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448 神戰(中)

這時,冥終于說話了,卻是令楚云升想不到的一句,也是第二次聽到的一句:“我怕……”
  
  楚云升笑了,虛弱道:“冥,你的能力已經完全超越了普通的珉,你的吞噬能力不但可以學習其他生物的知識,還能獨一無二的進化出它們的能力,這是其他珉甚至是殤可能都沒有的!而且,你已經有了意識,會自己做決定了,所以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你都不用怕!”
  
  “不,您是我的主,您創造了我!”冥忽然石破驚天地說道。
  
  楚云升幾乎楞了一楞,稍刻,嘆息一聲,道:“冥,沒人可以創造你,你就是你,你是自由的,其實很久之前我就想和你談了,可是”
  
  忽然,他用盡力氣,將冥的封獸符捏在手里,猛地注入本體元氣,當場捏碎!
  
  望著還站在他面前驚呆的冥,楚云升一點也沒有驚訝,只淡淡說道:“其實在植物林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你早已擺脫了這張符的束縛,但你一直怕我會因此放棄你、不要你,所以就裝作還受這張紙的控制。”
  
  一向外表冷漠甚至兇狠的冥,仿佛最大的秘密被楚云升突然揭穿,竟然一下驚慌起來,手足無措。
  
  楚云升閉上眼睛,因為他已經快什么都看不見了,聲音輕弱道:“在你沉睡的那段時間,我曾對一個與你類似的他說過,有了意識有了感情,未必是一件好事,這也是我一直害怕你說話、躲避與你交流的原因吧!我其實很自私……但現在,你的確已經不再是一個無意識的封印生物,你是自由的,任何人無權剝奪!”
  
  “不,您是我存在的意義!”冥驚慌萬分,失聲大喊道。
  
  楚云升緩緩吐出一口氣,壓住心中的波動,輕輕道:“冥,如果你真的要報答我創造之恩,就替完成最后一個命令吧,我說過,我是自私的,本來送那些紙張的事情是想讓你來辦的,但是你的身份實在過于駭人……也許就搞砸了,想想還算了。
  
  不過,雖然我很信任埃德加,但我怕時間久了,他也會變,會把那些東西交給我最痛恨的異族,所以,你要替我暗中看著他,如果,萬一,他違背了和我約定,就”
  
  楚云升吸了一口氣,艱難地決定道:“就,就殺了他吧。那些東西絕對不能落在異族手里。”
  
  冥沒有說話,似乎根本沒有聽到楚云升在說什么一般,裝聾作啞地倔強地死死站在楚云升的身邊,一動不動。
  
  楚云升搖了搖頭,微弱地道:“這倔脾氣,還真有點像我!呵,好好活著吧!”
  
  他忽然大喊一聲,如回光返照般地,涌起一股巨大力量,手中取出古弓,猝不及防地拉著冥甲的一角,度開箭弦,弓道極光,冥剛要掙扎,以它為箭體的嘯云箭頓然形成。
  
  肅!
  
  一聲刺耳銳嘯,冥如一只利箭,凌厲地被射向天空遠處。
  
  一箭射完,楚云升再也支持不住,所有的意識,轟然陷入了一片黑暗,四周越來越扭動空間波紋,一書七釘已經牢固地建立了戰場空間,一道猶如颶風一般的漩渦,將楚云升的周圍所有的一切存在撕為粉碎,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存活在半徑幾百米之內!
  
  接著,楚云升如死去的身體,緩緩沉入海底。
  
  “不要丟下我,我怕……”遙遠空中的冥,徹底崩潰了,竟如孩子一般恐慌起來。
  
  ……
  
  楚云升再一次進入不明晦暗空間,已經看不到外面的一切,也聽不到、摸不到、聞不到……除了第六根分叉線還在閃亮,其他五感分叉線條早已全部暗淡下去。
  
  順著那條紅亮的分叉線,七釘中的一釘怪異吸力強大無比的透入過來,尚在幼小的黑色旋渦不能抵擋,不到幾念的功夫,便立即又被吸了出去,出現在不明空間的外口,那四維空間戰場上。
  
  現在他的意識實際上是和整個不明空間是一體的,不明空間就是他,他就是不明空間,像是一團霧氣一樣漂浮在一書七釘的戰場空間,而黑色旋渦就是他與外界的連接和感受通道,
  
  他甫一出現在這里,一連串的書頁便散發著字符光飄飛過來,緊緊地包裹著他,并在黑色旋渦的拉力并力下,堪堪穩住再被吸散的趨勢。
  
  而在他前面,數不清的書頁飛旋著,漸漸地拱起一個白衣袂袂的老人,沒有任何表情,一動不動,只是在不停地激起書頁上的字符封向七釘。
  
  “前輩?”楚云升一眼就認出了老人的身份,和他在漆黑石碑中所見的一模一樣。
  
  所不同的是,石碑中的似乎是真實看見到一般,而眼前的更像是一個不會動更沒有意識的虛影,任憑楚云升怎么稱呼他,他都無動于衷,毫無反應。
  
  “難道是假象?”楚云升驚疑不定,卻也不敢亂動,這時候,它也漸漸地摸到了一些門道
  
  古書他的確控制不了,但那黑色旋渦卻貨真價實的是他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是他自己的!通過那第六根分叉線,竟可以利用自己渾厚命源為補給基礎,隱隱增強旋渦的力量!
  
  然而七釘的力量實在過于強大,他即便以最大的速度注入命源,也不能一夜之間將黑色旋渦養大,他需要時間,大量的時間。
  
  古書與七釘還在對攻,整個封閉的四維空間都被照射的雪亮,晃動不已,每一次激烈的字符與釘芒相擊,楚云升都感覺到自己差不多都快魂飛魄散了!
  
  苦苦捱過十幾次,楚云升以他無比堅韌的超級忍耐能力,終于強行沉靜下來,承受著一次又一次戰波余擊。
  
  這時,他才發現,七釘的后面,竟然還有似人一樣的影子,戰戰兢兢地匍匐在空間中。
  
  不僅如此,那道人影還在念念叨叨地說著什么。
  
  只是此刻如宿敵大戰的七釘與古書,對這道影子都似乎毫無興趣,就像它不根本存在似得。
  
  楚云升本來也沒有余力和精力去聽它說什么,但在一擊蕩波下,那道影子的聲音清晰若辯地送入了他的耳朵,不聽也得聽了。
  
  但這一聽,竟然驚得楚云升差點沒守好意識沉靜,震驚不已!
  
  雖然聽得很清楚,但是具體說什么,他壓根沒記住,因為那聲音和之前石柱釘中聲音一模一樣,絲毫不差!
  
  楚云升一下子就懵掉了,剛剛還極度傲慢囂張、逼得他走投無路、甚至巨爪海怪都要臣服于它的對手,竟然!現在!匍匐在七釘與古書之下!
  
  “難道它和七釘沒有關系?”
  
  楚云升意識中亂轟轟的,還沒理出什么頭緒,對面那個影子還在繼續念叨的話,又飄了過來,這一下,楚云升終于聽進去了,但同時,也如遭雷擊,整個人都傻了!
  
  “……小的真不知道是神尊在此,若要知曉,就是給小的一萬,不,一億個膽子,也不敢冒犯!”
  
  “神尊,您就放過小的吧,當年您們二位神尊開啟神戰,空間震蕩肢解,億萬星辰破碎,無數生靈涂炭,哦,不不不,它們能為您二位戰死,是它們的光榮,小的該死,觸犯神威……”
  
  “……當年,小的真的只是路過,絕沒有對您有任何不敬的念頭,就被七神釘之主這位神尊余威掃過,拘禁于拘神釘之中,小的真的是冤枉啊!”
  
  “在這個鬼地方,囚禁了這么多年,真的沒想到會觸犯您的神威,為彌補小的犯下的不可饒恕的罪過,小的愿意永世侍奉神尊……”
  
  ……
  
  聽到這里,楚云升已經幾乎完全停止了思考,說不出任何話,也不知道該怎么辦,感覺空蕩蕩的。
  
  自從學習古書后,他對前輩的身份,猜測過無數次,字里行間的尋找信息,但他無論如何也不曾會想到,前輩竟然是那道聲音口中的:神!
  
  如果有呼吸的話,楚云升現在覺得自己一定會急促抽搐……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用什么詞語來形容他現在的感覺了。
  
  他不相信神的存在,這不但是他陽光時代根深蒂固的觀念,更因為前輩自己在書中說:世間無神!且從來不自稱自己為神為尊!
  
  但如果是冰族的人告訴,這個世界有神,他不會信;如果是多能族的人告訴他,這個世界有神,他也不會信;如果殤告訴他,這個世界有神,他更不會信;即便是水晶衣人告訴他,且有哀隕為淵源,他仍然不會信!
  
  然而,現在“告訴”他的,甚至不是“告訴”,而是只他旁聽到的,竟然是剛剛不久前,傲慢到極點,連無數異族怪物都臣服,遠遠凌駕于他所見過的所有生物頂端的那道聲音,他卻有些下意識的相信了。
  
  只是,在他的影響中,那個白衣袂袂,毫無架子,一臉平凡甚至奄奄一息的老人,和神的差距,也太大、太遠了!
  
  而且,如果前輩真的是什么神尊的話,他簡直無法想象,他竟然一直在用一個“神”留下的東西,墊在床腳下,這一墊,還是許多許多年!
  
  不僅如此,他還屢次想把它賣掉,為得只是想湊錢買房子!
  
  巨大的差次感,帶來巨大的滑稽感,以及古怪的虛幻錯覺,他竟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有點錯亂了……
  
  楚云升還在驚疑未定之時,忽然又聽到那道影子突地怪怪大笑起來
  
  “哈哈,原來你已經隕落了!被拘的太久了,腦袋都不靈光了,竟然被一個息影給嚇著了!”
  
  “真是笨到家了如果他沒隕落的話,怎可能連一個已經隕落的神尊留下的主神兵都打不過……”
  
  “這次走大運了,一下子得到兩個神尊的遺物,一個還是主神兵,咝,這個是什么?”
  
  ******
  
  第二更!(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