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399 閉嘴

“你過獎了,我想他應該是摔傷的吧,那么高的懸崖,我只是運氣好而已,豈敢與封先生比較。”楚云升仍想敷衍過去,地圖的事情最為要緊。
  
  “兄弟,我也是受人之托,這事由不得你。”封劍再次攔住楚云升,眼光朝那群少爺中,瞟了瞟道。
  
  他檢查過大熊的傷勢,骨骼與內臟皆為強烈沖級力所震破,十分凄慘,但這并不能說明是孫盛所致,也可能的確是被摔震所得,大熊雖然腦袋不靈光,但畢竟是排名第11位的高手,所以封劍寧愿相信這只是孫盛的運氣太好。
  
  不過,萬一孫盛的確有點能耐,他也不怕,除了在他上面的四個頂級高手,還沒人能讓他輸過。
  
  戚大少也不是傻子,讓他出手前,也將后顧之憂解釋得很清楚,畢竟這是黑暗工作室的地盤,今天又是他們的小公主的成人之禮,打打斗斗的事情,的確不太適宜。
  
  但“小公主”的出格舉動,不僅令聰明的少爺們不解,同樣波及到了他們的上一輩,真正掌控蜀都各方面大權的人物。
  
  一直以來,黑暗工作室都有一個深不可測的謎團,緊緊地困擾著各方勢力,他們暗中做過無數次的調查,都始終弄不明白黑暗工作室究竟是從哪里來的本事,竟然能夠以普通人類的智商,“戰勝”科學院的那幫子教授與博士,發明出一件件神奇的東西?
  
  起初,他們以為是冰族在背后給黑暗工作室撐腰,但后來,蜀都宣布加入冰盟之后,眾外人才發現冰族對他們各方勢力一視同仁,只要有利于冰族就行。
  
  去除冰族的嫌疑后,黑暗工作室背后的“陰影”,更加神秘,更加捉摸不透,但也更加吸引人,令他們心情極端復雜,這種心情包括貪婪、害怕、以及不安等等。
  
  各方人馬都想找出這個“陰影”,費勁了心機,為得不過是“利益均沾”,他們認為一定是黑暗工作室利用了某種卑鄙的手段“糊弄”住了這個“陰影”,企圖它一家獨霸,就像他們以前試圖“糊弄”冰族一樣。
  
  眼熱,太眼熱了,黑暗工作室的一切成就都令他們眼熱,當今蜀都能夠迅速建立黑暗時代的經濟體系,90%的功勞要算在黑暗工作室頭上,它就像一個巨大的肥肉,所有人,包括軍方都眼饞,但正是因為所有人都盯著這塊肥肉,偏偏誰也動不了它。
  
  他們也不是沒有試圖聯合起來搞掉黑暗工作室,當時因為“推進器事件”,軍方欲征召它,他們就聯合過,暗地里推舉出當日排名第一的能量操縱師強闖黑暗工作室的核心機構,結果是誰也沒想到慘狀,蜀都第一高手,豎著進去,橫著出來,而且還是被大卸八塊!!!
  
  從此之后,再無一人,敢動這種心思。
  
  合縱連橫是中國人老祖宗留下來的智慧,但老祖宗同時還留兩個東西叫一個叫各懷鬼胎,一個叫窩底斗!
  
  于是,“推進器事件”后,第一個東西,各懷鬼胎,應在了各方勢力頭上,爭相私下與工作室搞好關系,希望能多分到一杯羹;第二個東西,窩底斗,則是各方勢力希望應在黑暗工作室的頭上,從內部分裂他們。
  
  所以,蜀都走到今天,聯姻已經是最好的策略,正面上說,可以以裙帶關系,為各自勢力撈取最大的利益;反面上說,可以利用這層關系,接觸到黑暗工作室的核心機密,甚至也許可以看見“陰影”。
  
  不要說“小公主”唐依還是個小美人,就是一個丑八怪,是個缺胳膊少腿的人,他們也要爭得頭破血流,將她娶回來!
  
  但今天,這位“小公主”表現的太出格了,竟然對一個陌生的男人表現出不該有的親密,這和他們所有對唐依生活習慣的情報都不同,大相徑庭,完全是出乎意料,大跌眼鏡。
  
  實際上沒幾個人相信暗行總會為三公子編造的謊言,這不過是為了場面上能夠過得去而已,他們從一開始,包括三公子都心知肚明,不過是將楚云升當錯一個“戲子”在臺上演演罷了,只要面上的那層紙,那層游戲規則,不被捅破,便相互默認。
  
  因此,聰明的頭頭腦腦們立即認定“小公主”這種出格的行為,以她自己倔強獨特親昵方式表明了她需要一場“爭風吃醋”,以表達她對暗行總會三公子的不喜歡,因為畢竟上層的面子還是要的,就是她的父親也不會準許她當面頂絕三公子,而下層人物“孫盛”則是最好的替代犧牲品。
  
  本來這些體面人物,沒人會在主人家的宴會上因為“爭風吃醋”而“大打出手”,做出這等弱智的事情,但既然“小公主”需要一個“勢力”來幫助她,解決三公子的問題,其他各大勢力,自然愿意裝成“弱智”,送這個順水人情,畢竟“小公主”最后花落誰家,還得她自己同意。
  
  只要把孫盛打的落花流水,三公子今后也就沒什么顏面來追求“小公主”,因此,代表戚氏的封劍,搶到了頭籌。
  
  楚云升望向三公子,此刻只能他來解圍,但三公子卻將頭偏向了另外一邊,此刻,他也沒了太好的辦法,避戰只能讓別人笑話他的膽怯,以后更加抬不起頭。
  
  楚云升冷笑一聲,心道:老子為你圓謊哄女人,為你“爭風吃醋”,關鍵時刻,你倒是裝起孫子來了,那么就怪不了我了。
  
  “我要上廁所。”楚云升斷然拒絕道。
  
  “我等你。”封劍大度地笑了笑,以為楚云升怯戰了,只讓他更有信心。
  
  “那我認輸!”楚云升想也沒想地,令全場哭笑不得地,迅速道。
  
  封劍也是一愣,完全沒想到楚云升居然連打都不敢打,立即認輸,這也太沒志氣,而且這個結果絕對不是他們想要的,也不是“小公主”想要的。
  
  “封大哥,要不,我看就算了,今天打打斗斗不太好吧。”陸挺對三公子的表現,有點兔死狐悲的感覺,裝著膽子,替楚云升說了一句。
  
  “不行,兄弟,今天我們必須比。”封劍死死擋住楚云升去路。
  
  這時,楚云升眉頭一皺,古書與地圖的關聯性間隔出現了,而目標直指后面的別墅,剛剛那群軍人進去的那棟!
  
  近在咫尺的地圖目標出現,極大地刺激了楚云升,辛苦這么久,而目標就要眼前了!而且,他已經做了最大的忍耐和讓步了。
  
  “我再說一次,我要上廁所,沒空!”他的聲音忽然變冷,一股寒氣從話語中迸發出來,整個人的氣質為之一變。
  
  封劍心神一凜,這股氣質變得太快,就像換了個人似得,尤其是那雙犀利的眼睛,配上那些傷疤,那里還是一個馬屁精,簡直就是一個冷峻而兇狠的猛虎。
  
  但他也是個好戰的人,否則也不會獲得封絕全城劍者的稱號,對方愈越是戰志堅強,愈是能夠激發他的戰斗欲望。
  
  因此封劍寸步未動,仍舊死死擋在楚云升去路上。
  
  “讓開!”楚云升沉聲叱道,并毫不猶豫地伸手去推開封劍。
  
  時間極為緊迫,古書與地圖的關聯性隨時可能再次間斷,一旦間斷,將前功盡棄!
  
  “孫盛,你不要亂來啊!還記得我跟你說的嗎?”陸挺大急道。
  
  “不用槍嗎?聽說你是用……”封劍說到一半,笑容頓時凝固在臉上。
  
  一股強悍的力量順著那只手向他沖擊而來,霸道的勁力,如果他不馬上拉起能量防御的話,下場將會和大熊一樣!
  
  大熊果然不是死于他的運氣,他的確有這個實力!這是封劍第一時間做下的判斷。
  
  同時,他陡然迸發渾身的火能量,以標準的擒拿動作,扣住楚云升伸過來的的單手,只靠人體戰技,就是排名第一的那位,也只能和他打個平手!
  
  兩股能量頓時絞殺在一起,賓客們紛紛起身,“看熱鬧”一樣地看著這兩人的較量,還有幾個少爺小姐,居然還開啟了盤口,以能量為賭注,賭楚云升什么時候倒下。
  
  封劍的火能量的確有些囂焰,在楚云升的評價系統中,起碼有黑武王以上的水平。
  
  但楚云升仍可以依靠圖戰技轟飛他,和小翠山反踢大熊那一腳不同,當時為避免殺人,以致惹來注意和麻煩,所以只動用一小部分的本體元氣催發本體戰技,如果他全力而為的話,即便是不穿戰甲,也能一腳而奪其命。
  
  封劍臉色數變,已經意識到不妙了,他的手上已經用盡了全力,卻仍舊沒有能夠將楚云升的單手反扣,那只手不但紋絲未動,而且,上面的力量令他寒意陣陣地如洪水般激增!
  
  嘭!
  
  一聲能量沖擊的悶響,封劍面目鐵青摔在地上,這是他生涯中,第一次僅在交手不到數分鐘內,便被對手一舉擊潰的敗績。
  
  “觀眾們”頓時一片嘩然!
  
  堂堂蜀都排名第五的封絕劍者的封劍,戚氏的第一高手,竟擺在一個無名之輩的火能量操縱師手上。
  
  敏銳者,立即意識到操縱師武力排行榜將要重新改寫了,一個火能操縱師崛起了!
  
  楚云升從一開始就做了一個小小的掩飾,他毀壞一張離火符的符封,利用離火符中的火能量,隔著六甲符屏蔽外層,燃燒在他周身,做出一副火能量覺醒者的模樣,以試圖迷惑還在場得那位冰使代表。
  
  “我說過,我要上廁所!”楚云升經過倒在地上的封劍時,冷冷地說道。
  
  這話是給別人聽的,之所以還要說上廁所,倒不是因為要打擊封劍,是由于他必須得趕緊找借口離開這里,跟上地圖目標。
  
  卻在這時,又一個冒出了一人,想說什么卻又欲言又止。
  
  “閉嘴!”楚云升立即順應此刻的時勢,擺出一副如封劍剛才的氣勢,邊疾步行走,邊手指那道。
  
  現在他已經沒有時間再浪費在打斗上了,這些公子哥手下能人無數,若是一個接著一個的來挑戰,地圖目標離開了,他也未必能脫得了身,只希望一聲閉嘴能恐嚇住他們。
  
  那人果然向后面縮了縮,卻還指著楚云升的屁股后面,道:“燒,燒著了。”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