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398 親密舉動

姓林的和姓戚的,這招太毒了,如果是私底下和這位大小姐見面,想來以她的年紀,忽悠過去不成問題,但當著這么多精明的頭頭腦腦的面忽悠,不露出破綻實在太難了。
  
  但現在已經刀架在脖子上了,不上也得上,否則就沒辦法演下去了。
  
  陸挺因為命而緊張,三公子因為勢力利益而擔心,楚云升如果不是顧忌陸挺戰隊以及那些大媽大嬸的生命,也不會有什么的壓力,實在搞砸了,他還有面具可以換個身份繼續潛伏,知道偷走地圖為止。
  
  咳咳,楚云升清了清嗓子,在眾人的目光中,走上前臺,目光掠了一圈,卻見站在前面的唐衣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
  
  “各位首長,各位老總,各位夫人,各位小姐……大家好,我想糾正一下剛才司儀的話語,我的工作是在三公子的領導下進行的,所做事情,都是由三公子精心部署和安排的,所以說,我站在這里名不符其實,應該由我們的三公子來發這個言,才是眾望所歸!”楚云升臉不紅心不跳地拍著馬屁,這些東西,在以前的會議上,他不知道說過多少次,早已爛熟于心。
  
  “我們都聽他說過了,你就說你的吧!”馬上就有人在下面喊道。
  
  “對,你就說你的吧。”又有人附和。
  
  楚云升心中冷笑,估摸著是三公子的競爭對手指派的吧,于是在三公子的眼神示意下,頗為謙虛地繼續道:“既然這樣,那我就說一下我的工作吧。”
  
  他緊緊咬住“工作”,這個技巧,是他多年工作經驗所得,既說了自己,更重要的又體現了上司的領導有方。
  
  “當時,根據三公子的部署,將事發地點分成若干區域,我的工作是負責小翠山附近……走到山底,果然沒有出乎三公子的預料,遠遠地便看見了它在那里,我可以負責地說,一切都在我們的三公子的部署之中。”楚云升順口順嘴地便將他以前的那套,添油加醋地說了出來。
  
  臺下眾人多露出鄙夷的目光,包括那位唐依,眼神中甚至有些厭惡楚云升這種不遺余力地拍馬屁行為。
  
  “那么多人,怎么就偏偏是你發現的呢?”楚云升一停下來,便立即有人搶堵道。
  
  楚云升想了想,道:“對暗行總會對三公子來說,這是精密部署的必然結果,但對我個人來,我只能說,這是一個奇跡!”
  
  “我怎么聽說你不是總會的人,是外來的?”挑問的人漸漸進入攻擊正題了。
  
  這時,楚云升忽地感覺到背后別墅方向,有一股類似珉的精神思維,通過第四維空間通道跨越而來,但比起珉,它太弱了,連古書都未驚動,便被他自己的意識一舉擊潰。
  
  楚云升變了變臉色,向后面看了看,卻一點異常的現象也沒有發現,皺著眉頭,回頭鄭重地應付道:“這是為了我的工作需要,當時對當地的村民進行合理的身份掩護。”
  
  “那你究竟是做什么的?我們怎么沒聽過還有這樣的部門?”
  
  楚云升正色道:“這個問題,我無權回答您,如果您有興趣,可以向我們總會的有關部門咨詢。”
  
  “聽說你可以不依靠儀器,就能發現能量附屬物?”
  
  楚云升笑道:“作為能量操縱師,對能量或多或少都有感覺,我只是偏好于這方面的訓練,如果您也能堅持的話,也可以做到,不過,剛才的這個問題,似乎和現在的話題離的有點遠了。”
  
  這時,一直靜靜觀察楚云升的冰使代表苗繪忽然出聲道:“我有個問題。”
  
  “請說。”
  
  “當時你發現三次形青甲蟲的時候,在附近有沒有發現其他怪物,比如黑色的蟲子,又或者一個帶著帽子的人類?”
  
  楚云升故意思索了片刻,回答道:“沒有,除了遇到一群村民之外,并無可疑人物。”
  
  他當時的確帶著毛線頭套,但是為了綁住到處亂飛的頭發,把它當成了帽子將頭發全塞在了里面,這才造成了被飛行員見到了臉的后果。
  
  苗繪點了點頭,卻沒在說話。
  
  “我也有個問題問你。”唐依眼神中露出一絲和她年紀不相稱的戲謔,隨便指向一個來賓,道:“你知道他是誰嗎?”
  
  楚云升一愣,真想踹她一腳,這個問題太刁鉆了,如果他回答不上來,或者回答錯了,那么就說明他以前壓根不是黑暗總會的人,否則這些大佬他不可能不認識。
  
  而且這個問題的背后,還有很多信息,首當其中地一條,大概是唐依對三公子非常不滿意,故意在找茬,有點大腦的都知道她這是和剛才那些起哄的人一樣,是在公開挑戰三公子的信用,太冒失了,但她的確有足夠的資本當眾叫板三公子,而楚云升現在的身份卻沒有,他必須得回答這個問題。
  
  幸虧楚云升剛在花了大心思記下這人名,雖然他的記憶力并不太好,但在陸挺的口型提示下,很快就能想起來,道:“吳局長的大名,在下怎么可能不知道。”
  
  順帶又裝傻反擊了一下道:“不知道唐小姐,想問什么?這似乎和青甲蟲無關。”
  
  唐依吃癟地冷哼一聲,看樣子她的這個生日并不快樂,楚云升也懶得再理她,說了一聲“謝謝諸位!”,便下了前臺。
  
  他之所以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當眾說了這么多,目的除了應付掉當前燃眉之急外,更重要的是,他要一次性解釋清楚自己,省得后來再有人來找他問三問四。
  
  至于暗行總會,他也解釋過不用儀器就能找到附屬物的事情了,暫時一段時間,應該不在會有人再調查他。
  
  “路隊長,我說得如何?”楚云升回到人群,低聲道。
  
  陸挺暗中豎起一個大拇指道:“你可以去總會做發言人了,不過就是馬屁拍得太過了,有點惡心。”
  
  楚云升笑了笑,沒說什么。
  
  唐依在眾人的簇擁下,切了蛋糕,一幫子人令楚云升心煩地唱著生日快樂歌,他忽地想起,景恬送給他的最后一個生日禮物,永遠地遺失在了黃山腳下。
  
  之后便是正餐時間,楚云升的孫盛這個身份,作為一個被多方勢力利用的小工具,在折騰過后,暫時被“丟在”普通宴席的一角,只有被他以火槍屢次擊飛的王異,有意無意地拿著目光暗中打量著他。
  
  楚云升沒想到在這里也能碰見王異,還是同一桌,不過看他的樣子是受了傷,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如此安排,還是無意之舉,總之楚云升和陸挺的這一桌氣氛有些詭異。
  
  當然詭異歸詭異,楚云升料他們也不敢亂來,這里可是黑暗工作室的地盤。
  
  “小公主”唐依在主宴席區答謝完那些貴賓之后,竟破天荒地,端著一杯紅酒,徑直朝楚云升這桌走來。
  
  在陸挺的急忙拉扯下,楚云升跟著其他連忙站了起來。
  
  “小公主”仿佛已經將剛才被楚云升嗆憋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凈,笑嘻嘻地舉著酒杯道:“我很喜歡那副戰甲,所以還是要謝謝你為我找到它。”
  
  “都是三公子的功勞。”楚云升無視王異一股嫉妒的目光,繼續拍著三公子的馬屁道。
  
  “是嗎?李大少真是好眼力。”小公主媛然一笑,忽然,令一桌子男女老少、身份各異的人全都震驚不已地,湊到楚云升跟前,墊著腳,幾乎貼在楚云升的耳邊,粉嫩的小嘴一張一翕,小聲道:“我知道你在說謊,你騙不了我。”
  
  楚云升無所謂地笑了笑,他按照總會的要求,將“任務”已經完成,信不信那就不管他的事情了。
  
  唐依像是沒有看見旁邊那些驚訝不已的人一樣,接著又做出一個讓陸挺魂魄都要嚇飛,而王異則是瞬間改變想法、暗自慶幸不是自己撈到蟲尸功勞的舉動!
  
  她竟然伸出嫩白的小手,“調皮”地飛速捏了一下楚云升的鼻子!!!然后,變化嘴型,卻不發出任何聲音,像是在說什么悄悄話一樣。
  
  這個舉動太親密了,如果剛才一桌子人還只是震驚,現在,則俱是覺得一定是出現幻覺了!
  
  黑暗工作室的金牌小公主,即便是對蜀都的那幾個權勢喧天的少爺,也一直都十分冷漠,除了她的父親外,還從來沒有人見過唐依對其他男人如此“親昵”過。
  
  嘩嘩!
  
  在主宴席區,一直有意無意地注意著這邊一舉一動的少爺們,也都被驚訝到了,紛紛側目,冷冷注視。
  
  就連唐依的母親,也愣住了,她和其他人不同,不需要掩飾吃驚的表情,大抵上也是第一次見到女兒如此大膽的舉動,拿著筷子的手愣是懸在半空中。
  
  楚云升原本是想避掉得,但陸挺從一開始站起來的時候,估計是怕楚云升出什么錯,就一直用手揪著他的后衣,令楚云升避讓不及,反而適得其反地,惹下更大的亂子。
  
  楚云升第一反應是被“調戲”了,第二反應又迅速地推翻了第一反應,這不是“調戲”,是被她“算計”了!
  
  只要他一出這個花園,馬上就會有人重新開始調查他的背景和來歷。而且,她剛剛在楚云升耳邊悄悄地說了什么,后來那嘴型又是什么意思?很多人都想知道,即便是面色和煦的三公子,心中也甚為迫切。
  
  在唐依夸張的、反常的“親密”舉動下,他之前費了那么大的力氣解釋清楚的努力,頃刻間,付之東流!
  
  但楚云升還是想得簡單了,唐依恢復淑女般的微笑,款款離開普通宴席區,在正餐結束的時候,一個氣勢非凡的中年男人,攔住了他。
  
  “有事嗎?”楚云升剛剛看見一批來遲的軍官,正準備“跟蹤”過去打看情況,他現在對軍方的人十分敏感,畢竟古書與地圖的關聯性屢次指向軍方的大營。
  
  “聽說你曾一腳將大金熊踢到重傷不治,我很佩服,不知道是否可以討教一下,晚上也沒什么娛樂活動,也算是給大家助助興。”中年男人微笑著說道。
  
  陸挺見情況不妙,低聲在楚云升耳邊道:“他就是封劍,蜀都的能量操縱師中,他排名第五!”
  
  ******
  
  很郁悶,碼到快結束的時候,把電源踢了,沒存稿,最后一千多字又得重寫,耽誤了不少時間,但今晚不管碼到多晚都會更第二更,求各位大大的月票安慰!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