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401 少壯領袖

“我會殺了你。”楚云升簡單地說道,臉色平淡,卻絲毫沒有僅僅是威脅的意思。
  
  “你殺了我,你也跑不掉,所以這威脅不了我。”唐依搖了搖蔥白的手指,像是在和楚云升玩游戲一樣。
  
  “等會,跑不跑得掉,我說了算;但現在,我說殺即殺!”楚云升“帥氣”的假臉龐上,露出冷冷的真冰意,殺人,他的確殺過很多。
  
  “可是,你殺我了,就沒人能告訴你他是誰了?所以你肯定不會殺我!”唐依小孩般地笑著道,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樣。
  
  楚云升一言不發,走到茶幾前,拔起長矛尖,轉身一步一步逼近唐依,寒氣凌人。
  
  卻見唐依不知道那里來的膽子,始終笑盈盈地看著楚云升,寸步不動。
  
  咝!拉!
  
  楚云升矛光一揮,以不可思議地速度,在唐依面前一矛劃過。
  
  “沒用的,別想嚇唬”唐依最后一個“我”字,卻生生憤怒地堵在了嗓子眼。
  
  只見她的外棉衣,被矛尖一劃到底,完全敞開,露出里面襯托妙曼體型的緊身毛衣。
  
  “我忘了,我還有個辦法,或許可以把你渾身扒光了,扔到樓下聚會的大廳里面,或者應該是外面花園人群中,可能更好玩。”楚云升對她濃濃的“玩意”,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想出了這么一個損招來。
  
  “你!王八蛋,你敢!”唐依臉色煞白,從楚云升的眼睛中,似乎讓她感覺到他不是在開玩笑,也許真的能做出這等無恥的事情來。
  
  一個女孩,剛滿十八歲的黃花大姑娘,蜀都三大巨頭之一的“小公主”,如果在自己的成人禮上,被人剝光了衣服,赤身裸體地丟在來賓群中,那將是何等的震撼,何等的奇聞,何等的奇辱!?
  
  “我不敢?我有什么不敢的,我連人肉都吃過!”楚云升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蹦出這么一句和“人肉”有關的話來。
  
  “你!”唐依眼中燃起怒火,然而,這時間,忽然像是楞了一下,接著粉嫩地眉頭一松,立即出現一副迷人地笑容,不退反進一步,湊到楚云升跟前,在他的胸口出,仔細地聞了一口氣。
  
  “你慘了,我知道你是誰了,我記得你身上的味道。”她促狹地霎了霎明亮的眼睛,抬起頭望著楚云升,道。
  
  楚云升心中一怔,知道這個女孩詭計較多,也不上她當,更不理她怎么講,口中直接道:“快說他是誰!”
  
  “你身上的肥皂味道是“舒膚佳”,我記得很清楚哦,別裝了,我早說過你在說謊。”唐依向后退了一步,格格笑道。
  
  三公子除了給了宴會用的衣服外,的確也讓陸挺送來過肥皂,因為他身上實在太臭了,三公子含蓄地通過陸挺,交待過他一定要洗干凈了。
  
  但至于是什么牌子,楚云升壓根就不知道,因為那是切開的,只有原來三分之一的大小,用其他盒子小心裝著,日化工業被摧毀的黑暗時代,肥皂完全是個奢侈品。
  
  “別扯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說不說?不說,我動手了!”楚云升眼目兇光,上前就揪住唐依的毛衣領,他真的將矛尖開始撕開她的衣服,絕無作假,他不相信活了這么多年,治不了一個剛滿十八歲的小女孩。
  
  “行,行,我告訴你,別扯人家衣服嘛。”唐依揪住自己的毛衣領,掙扎道。
  
  “說。”楚云升松開她,卻將她逼在墻角,防止她再有什么變化。
  
  “我告訴你也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情,你得幫我揭穿李三公子的謊話,真的,我真的知道你就是孫盛了。”唐依笑嘻嘻地懇求般地說道。
  
  楚云升愣住了,她話到說到這份上了,連“孫盛”這個名字都戳破了,在裝下去,便毫無意義了,也很無聊了,只是他不知道怎么就被唐依識破了,難道真的是因為那該死的舒膚佳香皂?
  
  “承認了吧,大家彼此坦誠,才能算是合作嘛。”唐依見楚云升不說話,伸出小手道。
  
  楚云升沒理會她的舉動,只問道:“為什么要揭穿他?你不喜歡他,自己為什么不去說。”
  
  唐依嘆了口氣,眼神有些萎靡地說道:“我就跟你說實話吧,我爸爸希望我嫁給他,他們還逼我,但我才不會嫁給這個陰險小人呢!打死我也不嫁給他!”
  
  楚云升見她不像又是在作假,收起矛尖,沉聲道。“行,我可以幫你揭穿他,幫你殺了他都沒問題,但你得先告訴我所問的事情,而且要等我辦完事之后,順帶幫你解決了,你放心,我說過的,就一定會做到!”
  
  “好,我就相信你一回,雖然你是個長鼻子大話王。”唐依指了指楚云升的鼻子,然后走到書桌邊,從抽屜里取出一張卡片,遞給楚云升道:“紹炳,雒陽城軍方聯絡官,少壯派領袖人物,冰系能量高手,這上面都有。”
  
  楚云升接過卡片,端詳了片刻,正要問如何才能接近他,便聽到門外傳來一陣女人的聲音,接著敲門聲響起了。
  
  唐依眉頭一簇,迅速推了楚云升一下,道:“你先走,我會去找你的。”
  
  楚云升沒想到“交易”得如此順利,聽她的意識還能幫自己找到這個人,早知道如此,也不用費那么大力氣喬裝打扮了,白費了功夫。
  
  他下意識地接近窗戶,拉開扇葉,便要跳下去。
  
  唐依驚訝地看著他,差點沒笑出聲來,連忙將楚云升拉了回來,推向房門,道:“我們又沒做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你跳窗戶干什么?而且下面有人!”
  
  楚云升這才反應過來,他一心思已經系在叫“紹炳”的少壯派軍官身上了。
  
  唐依重新翻出了一件外衣穿在身上,將撕壞的收了起來,恢復冷淡的面孔,落落有序地打開房門。
  
  “依依啊,下面都等……咦,這小伙子誰啊?”一個貴婦人詫異地打量著楚云升道。
  
  “還能有誰,說客!”唐依冰冷地說道。
  
  楚云升“尷尬”地笑了笑,順勢迅速離開。
  
  ……
  
  片刻之后,唐依打發走了一群貴婦人,掀起窗簾,目視著下面離開的楚云升,低聲道:“老師,他究竟是什么人?”
  
  從沙發上站起一個老頭,身穿著雜工的制服,走到窗口,搖了搖道:“他是第一個輕松擊潰我對他試探的人,我一直暗中注意著他,這人的實力深不可測,遠不在我之下,能量的運用,太神奇了……可笑,李懷恩還想利用他。”
  
  “還是第一次聽到老師您這樣稱贊一個人呢,連冰使您都沒有如此評價過。”唐依驚奇地說道。
  
  “至少他不是冰族火族那些叛徒,希望他是我們自己人吧。”老頭嘆息了一聲,道。
  
  “可惜老師的身份不能暴露,要不然爸爸和伯伯知道您的存在的話,一定不會逼我嫁給那個笑面小人。”唐依握緊著小拳頭,道。
  
  “再忍一忍吧……你和我分頭行動,他已經對我起疑,你去調查他,我去調查紹炳。”老頭無奈地搖了搖,道。
  
  “老師,我想這樣,您看行不行,……”唐依忽然道。
  
  ……
  
  楚云升在花園里轉悠了很久,卻始終沒等到唐依單獨來找他,一戰擊敗封劍之后,雖然沒了再來挑戰的人,但是卻出現了許多來打探情報的人。
  
  他外來的身份,在這些高層權貴面前,已經不是什么秘密,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不知道他現在是否已經真的加入了暗行總會,畢竟楚云升一只宣稱自己是總會的人。
  
  三公子也借故旁敲側擊地和他說了很多,在得到楚云升語里話中透出仍認為自己是總會的人后,也不再多問,對他這個忽然冒出來的高手,進一步的策略,他們還得等宴會結束后,頭頭腦腦碰頭并收集情報后才能做決定。
  
  夜越來越深,唐依始終沒有來,且一直和一群女人在一起,也沒有單獨說話的機會,到了“曲終人散”的時候,楚云升果斷放棄借助唐依力量的想法,這些上層權貴,哪怕只是一個十八歲的小姑娘,他又一次覺得終還是靠不住。
  
  回來的路上,陸挺一直默默地打量著楚云升,什么話也沒說,什么話沒問,只是在送他到達99元店的時候,才開口道:“明天你就可以住喜來登了。”
  
  只這么簡單地一句,道盡了蜀都實力為尊的規則!
  
  楚云升關上車門,也說了一句:“我還是比較喜歡這里,自由。”
  
  陸挺笑了笑,揮了揮手,驅車而去。
  
  根子和女孩一直等著楚云升,見他回來,根子興奮地打問道:“老孫,如何?得了什么賞?”
  
  楚云升從宴會上拿的口袋里,掏出許多他“偷”來的食物,放在電視機桌上,道:“都在這里了。”
  
  “我操,牛肉干,蛋糕,還有水果!?”根子翻了翻,激動地叫道。
  
  楚云升讓女孩打來洗腳水,將腳泡在熱水里,陽光時代,他最喜歡這么干,除了抽煙,就是這個時候,他能想更多的事情。
  
  “送去給你母親吧。”楚云升順手從身后袋子中抽出一塊面包,遞給一直規規矩矩站在一邊的女孩道。
  
  nbsp;女孩卻不敢接,根子沒有發話,她什么事情都不敢私自做主。
  
  “老孫打賞你的,你就拿著。”根子吃著東西,甩了甩手道。
  
  女孩得了批準,立即雙手接住,向楚云升又鞠了躬,慌慌張張地出了門。
  
  過了一會,楚云升有一句沒一句地,邊洗腳邊和根子聊著,旁敲側擊地問一些軍營的情況,忽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根子嘴里塞著牛肉干,支吾不清地罵罵咧咧道:“媽的,出去也不帶鑰匙,我不揍死她,我就不叫根子!”
  
  “去開門!”楚云升見根子壓根沒有給女孩開門的意思,推了他一下。
  
  “讓她在外面蹲一夜,下次就長記性了!”根子歪了歪身子道。
  
  這時,外面傳來另外一個女聲:“孫盛是住這里嗎?”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