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390 坐地起價

等這群人走近了,才果然看清楚,的確是拖著超市的購物車,大概是為了山路的方便,車里裝滿了蟲子的肉,紅彤彤的一片,看起來有些惡心。
  
  申扒皮似乎和這群人很熟,不到片刻便和他們招呼到一起去,談笑風生,聲音故意說得很大,像是要給楚云升聽到一樣,總蹦出一些可以顯出背景強大的信息出來,顯然他對楚云升還有著一絲戒心,預防性地旁敲側擊。
  
  “村長,聽說你們昨個發了?”戰隊的領頭是個壯實的男人,上來就大聲說道,甕聲甕氣。
  
  此人約莫三十多歲,梳著個辮子扎在腦袋后面,手里提著一只半自動步槍,身著一件發舊了卻很厚實的皮大衣,下面穿個牛仔褲,腳上踏著一雙結實的工作靴,大概是起早趕路的緣故,頭發蘸著一些高山上的水氣,一派江湖大哥的氣息。
  
  而被成稱為村長的,正是昨天領著一伙男人來支援領頭大媽的男子,消瘦,單薄,和這名大漢以及神扒皮站在一起,相忖下,就像小雞一樣弱小。
  
  楚云升昨天就認識了這位名叫牛家貴的村長,晚上的時候,牛家貴一直幻想著用什么辦法將他挽留下來,對“牛家院子”這個山坳中的小村子來說,楚云升現在完全可比肩一尊“財神爺”。
  
  “陸隊長,這都是托這位小兄弟的福。”牛家貴沒敢有任何的隱瞞,腦袋還是拎得清的,不管是暗行戰隊,還是申扒皮,乃至楚云升,都不是他們這些小村民敢招惹的。
  
  戰隊的領頭一早在和申扒皮打招呼的時候,就注意上了楚云升這個陌生人,只見此人不聲不響,臉色略帶焦急,卻身沉如石,一時間倒也看不出什么來頭,遂上前打個招呼道:“我叫陸挺,幸會。”
  
  “孫盛,久仰陸隊長大名。”楚云升仿佛回到陽光時代那般假客套的場合,以前混得次數多了,倒也不用刻意裝,順口就能說出一大堆,更肉麻的他都有詞。
  
  然而,這種氣氛并沒能維持多久,一聲刺耳的青甲蟲鳴叫聲,立即將他們拉回到兇殘的黑暗時代!
  
  “快爬下,不要動!都裝死了!”牛家貴反應還算快,高喊了一聲,雖然他也很久沒見過青甲蟲巡飛村落所在的偏僻山坳坳了。
  
  稀里嘩啦,所有人像是練習了上百次一樣,熟練地撲在地上,楚云升也不例外,即便飛來得只是一直原始形態的青甲蟲。
  
  但青甲蟲卻并沒有打算放過企圖“裝死尸”的人類,厲聲而下,扯起的風聲獵獵呼嘯。
  
  “媽的,安子,干掉它!”戰隊隊長陸挺見躲不掉,扭頭招呼了一聲。
  
  只見一個帶著夜視儀、全身裹在戰斗服中、分不清是男是女的人,抬起一只另類的槍支,甩過槍口,嘭然就射。
  
  !
  
  呼嘯的子彈,高度運動的青甲蟲,他竟然一發命中!
  
  神槍手?楚云升瞄了一眼,在金陵城他也見過一個,那是很厲害的一個女人,跟著祝凌蝶,幾乎百發百中,曾令他羨慕過很久,因為他的爛槍法實在太過浪費資源了。
  
  那人的子彈估計是經過特制而成的,射入青甲蟲體內后,便立即爆裂,生生在蟲子的腹部,炸開一大片血肉,但尚未致命,反而激起了它的兇性。
  
  面對被激怒而轉變方向沖向自己的青甲蟲,叫安子的神槍手不為所動,冷靜地拉栓換彈,大概不是全自動的特制槍,因此時間上不得不間隔了兩秒。
  
  !
  
  又是一聲,再次命中,這回竟直接精確命中了青甲蟲的頭部,轟飛了它半截的腦袋,也不知道死了沒有,蟲身還跟著慣性沖了過來。
  
  “神槍手”還想再換子彈射擊,陸挺一把跳了起來,摁住他的槍管,凌空一腳踢飛撞上來的青甲蟲身體,摳門地說道:“給老子節省點子彈行不?再打一槍,可就虧本了!”
  
  安子也沒說話,收了槍,默默地坐在一旁的石頭上。
  
  陸挺急忙趕過去用槍口翻了翻摔在地上的青甲蟲,待看見兩個部分都被大面積地貫穿打爛,似乎有些失望,沖著牛家貴嘟囔粗聲道:“老牛,村長,子彈的費用算一半在你們村的頭上!”
  
  牛家貴連忙應聲稱是,只要村子承擔一半,已經燒高香了,畢竟戰隊出手的及時,村子的人沒有任何傷亡。
  
  “抬走,抬走,安子,你下次看準了再射,別老用那種跟燒錢祖宗似的子彈,你是痛快了,我好好一副甲殼,卻被打爛了!青甲蟲的甲殼啊,還是落單的,你讓我上那再找去?”陸挺不滿地訓斥著他的隊員,此刻的斤斤計較,反倒不再像個江湖大哥,整個一個打著算盤的生意人。
  
  兩槍擊殺一只青甲蟲!
  
  楚云升心中一凝,加上他前日所見的古怪戰機,蜀都的技術能力由此可見冰山一角!
  
  不過他寧愿相信是因為秦奇英所說的軍方曾在陽光時代就發現甚至挖掘到一些飛行器的緣故,至少陽光時代盛傳蜀地下面曾有許多軍方的秘密基地,也不愿意聯想到異族的頭上,如果真存在它們的身影的話,和人類在科技上能合作到程度,顯然已經高過他離開時的金陵城,那么,麻煩就大了。
  
  “兄弟,小樹子都我說了,你想進城?”陸挺忙完青甲蟲尸體,卻沒忘了和楚云升的話還沒說完。
  
  楚云升點了點頭,牛村長向他保證過,昨天收獲的附屬物的一半數量,就足以支付偷渡“路費”了,遂客氣道:“有勞陸隊長了。”
  
  陸挺連忙搖了搖頭:“你先別謝我,偷渡進城現在是重罪,許多關節要花費重金買通,若放在前兩天,屬你名下的附屬物轉換過來的能量也足夠了,但現在就是把老牛全村的都加上來不行!”
  
  楚云升眼神微變,道:“因為蟲肉漲價?”
  
  陸挺笑了笑道:“漲價肯定有影響,不過還有其他原因,總之你的能量數量遠遠不夠。”
  
  楚云升也冷冷笑道:“那你是想坐地起價了?”
  
  陸挺看了他一眼,粗聲道:“兄弟,你去打聽打聽,我陸老三,也是地面上混的一號人物,做生意從不壞規矩,你要信不過我,我也不接你這活,若不是看在老牛的面上,現在誰敢接偷渡的活?現在到處都在查寄生間諜人!”
  
  丟下這句話,他轉身便要走,似乎真不想做這單生意了。
  
  楚云升擦了擦鼻子,城他是一定要進的,而且必須是今天,揣摩著手上的石頭,忽然冷不丁地道:“一只高等級的青甲蟲尸體。”
  
  陸挺一愣,沒太挺清楚,面露疑色道:“高等級?幾次形態?”
  
  楚云升深處三根手指:“三次!”
  
  三次!?
  
  陸挺心中猛地一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三次形態的青甲蟲,意味著什么?別的他不敢說,只要今天運回蜀都,馬上就能掀起一場轟動!
  
  軍方,黑暗工作室,各方勢力都開出天價收購三次形青甲蟲,而到目前為止,除了冰族特使曾提供過渺渺無幾的幾只外,其他人壓根見都沒見過。
  
  他小心地看了一下周圍,確保沒人能挺清楚他和楚云升的談話,壓低聲音道:“兄弟,三次形,你不是耍我吧?”
  
  楚云升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道:“你要是信不過我,也可以不接這個活,但我估計申扒皮他們也會有興趣。”
  
  陸挺的確信不過,這根本無從信起,太懸了,一只三次形,足以讓一個蜀都最下賤地位的人,獲得頂級的生活待遇,它的身體價值、科研價值都是無形得,這種事情,就像陽光時代中了五百萬似的!
  
  “成,兄弟,我陸挺就信你這一回,只要你真有,別說偷渡了,就是弄個實名也毫不在話下!”陸挺終究抵不過三次形態青甲蟲的強烈誘惑,萬一“孫盛”說的是真的,他就發了!
  
  楚云升整理好衣服,手一指,道:“行,那就走吧。”
  
  陸挺不明白地納悶道:“走?”
  
  楚云升點頭道:“去把它抬回來,你不會以為我能藏著它吧,我不過是路過看見它死在山溝里而已,位置太陡,一個人沒法下得去,所以你還要準備點東西。”
  
  冥當初一槍挑死了那只三次形青甲蟲,筆直摔落在山塹深壁之下,距離這里不算太遠,當初他急于搞定三物混亂,也沒來得及顧得上它,此刻才想到它的尸體應該有些利用的價值。
  
  “兄弟,這事得保密,路上我和你詳細說,其他的我來安排吧。”陸挺警惕地看了一眼申扒皮,小聲道。
  
  約莫半個多小時后,陸挺想了法子支開了申扒皮,讓戰隊全副武裝,只帶著認路的楚云升,以及熟悉這一帶地形的村長牛家貴,帶著他,一怕楚云升走迷了路;二是因為他本人也是這只戰隊中一名隊員的親戚,算得上是“自己人”。
  
  楚云升走在前面,牛家貴卻被他的親戚拉到隊伍后面,小聲嘀咕,輕若蚊吟,別人很難聽清,楚云升卻聽得一清二楚。
  
  同時,遠處的山脈中,幾只從軍部得到內幕消息的強大戰隊,正火速搜索著大山深溝。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