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424 神用

楚云升躺在樓頂的雪地里,摒退所有逆元體對酒精的拆析,仍由它們在自己體內燃燒、冰醉。
  
  睜開眼睛,望著天空中漫天飛落的雪花,大笑著,片刻后,他蕭然起身,一片片地穿上戰甲,暴風雪中,捧起砍落一旁的頭盔,緩慢而又凝重的戴上頭顱,面罩下,只剩下一雙冰冷、執著的眼光,英武逼射。
  
  提起千辟劍,身形一折,從十二層的樓頂上一躍而下,三品戰甲胸腔多出一個“騰”字古書字符,熠熠生輝,騰之戰能頃刻蓬發,于空中一滯、再滯、三滯!
  
  三滯之后,身體一疊,驟然加速開來,猶如一道流星射了出去,速之戰能發動!
  
  空氣如同被一刀從中間劈開,撕裂地朝著兩邊分為兩片,呼風掀卷起一塵冰雪,逼得街道上的日本人四散躲避,須臾之間,對江東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楚云升,便出現在秋月家駐地所在的樓下。
  
  樓前人潮紛紛向后聚集,形成制御之姿,刀林叢立,卻沒有一個敢出第一刀。
  
  “退下!”一聲喝斥,來自樓內一名覺醒武士,聲落人已奔出大廳,依是一身紅色鎧甲。
  
  只是,與楚云升精湛到極致的戰甲比起來,他的鎧甲就像鄉下作坊里粗制濫造的山寨品一樣。
  
  “我來赴約!”楚云升佇下千辟劍,雙手交錯按上劍柄,清聲道。
  
  秋月家派人給他送東西的時候,曾邀請他去秋月家駐地一宴,正適他也準備從他們嘴里打聽渡海的情況,便一時答應了。
  
  “貴客言重了,您是我們宴請的貴客,請隨我來。”來人雖驚訝于楚云升又換一副造型,三次出現三次不同,實在令人匪夷,但千變萬變,他所用兵器者,仍舊是一鋒利劍,再加上的江東地面說中國話的且有如此實力的,除了他還有誰?遂操著半生不熟的漢語道。
  
  “你會說漢語?”楚云升雙腿微錯,提起千辟劍,跟在來人后面,步入大廳。
  
  “我曾在貴國的日企供職多年,努力地學習過一點。”來人畢恭畢敬地回答道,不用家主囑咐,他也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強大,日本人一向敬佩強者。
  
  “那就好,這樣我說話你們也能聽得懂……你們家主不在嗎?”楚云升掃了一眼大廳,未見秋月家的當主,眉頭稍移道。
  
  “貴客稍候片刻,我這就去通傳。”來人仍是恭敬地答話,卻是不敢說是楚云升來早了,本約好的時間是兩個小時后,沒想到楚云升現在就來了,當主大人還在親自指揮宴會的安排,只以為按照強者的傲氣,不遲到便是好得了,壓根沒想到楚云升會提前來。
  
  雖說如此,接待楚云升的那來人心中卻一陣欣喜,楚云升來得越早越可能是對秋月家的重視,若有如此一個絕頂高手支持秋月家,那么,在申城生存下來,應該不再會太難了吧!?
  
  楚云升收回戰甲,也像是想起了什么,看了看從江城得來的手表,但并未在意,他不過是來問幾句話而已,點了點頭,示意那人自去,便坐在大廳的椅子上,一旁有侍者緊張地匆匆端來了燒開的杯水,黑暗時代,在申城以此為御寒招待。
  
  絕頂高手已經抵達赴宴消息,像潮水一樣席卷整座秋月家駐地大樓,層層浪推,尤其是他突兀地消失戰甲,令人瞠瞠驚奇,更是確鑿了他絕頂強者的傳言,不稍片刻,只在楚云升杯水之間,便幾乎傳遍大樓中所有的人,廚房陡然加速起來,布置宴會的侍者川流不息,而正努力做出一個難度極高的姿勢的千葉尋等人也被噶然叫停,立即重換衣裝……
  
  秋月種長整理了一下衣服,從樓梯拐角口,加快速度進入一樓的大廳,遠遠地便微微地鞠了一躬,流利地說著漢語道:“實在是太失禮了,讓貴客久候了!”
  
  楚云升放下水杯,站起來直截了當道:“秋月先生,不用客氣,我來只是問兩句話,問完便走。”
  
  秋月種長任是一楞,不知楚云升何意,他與楚云升之前只見過匆匆的一面,正式單獨見面交談這還是第一次,根本不知道楚云升脾氣和性格,一時間竟有些無處下手的感覺,只是他反應尚且較快,接過話,道:“貴客請坐下細說。”
  
  他的反應,一舉一動都在楚云升敏銳的感知下,但楚云升并未多想,他只關注對方是否撒謊而已,右手五指并開,身側揮開,一尊以三品戰甲淬煉后剩下的甲料煉制的一品戰甲,以及一堆葫蘆口子得來的食物,分為兩處,赫然出現在大廳之中。
  
  “我從不強取,也不欠人情,你只消告訴我想知道的,此兩物,你們可以任選一項作為報酬!”楚云升手指戰甲和食物,清楚地說道。
  
  望著憑空出現的戰甲與一大堆食物,秋月種長終于相信了下面人夸張的匯報,此人果然有神鬼莫測的能力,心中雖奇惑連連,但有一處倒是更為確定了,此人和西面的關系并非如郝旭所表現的那般緊密,他與西面的中國人打交道至今,還是第一次見到以這樣的方式處理行事的中國人方面的絕頂高手。
  
  其實,他一本便不相信郝旭的說詞,莫不說他年長郝旭二十多歲,就是多年的經商閱歷更是郝旭所不能比及,而且日本人一方尚有楚云升第一次出現時的情報,幾方相校,早便得出七八分這樣結論的秋月種長,一天前直才準備下下最大的血本,將家族的命運全部壓上,當然不是為了和西面的中國人爭什么,他清楚地知道西面的中國人天生占有同根的優勢,他所圖得,不過是為秋月家爭得一個最大的憑靠,以取得微妙的平衡!
  
  “貴客有話只管問就行了,豈敢索取報酬。”秋月種長連連搖手,敬語道。雖然那堆食物因為海怪尸體大量出現的緣故,對他吸引力并不大,但那熠熠流光的戰甲,卻令他砰然心動,末日之地,超強的武器防具,有時候就是幾條命!
  
  “一碼歸一碼!”楚云升見對方眼光微不可查地掃了一眼一品戰甲,立即收回食物,道:“那就以戰甲為換,而我要知道你們是怎么渡海的!”
  
  “渡海?”秋月種長再次有點發懵,眼前的這個人說的每一句話,都有點令人莫名其妙的感覺,當然他心里明白,并不是楚云升有多高深的城府,而是自己對他完全不了解所至。
  
  “是的,渡海,我知道海里的情況,正常情況下,你們根本不可能過得來,我想要知道真正的原因。”楚云升語氣肯定地說道。
  
  秋月種長眼神微微變色,道:“貴客,可否先將這尊戰甲收了,與我一起上樓細說,這件事說來話長,不是一言兩語就能說得清楚的。”
  
  楚云升逼視了他一眼,凝聚著目光,點了點頭,順手收回戰甲。
  
  三樓的餐廳,已經被改造布置,撤去多余的桌椅,只在中間位置,放著一張擺滿食物的矮桌。
  
  兩人分主客坐定,楚云升卻并未動桌上一絲一毫的食物,只等著對方說話。
  
  秋月種長暗自苦笑,他以常理安排這次會面,卻不料處處不合拍,此人不但毫無吃飯的興致,甚至對他特意安排的三名秋月家最優秀的少女為侍,仍是毫不在意,就像心神完全系在別的地方一樣,任是白白浪費了那么多人力物力。
  
  “貴客有所不知,你這個問題西面也來人問過很多次,我所知道的,他們都知道,他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當初,九州島蟲難傾土,千萬人瀕海逃亡,一部分去了半島的漢都,一部分直接奔逃申城,而我們秋月名下的失家亡命之人,都是直接奔逃申城的一部分,因為我在這里尚有些產業。”秋月種長說到這里,目光暗淡下來,自飲了一杯酒,嘆息了一聲,接著道;
  
  “幾百萬人啊,無數艘船只,活著逃到申城的,不足一萬人!八百公里的海路,一路浮尸,我們走在后面,回頭望,后面的尸體看不頭,向前看,前面的尸體更看不到盡頭,魚怪相食,血染滄海,許多人僅僅在船上看到這一幕,就絕望了,自殺得更是數都數不清……”
  
  他說著說著,便流下兩行渾濁的淚水,沉默片刻,抬起扯起嘴角,微笑道:“人老了,容易想起那些死去的親人,讓貴客見笑了。”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照你這么說,你們只是以人命堆到申城的?”楚云升搖了搖頭,道。
  
  “是,的確是這樣,但當初逃到漢都的那些人,又是怎么逃來的,我也不是很清楚。”秋月種長偏開身體,擦去淚痕,點頭道。
  
  “你說的是立花家?”楚云升雖然來這里沒多久,但也對這個江東第一勢力,已經不止一次聽到了。
  
  “我只知道立花家有一個被他們稱之為“神用”的東西,浦江西面你的朋友們也是知道的,在申城不是什么秘密,但是我以及我們的人從來沒有見過這個東西,和他們一起逃來的人,也沒見過,只是聽說,憑借著這個東西,立花家才聚集了一大批頂級的武士高手,并比我們更安全地通過了海路,但具體是什么回事,沒人知道,西面也不知道。”秋月種長雖然主和,但并不是日本人的叛徒,他所說的都是申城各方勢力上層眾所周知的事情,而且除此之外,他的確也什么都不知道了,那是立花家最大的機密,他知道并不比別人多出多少。
  
  如果非要說他還隱瞞了什么的話,那只有那個“神用”的來歷,作為秋月家的當主,他還是知道一絲謠言的,聽說是立花速鑒的爺爺在二戰侵華的時候得到的,但為了避免激起中國人的情緒,產生導火索,不論是西面的,還是眼前的楚云升,他都不敢說,不僅是他,整個江東知道這個謠言的日本人,不論主戰還是主和,對此都是一片緘默。
  
  “這副戰甲是你們的了!”楚云升從物納符中取出一品戰甲,尊立于桌邊,站起身,道:“再見。”
  
  秋月種長仰頭驚道:“貴客可是要去立花家?”
  
  楚云升沒有回答他,徑直下樓,一刻未停地走出秋月家駐地大樓,只留下眉頭鎖緊的秋月家當主,以及做好足夠準備卻連話都沒說上的千葉尋等三名少女。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