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397 成人之禮

---《第二更,求月票!》
  
  土色面具,如果從簡單層次上來看,也算是和弦波罩類似的工具一種,稍有不同的是,植物林配發的面具乃是人造的且可以向人體植入土屬性元氣能量,而且也比弦波罩的結構原理簡易了許多。
  
  楚云升也無意于去大幅度改變它的結構,或者說增強它的土元氣運用功能,而只是看中的面具的“黏化性”貼在臉上,它就能和人體面部黏合在一起,十分逼真。
  
  明天的宴會,他不知道風險究竟有多大,所以必須做出兩手準備,“孫盛”這副面孔依舊要保持這個身份,不能暴露,只能再造一個“面孔”出來,而通過向冥輸送生命之源的辦法是單方向的,且恢復得很慢,不便于短時間內的切換,因此,面具是最好的選擇。
  
  為了達到“化妝”的目的,楚云升得改動面具的兩個地方,一是由于面具戴上后,仍顯出原來臉型的特色,這點他要去除,二是可能因為面具人軍團的面具都是量產的大路貨,精度不夠,所以一眼就能給別人看出是帶了面具,必須淡化這種特性。
  
  這兩點的改動,說難不難,說易也不易,總是要花費一些時間和腦力,利用元氣對其進行微調。
  
  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敗,他手里就這么一個面具,失敗了,就沒得替補了。
  
  將面具放在膝蓋上,楚云升坐在路邊的石墩上,仔細揣摩面具的構造,然后一點一滴的小心試探,以一張御土符為中介,用元氣抹去一些,夸大一些,卻無法憑空創造一些。
  
  滴滴的汗珠從他額頭上順著面頰流了下來,冷風一吹,涼嗖嗖的,令人清醒,一直忙活到后半夜,一張新的面具,才差強人意地被調整到既定目標的七八成,再進一步,已經無能為力了。
  
  帶上調整后的面具,楚云升立即變成一個文質彬彬地男人,如果仔細看,似乎還有點帥氣。
  
  褪下面具,卻是一個傷疤累累,面目猙獰的男人。
  
  個頭與身形是無法改變的,只能用不同的衣服做襯托,改變視覺效果,唯一麻煩的就是一頭白發。
  
  這太招搖了,若不是他在天上的時候,用毛線頭套遮住了,現在估計早被人家一眼認出來了。
  
  剃光了也不行,兩個光頭太明顯也是同一個人,只能絞短一些,希望在黑暗工作室的社區里面能找到一個打雜人員帶帽子的制服遮蔽一下。
  
  一切弄妥之后,楚云升仍有所不放心,利用體內為數不多的本體元氣,又用從酒店帶出來的雜紙,制了幾張離火符在物納符中,對付冰族,還是火屬性的攻擊元符令人放心。
  
  回到99元酒店,已經是后半夜了,根子已經被女孩搬到了床上,而她一直坐在椅子上等楚云升回來。
  
  兩男一女共處一個標準間,的確有很多不便,根子睡了一張床,楚云升占了另外一張,女孩只能在睡在地上,好在地上是陽光時代就鋪上的地毯,酒店棉被也還算充足,方能相安無事。
  
  楚云升仍舊在被子里握著長矛尖,半睡半醒,一直挨到第二天微光出現。
  
  宴會在下午開始,早上還有時間去找長頭聯系一下他的那個兄弟,楚云升開了高價讓對方提供一副內部的大致地圖。
  
  “我昨晚沒和你說什么吧?”一早起來,根子扶著炸裂裂的腦袋,疑惑地問著楚云升。
  
  “說什么?沒聽到,怎么了?”楚云升自然地說道,有些事還是不提的好,就像他自己一樣。
  
  “沒什么,沒什么。”根子皺著眉頭,嘀咕著什么。
  
  “這是昨天借你的本卷錢。”楚云升從兜里掏了一堆本卷,遞給根子,昨晚陸挺從三公子那里給他送了一些,別的先不說,跟著這些權貴“混”,起碼不愁錢花。
  
  “這么快就搞到錢了,老孫你還真牛!”根子醒了醒神智,笑嘻嘻地拿起本卷道:“對了,昨天聽隊長說,人家大小姐要見你?聽兄弟一句,能撈就撈啊,要是有打賞,可勁得要,沒關系,她們錢多的是,都流油了。”
  
  楚云升被他這一打岔,忽然想起一個重要的事情來,陸挺忘了告訴他,三公子也沒說那位大小姐到底叫什么名字?
  
  但此刻,他也不好再問根子,否則就露相了,他現在的身份可是三公子一直秘密培養的人員。
  
  吃罷早飯,楚云升繞去了蜀都西入口,付了1000侖的高額價格,從長頭手里,終于換回來一副黑暗工作室社區的草圖。
  
  又補充了半天的本體元氣,然后換上新衣服,跟隨前來接他的陸挺,駛入了戒備森嚴的黑暗工作室社區。
  
  很快不用問別人,楚云升也知道這位“驕傲”的公主的大名了,一座花園般的豪華小區前,到處飄著祝賀生日的賀詞標語,每一幅上,都有同一個名字:唐依。
  
  陸挺與他竟先于三公子進了花園,倒不是因為人家要急著見楚云升,而是他倆個的身份沒資格走正門,只能從側門與一般工作人員一同進出。
  
  正門那里可是有主人迎接的,不時地都能聽到有人高聲清禮道:
  
  ……
  
  “軍部十七師師長王甘立攜家眷,祝賀貴府千金……”
  
  “戚氏銀行總裁戚圖衛攜夫人公子,祝賀貴府千金……”
  
  “暗行攝總公會副會長李越攜三公子,祝賀府千金……”
  
  ……
  
  “林氏食品集團總裁林玉致夫人攜……”
  
  “武裝制備集團總裁周行岱攜……”
  
  ……
  
  站在“觀眾席”位置的楚云升,眺目觀望,一個名字一個名字的記在心里,這些人中必有攜帶地圖的目標人物,只等古書恢復間隔的關聯性的時候,一舉鎖定。
  
  熙熙攘攘地大人物,衣著鮮艷,紅光滿面地相互打著招呼,到處都是一派熱氣騰騰的氣氛,這群蜀都的大佬們,誰也想不到,一個令冰族都頭疼不已的恐怖級人物就混在不起眼的人群中。
  
  豪華,奢侈,浪費!
  
  這是楚云升一目之下,得出的六字結論,潔白的桌布上,放置的食物有些連楚云升都幾年未得一見過,更有些奢侈品,就算是陽光時代,他也沒見過!
  
  而且,這里沒有蟲肉!
  
  對這些大佬們來說,蟲肉是下賤的食物,是當初養殖場建立前,迫不得已才食用的東西,這種場面下,是根本上不了臺面的。
  
  楚云升估算了一下,這么多的食物,就是再來十倍的客人,也不可能吃得完!
  
  然而,令他驚訝萬分的是,某些貴婦人竟然帶著寵物狗,幾個女人圍在一起,用根子一個星期掙來的本卷錢也買不起的高檔食物,喂養它,一條小狗!
  
  更不要說,只能站在路邊,以女兒帶來的嘔吐物來充饑的那個母親了。
  
  楚云升冷笑一聲,雖然驚訝,卻沒了多少不平的憤怒,這方面的棱角,早在陽光時代,他畢業之后的幾年內,便被社會與生活迅速磨平了,見怪不怪了。
  
  不過,既然來了,在未確定目標前,也沒人招呼他,他除了陸挺和施意,也不認識其他人,閑著也是閑著,他卻還是有事情可做的,這里的食物太多了,多到他不“偷”點走都覺得對不住自己。
  
  楚云升一面學著陸挺的樣子,裝著文雅的紳士,品味著各種食物,一面乘著別人不注意,飛速地將食物收入物納符中。
  
  權貴大佬們只見的談話與各種活動,自然與他無關,正當他“偷”得起勁的時候,客人們一陣肅靜,只見花園門口,來了一個白衣女子,楚云升趕緊縮回了頭,躲在人群后面。
  
  “冰族特使之代表苗繪女士,祝賀貴府千金成人之禮!”
  
  那女人輕輕地和大概是唐依的父親握了握手,道:“唐先生,冰使大人有事不能前來,我謹為代表了。”
  
  “榮幸之至,榮幸之至!里面請。”唐依的父親恰當地流露出一絲失望,又恰當地流露出十分榮幸的樣子,老練地應酬道。
  
  楚云升掃了一樣同樣穿著白色衣服的今天的主人翁唐依的背影一眼,繼續他的“偷竊”。
  
  一桌掃到一桌,侍從們傳流不息,不停地補充滿剛剛被楚云升“偷”走的食物,令他瞠目:黑暗工作室究竟有多少財力與實力,能支持得住如此龐大的食物開支!?
  
  唐依像是忘記了要見楚云升這檔子事情一樣,從下午聚會開始,一直到正餐開始前,她都一直未讓三公子叫來楚云升。
  
  不過,楚云升倒是在“偷竊”的時候,偶爾撞見幾個公子少爺群圍著這位小公主,當真是個個翩翩,人人華氣,溫文有禮,和他這副傷疤累累的土匪像格格不入。
  
  而冥一槍挑死的三次形青甲蟲,被黑暗工作室與武裝設備集團連夜制作成一副小巧而美麗的戰甲作戰服,作為生日禮物,醒目地放在生日蛋糕邊上,為此,總會的三公子爭夠了面子。
  
  司儀那邊更是忙得熱火朝天,楚云升也不知道他在說些什么,就光聽到不知道從那里來的樂隊和歌手,演繹出一片融融恰恰的場景。
  
  快到正餐的時候,也就是準備切生日蛋糕的時候,楚云升已經兩次感應到古書和地圖的隔聯系,但都是指向軍方的大本營,因而只能耐心等待,這個人,他想如果不是冰族,遲早應該會過來。
  
  這時,一個人影走上了前臺,在司儀耳邊低語幾句,楚云升定晴一看,還記得是那個什么林家的少爺,而此時,三公子則是面色不渝,有點難看。
  
  “下面,按照今天小壽星的提議,有請第一個發現三次形青甲蟲的先生,上來為大家講述一下發現的經過,也算是滿足我們的好奇心吧!”
  
  楚云升一愣,陸挺看了三公子一眼,連忙捅了捅他,低聲道:“叫你呢,小心別說漏了,命,一字一命!”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