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446 七釘浮世

“倫農先生……”埃德加本想說要與楚云升同進退的,但立即就想到自己根本幫不上忙,反而是個拖累,只能痛苦地垂下頭。
  
  楚云升顧不上和他再多說,揮手又招來一只剛剛進化到四次形態的青甲蟲,駝起埃德加,讓冥對它下死令,往外突!
  
  此刻,楚云升對自己能夠逃生還有一絲僥幸和希望,只要花大代價摧毀那七根石柱釘,還有,他將手伸向物納符
  
  雖然他知道自己的智慧在此刻幫不上什么忙,但是除此之外,他別無選擇,只能再次運用那可憐的智慧,絞盡腦汁地想出一個辦法,這是一種無奈,也是一種悲涼。
  
  他將面紗女人交給他的光芒體取了出來,大聲求救,同時,分出十只青甲蟲從其他方向沖向海域,并凌空自爆,用蟲子特有的血腥味道試圖招來巨爪海怪。
  
  也許,有水晶衣人和巨爪海怪的混亂加入,或許,還有的一拼吧。
  
  那道聲音似乎對區區幾只蟲子毫無興趣,它只牢牢地圈禁了冥和埃德加。
  
  十只蟲子飛向海外自爆的同時,楚云升領著冥以及它的高端軍團已經沖到七根石柱釘下,出奇的是,那道聲音對它們返回行為沒有絲毫的阻攔。
  
  嘭嘭嘭……
  
  十朵血霧在遠遠的海域上空如煙花般的慘烈爆裂,而光芒體也熠熠生輝,流光頻轉!
  
  轟轟轟!
  
  幾乎同時,一百多只高端戰蟲以及冥與楚云升,開啟了最強攻擊,轟擊在七根石柱上,一時間,爆裂如焰,元氣撼動,氣浪翻滾。
  
  楚云升擎舉著千辟劍,一道道劍氣如流水般地泄下,劈斬在發生異動的那根石柱釘上,激起無數的光華射閃。
  
  冥和他一起主攻這根柱釘,長槍上,黑電雷閃交鳴,撕開裂空,蒼勁而有力地擊打在刻滿圖案的石柱上。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整整二十分鐘過去了,那道聲音只“咦”了一聲,任憑楚云升狂轟濫炸,沒有任何反應,甚至還阻止了克瑞絲塔上前保護它的欲望。
  
  此時,楚云升也停了下來,心底拔涼地看著紋絲都不曾動過的石柱,二十分鐘狂轟濫炸般的進攻,連個痕跡都無法在它們身上留下!
  
  怎么會這樣?楚云升心中第一次生出無法抗拒的念頭,巨大的實力差距,令他連一絲的反抗之力都沒有!
  
  斗篷人和漓弄沒了金陵城,他還可以反擊殺死斗篷人;神域絕地圍困他,他還可以以命相搏,毀掉它;殤騙殺傻大蟲,他還可以殺蟲復仇;蜀都……
  
  然而,這一次,他竟然沒有一點一絲的能力反擊!
  
  這個時候,那道聲音帶著一絲疑惑道:“你的這身本領怎么來的?”
  
  楚云升真的想回答它來拖延救命的時間,但卻說不出答案,因為他壓根就不知道前輩是誰?
  
  “一個低等的生物,竟然也會如此頂級的本領,難怪你會有如此純凈的命源,而且還能聽懂我的語言。”那道聲音卻沒有再多想,自言自語繼續道:“不過,如果是這樣,你更難逃一死,這不是你這等低等生靈可以染指的存在,唉,再玩下去也沒什么意思了……”
  
  楚云升忍著渾身的劇痛,心頭不禁仍騰出一絲怒火,緊接著只能化為無奈,他已經拼命了,卻在對方的眼里,只是“玩”!!!
  
  他看了一眼已經被完全凝滯在空中的埃德加以及他身下的青甲蟲,手中緊緊握著千辟劍,掏出大量的攻擊元符,或許還有希望,只要水晶衣人或者巨爪海怪能夠及時趕來一個!
  
  像是應了他的渴望一般,那道聲音忽然漫不經心地“嗯?”一聲。
  
  與此同時,天空中,從東方飛速地逼近一淺一深兩團迷霧,一團輕飄,位于東北方,那是自旋立方體的偽裝;另外一團厚重,來自東南方,其中雷電交加,那是巨爪海怪。
  
  楚云升心中頓時一動,終于等到了,而且還是兩方齊出!
  
  “冥,準備再戰!”楚云升吸了一口氣,振作精神,再次準備全力以赴。
  
  還有希望!
  
  兩團迷霧一北一南夾擊而來,帶起的氣勢,幾乎嚇跑了大海中所有的其他大小海怪,只剩下昏暗低沉的天空,蕭殺寒冷。
  
  楚云升激動著,水晶衣人與巨爪海怪是他此生見到過的最強大的存在,這一次還是兩方齊出,如此強大陣容,不可能壓制不了石柱釘!
  
  然而,下一刻,楚云升不由地心中一慌,那道聲音在“嗯?”了一聲后,連“看”都不再看天空半眼,不知道嘀咕著什么,忽然,七根石柱緩緩懸空拔起,四周泥土婆娑落下,穿出幽幽地空明之聲。
  
  楚云升倒豎起眉頭,竭力地升高自己腳下的青甲蟲,揮舞著光芒體,并再次下令自爆十只青甲蟲,漫起朵朵刺激性的血霧。
  
  他想不論是水晶衣人還是巨爪海怪,都應該能夠看到了,這么近的距離上,就是他都能夠看得到了。實際上,它們的確的確看到了,因為它們馬上采取的行動,立即就令楚云升如墜冰窟,陷入深深的絕望!
  
  水晶衣人最先反應過來,它們在楚云升的目光下,只停留了不到半秒鐘,然后,立即掉頭逃竄!
  
  是的,是逃竄,不是如同在蕪城的時候的隱藏,是真正的逃竄,透過光芒體,楚云升能感覺到來自水晶衣人深深的顫栗與恐懼,就像老鼠遇到貓一般!
  
  而巨爪海怪那團雨云霧,一直沖到海盜邊緣,竟然連吼叫都沒有發出一聲,便匍匐在大海里,瑟瑟發抖臣服!
  
  又他媽的臣服了!!!
  
  楚云升呆呆地望著這兩個他所認識的最強大的存在,心中一片空白,末了,只是無言一笑。
  
  “小東西,還不明白嗎?”那道聲音似在惋惜一般的憐憫道。
  
  楚云升抬起已經淡然地眼神,生死一瞬間,他似乎已經看破,也許他早就該死了,又或者將來還是要死的,只是遲死早死而已,沒有什么區別。
  
  連水晶衣人與巨爪海怪都無法抵抗的存在,他又有什么本事掙扎?
  
  七根石柱釘緩緩升起,靜靜地并排懸浮在空中,一抹迅烈的波動從第一根閃至最后一根,頓時石柱釘躍躍而起,發出璀璨的光芒,幾乎掀開黑天的幕布,透下久違的陽光。
  
  它們的身下,克瑞絲塔、蟲群以及那只巨爪海怪匍匐的更深了,更虔誠了,就連冥的那些高端戰蟲都在絲絲發抖,一空之下,只有楚云升與冥挺直了腰板,傲立于蕭風之中。
  
  無比耀眼的光芒中,近乎百米多高的巍峨石柱釘,漸漸縮小。
  
  轉眼間,光芒褪去,七根只如繡花針大小的釘子,浮現在高空之中,四周散發著陣陣寒芒畢露的威嚴。
  
  “小東西,該結束了!”那道聲音似乎十分疲倦地說道。
  
  剎拉間,只聽得嗆吟一聲,七釘齊動,一根連著一根,浮光射來。
  
  楚云升抬起頭,手中捏著厚厚地一疊攻擊元符,面無任何表情,凌空扔了過去,一張張劇烈激活。
  
  猛烈的爆裂聲,如同九天的雷鳴,轟鳴不絕。
  
  火焰與冰刺漫天地飛舞著,從天空中,肆虐到地面,幾乎橫掃一切,所有的戰蟲,頓時被掀得七零八落。
  
  然而,如此激烈的并發,卻仍然擋不住七釘的進攻!
  
  楚云升翕然一笑,他其實知道擋不住,只是在做最后的努力,他從來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哪怕只有最后一口氣。
  
  電光火石之間,連冥的速度都無法反應過來,七釘便已經從楚云升前額中,一沒而入,連一絲血滴都沒有留下!
  
  楚云升感覺周圍空間頓時扭曲起來,眼前的景象也逐漸模糊起來,越來越遠,仿佛墜入一個無底之洞。
  
  他想掙扎,卻掙扎陷得越深越快,沒過多久,他就放棄了徒勞的舉動。
  
  “我要死了嗎?”楚云升感覺到自己似乎已經在彌留之際了。
  
  他極力睜眼望去,冥扭曲迷糊的身影,正急得圍繞著他團團亂轉,而遠處,埃德加不知為何,又模糊地回來了。
  
  “要看不見了……對了,我還有心愿未了!”
  
  他努力地清醒著意志,卻悲涼地發現眼前的世界更加的模糊了。
  
  “唉……”
  
  他嘆息一聲,閉上眼睛。
  
  這時,一只手握住他,一聲堅定的聲音:“倫農先生,我和冥帶你走!”
  
  他想搖頭,卻動不了,想說話,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只能緊緊握住那只手,在心中道:“埃德加,我將我最大的秘密托付給你,記得帶給那個孩子,記得,一定要記得,他叫袁期陽,如果他沒有覺醒的話,他是我見過的,唯一能和我一樣修煉的人……”
  
  &nsp;然而,埃德加卻聽不到他任何聲音,死死地抱著他,對冥道:“冥,我們走!”
  
  楚云升的意識在一點一滴的淪陷入黑暗深淵,乘著自己還有一絲思維,他用盡了全力,聚集著一絲本體元氣,試圖從物納符中取出古書交給埃德加。
  
  如此簡單的一個動作,現在他坐起來,卻是萬分的困難,仿佛每一步都要消耗他大量的生命。
  
  終于,古書取出來了!
  
  但它沒有出現在楚云升的手上,而是順著他的意識,第四維空間通道,直插入那淪陷的黑暗中。
  
  楚云升苦笑一聲,連嘆息都再沒有幾乎,在古書的夾裹下,一下子全部沒入黑暗。
  
  ……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