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420 睜開眼睛

這絲絲的東西,仿佛令他的意識微弱地變得“清晰”一點,但也只是一點點,周圍仍是分不清虛幻與真實。
  
  “這到底是在哪里呢?”楚云升感覺不到自己身體的存在,這種感覺十分的奇妙,既像位于這片虛化夢境般的世界中的中間一點,又像處于四面八方任何一個位置,他即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即是他。
  
  但他又看不清這個世界,一切都是渾渾噩噩,就像是在夢靨中一般。
  
  許久之后,隨著那一絲絲的“東西”被黑色旋渦吸進來得越來越多,這個世界終于出現一抹色彩,光怪陸離,斑斕變化。
  
  他的思維線是連貫的,但是思維里的內容,卻是跳躍性的,在這不能說話,不能感知,甚至不能行動的世界里,長時間地孤零零的寂寞如死,意識便胡思亂想起來,毫無規律,一會想到這個,一會又想到那個,變化莫測。
  
  在那抹色彩沒有出現前,他的胡思亂想似乎毫無意義,這個世界沒有任何反應,但在它出現后,神奇的事情接著便發生了!
  
  那些變化陸離的色彩,竟隨著他跳躍性的意識內容,翻滾變化,當他想起金陵城姑媽一家的時候,便仿佛出現了她們的影子,當他又想起蜀都一跑滅城的時候,陸離的世界又仿佛顯出了那滿天落尸的景象,當他吃驚地準備仔細“看”的時候,那些影子景象立即又統統地模糊起來,旋而破碎,消失于虛幻之中。
  
  各種奇怪的景象瞬間出現又瞬間消失,萬丈高樓拔地而起,和煦陽光光芒萬站,璀璨星空閃爍似海……只要他一念即到的,周圍的世界,就像是他的“念”、他的“想法”一般,演化成各式各樣的世界,如果說這抹色彩未出現前,是一場無意識的夢靨的話,而現在,更像是一場清醒的“夢境”。
  
  漸漸地,隨著時間的流逝,楚云升的思維意識沉淀下來,不再天馬行空,飄忽不定,只剩下一個主題:這里是什么地方?而周圍的世界也隨之而變得昏沉、晦暗、不明。
  
  片刻后,忽然,昏暗的世界破開一道極亮的“閃電”,幾個影子交互出現,石碑、黑氣、蒙面女人、蟲子……
  
  如同抽絲剝繭一般,晦暗不明的世界,凸顯出三團疑云:
  
  “零維空間?”
  
  “如果是,自己是怎么進來的?是否和黑氣漩渦有關?”
  
  “如果有關,黑氣漩渦又是從哪里來的?”
  
  他的思維頓時如洪水一般倒退,第一次停止在黑氣第二次出現的時候,第二次停止在黑氣第一出現時候,兩個場景,一次是在蜀都與冥合體時,一次是在大蟲死后,他熔鑄珉體之時!
  
  猛然間,這兩次黑氣出現的時機,一個共同的前提與特出,頓時浮現出來!
  
  蜀都合體與港城熔鑄,都牽扯到命源!!!
  
  蜀都合體與第一次與傻大蟲合體不同,那一次合體是因為傻大蟲與他當時的赤甲蟲身乃是一體所孕育,以相同的血肉誕源為基礎才能成功發動的,也正是因為這樣,在合體后,他仍能夠迅速的解開合體狀態,即便血肉生機對半分給了傻大蟲一般,也并不困難。
  
  而蜀都與冥合體,卻是以相同的生命之源為基礎,進而強行發動的,與熔鑄珉體時的本質情況一樣,珉體融合的最后過程中出現的霧體,是由本體激發的,也只和命源有關!
  
  命源!?
  
  楚云升仿佛抓住了問題的核心,周圍的世界瞬時也變得或明或暗,像是在閃爍著什么。
  
  在這明暗莫測的背后,一個蒙面的女人漸漸出現,一具具話如驚雷般地在周圍世界響起:
  
  “我們,所有生命的意識,都處于在另外一個空間零維空間!”
  
  “不用奇怪,這是我們用無數歲月以及整個文明歷史才換回來的結論,當我們明白過來的時候,也帶來了毀滅。”
  
  “零維空間,沒有維度,就沒有大小、遠近這些空間概念,你可以將它看成一個點,也可以認為它無限大,它存在于你的腦袋之中,又不存在于你的腦袋之中,它就是你的意識,你的自我。”
  
  “當時間軸存在于你的零維空間時,你的生命便存在意義,換句話說就是“活著”,當時間軸從你的零維空間中消失的時候,你的生命就毫無意義,也就是“死了”。”
  
  “當你閉上眼睛,斷絕所有感官神經后,你還能感覺到這個世界的存在嗎?不能!但世界沒有消失,只是你感覺不到了而已,它依舊存在于別人的眼里和感知里。”
  
  “而你的意識,是具有自我、我識的意識,是不可復制,獨一無二的,是不存于三維、四維等等任何一個維度空間的東西,它們是兩個獨立的世界,通過人,動物,甚至是植物這些生命體,和維度世界產生聯系,并感覺到它所投入的世界空間。”
  
  “當一個人死后,零維空間的確也會隨之而消失了。”
  
  ……
  
  楚云升的思維意識中越來越清晰地“自言自語”地重復著一句話:當你閉上眼,斷絕所有感官,還能感覺到世界的存在嗎?
  
  周圍暗明不息的世界,陡然晃動了一下,在他不知遠近、不知高低的附近,忽然出現了千萬條如神經般的分叉線,其中只有渺渺數條發出紅亮的弱芒,而其他千萬條全如死一般的灰暗、沉寂。
  
  他意識一動,向一條發出弱芒紅光的分叉線凝聚過去,頓時一股冰冷的感覺布滿了他整個意識層;他思維閃忽,換了一條,一股血腥味飄蕩而來;又換了一條,一片漆黑的黑暗出現在他四周……而那些灰暗、沉寂的分叉線,卻毫無反應。
  
  “我明白了!”楚云升的意識又沉寂下來,周圍色彩千萬線的世界頓時消失無痕,一片昏暗不明。
  
  許久后,他“盯著”那道黑氣漩渦,不知道怎么就冒出一個奇怪的念頭:“自我,我,就是這樣誕生的嗎?但是”
  
  忽然,他仿佛觸及了什么足可以自我毀滅般的界限,整個昏暗不明的世界頃刻大亂起來,猶如颶風海嘯、地陷天塌,一股巨大的吸力,來自那旋黑色漩渦……
  
  楚云升猛地睜開了眼睛!
  
  ******
  
  十六歲的千葉尋,有著一雙明亮的眼睛,一霎一霎,總能比別人看得更遠、更清楚。
  
  自從一個月前,聽回來的武士哥哥們說起那大山一樣的果子樹消失了,長江邊、海沿邊便漸漸地在江浪與海浪的沖擊下,漂浮來許多龐大到極為恐怖的怪物尸體,開始的時候,還有幾種怪物她們能認識,后來,更為巨大,更為恐怖的怪物尸體飄來的時候,就連她們附屬的秋月家當主都不能見過!
  
  許多人說,是大海上的神靈震怒了,罰下天火雷電,將這些海里的霸主一一處死。雖然很多陽光時代的老人并不相信這種無稽之談,但誰又能解釋,每天漂浮來的如此之多的怪物尸體?
  
  五顏六色的血液幾乎都將海面染變了顏色,當江水海浪退卻下去的時候,這些血液便殘留在江北海邊。
  
  整個秋月家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只要活著的,都被振作起來,沒日沒夜的工作在秋月家所占據的海邊上。
  
  千葉尋和十幾個一起的少女,跟著幾個阿姨大嬸的后面,幫助正拼命努力地分解怪物尸體的父兄們,將尸塊切割成一小塊一小塊,用冰雪敷好,抬到木車上,運回家址儲藏。
  
  父兄姐妹們的臉上露出了久違了笑容,這些怪物的尸體,足夠他們吃上很久的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里,他們再也不用冒死去浦江之西偷偷搜尋食物,那些中國人抓到他們,罵他們是小偷,讓他們滾回日本,每次都被打成重傷,還有幾次有人連命都丟了,可是為了找到食物,為了活下,再怎么艱難,都要從地下的洞里鉆過去……
  
  當主說,這是別人的土地,為了存活下去,就一定要忍耐,取得那些中國人的同情和諒解,一起對抗蟲子怪物;可是大領主立花家的當主卻說,一定要以武力占領這個地方,才能真正的毫無顧慮地生存下去。
  
  領主們的爭吵一日都沒有停止過,激烈的時候,甚至有人被立花大領主處死,千葉尋只是個卑微的小女孩,她不懂這些,只知道父兄向秋月家的當主宣誓效忠,那么秋月大人說的話,就是對的!
  
  她埋頭對未來充滿憧憬地分割著手中的怪物尸體,時而抬起頭,望向遠處,長江的入海口,星野家分配的地方,那里,一個英姿勃發的少年,星野家的少當主,今年也是十六歲,不但是個覺醒的武士,還聽說曾獨力殺死過觸手怪物,是許多附近幾個領主家和她一樣的大的女孩心中的王子。
  
  但她也只敢想想而已,那樣的身份的人,不是她這種卑賤身份的人所能仰視的,而且星野家的當主,是立花大領主的堅定支持者,和本家的秋月大人十分不和。
  
  她又埋下頭,專心地分割著手里的怪物尸體,這時,長江上飄來幾艘船只,載著許多怪物尸體,停泊在星野家與秋月家分配地之間,秋月家的大人們,連忙將準備的尸體推送過去,而星野家則鄙視著秋月家的行為,個個抽出長刀,準備死戰。
  
  千葉尋心懸到了嗓子眼,浦江之西的中國人每兩天來一次,要求他們上供一部分怪物尸體,秋月大人默許了,星野家卻每次都拼死地抵抗。
  
  星野家的少當主沖在了最前面。
  
  與此同時,深海處,一個龐大無比的海怪,猛然腹中劇痛起來,惶恐不安,拼命地掙扎,四處亂撞,朝著申城的海邊呼嘯而來。
  
  ******
  
  今晚去成都參加起點年會,明天和后天更新可能會不確定,周日回來,缺多少,飄火都補上。(之前還缺一章未補,本月底前一定全部補上。)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