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408 炮響落人頭

蜀都軍方的高空炮擊給楚云升造成很大的麻煩,冰體凝固射炮將城市的上空凝結成巨型雪花的世界,形成無數的雪花條帶,如鋼似鐵,堅固異常,鏈行索動,稍有不察,便被纏繞圍困,更有冰族踏雪凌空,上下可襲,幾乎令他與冥原有的空中優勢不存。
  
  非僅如此,蜀都一城,幾百萬人口,數十萬軍士,上萬能量操縱士,如若不及早威懾,或為如黃山之戰一般被異族鼓動、利用。
  
  “孫,,,楚先生,我們亦不想與您為敵,只是冰盟威勢如山,若是不從,我們這些人遲早還是個死,早死遲死而已。”一名帶著眼鏡的軍官強壓心中恐慌,硬著頭皮說道,戰場之上,提頭踏血者,數不甚數,但提著冰使人頭的,傾遍全城,史無前例!
  
  “楚先生,不如您就假意答應了她們吧,您就是殺了我們也無濟于事,我們不過是前線指揮平臺,核心指揮系統也不在這里啊。”另一名高個的軍官心中焦急,也緊忙說道。
  
  他一點也不懷疑楚云升手中的那把奇劍會削飛他們的人頭,若死在蟲子大軍下,作為一個軍人,他也認了;但死在這場莫名其妙他們都不知道為什么而發動的戰爭中,任是誰都會覺得有些憋屈與不值。
  
  楚云升將冰使人頭向前一拋,滾落在他們的腳下,蕩起元氣劍,寒聲逼道:“核心指揮系統在哪?說!”
  
  一眾軍官一陣騷動,那顆滾動的頭顱像是有著無法言表的殺傷力,令他們紛紛躲避,莫敢接近。
  
  卻在這時,楚云升心中突生一警,雙腳挺力,彈空離地,凌空中速轉身形,逆元氣劍當空劈斬,一道嘶嘯劍氣擦空殺出,與另外一道劍形火焰上下交錯分過。
  
  轟!……嘭!……
  
  兩聲爆響幾乎同時炸起,楚云升身后頃刻間一片火海,一眾軍官們當場喪命一半,重傷者不計其數,尚能站立不倒得,渺渺無幾。
  
  而他身前,十二身穿制甲戰衣的覺醒者,并力死扛嘶嘯劍氣,陣中氣流大亂,波光洪洪。
  
  “劍氣!你竟然修煉出了劍氣!難怪你能殺掉一個低復冰士!不過”領頭的不是別人,正是楚術門人的紹炳,此刻冷聲一哼,眼神中充滿了狂熱!
  
  “你來正好!”楚云升提劍點地,九章圖功法鄒然行至巔峰,速如飛燕形如鬼魅,呼嘯殺去。
  
  紹炳心神一凌,眼射寒光,當即沉聲低喝一聲:“行結,楚衍殺陣!”
  
  “嚯!”
  
  其他十一楚術門人,轟然一聲,移形換影,各取一方位置,彼此間火能交相輝映,契合某種規則,勢能瞬間成倍成倍激增!
  
  這時,楚云升已經提劍逼到,紹炳揮嘴角一絲冷笑,揮劍斷喝一聲:“一劍陣殺!”
  
  十二只長劍火焰頃刻齊飛,陣法規則催逼下,融形化影,火能沖天
  
  呼!
  
  一鋒長達十米的火焰巨劍憑空高高昂起,能勢浩大,焚起的烈火似能催裂周圍空氣,即刻便雷霆萬鈞地朝楚云升劈斬而下,火能沖擊波頓時射開,劍未到,地已裂!
  
  威不可擋!遠勝“倚冰使”的冰拳一擊。
  
  “雕蟲小技!”楚云升卻冷然道,拔劍擎于天,一躍而起,劍體逆元光芒大盛,連人帶劍劈迎火焰巨劍而上,暴喝一聲:“劈劍式!”
  
  此乃他所自創殺蟲三劍式,招式不在多,唯爛熟于心即威力大成,“劈劍式”他已不知用過多少次,力道、方向、著劍點的控制嫻熟無比,一劍劈出,只待破敵。
  
  呼呼!
  
  逆元氣劍斬上火焰巨劍,強悍的元氣頓時將暴虐的火焰一分為二,濃焰滾滾從楚云升身邊分流而過,一斬到底!
  
  火風將楚云升的戰甲扯得獵獵作響,兩旁的建筑物融漿化液,不存一物!
  
  與此同時,因能量撞擊而產生的肆虐反沖下,紹炳等人臟腑一蕩,眼圓口裂,稍弱者,竟血崩手心。
  
  “這不可能,楚衍殺陣一劍陣殺之技,即便是中復冰士,也”紹炳震駭之下,倒退半步,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再來!”楚云升仿佛是在印證他的“不可能”一樣,蕭然一聲,不給他們任何喘息之機,借助火焰巨劍反沖的能勢,旋空翻轉,舉劍再次劈下,劍光迸裂,六道劍氣嘯銳而去。
  
  “劍雨陣殺!”紹炳猛然一凝,穩住心神,喝聲指揮道。他為陣首,十一陣位都要聽從他的一行一令,否則全陣便不攻自破。
  
  即時,一道道火焰長劍自楚衍殺陣中,火箭炮列一樣噴射而出,如火雨倒降。
  
  劍氣對上火焰化劍,精純逆本體元氣對上剛烈火元氣,一場元氣能量廝殺頓時展開,相互絞殺!
  
  勝負尚未分開之際,楚云升再次以不可思議的連發速度,又一次迸發出六道劍氣,疾沖殺來。
  
  剎那間,紹炳臉色慘變,第一波六道劍氣已經難以抵擋,第二波六道劍氣,以何抵擋!?
  
  然而,楚云升像是要徹底令他絕望一般,再一次揮劍怒刺。
  
  第三波六道劍氣駭然射出!!!
  
  紹炳一下肝膽俱裂,呆若木雞:三連發!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鈧!鈧!鈧!……
  
  一道道劍氣倒插下來,摧毀劍火雨,摧毀楚衍殺陣,刺立在陣位上,華光一閃,陣道斷裂,火能量轟然坍塌,向內猛然一縮,嘭地一聲,轉眼便如洪水一般爆裂噴出。
  
  十二只身影如斷線的風箏,拋飛出去,劍氣與陣毀撕裂的巨大能量爆炸,扯斷了他們的身體,鮮血淋漓,肢飛體解!
  
  瀕死的紹炳,在楚云升高高的劍下,慘然笑道:“想不到真正的楚術竟真有如此之大的威力,楚云升,別以為你有中復冰士之上的實力,就能橫行,等,等五盟的高復族士出世,你還是死路一條!只有,只有,我,我們……”
  
  “不,不加入,我們,你永遠,永遠,也別想得到,玉,玉牌……”
  
  “我已經不需要了!”楚云升收回元氣劍,目視遠空,冥與漓交戰之處,冷冷道。
  
  紹炳瞪大了眼睛,不甘心地,道:“為,為,什么……”,話語未完,不肯瞑目地氣絕而亡!
  
  遠處,戴著眼鏡的軍官,趴在短距離通訊器上,奮力地請求通話道:
  
  “喂……喂!……”
  
  “喂喂,喂,終于通了!將軍,我是三區的韋東明,指揮平臺被摧毀,軍官大部分陣亡……誰干的?先是楚,后來是紹炳,一時說不清楚……將軍,我們怎么辦?……”
  
  “他讓我們投降,不準再開炮……”
  
  這時,軍官手中的通話器,被人一把奪走!
  
  “喂,喂?”另外一頭傳來個男人的聲音。
  
  楚云升對著通話器,冷聲道:“我是楚云升,紹炳已死!我告訴你,剩下的是我和冰族的恩怨,與你們無關,如果你們膽敢非要攪和進來,我只有一句話:炮響落人頭!”
  
  說完,他地一聲掛上,身形已在十數之外,向一座高樓疾馳而去,一邊飛速用攝元符補充元氣。
  
  天空上,巨型雪花四處飛揚,籠罩著整個蜀都城。
  
  楚云升立于三十多層的樓頂,右手凌空飛速符,一張接著一張,一字排開懸浮在半空中。
  
  三階離火符,二元天的時候,制耗費元氣甚大,且艱澀困難,但他現已是三元天境界,立即顯得流暢,迅捷。
  
  十符畢,楚云升吸了一口,取弓張弦,極光箭頓時凝聚與弓弦之間,箭尖頂著第一張離火符。
  
  嗖!
  
  箭飛符附,射入巨型雪花條帶“大陣”中。
  
  嘸……轟!……
  
  白皚皚的雪空中,紅光一閃,符體激活,天地為之一亮!
  
  如流星一樣的天地元火,從天而落,鋪天蓋地,方圓百米之內,焚為一空,烈烈燃燒。
  
  第二箭,第三箭……直至第十箭!
  
  楚云升一鼓作氣,連射十箭,將離火符盡數升空。
  
  轟!轟隆隆!……
  
  蜀都的天空上,宛如綻放著十朵絢麗的煙花,幾乎照亮了整個城區,引得無數人伸頸仰望。
  
  肆虐的火元氣,頓時將雪花宮殿一掃而空,露出昏暗的黑天!
  
  遠處的炮聲,這時,忽然噶然而至,像是被誰掐著了脖子。
  
  雪花“大陣”一失,天空上與冥纏戰的漓,再無借力之物,只能飄然而下。
  
  卻在這時,漸漸消融的巨型雪花外面,從四面八方,從遠空,急速飛來十三架飛器,立即將他與冥包又圍在中間。
  
  飛行器上,沾滿了一個個白衣飄飄的冰士,竟多達四十多人!
  
  落下的漓,重新踩著原本蜀都的最后一架飛行器,冉冉升起,道:“楚,你很能戰,但一切到此結束了,把書交給我,跟我走吧,我還是那句話,保證你的安全。”
  
  楚云升環視四周,凌然冷笑,絕然道:
  
  “我這一輩子謹小慎微,小心翼翼,這個怕得罪,那個怕招惹,不敢出格,不敢惹事,只想平平安安過日子,從沒有做過什么驚天動地的事情。”
  
  “但是今天,我想試試,因為我逃過、躲過、怕過、小心過、求平安過……可是什么用都沒有。”
  
  “我說過,我要走,你們誰也攔不住!”
  
  “楚”漓剛要說什么,從飛行器艙口鉆出一冰使,緊急道:“大隊長,總部急訊,多能族以自損艦隊三分之二為代價,強行進行“低空波跳”,避開所有攔截,馬上就會趕到蜀都城外!”
  
  她話音未落,蟲子黏液的上空傳來一聲劈天巨響,震耳欲聾一艘龐大的戰艦,是戰艦而是不飛行器!于虛空中露出威風凜凜的艦體!
  
  ******
  
  明天不上班,加更,求月票殺進前40!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