很多是是非非的事情也都過去了,他也不想重提,但如果真的是柳璃和他的孩子,不管這個孩子如今多么的不堪與惡劣,他楚云升也會負起這個責任。
  
  幾乎一瞬間,他頓時產生一股立即上前向那兩個女人問個明白的沖動,但就在他剛要站起來的一剎那,忽然又冷靜下來,如同當頭淋了一頭涼水。
  
  他發現自己心理出問題了!
  
  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自己竟然為使得這個“不可能”變成“可能”,開始給自己編織一個又一個可能、或許、大概……
  
  他“驚駭”的發現,獨困于零維空間五階崩心的威力還沒有消失!第五個階段絕望期的結束,并不代表一切都結束了,它的魔爪后遺癥,在他“出來”的一瞬間,就開始發作了!
  
  就像出了醫院,并不代表就痊愈了一樣,第五階段之后,竟然還無聲無息的隱藏著一個極為恐怖的第六階段心理極度扭曲期!
  
  躲避孤獨,害怕脫離人群,想聽人說話聲,畏懼獨處……等等這些都是。
  
  還有,無論是他當時抱著老余家的小女孩死也不放,還是不由自主地跟著高村長一行,這些也都是。
  
  還有,他的清冷,淡漠,以及矛盾的煩躁,也是!
  
  還有,剛剛,一聽到別人說自己還有親人存世,連真假都沒核實清楚,心理就差點扭曲到另外一個極端!
  
  ……
  
  他這才意識道,他遺漏了一個極為重要的漏洞!
  
  當初第五階段結束時,他是抱著必死的心志的,雖然“出來”后,簡單的找了幾個理由糊弄過去了,但是事實上,心理上的過度絕不可能會那么自然的!
  
  而原因就在于,他從“出來”后,就一直處在扭曲期!
  
  他頓時呼吸急促起來,甚至手無舉措,他就知道五階崩心給他心理帶來的傷害和障礙,不可能如陽光時代的電視劇中那些大能們,一轉身就P事沒有一般!
  
  那段空虛孤獨的經歷實在太可怕了,可怕到現在他寧愿拿起千辟劍和所有的異族去拼命,也不愿意去面對那永無止境般的黑暗寂靜的煎熬。
  
  他閉上眼睛,不敢亂動,如果說這個世界上,真的有“走火入魔”這一說的話,他現在的情況大抵就是這樣。
  
  呼吸越來越急促,越來越沉重,臉龐也越來越充血變紅,直到達到一個巔峰,才緩緩地一點一滴的平復下來,逐漸歸為安靜。
  
  其中的過程并不驚天動地,卻也不可跳過抹殺!
  
  等他重新睜開眼的時候,那些“天人們”早已離去多時,但楚云升并沒有什么遺憾,實際上是一種幸慶,如果沒有那兩個女人談話而給他帶來的極端刺激,他也不會那么及時地發現自己的心理問題。
  
  這種如后遺癥般的扭曲心理,越早發現越容易解決,如果一直自己被自己蒙在鼓里,茫然不知,還以為自己很正常的話,就像溫水煮青蛙,其結果必然很慘,這點想都不用想。
  
  “原來還有第六階段!”楚云升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腦袋中一片清明,仿佛整個世界都回來了,都清楚了一般。
  
  此刻,五階崩心給他帶來的后遺癥和障礙,已經基本解決,剩下的一些已經根深蒂固的陰影,也不是一朝一日就能全部清理干凈的,不過也無大礙了。
  
  看了看黑壓壓的天空,既定出發的時間還沒有到,楚云升摸出香煙,繞到他昨晚解決內急的大石頭上,他需要一點時間整理思路。
  
  聽了那兩個女人的談話,他現在意識到,事情可能遠遠比他扭曲期的時候想得要復雜得多!
  
  首先,他幾乎能斷定那個長發女人的身份,十有八九就是莫無洛當初帶進寫字大樓的那個三歲大的女孩。
  
  證據除了“舅舅”“妹妹”之說,那時候,對這對“舅甥”間的詫異稱呼,他聽姑媽嘮叨過,還有她們的言語中操著金陵的口音,而且刀塢又有姚翔的影子,她們又在這里出現,等等,這些足以判斷她們的身份。
  
  有了“故人”做參考,其次就輪到外面世界中過去的時間。
  
  從那個莫無洛外甥女的身上,他初步推測出大約在二十年左右,雖然他自己感覺在零維空間絕對不止這個時間。
  
  當然,也有可能是他的一種相對錯覺,畢竟不要說二十年,就是將一個人關在黑屋子中一年,恐怕也會寂寞發瘋。
  
  但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外面世界已經過去了二十年左右的時間,這么多年足以發生很多翻天覆地的事情!
  
  他已不是當初剛出申城的毛頭小伙子了,因為武力的原因,屢次被逼和一波又一波高智商的人打交道,在脫離第六階段扭曲期后,這點清醒的腦袋還是有的。
  
  從之前的刀塢表現,到現在兩女的對話中短發女人對他的“攻擊”,以及他們似乎被襲擊迫降等等情報來看,事情的確很復雜了,不是他之前所想的,事情由他而起,經過一番調查后,最終只要他站出來,就能解決得了的。
  
  先不要說人家現在會不會聽他的,就是刀塢黑袍人準備襲擊斷峰聚居點的時候,那兩個躲在遠處的高手,便顯示了他們的上層必定有更高的高手,自己二十年沒有動過修為,他們卻有二十年的時間進步,有人在境界上有超越他,也是正常的事情,畢竟他自知自己的資質平平常常,而天下身體資質絕頂的浩如煙海!
  
  這樣一想,事情就明了了一些,若論單打,有七釘在,他自然不懼任何人,但是面對如云的高手,沒有絕對的實力,根本打不過人家,人家現在又大權在握,憑什么還聽你的?
  
  憑感恩嗎?這可是流血斷骨的人相竟食的黑暗時代!
  
  楚云升現在最不信的也就是這個了,當年在孢子森林付立兢背叛的事情,令他記憶極為深刻,尤其是埃德加那段猶太人的故事,更是將這種人性演繹到極致。
  
  他們當初服自己,不是服他腦袋有多聰明,而是服他的武力懾人!當年那些什么“天下第一人”的名聲,雖然他并不稀罕,但是的確是實打實地一次次打出來的!
  
  所以,如果說現在還有誰,哪怕自己是廢人也會站在自己一邊的話,他想來想去,只敢確定只有冥一個!
  
  但冥現在下落不明,很多事情就要從長計議了。
  
  至少除了七釘,他還有王牌,那便是古書上他不認識的,還沒確定的,那些沒有遺留出去的內容,畢竟遺留出去只是古書的極小的一部分。
  
  大致想清楚這些,最后一件事,雖然真相不清,但并也能推斷一二。
  
  “血脈”的事情,實在太過詭異!
  
  不過,他現在已經敢肯定,應該不是他和柳璃的孩子,那么剩下的無非只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可能是景恬或者景逸的孩子,但這種可能性極小,從兩女的談話中,透出的“唯一”的字眼,他基本可以確定姑媽一家的確已經死亡,而他們當初逼死姑媽全家,就絕對不可能會留下“后患”,必定斬草除根,不管是景恬還是景逸結婚生下的親骨肉,應該都逃不掉毒手。
  
  而第二種,便是假的,這其中可能又會分為很多種情況,但歸根結底和他血緣應該無關,只是金陵城或者其他勢力為了利用他遺留下的那點“名聲”而已。
  
  同樣詭異的是,第二種的可能性也很小,因為假的就是假的,不管掩飾的多么好,總會有人知道,那么利用的價值就不會太大。
  
  不過,這件事重要性不高,除非他白癡地跑去揭穿,如果真的是景恬或者景逸的孩子,他的出現,反而可能害死那個孩子,雖然那個孩子可能很不堪,但是要處理的話,也得由他這個“家長”來處理。
  
  楚云升丟了煙頭,吐出最后一口煙霧,望著黑暗無邊的天際,敏銳的“嗅覺”到極度危險的氣息。
  
  現在想得到古書的,恐怕已經不止異族一方了,已經嘗到古書功法甜頭的人類勢力,一旦確定他已經不再是“天下第一人”,那么等待他的會是什么,他心里頭十分的清楚。
  
  對于普通人說,黑暗時代早在幾十年便開始了,而對他個人來說,真正的黑暗時代,或許剛剛開始!
  
  ******
  
  第二更,求一求月票,距離前40,就差一點點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