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415 偷襲先偷師

偷襲,第一要領便是時機,既不能太早,也不能太遲,尤其是冰火兩族人相爭的時候,時機更為重要,必須在他們勝負即將分出的瞬間,一舉雷襲,既除強者于不備,又不至于讓弱者留有反抗之力。
  
  于此,楚云升也算有點經驗所得,申城襲蟲,昆城襲甘,都曾摸出過一些藏匿之道。
  
  一念即起,兩團冰火糾纏的斗影,也已漸漸逼近楚云升藏身的位置,火族斗篷人烈焰狹刀所劈斬出來的彎月刀焰,擊空漏網之處,點燃了一處又一處的房屋,轟轟地燃燒,幾乎照亮了整個街道。
  
  等他們廝打的靠得近了,楚云升方才看清楚,那冰族女人手中持有的一柄菱形刺式武器,非同往常他所見冰族隨手凝聚冰塑的模樣,而是實打實地一柄實體。
  
  那冰族女人揮擊著它,起先,擊發出一柄柄巨大的梭刺,給予火族斗篷人亦不敢小視的重擊,無論是攻擊的速度,還是梭刺的威力,都勝過蜀都時死在他劍下的那位初復冰族。待火族斗篷人改變戰法,發動隱匿之技之后,便眉頭微皺,迅即向四周發出一陣陣地如梭的小冰刺,密密麻麻,試圖借以判斷火族斗篷人的實際位置。
  
  蓬!
  
  火族斗篷人幾番變化方位成功迷惑對方后,忽然暴起,以絕對優勢的速度乘其不備,一刀戮力斬了下去,狹長刀鋒劈砍在冰族女人淡淡的冰氣層上激起熔巖般的火焰,如鋪開的浪流,嘩然分開,兩旁被這掀開的火焰所濺落的房屋,頃刻熊熊點燃。
  
  冰族女人咬牙悶哼一聲,口角溢絲絲鮮血,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冰怒,她雖然占有武器之利,但本身實力上的差距,卻仍是無法彌補的,即便已經以周蔽的小冰刺四射之法,探測到斗篷人的實際蹤影,想要出手攻擊卻仍跟不上對方的速度,這就是中復和初復間巨大的實力差距!
  
  故而,心中雖有不甘,她卻也只能加速地邊打邊退,逃跑的意圖十分明顯。
  
  但火族斗篷人不知出于何故,像是一定要將她斬殺在這里一般,不但自己接二連三地發動如浪潮般地火焰刀襲,并且派出一圈人類覺醒者于前后左右死死牽制住她的一舉一動。
  
  兩名異族之間偶爾也吐出一些呵斥的話,但語言音節古怪,無法聽懂,絕不是楚云升所知道的語言中任何一種。
  
  不久,他們便從鎮北入口一直打到鎮中心的位置,摧毀了無數房屋與墻壁,終于在鎮中心的廣場位置,冰族女人似是到了精疲力竭的程度,屢次試圖突圍出去,都被火族斗篷人以及人類覺醒者牢牢地困在廣場一個早已不在噴水的噴泉池中。
  
  火族斗篷人藏匿身形,屢襲得勝,攻勢更加如潮水般的澎湃,一刀刀帶著烈焰的狹長刀鋒,屢屢集中冰族女人的身體,不到片刻,她那層白衣便破裂累累,血染戰衣。
  
  楚云升早已悄然下樓,斂神屏息,將身形埋入火光外的黑暗之中,不近亦不遠地,一直隱隱地跟著他們,不露身形,也不出任何動靜。但想法與念頭,卻從最初的簡單的準備偷襲,漸漸地演化為暗中的“偷師”,這倒并非是他刻意所為,乃是因為這兩名異族人在激烈地打斗過程時,引發了各種變化多端的元氣波動,有強有弱,均被他對元氣波動的敏銳所捕捉,無意識地牽動了他對能量轉化力量一途上的理解。
  
  自修習前輩所著的古書功法以來,楚云升從未得人指點,一切都靠自己用心摸索,因為古書就像一部“教材”,無法做到因人而異,不會因為某個地方楚云升看不懂,就多解釋一些文字,又或者那個地方他看得明白,就節約一些篇幅,因此,他之所以修煉進度緩慢,除了資質一般外,還有個重要的原因,便是在“教材”與“學生”之間,缺少一個可以解惑的“老師”。
  
  自古以來,無師自通者,非有絕大智慧者不可,少之又少,甚至幾乎沒有,即便是古之圣人,今之科學巨擘,無一不是借助他人的肩膀,或早年有名師指點,或后有同伴參研辯論乃至相互印證,而楚云升只有一本書,連個“輔導教材”都沒有,且還有諸多字符不能辨認,其中的難度無形又增加了許多。
  
  是以,他從不放過任何學習與理解的機會,尤其是在神域自改圖功法之后,更是如此。
  
  而異族人之間的爭斗,雖是很好的參照,但楚云升卻很少能以第三方視角見到,唯一一次還是在黃山火族斗篷人偷襲吹雪城的時候,只是當時他根本無心細查,一心系在救人上,最終自身也很快便卷入進去,而其他歷次,不是他對陣火族,就是他對陣冰族,廝殺之中,生死之際,更不可能有心思揣摩與研究它們的能力運用。
  
  如今這江城邊上的一個小鎮,無意之間出現了這么一個大好機會,一直處于暗中的楚云升,進可偷襲,退可暗中觀察,即便學不到東西,也可多了解一點異族的本事,于是于不自知覺中,便凝聚著心神,感覺著那些混亂的元氣波動。
  
  火族斗篷人雖有藏匿身形的本領,甚至以中復的實力啟動此斗篷上的模塊,能量波動極為細小,連冰族女人都無法探知他的身位,但卻逃不過楚云升的捕捉,對天地元氣波動的敏感,是他自修習古書功法第一天起,便牢牢獲得的本領,哪怕是再細微,只要距離不過于遙遠,無一能夠逃脫。
  
  它每一次次刀焰轟殺,楚云升都能飛快地記下它出刀那一剎那間的元氣波動,如是反復,一刀,兩刀,三四刀……直至幾十刀過后,看似雜亂無章的元氣波動背后,漸漸地便浮現出精華之所在,那絲細微且屢次相同的波動隱藏在諸多無序之中,若不是他對此敏銳非常,又觀察足夠的刀次,根本無法察覺。
  
  旋即,這絲細微的波動,飛快地融入他對古書劍式的理解之中,許多疑問頓然豁而開通,如塞堵自疏,一時竟蠢蠢欲動。
  
  再看冰族女人,卻又是一番不同,火族斗篷人的精華處于對自身火能的精細操縱,而她卻始終都能最大限度的利用周圍的冰雪環境,交融入冰元氣造成的攻擊范圍,每一波冰刺雨,都是以最小的本體能量消耗,發動出最大的攻擊效果。
  
  兩者,一內一外,雖非絕頂的戰技,但在能量運用上,卻不知道超越楚云升多少倍,他所會劍式、戰技,便如同擎舉著一尊轟天大炮,只得其威猛,卻不得其精妙之處。
  
  正當他觀察入微,越來越多的疑問被一一打通的時候,只聽到那冰族女人忽然清吟一聲,周身寒芒逼射,一記大梭刺擊中火族斗篷人劈斬而來的火焰刀光,借助能量沖擊而產生的反推力,飄身一蕩,凌然撲向刀劍刺如林的人類覺醒者。
  
  噗嗤!
  
  兩鋒長刺火焰瞬間貫穿了她的身體,殷紅的血液順著早已染紅的白衣流了下來,那冰族女人一臉冷毅,竟以命傷為代價,強行突圍出人類覺醒者的包圍圈。
  
  不對!
  
  楚云升瞳孔一縮,冥的蟲族視角頓時將小鎮變成一片彤紅的世界,任何細微的動作都絲毫逃脫不了冥的超強視力!
  
  就在冰族女人揮動梭刺刺穿一名火能覺醒者的同時,背對著火族斗篷人,以極快地速度,將手中一快方形秘牌狀的東西,塞入與她擦左肩而過的一名女覺醒者的懷中,動作之快,除了那名女覺醒者,竟無一人察覺。
  
  啪!
  
  冰族女人左手一揮,冰氣急出,那名女覺醒者眼神一閃,口吐鮮血飛出,落在廣場一角,倒地不起,像是死了一般!
  
  此時,火族斗篷人也身形一縮,彈身射出,追了上去,一抹火刀焰擊凜然殺至,生生地在白衣女冰族的后背上斬出一道恐怖的血口,血肉模糊,白骨森然。
  
  冰族女人咬著嘴唇,慘然悶哼一聲,卻頭也不回地,加速急奔,冰冷的雪地上,留下一道鮮紅的血痕。
  
  “看你能跑多遠!抓住她,本使有重賞!”此時,火族斗篷人忽然說一句“人話”,沙啞而難聽。
  
  人類覺醒者見冰族女人竟然已經虛弱到這種程度,人類的攻擊都能刺穿她的身體,大抵上是為了爭奪那頭功,頓然無了剛才的那般小心翼翼,各自蓬發著最大的元氣能量,轟然追殺!
  
  冰族女人見人便躲,四處擇路而逃,已然是到了燈盡油枯之時,此刻竟連一個人類覺醒者都不敢抵擋,這還是楚云升第一次見到一個異族,落得如此境地。
  
  這時,楚云升余光之尾,那名被冰族女人擊飛的女覺醒者,恍然動了一下,輕微地移動身軀,跌入路邊的雪叢中,沒入黑暗。
  
  原來她如此落魄逃竄,只是為了以性命換得那名女覺醒者帶著東西成功逃亡!楚云升暗中看著冰族女人,卻見藏匿身形的斗篷人已成功偷近到冰族女人身邊,只待這一刀下去,便勝負立判,人死戰息!
  
  這已是唯一的最后機會,稍縱即逝,楚云升心神一動,頓時周身元氣大盛!
  
  肅!
  
  剎拉間,一道嘯銳刺耳的白芒,勁透黑暗之處,曝光刺閃,猶如一寸黑色流光,破空襲襲,聲剛聞劍氣便至!
  
  凌追在空中的處于隱匿狀態的火族斗篷人身形猛然一頓,慘哼一聲,倒飛了出去,轟一聲撞擊在街道對面的墻壁上。
  
  “誰?”
  
  “什么人?”
  
  ……
  
  猝然驚變,人類覺醒者一片駭然之色,僅以一道黑光,便將火使凌空擊飛,這是何等驚人的實力,難道冰族的高手趕來救援了?一想到這種可能,許多人頓時呆立當地,異族怒下,無可活人!
  
  ******
  
  (補周五一章)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