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391 一槍斃命

……
  
  “二娃子,你爸你媽身體都還好嗎?”牛家貴的聲音。
  
  “好,都好著呢,就我媽整天念叨著你,盼著你和表哥早點進城,嫂子都快生了。”估計是叫二娃子的戰隊隊員的聲音。
  
  “前些日子好不容易湊齊了份子,直才把你懷孕的嫂子送進了城,現在哪還有多余的能力……我和你哥,倆大男人,沒事,叫你媽放心。”
  
  “大舅,你看你和我哥,都瘦成啥樣子了?還叫沒事啊!我和隊長說好了,這次來先把你偷渡進去,你要是再不去,我媽非把我罵死了不可!”
  
  “你媽打小就聽我的,沒事,怪不了你,二娃子,大舅的這個村啊,都是一個祖宗下來的,我又是村長,不能只顧著自己跑了,剩下這些孤兒寡母的,誰來接著?我要躲走了,將來下去,怎么有臉見你姥爺他們啊?”
  
  “大舅,你別再犯傻了,這是世道,你接不住得!”
  
  “接不住也要接,二娃,我知道你一片好心,這事就別說了,大舅當了這么多年的村干部,心里頭自有分寸。”
  
  “您要是實在不肯去,那就讓我哥去,總之這趟非帶走你們一個回去不可,要不我真沒法回去見我媽!”
  
  “二娃啊,你不懂,你哥和你嫂子的命是人家虎子家兩兄弟用兩條命救回來的,虎子打小就和你哥就是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如今虎子兄弟因為你哥和嫂子沒了,人家剩下的那一大家子……他走了還是人嗎?我就是不攔著他,他也不會跟你進城,這是他欠得債!”
  
  “大舅,我怎么發現你和我哥都跟我媽一樣,死倔死倔的歪理,你們也不看看這都是什么世道了!”
  
  “什么世道?再什么世道,做人它也不能忘本!咱不能讓人家在背后戳脊梁骨。”
  
  “暈,人都死光了,誰來戳你脊梁骨?真是越老越糊涂了!”二娃子小聲地嘟嚕了一句。
  
  “死光了?你以為這天真的能被遮住了?”
  
  “行、行,大舅算我怕了你了,不說這個了,真服了你了!和你說一件要緊的事情,你可得記住了。”
  
  “說吧,是不是城里又出什么事了?”
  
  “告訴你了,你可別到別的村給我到處亂傳啊,這事弄不好要咔嚓腦袋的。”
  
  “你大舅還沒活膩呢,快說。”
  
  “現在城里肉價已經漲到150侖一斤了,知道為什么隊長還肯用130侖就換你們給一斤?”
  
  “不是因為你嗎?”
  
  “就算沒我,我們隊再其他村也是140侖一斤,我就值一斤減10侖的分量,大舅你可記好了,這肉價很快就要跌回去,到時候別說100侖一斤,就是70侖,弄不好都能換一斤!”
  
  “又要跌回去?說漲就漲,說跌就跌,這城里的領導也不管管?”
  
  “還領導呢,大舅,都什么世道了,你就一死腦筋!你可記好了,這次我們隊帶來的蟲肉足夠你們吃一段時間了,村里剩下的那些能量附屬物別再和別的戰隊換了,都囤積著,藏好了,等能量價格漲上,肉價跌下去,再出手。”
  
  “還真的能跌?”
  
  “我騙誰還能騙我親大舅?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現在城里有消息的戰隊都在發了瘋似的囤積能量附屬物,這次蟲肉漲價,沒那么簡單,據說幾個太子出手壟斷控制了市面上的蟲肉供給,這才造成蟲肉緊缺,肉價一路飆升的假象。”
  
  “圖啥啊?”
  
  “我的大舅唉,你還不明白啊?你說我們都好久沒和蟲子打過大仗了?不打大仗,蟲肉就來得慢、來得少,用不上的能量就越積越多,這本身蟲肉的價格也會因此慢慢上漲,他們于是順勢加了一把猛火,目的就是要把其他人包括你們手中積蓄的能量全部榨干,你想,如果過不了多久,再爆發一場規模空前的大戰血戰,會怎樣?”
  
  “什么意思”
  
  “想想啊,現在打仗最消耗什么?”
  
  “人命?”
  
  “人……,人命城外多得是!你就在我面前裝糊涂吧。這大炮一響,那能量不得用得嘩嘩地,跟水一樣的往外潑?到時候,仗打完了,能量也用得七七八八、所剩無幾,蟲肉反而滿地都是,你說,那個時候,什么東西又開始值錢了?”
  
  “是!?操他大爺的,干出這事的也太沒屁眼了吧!”
  
  “小聲點,你管他有沒有屁眼,人家這才叫聰明人,亂世的梟雄,這一漲一跌,一出一進,得賺多少啊?隨便撥個小手指,就你們村,都夠吃一輩子了。”
  
  “我不信,要是擱在陽光時代,這種事,大舅也見識過,可現在是亂世啊,人都快死絕了,咋還有人會干這么喪天良、絕子孫的事呢?”
  
  “切,當年更黑的事情他們不也干了,如今這點囤積倒賣算什么?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唉,真是應了那句老話,最終咱們不死在蟲子的手里,也遲得早死在自己人手里。”
  
  ……
  
  楚云升沒想到蟲圍城下的蜀都,內部竟然還有如此之多的“不平靜”,再想想當初的金陵城,也是一鍋爛粥,好不了那里去,更不可思議的是,在港城大撤退的時候,票販子、黃牛黨依舊神奇堅頂!
  
  “兄弟,你沒記錯吧,是這嗎?”陸挺收住腳步,四周望了望,打斷了楚云升的亂思,道。
  
  “應該錯不了。”楚云升小心地翻過一個大石頭,往懸崖邊上張望了一下,當時他是從天空俯瞰的角度觀察的,現在在地面上,也不能十分地確定。
  
  “行,先下幾個人去看看。”陸挺看看了手上的機械表,東西到手,他必須在天黑前趕回去,這么貴重的東西,沒人敢帶著在外面過夜。
  
  “有煙嗎?”楚云升瞟了一眼幾個準備下去的隊員,坐在石頭邊上等著。
  
  陸挺搖了搖手,道:我不抽煙,不過可以替你找找,根子,過來,帶煙了嗎?”
  
  楚云升對他來說,現在就是一個來歷不明的神秘人物,且不說不用儀器就能發現大量附屬物,就說三次形青甲蟲,這么多年也沒聽說過有哪個人有那么好的運氣,隨便在外面逛一圈就能碰到一個尸體,這其中必定有他不知道的秘密。
  
  叫根子的隊員,從作戰服里面掏出半盒皺巴巴的香煙,一看就是如今自制的,陽光時代留下的,現在恐怕早已經絕跡了,不是大人物根本不可能有。
  
  楚云升點上煙,往深谷里又探了一眼,皺了皺眉頭,山上還有些活著的植物,大概是挺過了最黑暗的時代,在微光下,遮起一片片幽幽地陰影,像是有什么東西躲在后面一樣。
  
  約莫二十多分鐘后,山谷地下閃了三下微弱亮光,一直在盯著情況的陸挺,心中頓時大喜,道:“快,他們找到了,再放繩子,準備拉上來!”
  
  他頗為詫異地又打量了楚云升,實際上,一直到剛剛之前,他都始終在懷疑這個家伙是不是看走眼了,或許是把一只二次形的青甲蟲看成了三次形,碰到一直死的三次形的概率實在低得可憐。
  
  “上來了,上來了。”剛才一直和牛家貴說話的“二娃”,用力地拉著身子,見到一個龐大的影子漸漸上升清楚,興奮地說道。
  
  “加把勁!”
  
  ……
  
  “乖乖,快來看看,還真是啊!”
  
  “以前就見過一只活的,那嚇人的,和這只一模一樣。”
  
  “這甲殼硬的!”
  
  “傷口呢?這霸王這么死的,找到傷口了沒?”
  
  “這,看這,在這呢。”
  
  “像是被一槍刺穿的,太他媽的厲害了!”
  
  “我的個神啊,看見了沒,好像就這么一個傷口,一槍斃命啊!”
  
  “不會吧,聽說以前他們搞到的三次形都是傷痕累累,都不成蟲形了。”
  
  “隊長,咱么這次可真發了,就一個傷口啊,太完美了,簡直不是人干的!”
  
  “管他娘誰干的,現在落我們手里了,就是我們的,兄弟們,趕緊準備撤!”陸挺又看了看表,示意他們趕緊把蟲尸困好,準備扛走。
  
  朱家貴也算開了眼了,這東西聽他外甥說,身上隨便掉下一塊肉來,都能頂上他們村一年的口糧,不禁地嫉妒起戰隊來,這要是“孫盛”昨天帶他們村民起走這個東西,那他就能把全村的人都帶到城里了。
  
  不過幻想歸幻想,他也知道自己沒那個能力保住這東西,能不好還能惹來殺身之禍,但這卻讓他越來越覺得楚云升真是個“財神爺”,比這東西寶貝多了。
  
  可是他沒有任何辦法留得住這位財神爺,昨個晚上,他連美人計都使上了,沒一點效果,本來已經死了心,現在卻又被這具蟲尸給勾了上來。
  
  但他還沒來及想好怎么再和楚云升說,便聽到楚云升忽然低聲道:“陸隊長,有人來了!”
  
  “嗯?”陸挺一驚,連忙看向負責放哨的隊員。
  
  “相信我沒錯,他們已經把我們包圍了。”楚云升太遠的能量波動感覺不到,普通人除了聲音動靜也感覺不到,覺醒者也只用在動用元氣的時候,才能被他敏銳地捕捉到。
  
  而一旦捕捉到,就說明對方已經在用元氣能量進行加速,距離非常近了。
  
  “隊長,兩點方向,六點方向,十點方向!”
  
  “操他大爺的,都來撿現成的了,先把蟲尸丟下山谷,別讓他們發現了。”陸挺拉起槍栓,爬上大石頭,啐了一口。
  
  “慢著,下面也有人,丟下去就什么都沒了。”楚云升還要靠三次形青甲蟲尸體進城,這時候再換“蛇頭”,估計那些人也不會賣帳,畢竟蟲尸已經被發現了,他這么長時間的耗費就算是瞎折騰了。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