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456 大吃一驚

這是一艘楚云升以前所沒有見過的飛行器,兩頭扁平,中間隆起,約莫三十來米長,七八米高,如同梭狀,下方兩個噴射著淡藍色光芒的推進器,一個正常運行,一個冒著陣陣煙霧,看不出是什么來頭。
  
  系好了褲帶,楚云升收回目光,不動神色地走回倒人群之中,找了塊光禿禿的石頭坐了下來,暗中繼續打量著這艘突如其來的飛行器。
  
  三更半夜的,在荒蕪人影的野地,遇見這么一架奇怪的飛行器,絕對不是什么正常的事情。
  
  但就它的飛行狀況來看,倒也不像是針對斷峰聚居點的人,根據高村長對底層勢力的描述,他們自然還不夠資格“享受”被飛行器追擊的待遇,至于他自己,就更加不可能了。
  
  且不說他剛剛出來不到三、四日,就是如今的這幅摸樣,估計也沒幾個人能認得出來,當然,可能冥會除外,畢竟他們是相同的命源,雖然封獸符沒了,但有些東西卻是磨滅不掉的。
  
  如此一想,最后只能剩下一種可能:也許真的就是一次偶然事件,就像陽光時代的普通人深夜遭遇不明飛行物一樣,當然至于對方遇到了什么緊急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梭型飛行器轉眼間就逼近山谷上空,下方淡藍色推進器,噴射出陣陣渲然的熱浪,聲音卻是不大,顯示出它高超的科技力量。
  
  對于它的龐然出現,斷峰聚居點村民的集體反應,大出了楚云升的意外,按照黑袍人那一次經歷,他們應該驚慌逃竄才對,然而結果并非如他推測的那樣,一大群衣衫簍縷的村民,在楚云升越來越冷的目光中,紛紛跪倒,匍匐在地上,自高村長以下,無一例外。
  
  “老楚頭,快跪下,這是天人!”一個和楚云升說過幾次話的村民,揪著楚云升的衣角,極為小聲的好心提醒道。
  
  楚云升自然是不會跪的,并且極度反感這種動輒就下跪的舉動,在他眼里,莫不說現在來的只是一個古怪的飛行器,就是真有什么神仙來,他的膝蓋也會是直的。
  
  因此,他依舊坐在那里,波瀾不驚地繼續打量著梭型飛行器。
  
  這會的功夫,飛行器已經熄了火,迫降在不遠處地荒地上,將地上的石子什么的,壓得嘎吱吱直響,由此可見這架飛行器的重量定然不輕,或許裝載了許多重量級的武器。
  
  楚云升眼光掠掃了一下跪拜的人群,手中悄然捏出幾張攻擊元符,防患于未然。
  
  等會不管上面下來的是什么人,只要不招惹到自己,楚云升其實并沒有興趣和他們發生什么摩擦,大家各走各路,互不相干,但沒興趣不等于沒防備,他一向是小心的。
  
  沒多久,飛行器機身上打開一排燈光,將斷峰聚居點村民原始火堆的光芒頓時比了下去,現代文明與“原始文明”的鮮明比照,在此刻,異常的刺眼。
  
  冒著煙霧的艙門,在氣動聲中緩緩打開,首先下來的是七八個穿著制服的男人,手里端著同一式樣的不明武器,像是槍械類,迅速分開到四周,施行警戒。
  
  在確定安全后,艙門中出現了兩個女子,一個留著披肩的長發,一身淡雅的衣服襯托著飄逸的身軀;而另一個,卻留著齊耳的短發,皮膚細白,眼神頗為犀利,穿著一套明顯于其他人不同的制服,腰間別著一把銀灰色的手槍。
  
  兩人一前一后離開飛行器,踏上山谷中的冰冷地面,略略打量了一眼跪倒一片的斷峰聚居點人,沒什么特別的反應,也未多看楚云升半眼,他坐在地上,混在人群中,實際上和跪著在高度上差不多,并不引人注目。
  
  最后從船艙中,又走出一個軍官模樣的年輕人,十分英俊,比起楚云升此刻的相貌來說,那簡直就是云泥之別。
  
  這批人,落在楚云升的眼里,并沒什么,但落在高村長他們的眼里,就不得了了,且不要說年輕不凡的相貌,先進的飛行器,就是那些衣服,在他們的世界里,或許只有“天人”才配穿得上。
  
  但他們恭敬之極的跪拜行為并沒有引起“天人們”的多少注意,最多也就是掃一眼而已,那名英俊軍官下來后,飛行器嗡動一聲,一片無形的半圓球屏蔽場頓時覆蓋在飛行器周圍。
  
  然后,半圓場里面的人物舉動雖然還能看得見,但聲音卻一點半點也聽不到,顯然是一種屏蔽空氣振動傳播的能量場。
  
  對于高村長等人來說,這不是“天人”、“神仙”,又是什么!?穿著華麗尊貴的衣服,活著幻光之中,只能看到模樣,卻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一切都是那么的神秘與不可思議,只有神仙一般的“天人”才能做到!
  
  但對楚云升來說,以前或許也聽不到他們在說什么,畢竟這是三維空間的限制,以人類三維的感知器官,是不可能破除這層場勢屏蔽的。
  
  然而,同樣的道理,所有的物理定律只在它所誕生的維度空間中發揮作用,一旦維度被超越,便要重新再定義。
  
  楚云升的第六根分叉線,經過零位空間里不知多久的錘煉,早已明亮堅挺,這根分叉線的作用就是對第四維空間的感知力,從高出的一個維度上來“觀察”,眼前的飛行器所產生的聲波屏蔽場,便猶如一頁紙張那般輕薄,絲毫起不了什么作用……
  
  “對不起,在下失職,讓您受驚了!”中年軍官周正地行禮道。
  
  “沒關系,出現這樣的意外,不是你的錯。”穿著淡雅的飄發女子,氣質凝然地微笑道。
  
  “在下一定盡快修復戰機!另外,機艙中的毒霧馬上就會排盡,還請您先行回到艙內。為確保您的行蹤不被泄露,在下會立即清理外面的這些人,您身份尊貴,若再讓這些血腥的事情冒犯到您,在下就真的該死了!”年輕軍官一直彬彬有禮地說道。
  
  只是他的“有禮”只針對那名女子,其背后透著冷漠的寒意,對其他生命的漠視。
  
  長發垂肩的女子,秀氣的眉頭稍稍一凝,道:“不用了,他們不過是賤民野人,泄露不了什么,我在里面呆著也悶了,正好出來透透氣。”
  
  年輕軍官似乎很為難,但各種表情都拿捏恰到好住,終究沒有違背,行了個軍禮,又關心了幾句,便離開她們,走到推進器的下方指揮搶修。
  
  等他走后,那兩名女子說并肩走到另外一邊。
  
  “姐姐,我看他是喜歡上你了,一路上這眼睛就沒離開過你。”周圍沒了男人,兩個女人竟說起了悄悄話,卻不料被楚云升聽個正著。
  
  “你這個冰山美人什么時候也跟人家學會亂嚼舌頭了?”長發女子故作驚訝地看了短發女子一眼,“詫異”道。
  
  “這可不是亂嚼舌頭,我要是男人,見到有姐姐這樣美麗動人,偏又生得一副菩薩心腸的傾世美人,也非得動心不可呢!”短發女人促狹地眨了眨眼睛,眼神流彩地說道。
  
  “不是什么菩薩心腸,只是自幼舅舅時時教導我,做人不能忘本。”長發女子搖了搖頭,輕輕道。
  
  短發女子聽到她說起她的舅舅,眼中不經意地閃過一絲動人的柔和,但很快便掩飾過去,小心地試探道:“姐姐,聽說大人以前一直叫你妹妹,是真的,還是假的啊?”
  
  長發女子的眉宇間一直抹著一絲淡淡的憂容,映畫她那張絕美的臉蛋上,誠如短發女子所說,總是讓男人生產憐愛之心,或攬入懷中,撫平她的憂傷。
  
  但在這一刻,聽起有人提起這件事,倒是極少有的開心地笑了一笑,道:“那都是早年的事情了,那會舅舅還小,說得都是小孩性子的話,現在自己都不好意思提起呢。”
  
  聽她這么說,短發女子竟有一絲失神,不禁道:“想不到平日里嚴肅不茍的大人,竟也有這么有趣的時候!”
  
  這時,長發女子倒真有點“詫異”地看了她的同伴一眼,卻沒有說什么。
  
  短發女子也極快地反應過來,岔開話題道:“姐姐,聽說前連天,那個混蛋又來煩你了?”
  
  長發女子微微一暗,剛剛的笑容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但隨即又搖了搖頭道:“沒有的事情,不過是如小時候的一般玩鬧,你不要聽別人亂說。”
  
  那短發女子冷冷一笑,氣憤地說道:“姐姐,到現在你還在維護他,是我昨天自己親眼看見的,那混蛋、王八蛋一直就想欺負你,占你的便宜!”
  
  長發女子簇起芊芊的眉頭,猶如美人傷神,輕輕道:“你的性子就是改不掉,左一個混蛋,又一個混蛋,讓叔叔伯伯們聽見了,少不得會重重責罰于你。”
  
  短發女子挑了挑英眉,嘴硬道:“罰便罰!又不是沒被罰過,再說,罵他混蛋那里錯了?簡直是在夸贊他了!他什么壞事沒干過?這種人渣,真不知道叔叔伯伯為何要維護他?每次出了事,別人倒霉的一大片,就他什么事也沒有!”
  
  長發女子眉頭鎖得更緊了,打斷她道:“不要再說了,小心讓有心的人聽了去,倒霉的還是你。”
  
  短發女子哼了一聲,冷聲道:“不就是因為他是那個人唯一的血脈嗎,有什么了不起的!要我說,上梁不正下梁歪”
  
  長發女子聞言,臉色頓時大變,驚得連忙伸手堵住她的嘴,道:“你不要命了?什么話都敢亂說!”
  
  聽到這里,楚云升也是大吃一驚,他隱隱地知道她們來自那里,但是,他什么時候有“血脈”了!?
  
  ******
  
  這章昨晚碼了一半,后面一半是今天上班的時候,冒著“殺頭”的風險,偷空碼的,兄弟姐妹們就看在飄火冒著領導雷霆之怒的風險上,投一票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