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445 死亡沖鋒

楚云升心中一沉,立即想到,原來自己隨著船艙剛飄到這里的時候,就已經被對方盯上了,后來種種,在對方眼里不過如蒙在鼓里的“小丑”一般,一番自我表演罷了。
  
  而且,看樣子,蒙在鼓里的不止是他,還有克瑞絲塔以及消亡的孤島珉,全部被它利用了,如玩物一樣被操控于股掌之上。
  
  轉頭瞥了一眼克瑞絲塔,她的臉色極為蒼白,甚至有些絲絲發抖,與她之前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竟有天壤之別,這還是楚云升第一次見到一個異族露出如此發自內心的恐懼之狀!
  
  顯然,她一定知道些什么,要不然最多也只是和自己一樣驚訝與震動,絕對不會露出如此懼駭欲死的神情。
  
  楚云升不是埃德加,他曾親見到到過地下艦冢,也曾親耳聽到過炎珉談及千萬年前的糾葛恩怨,再加上水晶衣人的各種表現,他敢斷定,這些異族必定知道一些他所不知道千古的辛秘。
  
  而這些秘密,可能正是導致克瑞絲塔神情大變的原因!
  
  楚云升無心也無力去追究到底是什么樣的遺秘,現在已是千鈞一發之際,連克瑞絲塔都嚇呆了,那么以自己的實力肯定無法和石柱釘中的那個聲音硬拼,只能
  
  逃!
  
  這是楚云升唯一的想法,也是唯一的辦法。
  
  起碼他手里還有百余只高端戰蟲,還有冥,還有諸多攻擊元符,他不相信就逃不掉!就算是如同神域甚至水晶衣人一樣的空間封鎖,他也有把握一舉破開!
  
  當然,如果這個時候,克瑞絲塔能夠和他站到一邊,雙方暫時聯手抗敵,逃走的希望將直線上升,畢竟她手里還攥著大量的孢子蟲群。
  
  越在危急的時刻,楚云升的大腦越是能夠“超水平”的運轉,蓋是因為在這種情況下,他往往能夠在下意識中被逼去除各種雜念干擾,將神思聚于一處,加速思考能力,幾乎是在幾念之間,便已想清楚這些緊急對策,抬起頭,再次朝克瑞絲塔望去,準備和她
  
  “Shit!”不知道是這兩天英語聽多了還是怎么地,楚云升幾乎脫口而出一句臟話,卻絲毫掩飾不住神色中的駭意,心中更是石沉如入大海,寒顫不已。
  
  當他再次看向克瑞絲塔的時候,出現在眼里的,不再是絲絲發抖的克瑞絲塔,而是單膝跪下、俯首稱臣的克瑞絲塔!不僅如此,她麾下所有的孢子蟲群,紛紛如浪潮般地叩下驕傲的頭顱,就連恐怖之子都靜若寒蟬,溫順無比!
  
  這帶給楚云升的震撼太過強烈了,他簡直敢相信,如果現在不是冥取代了孤島珉,那么黏液區的蟲子極有可能會做出一模一樣的舉動。
  
  這不是神域或者水晶衣人的精神控制法,而是它們心甘情愿的臣服,在它們的眼里看不到一絲被蠱惑的迷惘!
  
  但對于此,那道寂寞冷清的聲音,卻似乎并不“領情”,甚至像是被“羞辱”了一般憤怒起來,傲慢而冰冷地道:“骯臟的低等生靈,你們不夠資格跪拜我……”
  
  這句話大大出乎了楚云升的意料之外,然而,更出乎他意料之外,且無法接受的還在后面,克瑞絲塔以及孢子諸蟲,恭順地聽完它的蔑視貶低,竟然不但沒有絲毫的不滿,反而一臉的極度自卑與更加的虔誠。
  
  一股前所未有的恥辱感,突然地,刺扎入楚云升的靈魂之中,自黑暗時代以來,逐漸被異族摧殘之極,曾根深蒂固的人類乃萬物靈長的自尊,無法相信地崩塌于眼前。
  
  “嗯?”那道孤寂的聲音像是對克瑞絲塔的表現毫無觸動,反而掃向楚云升,疑惑了一聲,自相矛盾地說了一句:“你為何不跪!”
  
  “跪你媽!”楚云升倔強的一面在自尊的崩塌中偏激到了極致,咬牙怒道,提起埃德加,轉身下令冥:“走!全速突圍!”
  
  “我媽?”那道聲音似乎沉寂的太久了,好像很多東西想不起來了一般,低沉自語片刻,繼而明白過來,竟不怒反怪笑:“你個低等的小生物,竟然敢咒罵我,咦,不對,你怎么能聽懂我說話呢?”
  
  它那語氣簡直就像一個人類忽然發現并驚訝于一只老鼠怎么能夠聽得懂人話?而且還能說!
  
  然而,它不知道,楚云升更加不知道,也沒時間去考慮這么多,剛剛的恥辱之感來得快,去得也快,剛逃起來,便拋到了腦后,心神靜固,凝思一點突出去!
  
  “竟然還想逃,真是個奇怪的低等生命……”那道聲音仿佛毫不放在心上,穩操勝券一般,喃喃自語道:“好純凈的生命之源,可惜壞在這副低等的生物軀體,真是可惜了這么好的命源,若不然……罷了,以后再想辦法化出多維身軀吧,實在無法忍受這等低等生物身體的骯臟氣味!”
  
  楚云升此刻那有心再聽它自言自語,駕著四次形態的青甲蟲,催逼到最高最快的速度,沖向島外海面,只差一步就能撞上那道精神屏蔽層。
  
  嗡!
  
  忽地,楚云升好似整個靈魂都被都什么東西攥住了一般,拉扯著要掙脫自己身體,有那么一剎那間,他甚至感覺自己看到了自己的后腦勺!
  
  那種感覺只是十分之一秒的時間內的事情,緊接著,一股撕碎肉體的刺痛密密麻麻地從血肉里、骨頭里鉆了出來,像是什么東西被撕開、震移一般。
  
  劇痛過后,對命源熟悉無比的楚云升,瞬間就明白了剛才是怎么回事!正所謂報應不爽,他加諸于孤島珉身上的那種剝離痛苦,現在原封不動地還給他自己!
  
  然而楚云升或許比孤島珉更加的堅韌,又或者他不如孤島珉一般臨死之際卻只關心一個為什么,他要活下去,至少現在不能死,他要運回姑媽一家的遺骸,他要完成他的誓言……
  
  他學著電視上的知識,咬破自己的舌尖,用舌頭的劇痛來轉移身上的痛苦,清醒自己的意志,深深屏住一口氣,聚焦著凌厲地目光,再次玩命地發起逃亡沖鋒!
  
  嗡!
  
  一模一樣地感覺,仿佛自己被震出了身體,接著就是千刀萬剮的劇痛,差點令他陷入昏迷。
  
  他努力地撐開眼睛,重重地吐出口中漫溢的鮮血,冷冷地視著前往碧波萬頃的大海,瞇成了一條執著的堅芒。
  
  再來!……
  
  嗡!
  
  噗嗤,巨大的拉扯力下,楚云升仰面飛倒,渾身毛細血管寸寸斷裂,向前噴射一道如他人形一般的血霧。
  
  “倫農先生!”埃德加急忙十分吃力地一把拉住差點滑下青甲蟲背的楚云升,驚呼道,他和其他蟲子沒有楚云升那般的重點“照顧”,只是感覺身體無比沉重,任何一個動作就十分吃力。
  
  楚云升被震出的“靈魂”又返了回來,清醒過來,但有幾秒鐘的時間,就像清晨被夢靨般地“鬼壓床”一樣,身體無法動彈,片刻之后,才能抓住蟲背,重新爬了上來,急促地呼吸十幾口氣,將“鬼壓床”的感覺驅逐揮散。
  
  “小東西,不要反抗了,你是逃不……”那道孤傲的聲音像是人類在捉弄一只老鼠時的感慨。
  
  楚云升絲毫不理睬它的冷言冷語,冷冷地將全身的逆體元氣激發到最大,死死咬著下嘴唇,固執而異常堅持的再一次發起沖擊!
  
  嗡!
  
  嗡,嗡,嗡……
  
  一次次的沖鋒,一次的失敗。
  
  然而,楚云升依舊堅強地爬起來,渾身因為劇烈的刺痛而陣陣顫動著,卻仍然擋不住他沖出去的決心!
  
  “還真是個有趣的小東西啊!”那道聲音阻止了克瑞絲塔帶領群蟲將楚云升捉回來的行動,它要的是完整而純凈的命源,語氣中卻多了一絲贊嘆。
  
  只不過,這絲贊嘆決計不是什么人與人之間的贊嘆,而是一種居高臨下的憐憫,甚至連憐憫都算不算上,只是一種觀察下的好奇而已,就像人類拿著放大鏡發現一只螞蟻可以舉起超過它體重許多倍的東西而發出的贊嘆,僅限于此!
  
  楚云升再爬起啦,再驅動青甲蟲往前沖,再倒下,再痙攣,再爬起來……
  
  第八次,第九次,第十次……
  
  知道第十五次,楚云升渾身血淋淋地爬起來,他知道他沖不過去了,雖然不愿意承認,但冷的現實告訴他,如果再沖第十六次,全身的血肉骨骼都會寸斷寸裂,最終粉碎而死!
  
  “十五次……輸……”楚云升冷冷一笑,雙手無力地垂在肩膀下,望著埃德加道:“對不起,也許沒辦法帶你去美國了。”
  
  “不要緊,倫農先生,你不要泄氣,我們一定還有辦法!”埃德加此刻知道他的作用在那里,那就是絕對不能給楚云升泄氣,哪怕是裝也要裝出有希望的樣子。
  
  “辦法?是還有辦法!”楚云升又吐了一口血管崩裂在嘴里的鮮血,冰冷道:“看到那七根石柱釘了嗎,等下我和冥,還有那些一百多只戰蟲,一起攻擊它們,到時候,你乘機先走!”
  
  ******
  
  等下還有一章,正在碼,本來是兩章連發的,時間來不及了,只能先更一章。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