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447 神戰(上)

“是這里……”黑暗之后,楚云升逐漸清醒過來。
  
  頭頂上方,依舊是那片黑色的旋渦,四周晦暗不明,或遠或近,空空蕩蕩,虛實不定,看不見古書也看不見那七根柱釘。
  
  但他的意識沒能在這里停留太久,很快便在一股吸力拔起下,順著黑色旋渦,涌到不明空間的外口。
  
  外面,是五顏六色的世界,光怪陸離,偏又扭扭曲曲,凸凹多變,像極了一個奇異的幻境,楚云升很熟悉這里,他來過很多次,但每一次,都無法看得十分清楚。
  
  這一次,也不例外,恍惚之間,他剛有點明白,那些五顏六色光怪陸離的東西或許正是三維世界在第四維空間的投影,下一秒,便見到一張張書頁在他“眼前”飛過,上面的字符,閃爍著逼人的神芒!
  
  在它們的對面,一字排開的七釘,寸芒寸寒,同樣逼射著耀眼的神光!
  
  一書七釘猶如萬世的宿敵一般,剛一遇見,便各自迸發出毀天滅地的攻擊,一道道字符閃耀著神光封向七釘,而七釘七道神芒更是立即排排橫掃,楚云升還未來得及“看到”交戰的結果,一股強大到無比震撼的力量,頃刻間破碎四維空間,將他毫不留情地“踢”了出去,并且如同浪潮一般席卷島嶼、大海、歐亞大陸,直至全球,仍未停止,仍以驚人的速度向宇宙深處浩瀚波及。
  
  在遙遠的銀河星系深處,一位統御四方的霸主,一臉莊重而威嚴地尊坐于霸位之上,氣定神閑地向下俯視,那里,一座精致到極點的閣臺上,坐滿了無數阿諛獻媚的臣子。
  
  閣臺的中間,飛舞著美輪美奐的女子,輕歌妙曼,柔姿清影,更是絢麗飄逸到了極致。
  
  突然間,這位霸主臉色狂變,竟毫不顧形象地扭動著身體,坐立不安地喃喃自語苦道:“還打!竟然還沒打完……”
  
  ……
  
  楚云升在被“踢”出來的一瞬間,隱約地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從一根釘子上跌落出來,然而接著就是一股足以令靈魂差點破碎般的曠古奇痛,淹沒了他的意識,直接休克了十幾秒。
  
  等他重新睜開眼睛,兩個焦急的身影映在了眼底,一個是冥,一個埃德加,恍惚間,才明白過來,古書與七釘交戰的一瞬間,古書便分出一部分字符協同黑色旋渦將他強行送出了戰場。
  
  但這種保護并沒有維持多久,不明空間中的第六根亮叉線閃閃暗亮,令他很快就感覺到古書與七釘正飛速的恢復破碎的四維空間戰場,這一次隱隱地十分強大,像是在筑建超級穩定的戰場一般。
  
  同時,來自七釘其中一釘上的強大吸力,再次透過古書的封鎖,一點一滴地拉扯著楚云升的意識,陷入黑暗的深淵,漸漸地,古書竟無法抵擋!
  
  楚云升剛剛生出“也許自己可以因此躲過一劫”的念頭,頓時消散一空,臉色慘白,七釘的極端強大已經十分明顯,就連古書似乎也不是其對手了,一瞬間,他一咬牙,一狠心,便心意已決
  
  他要再進去!
  
  不管怎樣,哪怕十死無生,也只有這一條路了。眼下已經不能只指望著古書,前輩能幫他得也夠多了,他要以自己的力量拯救自己!雖然他壓根不知道如何與和他完全不在一個力量級別上的七釘對抗!
  
  但在之前,乘著被“踢”出來的幾波時間,他必須將還未來得及交代的“后事”交代清楚。
  
  “倫農先生,你醒了?你沒事了?”埃德加驚喜地望著楚云升睜開眼睛,眼神中甚至恢復了幾分神智,當即搶先大聲呼喚道,生怕楚云升聽不到一般。
  
  一旁的冥跳躍著血紅的眼睛,也緊緊地盯著楚云升的面孔。
  
  “埃德加,我時間不多了,這次兇多吉少……我這輩子想做什么大事,都做不成,這是天意,我認命!”楚云升竭力地對抗著七釘對他意識的強大吸力,屏住氣息心神道:“但我這輩子從未求過人,我想求你幫我辦幾件事情!”
  
  “倫農先生,你不會有事的,黃山那一戰你都挺過來了,還有什么比”埃德加搖著頭,不相信地掙扎道。
  
  “看著我的眼睛,答應我?可以嗎?”楚云升一把拉住他,無比復雜的眼神悲涼地望著他。
  
  那深深地絕望與期盼的眼神,令埃德加心尖巨顫,死死咬住顫抖的嘴唇,道:“倫農先生,你說,只要我能辦到,拼死也會為你辦好!”
  
  楚云升努力地睜了睜眼睛,咬破已經咬破過的舌尖,試圖最大限度地拖延陷入黑暗的時間,急促地說道:
  
  “第一件事,我姑媽一家的事情,你應該從譚凝那里知道了,我死后唯一的心愿,就是將她們的遺骸運回申城安葬,讓她們魂歸故里,與家人地下團聚,不要在美國做孤魂野鬼……如果,如果將來,你有條件和辦法,一定替要我完成這個心愿,我會永遠感激你!”
  
  埃德加涌出眼淚,重重點了點,哽咽道:“你放心,我一定替你辦到!”
  
  楚云升得到他的點頭,像是心中放下一塊巨石,竟在嘴角顯出一抹了了的微笑,接著又從物納符中取出一疊紙張,上面寫滿了蠅頭小字,道:
  
  “第二件事,本來準備將那本書交給你的,但現在沒辦法了,關于這本書,估計譚凝不會告訴你……不過沒關系,你以后就知道了。
  
  這些紙張上,都是我最近將我所能認識的文字的部分,匯總下來,整理出的修煉辦法與心得,本來還要需要完善一段時間,因為只要出一個差錯,就是萬劫不復的死境!一定要銘記,要小心!
  
  將來有機會,你將它們抄寫幾份,一份送給蕪城的曹正義與蔣千沁;一份送給植物林的璧主,畢方庭就在那里,希望你能找到;一份送到蜀都的一個叫唐依的手上,我欠他們五百萬條人命……一份,一份,一份”
  
  楚云升一連說了數個“一份”,卻怎么也說不下去了,臉上痛苦不堪,不是因為七釘,而是內心的感情,過了一會,他知道時間耽誤不起,抬起頭,嘆息道:“如果,如果將來你要是能找到我姑媽一家的去世和金陵城無關的證據的話,給他們也送去一份吧。”
  
  埃德加聽著聽著,漸漸地明白了楚云升這那里是在求他辦三件事情,這已經完全是在交代最后的遺言,男兒的眼淚滾滾地落了下來,點頭顫聲道:“倫農先生,我知道,我都明白,你心里其實一直渴望著他們沒有背棄你,你放心,我只要還有一口氣活著,一定為你查清楚……”
  
  楚云升凄涼地笑了笑,道:“埃德加,這些年來,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挺過來的!但能活到現在,我知足了。這個世界,我來過、努力過、成功過、失敗過、笑過、哭過、思念過,痛苦過……除了不能親手殺光異族,已經沒有什么太多的遺憾和留戀。”
  
  他頓了頓,換了一口氣,仍舊急促地說道:
  
  “你要記住,這份紙張,千萬不能讓異族知道,更不能交給它們,包括譚凝在內!其他的,只要反抗異族的,你讓我上面說的那幾個人也都看著處置吧。”
  
  埃德加連連點頭,堅毅道:“我明白!”
  
  說完這些,楚云升的意識開始變得模糊起來,眼中的人影也開始不那么清楚了,不過又松了一口氣,再次加緊道:“最后一件事,我有個親如兄弟的恩人,他救過我很多很多次,他有個孩子,我曾托付在港城的一個叫霍家山的官員手中,如果拿到我那幾份紙張的勢力有人能夠崛起,請讓他們代我照顧一下他……算了,如果有辦法的話,給港城也送一份去吧,不過不要給楚門,給一個叫李泰斗的人,讓他傳給孩子……還有,我曾養過的小老虎,唉”
  
  楚云升說到這里,心中猛地一陣錐心刺痛,他也許永遠不能實現對虎仔的承諾了,冷清的眼淚一下子就滾落了下來,喃喃搖頭道:“還是不要打擾它了,就讓它做個自由自在的萬獸之王吧!”
  
  埃德加一遍又一遍的在心中重復著楚云升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牢牢地銘刻在心中。
  
  “走吧!”楚云升掙扎著意志,拍了拍埃德加的肩膀,突然決絕道。
  
  埃德加猛然一顫,道:“倫農先生,我們一起走!剛剛那種圈禁的束縛已經沒有了!”
  
  楚云升搖頭淡淡道:“我已經被七釘釘死,根本無法移動,冥剛剛已經試過了,走吧,你不能死在這里,否則沒人替我辦那些事情,我會死不瞑目的!”
  
  “倫農先生!”埃德加打死也不相信地拉動著楚云升一動不動的身體,大叫道。
  
  “走吧!”
  
  楚云升嘆息一聲,透過冥,直接給埃德加腳下四次形態的戰蟲下令飛越大海!
  
  冥忠誠不二地立即執行了命令,并加派了剩下的所有高端戰蟲護送,而它自己卻紋絲不動,誓死般地要陪楚云升走到那絕期的盡頭。
  
  四次形態的青甲蟲速度是何等的迅速,轉眼間已經飛到遠處海邊,埃德加腦袋中頓時一片空白,呆立了許久,將楚云升給他的那些紙張慎重收好,遙遙對著楚云升的方向,蠕動著嘴唇……
  
  “你也走吧,冥。”楚云升眼前越來越模糊,已經完全看不清遠處埃德加的影子了。
  
  冥沉默著,一言不發,但它不動分毫的舉動,已然表明了它的決定與回答。
  
  “你留在這里也沒有用,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交給你辦。”楚云升意識開始飄忽,很快就要全部陷入黑暗,進入一書七釘的死亡戰場。
  
  *****
  
  今天三更連更,第一更!(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