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453 叛逃者

那只三四高的兩足火焰怪物連哼都沒哼一聲,兩眼中光芒一下便全部熄滅,全身的生命仿佛被鄒然抽空了一般,轟然倒下,猝死在距離楚云升不到半米的腳下!
  
  瞬殺!
  
  一切只在一瞬間的事情,中年村長瞪大了眼睛也沒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因為普通人眼的極限根本看不到那道寸芒,但此時恰好從死亡禁地飄散來的一片黑霧,替他“解釋”了整個事情的“原委”。
  
  在中年村長的認知里,那些黑霧比什么都要致命,在頃刻之間帶走兇猛的怪物的性命,也不是沒有可能。
  
  但他卻想不明白楚云升為何會不害怕,而且在黑霧殺死怪物后,竟然連看都不看它一眼,漠然地抱著老余家老四蹣跚向前!
  
  二十公里外的巢穴聚居地,怎么可能有這樣的人!?
  
  不解歸不解,這位村長也不敢在此地多呆片刻,不要說再碰上什么怪物,就是不知何故逐漸飄散的黑霧,對他來說也是極度危險的東西。
  
  招呼聚回眾人,一時也不敢耽誤,急急忙忙地離開這里,當然沒有放過地上的那具剛死掉的怪物尸體。
  
  ……
  
  斷峰聚居地下,兩批黑色影子,一前一后地悄然抵達不遠處的一處干涸的隱秘山溝中。
  
  “確定是這里?”后來的黑袍影子,分出一人,搖身一晃,出現在山溝斜上方的最佳視野出,秀目凝視前方道。
  
  “錯不了,乙長,這小子的味道,就是化成灰,我手下風控追蹤人也能聞到!”先來的第一批影子領頭,面孔埋在寬大的袍帽陰暗中,語氣很敬敬地說道,
  
  “既然如此,為什么不立即行動!他從你手里逃脫,又被我截了一次,現在最多只有一口氣而已!”那位乙長似乎很不滿對方的行動安排,以為是被那小子打怕了,語氣不經意地加入了一點諷刺的味道
  
  “乙長,您是上面委派下來的,還不知道下面的復雜性,像這種聚居點,這個時候,大都都要跟老鼠一樣出去覓食的,只有等到黑暗籠罩后,他們才會“爬回”巢穴,上頭的命令是將余黨必須一網打盡,絕對不許泄露一人,所以”那位先來的領頭,自然聽得出來女人口中的諷刺意味,但卻不敢流露出一絲一毫的惱怒,反而十分恭敬地解釋道。
  
  對這位“空降”下來的乙長,他聽到過一些風聲,說是頂頂上面的一個大人物不經意地一次巡視的時候,看中了她的資質,有意要栽培鍛煉她。
  
  若是旁人也就算了,縱然謠言不是真的,小心敬著也就是了,但那位大人物,據說曾經是跟過那個人的,那個人雖然只是傳說存在過,早已不知真假,但以這位大人物當今真實的權勢,只消一句話,不知道有多少人會人頭落地、抄家滅族!
  
  這個風險誰敢冒?哪怕只是空穴來風,他也得打起十分精神,提著小心應付。
  
  “嗯,”那女人眉頭擰了一下,抬頭又望了斷峰一眼,點頭道:“你說的對,是我沒有考慮周全。”
  
  那甲長豈敢得意,連忙謙虛地說道:“這些都是瑣碎的事情,以乙長的聰慧,過幾日也能得知。”
  
  那女人笑了笑,不再言語,轉身依靠在干涸的溝壁上,閉上眼睛,稍稍休息片刻,從三天前開始,他們已經連續追擊“叛逃者”三天三夜,一直沒有合眼,雖然很困,但她更擔心的是這次御令,如果不能完成好,即便是她,都無法想象上面的雷霆之怒和失望。
  
  過了一會,山溝中,又出現了第三批黑袍影子,匯合在一起。
  
  “他們回來了!”這時,剛剛抵達的第三批黑色影子還未來得及休息,便聽到那位甲長沉重聲,富有穿透力地說道。
  
  ……
  
  楚云升不認識路,便繞回了高村長的后面,懷里的小女孩已經醒了,不過他現在已經知道自己“面目可憎”,不敢隨便開口笑與說話。
  
  但即使這樣,小女孩雖然因為村中的大人和其他小孩都在周圍,知道楚云升的確不是個怪物,也不再如剛才那樣的驚恐之極,但心理作用下,卻仍然緊緊地閉著眼睛,僵硬著瘦弱的身體,不敢看楚云升半眼,臟兮兮的小臉上,也因為緊張兮兮而顯得一絲小孩的可愛。
  
  遠遠地,楚云升以他三元天的目力,雖然器官衰老不少,但仍能看見一座巨大的山峰被推倒,斜斜地搭塌在旁邊的一座矮山頭上,山體下的空隙,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歲月,形成了一個天然的遮風避雨之所。
  
  只是配上這群人近乎原始人般的打扮和武器,若不是高村長身上還穿著陽光時代的破爛衣服,他都以為是回到了原始時代。
  
  又抬頭望了望天空,雖然仍是曾經一般的昏沉,但是,又有些不一樣的地方……一絲“重見人間”的感覺緩緩地流入他的心間,這世間,又有幾人知道他在那個空間所受的是怎樣的煎熬與苦難?
  
  “還不知道老人家你怎么稱呼?”高村長眼見就要到聚居點村頭了,對楚云升這個來歷不明的人,始終保著一絲警惕,憋了一路,終于開口問道。
  
  這也不能怪他,不說遠得,就說距離他們二十多公里外的洞穴聚居點,兩年前就是因為救了一個來歷不明的人,那個禽獸不但知恩不報,反而……一夜之間死傷無數,從附近數一數二大聚居點一下子淪落為下流的水平,要不然斷峰聚居點也爭不過他們。
  
  楚云升看了高村長一眼,無比蕭落地說道:“以前的我已經死了,現在的我剛剛活過來,不過祖宗給的姓總不能丟,你就叫我老楚吧!”
  
  高村長心中轉了一下,附近也沒說過什么姓楚的人,抬起頭試探性地問道:“楚大爺,我姓高,是這里的村長。不知道你是打來的?家里還有人嗎。”
  
  楚云升知道他姓高,剛才路上已經聽過其他人這么說過,也知道對方的疑慮,但他心性已冷,索然無味,只想找個地方靜靜地呆著,聽著那風聲,看著那流動的黑云,感覺著自由的呼吸……
  
  片刻后,他笑了笑,孤零道:“都沒了。”
  
  高村長還想說什么,只見到村中放哨的小子看見了他們一行,立即飛奔過來,神色十分慌張。
  
  “怎么了?三毛?”高村長一驚,暫時也顧不上楚云升,抓住喘著氣、咽著吐沫星的三毛胳膊,道。
  
  “是二哥,方大伯家的二哥回來了!”三毛不是覺醒者,疾奔了這么遠,明顯的有些上氣不接下氣,還有個原因,是饑餓。
  
  “回來就回來吧,出去這么多年,都以為他死在外面了!”高村長以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原來是一個早年離家出走,說什么要去尋找出路,那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毛頭小伙子回來了,于是一邊走一邊嘀咕道:“他還有良心回來,他媽眼都快哭瞎了!”
  
  “村長,你還是趕緊去看看吧,出大事了,二哥回來的時候,渾身是血,現在昏過去了,對了,昏迷之前,說什么”他們,他們要來了!”,您不在,大家也不敢拿大主意……”三毛一口氣緩過來,急促地說道。
  
  高村長聞言,眉頭一皺,罵了一聲:“這小王八蛋,一回來就給老子惹麻煩!”,說話間,腳步也加快了幾分。
  
  快到村口的時候,楚云升淡淡地向遠側瞥了一眼,那里一絲絲微弱的元氣波動,絲毫沒有能夠逃脫他對四維空間的感知。
  
  雖然他現在肉身骨頭都幾乎到了燈盡油枯的地步,但是不明空間他隱隱地已經知道其實那就是面紗女人所說的零維空間中的那個第六根分叉線,在這么多年的淬煉下,早已十分明亮,再加上他本身功法的原因,對外界的第四維空間的波動更是十分的敏感。
  
  不僅如此,在后來的第四第五階段,甚至微弱地出現了第七根分叉線,而正是那一根分叉線,可以讓他控制唯一一根被擊落且去源化的釘子,其他六根還和古書別在一起,雖然不再相斗,但是也無法去掉上面的命源印記。
  
  被擊落的這根,正是七釘中向他命源發出吸力的一釘,當楚云升自熵命源幾近寂滅的時候,七釘與古書以他命源為基礎建立的戰場頓然破碎,而關鍵此時,七釘已經不占上風了,無力乘機吸走最后那一絲命源,最終,拘禁命源的那一釘也被擊落了。
  
  不過,七釘的主人是和前輩一樣高手存在,它的東西也不是那么好用的,畢竟這是它的本源武器,而不是他楚云升自己的本源武器,在剛剛擊殺火焰兩足怪物的時候動用了它,同時,微弱的第七根分叉線也隨之而暗淡下去。
  
  但,另外也帶來了一些好處,也是楚云升現在最需要的東西命源!
  
  這根釘子的能力十分的詭異,只在寸隙之間,便能取敵人的命源于一線之間,甚至兵不血刃!
  
  一只怪物的命源,楚云升沒有任何經驗和參照物,可以拿來與他原先命源的厚度進行比較,但經過黑色旋渦“過濾”“提純”之后,實際上抵達零維空間的,卻很少很少,大部分被黑色旋渦挑剔地“拒之門外”!
  
  不過再少,它也是命源,對楚云升現在的狀況來說,任何一點點命源,作用都是巨大的,至少骨頭不那么嘎吱吱作響了。
  
  依靠這么點命源打底,楚云升在發現遠處元氣微動的同時,透過昏暗的光線,看見一道道黑色的影子,四散開來,封住聚居點所有出口方向,拖曳著冒著烈焰的戰刀,蹤掠過黑漆的焦土,獵獵圍至。
  
  風扯起他們的黑袍,蕭蕭作響!
  
  楚云升瞳孔一縮,仿佛在悠遠的記憶中回憶著什么戰刀、烈焰……
  
  很久沒有見過了。
  
  ******
  
  一票相求!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