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444 一個都逃不掉

起盡戰蟲,傾巢所有,那是何等的震撼!
  
  埃德加坐在主體蟲巢上,望著一只只蟲子火速開赴前線,就連最弱小的蠕蟲都無一遺漏,心中起伏不定,甚至有些澎湃不已,在他所有認識的以及知道的各種人與勢力中,只有楚云升一人屢屢給他一種特有的震撼的感覺,平日里小心謹慎,一旦生死決戰之際,便每每都是震人心魄的霸氣!
  
  這些天,他和楚云升說話的次數并不多,最多的一次還是他醒來的那會,后來楚云升很少有時間空閑,但作為一個動物學家,扛過最初的驚恐與慌亂,埃及的很快便被蟲子的習性所吸引,從蟲子的孵化、催生直到出世,恨不得拿上放大鏡進行仔細的觀察與研究。
  
  得益于冥對他的格外“開恩”,埃德加幾乎走遍了整個黏液區,撫摸活生生的紫炎魔蟲,掰開赤甲蟲的大嘴,甚至還親自下過能量提取通道,試圖實地了解蠕蟲的“工作”……如果說這個世界上,能夠有此得天獨厚條件研究蟲子的,埃德加說第二,絕無任何一人敢說第一!
  
  幾天下來,也真讓他這么一個貨真價實的動物學家發現了許多極為重要的“知識”與“信息”,他本想和楚云升交流一翻的,但楚云升似乎一直沒有給他機會,不是忙著修煉,就是在一邊苦思冥想,仿佛有什么東西死死地困住了他一般。
  
  直到現在,楚云升忽然下令傾巢決戰,埃德加不由得地嘆息了一聲,眼神中充滿了可惜。
  
  楚云升原先的計劃他是知道的,并沒有刻意瞞著他,對于楚云升的這種信任,他十分感動,畢竟在那個計劃中,這里在將來會是一個極為重要的秘密基地。同時,他對這個計劃也極為激動,甚至打算如果妻女還活著,在安排好她們之后,還想回到這里,繼續他的研究,為人類找到出路。
  
  但他不知道這期間發生了什么事情,令楚云升忽然之間改變了想法,準備放棄這里,不過,跟了楚云升這么久,他十分地清楚,這不是他可以參與的事情。
  
  正在自嘆惋惜之間,埃德加忽地感覺到身體騰空起來,下一秒再反應過來,才驚駭地發現自己被一只青甲蟲“抓”上天空,盤旋著。
  
  奇怪地是,他之后竟然沒有感覺到太多的害怕,反而十分的平靜,如果蟲子要他的命的話,他早已經死了。
  
  沒過一會,他懸空的腳下,那座主蟲巢轟鳴一聲,節節塌陷,崩潰,繼而緩緩傾倒,濃濃的黏液如洪水般泄出。
  
  這一幕,在黃山的時候埃德加似曾相識,腦海中閃過一個巨大的身影,竟令他不寒而栗,正在驚惶之際,一道黑色的身影射出蟲巢,浮于半空之中,手持一柄長槍,漆黑的甲翼迎風展開,周身黑甲熠熠生輝,其中尤其是那雙血紅的眼睛,冷漠逼人,仿佛這世間都不存在于它的腳下一般。
  
  此時驚訝的不光是埃德加,處于前線位置,時刻準備迎戰克瑞絲塔的楚云升,同樣也十分地吃驚!
  
  臨時改變計劃,除了決定以戰練蟲這個關鍵策略外,其他細節方面,楚云升并沒有來得及想太多,但冥卻在沒有自己的命令下,以它驚人的計算與推演能力,主動完善了這個新計劃,將剩下的楚云升壓根沒想到的巨墳與黏液地,全都傾倒凝聚起來,一絲一毫都不愿浪費一般,開始熔鑄入它的珉體之中!
  
  回頭望著一座接著一座巨墳蟲巢相繼傾倒,滾滾的黏液從四面八方急劇地向冥身下收縮,并旋轉著涌起,豎起百米高的黏液之塔,包裹著冥,一點一滴地精煉淬入它的身體,楚云升不由得的鎖了鎖眉頭。
  
  他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自從封獸符成功逆轉回來后,冥的表現一直令他十分擔心,它已經完全不像是一個只知道按照封印令行事的封印生物,反而更像是一個一切以他為中心的有意識的東西,在蜀都藍光爆炸的時候,它甚至違抗自己的命令,不惜以死亡為代價來保護他。
  
  “和命源有關?”楚云升搖了搖頭,收回目光,暫時按住這番心思:“該找個時間,和它談談了。”
  
  不知道為何,楚云升一直從心底里,本能地抗拒與冥進行交流,或許是因為傻大蟲,或許是因為其他什么,總之,他也不是很清楚。
  
  同一時間,對此困惑不解的,還有第三個人,那便是一直在遠處安靜指揮整個戰場的克瑞絲塔,她最開始對楚云升的突然“發瘋”十分驚訝,接著對他連蟲巢都不要的舉動更是迷惑不解。
  
  她想不出對方有任何理由做出這樣孤注一擲的決策,即便火蟲以全部力量向森林進攻,也是不可能取勝的,只能自取滅亡,這是雙方之間巨大差距實力所決定的,因此,克瑞絲塔實在想不通這是為了什么?
  
  但很快,關注著戰場一舉一動的她,漸漸地看出了一點點眉目。
  
  數十公里的前沿戰線上,一處接著一處,狼煙四起,前所未有的激烈、混亂、血腥,撞擊向孢子森林陣地的蟲群,猶如一條銀河星系,密密麻麻,浩瀚無邊,它們完全抱著必死的意志窮攻猛打,一浪蓋過一浪,像是在和時間賽跑,不給孢子一方任何喘息之機。
  
  即便克瑞絲塔麾下的孢子蟲軍在數量上大大勝過楚云升,在這種不惜一切代價的氣勢下、打法下,竟然仍然接連敗退,只能眼睜睜地望著火蟲如洪水般地掩殺過來。
  
  然而,雙方的代價同樣也是驚人的,已經不能用“只”這個量詞來形容死亡速度了,而是堆,一堆一堆的死亡推進,完全是在她比賽消耗蟲子的數量!
  
  要不了多久,火蟲一方就會因為數量不足而消耗殆盡,而她將直接獲得最后的勝利,統御全島,這是不可改變的,由雙方實力數量早已決定的。
  
  但在這片混亂之中,克瑞絲塔終于敏銳地捕捉到了楚云升這么做的真正目的!
  
  在她的眼前,每隔上幾百米,就會發現有一只高端青甲蟲不參與任何廝殺與進攻,而是全力地進食這幾百米上所有火蟲為它斬獲的孢子蟲,一刻不停!
  
  眺目望去,整條火光沖天的戰線上,足足有一百多只這樣的高端青甲蟲,分撒極遠的一字排開,爭分奪秒地飛速進化著。
  
  克瑞絲塔倒吸一口涼氣,倒不是因為擔心著一百多只高端戰蟲會影響戰局,而是震驚于楚云升的瘋狂,竟然以整個黏液區為代價,只為打造一百多只高端戰蟲!
  
  她是個極為聰明的女人,知道了楚云升的目的,便立即決定不和一個“瘋子”死拼,打消了主動出戰楚云升本體的打算,紋絲不動的浮在后方。
  
  她只關心大局,按照這種打法,最終她幾乎會“毫不費力”地贏得戰爭,而楚云升只能帶著最后剩下的百余只高端戰蟲離開孤島,犯不著冒著危險與他個人血拼,他手中的那只怪弓,的確十分令人頭疼。
  
  楚云升并不知道克瑞絲塔會想這么多,他從一開始就時刻警惕著她與恐怖之子參戰,那些正在進階中的高端戰蟲對付戰場的其他蟲敵沒什么問題,但要對上恐怖之子,尤其還是一只只間隔的那么遠,根本不是其對手。
  
  為了不損失哪怕一只高端戰蟲,他一直就這么踏在四次形態的青甲蟲蟲背上,靜靜地與克瑞絲塔遙空對峙著,她不動,楚云升自然也不會主動找麻煩,只是相互等待著。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冥的熔鑄融入也已經快要到了尾聲,戰線的蟲子更是越大越少,只有那一百多只戰蟲越來越強大!
  
  楚云升幾乎是在數著時間了,他不可能等所有的蟲子全部拼光的時候才走,那樣孢子一方的追兵會讓他損失一部分剛剛打造出來的高端戰蟲,雖然打造它們的目的也是為了戰斗,但損失在這里毫無意義。
  
  只要冥一完成珉體融入,他便會立即下令撤退,直接強行飛越大海,以全部由三次形態以及四次形態組成的高端軍團,500公里的海途,花不了多少時間,完全可以在巨爪海怪發現前,飛臨美洲大陸!
  
  然而,就在冥剛剛從黏液塔中顯出本體,楚云升正準備下令撤退的時候,一個蒼老悠遠、寂寞無比的聲音,搶在他前面,空空響起:“想走?遲了!”
  
  楚云升頓時臉色大變,最擔心的事情終于還是發生了,下意識地道:“你是誰?”
  
  “我是誰?唔,我要好好想想……”那個仿佛來自遠古的聲音,像是在回憶一般,喃喃道:“是啊,我是誰呢?太久了,有點記不起來了……”
  
  楚云升神色一凝,不顧克瑞絲塔震驚萬分的面孔,飛一般地掠過還在青甲蟲勾足下吊著的滿臉駭色的埃德加,一邊提起他,一邊向冥急急道:“快撤!”
  
  那個聲音忽然陰冷地怪笑道:“愚蠢的弱小生靈,你以為你還能逃得掉嗎?只要進入這片空間,一個都逃不掉!”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