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443 給我殺

埃德加轉過身,又同克瑞絲塔交流一翻,臉色卻變得越來越難看。
  
  “怎么回事?”楚云升耐心地等待他們說完,發現了埃德加異狀,但他現在的任務就是拖延時間,倒也不急。
  
  埃德加猶豫了一下,遲疑道:“倫農先生,她要求我們投降!”
  
  “投降!?”楚云升不怒反笑,道:“她憑什么要求我投降?就憑她的那些蟲子?”
  
  埃德加看了克瑞絲塔一眼,估計她也聽不懂漢語,便也不怕她在一邊聽到,直接道:“她說我們根本不會是她的對手,而且,這個島也絕對不能被火蟲所控制。”
  
  “火蟲?她指得是黏液區的蟲子?”楚云升目光一閃,第一次聽到有人給黏液區蟲子命名,根據黃山外的那一次所見對話,孢子森林的確與黏液區蟲子有所關系,不過即便是他成為過蟲子,也未能了解到多少,當初炎珉推脫到殤的身上,而殤現在基本上是他的死敵,壓根就不會告訴他。
  
  只不過,他記得黏液區蟲子是有自己名字的,在他做蟲子的那會知道了,只是發音太古怪,完全翻譯不成現在漢語的意思,故而一直他只按照自己的叫法去處理。
  
  “是的,倫農先生,她自稱它們是為了更正火蟲的錯誤而出現的,這是它們的使命,所以,無論如何,她都不會放棄,要求我們必須投降。”埃德加努力的將對方表達的涵義精準地翻譯出來。
  
  “更正?”楚云升開始聽不懂了,不過他也沒準備去研究蟲子之間的恩恩怨怨,沉思了片刻,道:“埃德加,你試探性的告訴她,我可以投降,不過需要時間考慮,所以讓她現在就停止戰爭,等我考慮好了,就會答復她。”
  
  埃德加對楚云升的實力總摸不著邊,但對楚云升的心理卻能揣摩出一點門道,知道他是想利用這個機會拖延時間,便點了點頭,按著楚云升內在的意思,組織了一番語言,再次同克瑞絲塔交流起來。
  
  過了一會,埃德加給楚云升打了一個眼神,道:“我和她爭取了,她只同意給我們三天的時間考慮。”
  
  “三天就三天。”楚云升很意外,雖然三天根本沒什么用,但這還是他和異族第一次在計策上交鋒得逞,以前都是他一敗涂地。
  
  不過,如此輕易搞定,楚云升心中反倒起了疑,擔心又被對方算計了。
  
  帶著疑慮重重的心思,他與埃德加一后一前返回了主體蟲巢,兩方戰線的千軍萬蟲也撤了下來,孤島上大抵第一次出現暫時平靜的局面。
  
  然而,一天后,楚云升終于放心了,倒不是克瑞絲塔真的耍了什么詭計,反而是她似乎醒悟過來楚云升在騙她,重新開啟戰端!
  
  因為黏液區自停戰后,就一刻不停地在加緊打造高端兵團,這令她十分的憤怒。
  
  克瑞絲塔重開戰端,卻令楚云升如釋重負,原因是他對自己的智慧太不自信了,總覺得他不可能忽悠得了異族,從來只有對方忽悠他的份,還沒見過他能忽悠得了對方,如今輪到他如此簡單地就成功一次,反而一點也不敢相信,一直總覺得有什么陰謀詭計……
  
  因此,他打定主意,以后不再和它們耍什么心眼,他實在不是那塊材料,徒增煩惱而已。
  
  對于邊界線上重新開戰,楚云升也沒太多的在意,有冥的指揮,雖然黏液區蟲子邊打邊退,以空間領土換取減少傷亡,拖延到高端戰蟲成軍應該不成問題。
  
  他現在的注意力全部被那七根石柱釘所吸引,這七根石柱釘除了外形高大神奇與散布出精神屏蔽外,其他方面一直平平無奇,十分普通,立與不立在這里似乎對黏液區和孢子森林都毫無影響。
  
  然而就在冥取代孤島珉的時候,當那一絲絲命源如涓流一般匯入他那不明的空間,楚云升當時便感覺到七根石柱釘中的一根曾發出一股怪異的波動,但那絲波動來得快去的也快,若非不明空間中第六根分叉已經點亮,他都無法發現。
  
  后來他沒多想,畢竟這七根石柱釘和精神屏蔽有關,有所波動也是正常的,真正令楚云升警覺起來的是在與孢子森林停戰的那一天,當時全島上一片風平浪靜,那根曾異動的石柱釘忽然又動了!
  
  這一次,波動的十分清晰,就連冥都感覺得了!
  
  在這股波動下,不管是黏液區的蟲子,還是孢子森林的蟲子,都蠢蠢欲動,交戰的欲望十分強烈。
  
  這令楚云升非常地吃驚,七根石柱釘果然比神域要強上太多,它們竟然連兩方的蟲子都能干擾!而當初在黃山,起碼神域對黏液區蟲子是沒有辦法的,否則他早死在那里了。
  
  楚云升是個謹慎的人,立即就對它們留上了十二分的小心,當克瑞絲塔重新開戰后,他便讓冥以各種方式試探石柱,仔細觀察它們的變化。
  
  但結果卻是一場徒勞,七根石柱釘在兩方再次打起來后,便又恢復如初,任憑蟲子的戰爭如何波及到它們,都一動不動。
  
  “為何刺激戰爭?”
  
  楚云升在墳頂上整整坐了一天,時刻都在思考著這個問題,這將關系到他后續計劃的穩定性和安全性,絕不能有一絲隱患,否則他寧愿放棄這里。
  
  “戰爭,戰爭,戰爭……!”像是有什么東西閃過腦海一般,楚云升猛地睜開眼睛,將目光投向遠處如長龍般的戰線,冷冷道:“戰爭死亡!”
  
  “冥,立即派出一隊精英戰蟲,抓捕一只孢子活蟲,用最前線的蟲巢進行吞噬!”楚云升雙目中閃閃發光,隱約地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對楚云升的命令,冥從來連問都不會問,只會立即執行,即便以整個黏液區為試驗場地,它也不會猶豫半分。
  
  一道道指令從主蟲巢波襲向遠處的漫長戰線,五只紫炎魔蟲被糾集在一起,在天空中大群飛蟲的掩護下,生生從戰線上,撕開一個小口子,突襲進入孢子蟲群中,將一只已經被折磨的搖搖欲墜的綠波坦蟲,不顧一切阻攔與代價,活活拖入黏液區中,整個行動宛若一次特種部隊的突襲斬首。
  
  但這無關大局,一兩處的缺口,整個數十公里的戰線上經常會被打出,很快又會被更多的蟲子堵上,影響不了整體局勢,在更遠遙遠的地方,克瑞絲塔甚至連看都沒有看這里一眼,她的目光只投注在整體大局上。
  
  冥的分身很快就抵達最前線的蟲巢,楚云升也踏著四次形態青甲蟲飛速趕去,那只只剩下半條命的綠波坦蟲在“精英小分隊”的拉扯下,拼命地掙扎反抗,卻只能不甘心地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拉入黏液區的蟲巢。
  
  一進入蟲巢,無數的管道便開始對它噴射腐蝕黏液,將它緊緊地包裹束縛成一個巨大“蠶蛹”。
  
  “吞噬!”楚云升渾身戰甲,全副武裝,站在四次形態青甲蟲身上,凌空于蟲巢上空,肅然下令道。
  
  冥仍舊不說一句話,立即就從蟲巢中分出十幾條柔軟的管道,插在綠波坦蟲身上,這種管道楚云升見過,當初他殺死第一個斗篷人的時候,冥就是用它們“吸干”了它。
  
  隨著蟲子特有的吞噬能力進行,一絲絲命源順著冥,透過封獸符,進入楚云升的不明空間,在黑色旋渦下,它幾乎無法逃脫。
  
  “沒有反應?”楚云升皺起眉頭,稍刻,揮手一指遠方,道:“冥,不行,再來,再抓一只。”
  
  十幾分鐘后,又一只孢子森林其他蟲子被抓了進來……
  
  “還是沒反應?”
  
  “再試!”
  
  ……
  
  楚云升不相信它會不動,他已經幾乎肯定了他的推斷,只差實證!
  
  一只,兩只,三只……
  
  終于,當第三十六只孢子森林蟲子,一只飛帶長蟲被吞噬的時候,那根石柱釘終于動了!
  
  這一次和上一次取代孤島珉的時候不同,楚云升此刻一直聚集著最高的注意力去觀察它,它剛剛一動,便立即被楚云升所撲捉到。
  
  “果然是這樣!”楚云升吸了一口氣,將目光射向那根異動的石柱釘。
  
  就在剛剛,它發出了波動,而波動的作用不是別的,正是試圖吸取飛帶長蟲身上的生命之源!
  
  但奇怪的是,楚云升試探性一搶,與它爭奪,它便立即飛快地退了回去。
  
  “這根石柱要命源做什么,難道?”
  
  結果雖然證實了他的猜想,但楚云升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凡是和命源有關的事情,如今在他眼里,比什么都危險,都恐怖!
  
  石柱刺激黏液區和孢子森林雙方交戰的真正目的,也正是如此獲得由戰爭帶來的死亡命源!
  
  也就是說,這里是人家的地盤!
  
  而且,這個家伙還躲在背后,從它不和自己爭奪命源來看,它更試圖隱藏很深很深。
  
  想到這里,楚云升的眉頭鎖得更緊了,不管它是如神域般的存在,還是和水晶衣人是同道,他都不想和這些東西糾纏過多,沉思片刻之后,低沉地道:“冥,我們要改變策略了!……”
  
  原先的計劃已經不再安全,這座孤島也不再合適作為冥的基地,但高端戰蟲,他還是要的,而辦法只有一個盡起全黏液之地的蟲子,猛烈進攻孢子森林,讓選定的戰蟲在冥的精確控制下,吞噬大量木屬性孢子森林蟲子,以戰練蟲,在激戰中完成形態進化,進而大浪淘沙,以其他所有蟲子全軍覆沒為代價,精煉出一只高端戰蟲軍團。
  
  他緩緩地抽出千辟劍,遙指西方,肅穆道:“給我,殺!”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