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416 金色秘門牌

回應眾人的,沒有任何聲音,只有一道凌厲的漆黑身影,激雪射出,緊接著,又是一抹黑色的刺芒,奪空銳嘯!
  
  嘸
  
  斗篷人燃起滿身的烈火,雙腿抵著凹陷的墻壁,一聲怒吼,奮力拉出陷入墻體上的身體,順在地上一滾,擦然間,墻壁上廝然出現一個巨洞。
  
  “是你!”被剛才劍式劍氣能量尾掃過的冰族女人,倒在地上,口中流著鮮血,驚訝萬分地說道。
  
  這一聲還未落音,那道嘶聲如裂的黑色劍氣又從墻壁后面折返回來,劍鋒仍直指火族斗篷人!
  
  劍式一出,遇敵元氣方止!
  
  這等射出之后依然能不死不休地追回劍氣,令此間眾人悚然動容,如廝劍氣之下,何人能夠逃生?
  
  火族斗篷人冷哼一聲,順手抄起一個人類,扔向那抹劍氣,一株血液順著他的斗篷流落下來,藏匿狀態下,他的防御能力只若初復水平,勉強擋下這一擊偷襲,卻也受了重傷。
  
  “殺此人者,賞族位!”斗篷人沙啞的聲音幾乎與撞向劍氣的人類慘叫聲同時響起。
  
  賞族位!
  
  一干人類覺醒者,猛然一震,剛剛還在為楚云升一劍凌殺的氣息所攝,轉眼間便露出不可抑制的渴望。
  
  族位,不論是火族的,還是冰族的,他們的一個族位代表著什么,恐怕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一旦入族,那便是如魚越龍門、農奴翻身!
  
  身份之間的差距,武力之間的區別,猶如天塹壕溝,不可逾越。
  
  權利?一使一城!食物?何曾聽過異族有餓死得!勢力?天下五盟誰人能及!存活?但見人死,未見使亡!
  
  當凌駕于所有人類之上金字塔頂端的異族,伸下這一條“通天之梯”,怎能不叫人渴望?又怎能不叫人瘋狂!?
  
  在“族位”的強烈刺激下,一干人等,除了極少幾個生性謹慎的人,余下的其他人,全部抱著一絲僥幸的心理,持著各種各樣的武器,圍逼上來,只期望在火使的帶領下,取得那最后一功,至少在他們心目中,火使未曾有過一次敗績!
  
  “一群找死的蠢貨!也好……”那冰族女人冰然冷笑,顯然是疼恨這些人到了極點,又吐出一口鮮血,氣息越來越弱,眼看是活不成了,只微微地向廣場一角撇了一眼。
  
  楚云升一臉冷漠,以異族的通訊手段,他的最新情況被五盟內部所遍知并非什么奇事,輕輕蕩開黑色千辟劍,六道劍氣劈斬迸出,于空中影飛劍舞,一陣絞殺,所有人類覺醒者兵器,不論刀、劍、槍,還是其他,盡數折斷而毀!
  
  接著,六道劍氣在楚云升的操控下,凝為一體,直射向火族斗篷人的面罩。
  
  轟!
  
  斗篷人的刀焰斬碰撞上劍氣,元氣能量為之一蕩,爆響一聲。
  
  “擋我者,死!”楚云升挺劍拔身,直接撞飛還愣著原地的兩名人類覺醒者,欺身逼上火族斗篷人。
  
  戧!
  
  千辟劍擎天劈下,重重地砍擊在斗篷人狹長的火焰細刀上,劍氣同時從劍刃一側,并排而出,一道道斬在斗篷人的身上,撕開一道道口子。
  
  “哼,讓我看看你是否真如冰族吹噓的那樣!”斗篷人借勢向后蕩開,蓬飛在空中,狹長戰刀上烈焰大開,強烈的火能量肆意洪然,劈地斬下。
  
  “火烈洪斬!”
  
  刀鋒斬過,一道道火焰刀光,密集而猝發地自刀刃上沖擊而出,如同一排排刀勢洪水,頓時散布開來,包裹著整個空間,只見刀焰鋪地,遮蔽街道四圍。
  
  周圍人類覺醒者驚畏之下,急然速退開,無人敢沾上一絲火焰刀光。
  
  頃刻,不過轉眼的功夫,便見刀光烈焰中,那道黑影一人仗一劍,轟然殺出,所有砍殺自他那副黑甲上的刀光,一一反彈而去,只有一小部分侵入了其內部。
  
  轟!
  
  楚云升的速度何其之快,反手便又是一劍,斬在斗篷人的細刀上,激起澎湃的沖擊波。
  
  “你竟果然已強到如此地步!”斗篷人急退數步,不敢置信地甕聲翁氣道,刀抵在墻壁上,方才止住退勢,血液順著他的火紅戰衣滴滴留下。
  
  “劍式!”楚云升冷冷一聲,彈去身上的火焰,逆元天迅速恢復著受傷的部位,冥甲之強,不是一刀兩刀就能全部攻破得了的,哪怕是中復也不行!
  
  此刻,他已縱身追上斗篷人,劍尖死死抵著他的胸腔,第二道,第三道破刺劍式,凌然射出,低著對方的身體,瞬間擊破了已經重傷的斗篷人所有的防御,令他全身血骨寸斷,軟軟滑著墻壁倒在地上。
  
  “將圖案密鎖說出來,我可以饒你一條命!”楚云升冷冷劍鋒抵著斗篷人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揭下他的斗篷人戰衣,道。
  
  那斗篷人噴了一口血,冷然怪笑,沙啞道:“只有戰死的火族,沒有投降的火族!”
  
  “那你就去死吧!”楚云升揮劍一連發出六道劍氣,冰聲道。
  
  六道劍氣,拖著斗篷人的身體,掀了起來,四道將其釘在墻壁上,另外兩道穿體絞殺,令他血肉齊飛,命絕當場,只有那雙不甘心且充滿遺憾的眼睛瞪著黑暗的天空。
  
  楚云升默默收劍轉身,腳踏血地,漠然道:“我有大誓,此生殺絕異族,今日起,你便算是第一個!”
  
  他這一聲落下,余下人類覺醒者全都靜若寒顫,連逃跑的勇氣都沒了,堂堂火使,不到片刻的功夫,竟死于此人劍下,難道那個可怕的傳聞是真的?
  
  冰族女人已死去多時,氣息全無,楚云升移開目光,落在一名體型稍胖的覺醒者上,此時節,還能保持稍胖的身形,全然是個奇跡了,指了指他道:“你過來一下。”
  
  那人渾身一顫,腿腳發麻,想跑卻根本不聽使喚,想他在城中也是威風一面的高手,竟在此人面前,在兩具異族尸體前,哆哆嗦嗦。
  
  “用你的手表做交換,剛才你們攻擊我的事情,就一筆勾銷了!”楚云升佇著劍鞘,淡淡地說道。
  
  “啊?手表?”那人咽了口吐沫,腦袋轉得卻是不慢,深怕楚云升忽然再暴起殺人,急忙解著手表,連聲道:“沒問題,沒問題……”
  
  許是他有些慌張,解了半天,才從手上脫了下來。
  
  楚云升將手表與斗篷戰衣一并放入物納符,憑空消失的本領,再次令眾人心顫不已,好在他果然信守諾言,拿了手表,便轉身離開。
  
  眾人心頭正一松,突然又見楚云升回過身,望著他們,頓時又是一陣緊張!
  
  “有煙嗎?”突兀地一聲,令眾人面面相覷。
  
  “有,有,有!”還是那送出手表的胖子反應快,立即從兜里掏出半包,又從其他幾個抽煙的人手里收集了幾包,畢恭畢敬地送了過來。
  
  “我沒東西和你們換了。”楚云升抄起香煙,卻是很光棍地說道。
  
  “不敢,不敢,都是我們孝敬您的,您收著就行了。”那胖子憨態可掬,倒是口齒伶俐。平日除了異族,江城以下,只有人家孝敬他們,還不曾有過他們孝敬別人的事情,今天算是頭一遭了。
  
  此時,見楚云升并不那么兇神惡煞,而且還會要煙,可從來沒聽說過異族的人會抽煙,那胖子也不知道那里來的膽子,鬼使神差地就問了一句:“大哥,您是哪一族的?”
  
  楚云升看了他一眼,轉身離去,只輕輕吐出一字:“人。”
  
  人!?
  
  竟然是人,不是異族!!!
  
  人,也可以強大至如斯?人,也可以強大如斯!
  
  難道那個可怕的傳說是真的?
  
  頃刻間,有人眼神中露出害怕,有人露出恐懼,有人露出激動,只有渺渺幾個露出狂熱,那胖子便是一個……
  
  ******
  
  “把東西交給我!”
  
  楚云升不用一會的功夫,便追上了帶著白衣女人那張秘牌向南方逃亡的女覺醒者,在冥的超強視野下,以楚云升的速度和對元氣波動的敏感,毫不費力便找到了她。
  
  “什,什么東西?”
  
  面對忽如其來,速度極為恐怖且全身籠罩在黑色盔甲下的楚云升,那女覺醒者,強作鎮定道。
  
  “冰族和火族那兩人已死!東西我知道在你這,交給我,我放你走,不要逼我動武!”楚云升立著千辟劍,道。
  
  那女覺醒者目光頓閃了幾下,仿佛是在思考,又像是掙扎,半響頹然地放棄了抵抗,僅憑眼前此人的速度,就不是她能夠對抗得了的。
  
  “我可以交給你,不過,你要告訴我你是誰,否則我將來沒辦法交差,她們一樣會殺了我。”
  
  楚云升冷冷一笑道:“它們二人已死,沒人知道是你交給我,回去繼續裝受傷,然后和你的同伴們一樣,說是一個黑甲人突然出現就行了,它們知道我是誰,其實,就是你們不說,他們也能猜到。”
  
  那女覺醒者心中一驚,聽他的語氣,像是冰使與火使都死于他手中一般,且他還絲毫不畏懼得罪火冰兩族!天下間,除了五盟中其他三族以及多能族,誰敢如此?
  
  她卻是不知,楚云升現在飛奔疾馳,轉戰大地,就算異族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出現過,又有何用?下一刻,他都可能在百里之外了。
  
  “就是這個了。”女覺醒者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從衣服里掏出那方金黃色的秘牌。
  
  “你知道它是做什么用的嗎?”楚云升拿在手里,翻來覆去,只見上面刻畫著一個巨大而巍峨的門,蒼茫而宏大,以及一些奇怪的圖案。
  
  他試圖注入一些元氣,卻沒有絲毫效果,一時也不知道這么一個破牌子,為何值得白衣冰族女人寧愿用命去交換?
  
  那女覺醒者搖了搖頭,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不過楚云升也明白,她即便是知道一些,也必定是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真正的核心秘密是不可能為一個人類所知的。
  
  因此也不想再浪費時間盤問她,收起秘牌,身體一卷一舒,縱身而起,消失在茫茫的黑暗之中。
  
  ……
  
  這一次,為了防止再走錯路,他一路上沿著長江,順流而下,卻不再是直線前進,故而饒了許多彎路,甚至在路過原金陵城位置的時候,為了避讓已經擴大了不止十倍的黏液區和殤,幾次三番地兜了巨大的圈,如此,經過一天一夜的長途跋涉,終于在第三天凌晨時分,抵達了他闊別已久的申城邊緣!
  
  連續一天兩夜的奔跑,即便他已經克制出平穩的速度,但如此不眠不休,到了申城,也已經累得夠嗆。
  
  不過,他并沒有立即進城,而是轉向,向申城邊上的那顆“大山樹”奔去。
  
  ******
  
  (補周六的一章)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