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405 用命來拿

《章節名出錯,應該是第四百零五章》
  
  夜,漆黑冰冷。
  
  ……
  
  “老師,我今天去看他了,他的樣子好可憐,孤零零地,一動不動,像是死掉了一般,只有一個怪物陪著他……我帶了他在宴會上吃得最多的東西去,別人卻告訴我,他已經七天七夜寸食未入,滴水未進。”唐依站在窗前,望著黑幕沉沉地世界,感觸道。
  
  “你幫不了他,誰也幫不了他,能幫他的,只有他自己,只在一念之間。”坐在沙發上老人,搖頭嘆息道。
  
  “老師,我有一件事弄不明白。”唐依出神地望著玻璃外,路燈下的椅子,怔怔道。
  
  “什么事?”老頭不經意地抬頭看了她一眼,道。
  
  “他已經擁有了登峰造極的力量,為何還那么痛苦,為何還落得那么凄涼?如果擁有舉世無雙的力量,也無法逃脫命運的折磨,那么究竟得擁有什么才能擺脫呢?”唐依微微抬起頭,雙目中閃爍著迷惘。
  
  老頭嘆了一口氣,閉上眼睛,像是回憶著什么,須臾,才道:“你過來,我給你看點東西。”
  
  說完,他緩緩起身,從書桌上取來紙筆,鋪在茶幾上,待唐依走近,在一張白紙上,分別畫了兩個一大一小的圓圈,指著它們道:“你看,圓圈所包圍的面積,就代表了人所擁有的知識與力量的大小和多少,圓圈外面的空白則是未知的或者是更強的力量;
  
  現在,小圓代表你,大圓代表楚,第一眼看上去,你會覺得他的圓比你的大,說明他擁有的力量比你大很多。但如果你仔細再看,就會發覺,他的圓越大,圓周就越長越大,與未知的空白的地方接觸的就越多,接觸的空白越多,他就會發現這個世界上就有越來越多的東西他搞不懂,越是不懂就越是痛苦,越是痛苦就越試圖去搞懂,想要把圓圈外面的空白都圈到自己的圓里來,于是這個圓越圈越大,越大卻越發現更多不懂的東西出現在圓周外!
  
  這是一個死循環,它的過程無法逆轉,你不能把自己的圓圈變小,除非腦袋瘋掉,一旦你在這張紙上投下你的圓,你就進入了一場生命的角逐,至死方休,這就是他為什么的圓比你的大,卻比你痛苦的根源之一,能聽明白嗎?”
  
  唐依若有所思地盯著白紙上一大一小的兩個圓圈,像是在沉思,許久后,忽然道:“有點懂了,但是,老師,如果這個圓足夠大!”
  
  她迅速拿起筆,在挨著白紙的邊,又畫了大大圈,道:“如果它大到把所有空白的、不懂的、更強的地方全都包涵進去,那么是不是循環就結束了,欲望與痛苦也就結束了!?”
  
  老頭默了半響,然后笑了,慘然地笑了,道:“我們的祖先,曾和你現在想的一樣,也是這么認為的,并為之而瘋狂努力,拼命地擴大這個圈,想把一切都包涵進去,于是這個圈越來越大,大到出奇,根本停不下來,也無法控制,終于有一天,你猜怎么了?”
  
  “怎么了?所有空白都包括進去了?”唐依抬頭心中怦怦直跳道。
  
  老頭搖了搖頭,雙手懸于紙張上,向外一擴,道:“終于有一天,這個圓圈,越過了白紙所有的邊界……然后你再看看這張白紙!?”
  
  唐依盯著看了半天,突然瞪大了眼睛,驚懼地顫聲道:“圈消失了!?白紙又成了一干二凈的白紙!?”
  
  ……
  
  ******
  
  兩道白衣影子從一處不起眼的軍營走了出來,
  
  “漓姐姐,七天了,他還是不說話,怎么辦?”一個年紀看起來稍小一點的白衣少女,擰著眉頭道。
  
  被問起的白衣女子,回頭望了軍營一眼,道:“雪,你在復蘇前,父母親人都還在吧。”
  
  雪冰使點了點頭,道:“我復蘇后,就保護好他們了。”
  
  漓冰使點了點頭,默然地道:“我復蘇的時候,他們就慘死在我的眼前,我連埋葬他們的機會都沒有,便燒為灰燼。”
  
  雪冰使楞了楞,不知道說什么好。
  
  “他會開口的,我們說的話,他其實都聽得見,只是不想說話而已。”漓笑了笑,像是要揮散掉什么記憶一般,轉開話題道。
  
  “那他會聽我們的嗎?我總覺得這人有點不正常,在黃山的時候,他就”雪冰使暗自搖頭道。
  
  “如果他想報仇,而且腦袋沒傻、沒瘋掉的話,就必須選擇一個勢力作為依靠,否則他這一輩子都報不了仇。”漓淡淡地說道。
  
  “那他會不會選楚術門人?畢竟他們似乎真的有點淵源。”雪冰使擔憂地說道。
  
  “如果是我的話,就不會,楚術門人目前的實力只夠自保,而我們可以隨時向任何一方盟勢力出擊。”漓冰使搖了搖頭,道。
  
  “都怪那個紹炳,如果不告訴他他姑媽一家的死訊,也許可以利用他急切尋找金陵城的心理,拿到符文技術!”雪冰使氣惱地說道。
  
  漓擰了擰清秀的眉頭,道“雪,你真的要回總部修復復蘇了。死訊是大家共知的事情,根本瞞不了多久,紹炳不過是耍了一個心眼,企圖搶在其他勢力之前告訴楚云升,從心理上,給楚云升一種他們是自己人的感覺。
  
  而楚云升要向諸多勢力血仇,則必須要選擇投靠一方,誰先告訴他死訊,誰就能入主為先地給他塑造出死訊的第一影響,夸大其他勢力的逼迫,而減少甚至掩飾自己的責任。”
  
  雪冰使嘆了一口,道:“誰也沒想到,他竟然還活著!”
  
  “誰也不可能想得到,當初你的飛行器拍攝到的全息圖像,清清楚楚地顯示了他已經分崩離析,根本不可能活命!誰又能想到他竟然可以將生命之源寄托第四維空間,重塑三維身軀!”漓此刻的語氣,仍帶著一絲不可思議。
  
  “這就是符文技術的力量嗎?阿娜顏隊長曾說過,如果我們得到它,就一定能夠全面復興冰族!”雪充滿希望地說道。
  
  漓點了點頭,望向無盡地黑暗天空,嘆息道:“他的事情已經傳遍全城,其他四盟以及多能族很快就會知道,尤其是多能族,楚術門人對抗不了我們,很可能會勾結他們!明天如果楚云升還不開口,就準備以武力強行將他帶回總部吧,哪怕犧牲再大,戰亡再多!”
  
  ******
  
  99元店,到處都在瘋傳“孫盛”的事情,只有一間房間大門緊閉。
  
  根子從床上起來,默默地坐在床邊抽著煙,一根接著一根。
  
  過了很久,外面逐漸安靜下來。
  
  根子的臉龐映顯在煙頭熒火中,忽然開口道:“我今天去看老孫了。”
  
  被中的女孩沒有說話,似乎像是睡著了一般。
  
  根子默默地道:“他不會說話了,和安子一樣,心死了。拿著他姑媽的項鏈,還有冰使拍攝的照片,就盯著它們看,眼睛眨都不眨,一個人坐在那里,七天七夜,一個姿勢,一動不動。”
  
  女孩還是沒說話,只有他一個人的聲音。
  
  根子仍在自言自語道:“我和他說話,他也不理,我知道他心里苦,他那么厲害的一個人,卻連一個親人也保不住,比我還苦!和他比起來,我和我爸媽”
  
  女孩仍舊沒有說話,只有呼吸聲。
  
  根子沒能繼續說下去,陷入了沉默,兩行眼淚清楚地流了下來,過了很久,他伸手抹去眼淚和鼻涕,吸了一口氣道:“我們結婚吧,讓你媽上來和我們一起過。”
  
  女孩渾身顫抖一下,死死地咬住被角,低聲陣陣泣哭……
  
  根子望著窗外,默默道:爸,媽,我要成家了,我會好好活下去的,你們高興嗎?
  
  *******
  
  第八天,軍方大營齊集了大量人馬,空中飛行器纏繞,地面上武裝赫赫,千軍萬馬,似乎只待一命!
  
  蜀都城外,一個鬼鬼祟祟的“人”,潛伏了不知道幾天的時間,終于等到了一個外圍警備的空擋,飛速跑向蟲子的黏液區,一串串信號傳遞向珉,而珉迅速將信息傳遞到殤的蜂巢系統。
  
  一直要求各地珉停下進攻,全力進行能量聚集,力圖盡快恢復完畢的殤,頃刻間,四通八達地指令如潮水般地涌了出去!
  
  冰族與楚術門人同時出現在軍營中,望著仍舊保持同一姿勢、一動不動的楚云升,任憑他們怎么說話,都如石沉大海,毫無反應。
  
  兩個小時后,他們終于死了心,轉身準備離去,各自準備新的計劃。
  
  這時,楚云升終于動了,仍盯著手里的相連和照片,干涸開裂的嘴唇一開一合,聲音猶如發自九幽深淵,徹骨冰寒,死氣沉沉:
  
  “你們毀了我一生所有,我將用我剩下的歲月,也毀掉你們!”
  
  說完,他猛地一抬頭,一雙血紅的眼睛橫掃眾人,唰地一聲站了起來,掏出古書,啪地一聲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冷冷道:
  
  “這就是你們想要的東西!”
  
  “除了這本破書,我已經一無所有!”
  
  “來拿啊,怎么站著不動,不想要嗎?有種來拿啊,用命來拿!用血流成河來換!!!”
  
  ******
  
  預告:明天血戰,名為:見云卸甲!
  
  求月票,明天更兩章!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