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396 刺心

“大小姐?”楚云升皺了皺眉道。
  
  陸挺點了點頭,示意楚云升跟他鉆進開來的電驅動小車,關好車門,從懷里掏出一本黑色的證件,遞給楚云升道:“這是三公子給你臨時加急制作的證件。”
  
  “什么意思?”楚云升拿起黑色證件,粗略地翻了翻,越來越搞不懂了。
  
  陸挺壓低了聲音,慎重道:“簡單一點說,這份證件證明了你是三公子的秘派人員,是奉了三公子之命前往山區搜尋蟲尸的,而我們則是接應你的人,不要記錯了。”
  
  “三公子又是誰?”楚云升盯著他問道,在沒有拿到地圖之前,他不想節外生枝,別說什么三公子,就是暗行總會的總會長他也未必賣帳,但這也許是一個混進高級社區的機會。
  
  “總會副會長大人的公子,在幾位會長的少爺小姐中,他排老三,大家都尊稱他為三公子。”陸挺看了一眼車外,小聲道,這件事情給他惹來的麻煩太大了,從昨晚三公子找他談話開始,他便坐立不安,甚至有些后悔運回蟲尸了。
  
  “三公子的意思是你本就是總會的人,直接隸屬他,不過是秘密的不公開的那種,這次行動完全是受到公子的指派。”陸挺繼續解釋三公子的意思道。
  
  楚云升嗤之一笑道:“為的是把找到蟲尸的功勞的攬到他身上?”
  
  除此之外,楚云升實在想不到這位三公子還有什么別的目的,可惜這位公子爺大概不知道他楚云升是多么危險的人物,楞是把一枚“核彈”當功勞抱在懷里。
  
  陸挺點頭道:“類似就是這個意思,所以明天宴會上,你千萬別說漏了嘴,等會我帶你去見三公子,他還有些話要交代你。”
  
  楚云升搖頭道:“只怕沒那么容易吧,申扒皮和牛家院子的人,以及你們戰隊隊員都知道我的情況,怕是瞞不住吧。”
  
  “所以要說你是秘派的人員,如果你說漏了嘴,不但你的命,我的命,全隊,牛家院子以及那個混蛋申扒皮的命,全都要被咔嚓滅口,以保全秘密,你知道嗎?”陸挺做了一個摸脖子的動作,慎重道。
  
  楚云升臉色一冷,寒聲道:“就為了在那個毛都沒長齊的女娃娃面前,證明他的能力、獻他的殷勤,他就要殺這么多的人!?”
  
  陸挺心驚肉跳,有史以來,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稱呼黑暗工作室的大小姐是毛都沒長齊的女娃娃,這要是傳出去,不用黑暗工作室的人找上門,就是那些少爺公子明天就能讓他暴尸街頭,當即趕緊止住楚云升的“胡說”,道:“老孫,算哥求你了,等會見到三公子,還有明天在宴會上,你可千萬別胡說八道啊,一個字就是一條命啊!這里面牽扯到各大勢力間的利益沖突,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的男女之間的獻殷勤,都是為了各自勢力的利益。”
  
  楚云升點頭了點頭,道:“你放心,我心里有數,說到現在,你還沒有告訴我,那位大小姐為什么要見我?”
  
  “還不是因為王異那個王八蛋,本來總會為三公子制定的是另外一套方案,和你無關,但林大少聽了王異的報告,和戚大少一唱一和,在大小姐面前故泄露找到蟲尸的,不是三公子而是另有其人,所以弄得大小姐很好奇,一定要見見你。”陸挺無奈地解釋道。
  
  “只有她要見我嗎?”楚云升冷笑一聲,事情不可能會如此簡單,陸挺肯定還有什么瞞著自己,或者說,連陸挺都不夠資格知道。
  
  “什么意思?”陸挺不知道是裝糊涂,還是真不知道。
  
  “沒事,我只是問問,你帶我去見三公子吧。”楚云升表情鎮定的將黑色證件收了起來,輕輕帶過道。
  
  “行,不過,你可千萬別亂說啊,總會現在沒動手滅口,那是怕越描越黑,但萬一你不配合,為了給三公子造勢,他們也會……這叫死無對證。”陸挺發動電驅動小車,不厭其煩地反復道。
  
  “我還沒嫌命長。”楚云升心中也同樣反復比較去還是不去,這兩者之間的風險和機會。
  
  替三公子撒謊只是暗流下的第一波,現在肯定已經有人著手開始調查他了,畢竟他是第一個發現尸體的,很有可能見過軍方要找的人,那么,想見他的絕對不止那位大小姐一個!
  
  但同時,這也是一個機會,一個絕好的機會,攜帶地圖的人多次在黑暗工作室區域出現,并且能在各大勢力的重地來去自由,肯定也是一位極有身份和地位的人物,因此,明天黑暗工作室大小姐的成人禮,這人十有八九會出現。
  
  只要一切順利,小心行事,說不定明天就能得手!
  
  “還有一件事,剛才我們說的內容,千萬別告訴根子,少一個人知道,就多一份安全。”陸挺將車開動起來,遠遠地沖著根子與老魏揮了揮手,低聲道。
  
  ……
  
  楚云升是在總府酒店的一間總統套房中,見到了陸挺口中的三公子,出乎他的意料,這個年輕人非常客氣,滿臉的和氣,始終帶著微笑,第一眼看上去,便透出陽光般的帥氣,并且還開了一瓶珍貴的紅酒,弄得陸挺仿佛受寵若驚,也不知道陸挺的那副表情是裝出來的,還是真的,總之看起來不那么假,卻也有一絲熟練的影子。
  
  而所聊的內容,無非是對楚云升賞識,以及了解楚云升的過去往來,卻只字不提合伙“造假”、糊弄大小姐的事情,當然楚云升也沒幾句真話可以用來回答他,否則坐立不安的就不是陸挺,而是這位侃侃而談、風度翩翩的三公子了。
  
  約莫兩個小時后,楚云升已經無話可說了,這位三公子倒也十分“善解人意”,立即讓陸挺將他送回了“99元店”。
  
  只是最后的時候,三公子很隨意地讓楚云升辨認了一幅畫像,畫像上的人和前天他從軍方士兵手上看到的一模一樣。
  
  回來的路上,陸挺很滿意楚云升這兩個小時的表現,但仍一再不厭其煩地叮囑明天不能出岔子。
  
  下車的時候,沉默了一路的楚云升,忽然扭頭道:“陸隊長,你就不怕他們卸磨殺驢,應付完明天的事情后,再將我們毀尸滅跡,永絕后患?”
  
  陸挺笑了笑道:“只要你和我以后存在的價值,大于消失的好處,就能好好的活著。”
  
  ……
  
  “嘔!哇!”
  
  楚云升一進門,就聞到一股撲鼻的酒氣,以及嘔吐物的味道。
  
  “滾開,別碰老子!”根子推開女孩的攙扶,趴在馬桶上,作嘔不止。
  
  “他喝醉了?你弄這個干什么?”楚云升看著滿地的嘔吐物,被推開的女孩,急忙小心翼翼地用盒子收集它們,弄得他都有點惡心了。
  
  女孩吱吱嗚嗚的說不出話,根子使勁地推了她一把,滿嘴酒氣的嘟嚕道:“老,老孫,問,問你話呢!”
  
  “我,我看這些東西還能吃,我想,想給我媽送……”女孩越說聲音越小,后面幾乎聽不到了。
  
  卻不料,根子忽然像是被扎了屁股的老虎,暴跳起來,劈頭蓋臉地對女孩一陣暴打,口中憤怒罵道:“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在我面前提爸媽這兩個字,你的也不行!”
  
  “行了,別鬧了!”楚云升從后面一把提起根子的衣領,將他單手提溜起來,扔到房間的地上,又從口袋里掏出一張能量本卷交給抱著腦袋的女孩,道:“去幫我買一包煙,剩下的錢也不用找我了,給你媽買點吃的,別撿地上的這東西了。”
  
  女孩哆嗦地接過本卷,眼睛卻停留在被楚云升摔得四仰八叉的根子身上,不敢出去。
  
  “你看他干什么?快去啊!”楚云升指了指房門道。
  
  女孩連忙以楚云升驚訝的速度,還是將地上的嘔吐物用手迅速攏到盒子里,然后帶著本卷和盒子,連連鞠躬地出了房門。
  
  “老孫,你狗日的,打我?打我?”根子在地上翻滾著身體,含混不清地說道。
  
  “怎么你還不能打了?”楚云升將三公子替他準備好明天參見宴會的衣服,放在床上道。
  
  “打!打得好!”根子發著酒瘋,梗著頭道:“你打得好,我就該打!”
  
  楚云升懶得聽他胡話,整理了一下東西,從窗口向下眺望了一下,準備找個僻靜的地方,將物納符中的植物林帶來的面具改造一下,明天或許能派上用場。
  
  根子嘟嘟囔囔地說了一堆,楚云升一個字也沒聽清楚,直等到他要出門的時候,才注意到根子眼淚鼻涕一片模糊,坐在地上哭唱著:“……老孫,我心里頭苦啊,我不是不想救他們,他們是我爸、我媽啊,打小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大的親爹親媽啊!我就是畜生也想救他們啊,可我救不了,真的救不了,那些當兵的都救不了他們,我一個小老白姓,算個屁啊,我能有什么辦法?我不配做他們的兒子,我不是人,你知道嗎,我把爹媽丟在蟲堆里,自個跑了,我就一畜生!我是畜生啊!
  
  ……畜生啊,老孫,你打我,打死我,我早就不想活了,我求求你,你打死我吧!”
  
  楚云升走過去,一拳打暈了他,嘆了一口氣,關上房門,出了酒店大門,飛快地向后面的巷子中掠去,路燈下,看見一個衣衫襤褸的頭發散亂的老嫗,蹲在女孩的面前,狼吞虎咽地吃著盒子中的嘔吐物……
  
  ******
  
  今晚還有一更,求月票!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