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400 陰影

楚云升眉頭一皺,伸手聚起本體元氣,輕輕撣去竄高的火苗。
  
  離火符屬于三階高等攻擊元符,性烈剛強,低階六甲符承受不住周身高階能量的元氣反復炙烤,顧此失彼,燒燃了背后衣服一角。
  
  這也是火能覺醒者常出現的小意外,如果不穿上特制的作戰服,一場激戰下來,不加注意的話,衣服時常會被燒毀一些,但無關大礙,畢竟運用能量的媒介主體是身體而不是普通的衣服。
  
  一個楚云升也沒意料到小意外,卻如確鑿佐證,在眾人心目中,加重篤定了他火能操縱師的身份。
  
  原也有一絲疑惑的冰族代表,此刻亦是一副釋然之色,剛才楚云升表現太過強悍,確實太過意料,不得不讓人生疑。
  
  “沒想到暗行總會還藏這么一個火系能量高手。”
  
  “是啊,封劍這下臉丟大了,連人家單手都接不下來。”
  
  “不知道這個孫盛會不會接著一路連戰排名榜上其他幾個高手,勢力重新分配倒是挺麻煩的事情啊!”
  
  “戚氏這次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還是低調點好。”
  
  ……
  
  一眾達官貴人們,交頭接耳,議論紛紛,若非楚云升曾一口咬定自己是三公子的人,今晚就會有許多勢力出手拉攏,即便如此,諸如幾個大勢力,暗地里也令有一番計較。
  
  乘著他們一陣恍惚、策算的空擋,楚云升加快腳步,仍以廁所為借口,離開正餐宴會現場,穿過花園,擺脫了幾只“眼睛”的跟蹤,尋到一間廁所,稍微整理一下,立即直撲古書與地圖關聯性的方向。
  
  那里是一間獨立的別墅,一群男男女女的年輕少壯派軍官低聲交談,某種程度上,唐依的成人禮宴會已經不再是她一個的事情,而成為了整個蜀都高層以輕松方式“開會”的地方,如果城外的珉,此刻若有辦法對這里發動一場“斬首行動”,恐怕蜀都必將大傷元氣。
  
  目標在樓上,楚云升身后還有“眼睛”,這也沒辦法了,花園就這么大地方,他速度再快,也跑不開到那里去。
  
  形勢緊急,他顧不上后面的“眼睛”了,今天就算“偷”不到地圖,也起碼弄清楚它在誰手上,心里也好有個譜,有的放矢,再做策謀。
  
  依靠長臉哥們提供的地圖,他裝作亂逛的摸樣,一直到進入別墅,接著又繞開少壯派軍官們交談的范圍,乘著沒太多人注意,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從一邊的樓梯上蹬了上去。
  
  拐過彎角,楚云升心中一動,地圖離他越來越近了,就像伸手就能夠到一般,令他呼吸都有些急促。
  
  咔噠~~
  
  一身輕微的關門身,楚云升連忙閃身靠向墻壁,余光一掠,之間一個穿著整齊軍裝的背影,轉身向另外一邊的樓梯走去。
  
  地圖就在他身上!!!
  
  楚云升立即就能感應到古書與之關聯性的跳躍,勃勃欲發,和當初遇到第一次塊玉佩牌的時候,一模一樣。
  
  就是他了!楚云升謹慎地看向身后了一眼,見“眼睛”沒上來,立即探頭望向過道。
  
  忽然,那個軍裝背影凝遲了一下,陡然停了下來。
  
  一秒,兩秒,三秒!
  
  楚云升確定無疑就是此人,正想厚著臉皮裝作不可能走錯路的走錯路,上前清楚此人面目的時候,古書與地圖的聯系忽然斷裂!
  
  此時,那道軍裝背影也一直沒有回頭,接著像是什么事情也沒發生一樣,忽然加快腳步向樓下走去。
  
  見狀,楚云升連忙沖了上去,他快,那人也快,過道本來就短,眨眼間,楚云升便一口氣沖到對面的樓梯拐角,而那道背影已經混入了樓下少壯派軍官之中,一樣的顏色,一樣的軍裝,差不多的身形,就像落入沙子中的沙子一樣。
  
  “SHIT!”楚云升暗罵一聲,就差一點!
  
  接著心中猛地一定,立即想到:此人必定發現了某種朕兆,他在躲著自己!
  
  “究竟是什么人?為什么要躲著自己?難道他知道自己要找那副地圖玉佩牌不成?”
  
  楚云升腦袋中接連閃過幾個念頭,稍稍將身形隱入過道,此人應該還不知道自己長什么樣。
  
  “怎么辦?”
  
  楚云升必須馬上拿出一個主意,下樓逐個試探這些少壯派軍官對他的反應?還是再次等待古書與地圖的關聯性出現?
  
  不用半秒鐘的時間,他便否決了第一種想法,且不說他沒有那個本事“察顏觀色”,就是有,現在目標已經起疑了,他這一下去,便是自投羅網,到時候只怕人沒找出來,反倒被人家先認出了自己。
  
  但第二個辦法更不靠譜,古書與地圖關聯性的間隔出現更不是他能掌控的。
  
  “……等等,他剛才是房間里面出來!”楚云升眉頭一簇,千頭萬緒中,猛地抓住了一根線頭:“里面應該還有人!”
  
  望了一眼那個房門,剛才那個軍官是輕輕關上的,里面肯定是有人,否則不會如此禮貌甚至是小心翼翼。
  
  楚云升瞬間拿定了一個主意,手背在后面,扭開二樓的廁所房門,閃身進去。
  
  栓上保險,檢查了里面確定無人,立即從物納符中取出準備好的另外一套衣服和面具,并戴上帽子,遮住一頭白發,在最短的時間內,更換頭面,從廁所出來的時候,已經搖身一變,成了一個年輕帥氣的小伙。
  
  對著鏡子仔細打量了片刻,確定毫無破綻后,楚云升清了清準備變音的嗓子,伸手打開廁所的房門,卻頓時嚇了一跳。
  
  不知何時,門外居然站著一個老頭,一身清潔工的打扮,像是在等里面的人出來,但楚云升敢肯定進來的時候,樓道上一個人也沒有!
  
  “這老頭是怎么什么來的?自己為什么一點動靜都沒聽到?”楚云升暗中打量了他幾眼,心中連連犯疑惑。
  
  “先生,您忘沖水了。”老頭向馬桶方向怒了努嘴,像是在提醒道。
  
  楚云升壓根沒有用過馬桶,眉頭再次皺了皺,按下馬桶活塞,嘩啦啦地水聲此刻非常的詭異。
  
  老頭卻如正常的清潔工一樣,自顧自地忙去他的事情,清潔廁所內的衛生。
  
  “難道是我想多了?”楚云升甩了甩腦袋。
  
  廁所的隔壁就是目標背影出來的房間,楚云升回頭望了一眼老頭,見他很快就收拾好,提著垃圾朝樓下走去。
  
  等老頭完全消失,楚云升走到那間房門口,伸手敲了敲門,如果里面有人,而且不止一個的話,那么就無法下手,只當走錯了,如果萬一沒人的話,也許也能找到一點蛛絲馬跡。
  
  “咚,咚咚!”一快兩慢,很有節奏。
  
  過了一會,一個女人的聲音,道:“進來!”
  
  楚云升小心扭開旋把手,盡量放慢速度,制造出足夠的時間,在被人家發現“走錯”前,看清楚里面到底有多少人,是否要下手。
  
  “你是誰!”楚云升剛推開到一般,便見到一個人影如鬼魅一樣,忽然出現在門后面,冷冷道。
  
  “我?”楚云升按住被連續一驚一乍弄地有點神經質的心弦,飛速地四下打量,就她一個人!
  
  但當他看清楚眼前距離他不到半米的人的模樣的時候,仍是一怔,竟然是不知道是什么跑到這里來的“小公主”唐依。
  
  幽會情人?
  
  “我走錯了。”楚云升按照自己準備的臺詞一邊說道,一邊鎮定地將門從他身后關上。
  
  他的話,和他的動作完全相互矛盾,既然走錯了,還進來?還關門!?
  
  意圖太明顯!
  
  但唐依卻似乎一點也不害怕,臉上浮現出奚色,道:“自從蜀都第一高手陳浩天死后,你還是第一個膽敢私闖黑暗工作室的人。”
  
  楚云升本來是想迅速捂住她的嘴巴以防止她喊叫的,不過現在看來似乎沒有這個必要了,對方看起來比他還淡定。
  
  “我只是想來問你一件事情,你不要誤會。”楚云升沙啞著嗓門,低聲道,能不弄僵,他還是盡量不弄僵,這可是黑暗工作室的重地。
  
  “你認為我會告訴你嗎?”唐依卻轉身走向房間中的沙發,坐了下來,拿起一張圖紙,嗤然道。
  
  “我只是想知道”楚云升壓低聲音,卻被唐依打斷。
  
  “出去!我什么都不會告訴你的。”
  
  “我認為會!”楚云升從懷中掏出長矛尖,冷冷地突然釘在唐依身前的木茶幾上。
  
  唐依似乎被楚云升“野路子”微怔了一下,但很快恢復神色,嘲笑道:“就憑這個東西,你就想殺我?我不管你是誰派來的,在我沒發怒前,立即滾,我不想摻和你們的事情,不要再來煩我,今天是我生日,不想讓他們殺人。”
  
  “可由不得你,現在這里由我做主,我只問你一個問題,你回答完,我立即就走,絕不再打擾你。但你若不回答,在他們殺我前,我可以保證先送你去見那個陳浩天!”楚云升冷聲,并逼身上前道。
  
  唐依仰頭看了楚云升一眼,冰冷冷道:“你聽好,我不知道什么“陰影”,也從來沒聽過,你回去告訴他們,不要再變著花樣來問我,有本事直接問室長伯伯或者我的父親去,別以為我是你們的工具!”
  
  楚云升一頭霧水,不知道她在說什么東西,挑了挑眉頭,一口氣道:“我只想問你剛才從你房間出去的軍官是誰?叫什么名字?部隊番號、以及來歷!”
  
  嗯?唐依聞言,疑惑地看了楚云升一眼,眼神閃爍,像是始料未及的樣子。
  
  “只要告訴我他是誰,我立即就走。”楚云升盯著唐依,沉聲道。
  
  唐依忽然站了起來,圍繞楚云升走著圈上下打量,臉上漸漸露出有趣的笑容,道:“如果我還是不告訴你呢?”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