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8)     

黑暗血時代367 賊

一座光禿禿地山腰間,楚云升倚靠著一塊大石頭,雙腿還在不由自主地打著顫,倒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冥飛得太快了,以他二元天巔峰之境,都有些招架不住。
  
  冥的蟲身乃是經過楚云升動用珉之絕技“熔鑄珉體”,并通過吞噬各種各樣的生物特性包括恐怖之子等等,而最終締造成型的,攜裹黑氣出世的剎那間,便遭到殤的瘋狂撲殺,其“實力”在當時明顯高于炎珉珉體。
  
  而當黑氣盡數為弓所攝畢后,卻直線跌落,據楚云升目前所估計,因為蟲身吞噬的生物特性還在,應大抵跌回到普通珉體偏上的程度。
  
  所以一路上,楚云升盡量利用冥蟲身的卓越飛行能力,頂天而行,遠離地面甚遙,為的就是避免和低空附近的青甲蟲以及其他諸如斑斕巨鳥之類的怪物遭遇。
  
  卻沒有想到,他已經飛得夠高夠快了,居然還有“東西”往上面的高空沖,而且還不光是一只蟲子,竟還有一架頗為奇特,他在陽光時代從未從網站上見過的人類戰機。
  
  青甲蟲、戰機、以及冥,三方的速度都極為迅捷,又是相向而行,等楚云升發現前方略偏下的地方,有能量波動以及飛機轟鳴聲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眨眼之間他們便相遇了。
  
  他來不及反應,但冥來得及,只一個俯沖,冥便立即將對方一機一蟲全部當成了對楚云升的威脅,若不是緊急關頭,楚云升克制住了它,那架外形像極了陽光時代傳說中的J20外號黑絲帶的古怪戰機,只怕一個罩面就要被冥一槍刺穿!
  
  而來不及“剎車”,從后面一股腦兒沖上來的三次形青甲蟲,卻沒有戰機那么走運了,已經放過一個“威脅”的冥,幾乎沒有給第二個“威脅”任何還手的機會,直接用閃電槍將其刺死,不過這一擊,也差不多用光了冥體內所剩不多的能量!
  
  沒有能量的冥,戰斗力就像沒有元氣的楚云升一樣跳水下降,必須再次補充到足夠的能量才行。但現在,楚云升也搞不懂蟲身內的能量究竟屬于那一種?它既不是原先的火能量,更不是純凈的天地元氣。
  
  現在,冥也只能是個嚇唬人的擺設了,楚云升必須先得尋個地方,徹底決絕三物混亂的“通道”問題,然后將冥收回體內,重新以本體元氣滋養恢復,雖然現在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滋養出這種古怪的能量。
  
  望著黑幕下如鬼影重重的大山暗峰,楚云升高中程度的地理知識,便顯得有些捉襟現肘了,若非第四幅地圖和古書的關聯性始終如指南針一樣存在,他只怕早已迷路。
  
  不過,既然能在這里能碰見一架人類戰機與一只三次形青甲蟲,想來距離一座大型幸存區城市也已經不遠了,而此時,微光眼看就要消失,取而代之的將是一片漆黑,楚云升不敢冒進,萬一闖到黏液區或是其他什么怪物的老巢之中,再想退就難了,不如就在此山間半腰,度過一夜,明日再做打算。
  
  于是,在楚云升的命令下,冥飛快地掄起閃電槍,從“空中猛怪”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挖坑工人”,雖然它能量沒有了,但蠻力尚在,不到一會的功夫,一個寬大的洞穴便在閃電槍的攢動下迅速完成。
  
  再搬來一塊巨石,堵在門口,冥身軀過大,塞在其后,而楚云升坐在最里面。
  
  將烤熟的老鼠肉撕了一塊放入嘴中,楚云升開始靜下心來,仔細分析如何阻隔三物在他身體內用來“打架”的第四維通道,他只有一個晚上的時間,如果做不到,明天有微光的時間,又將白白浪費掉!他總不能帶著這個比他更危險的蟲身,接近人類城市或者是蟲子的黏液區。
  
  想來想去,切入點仍然也只能是封獸符的符封。
  
  如果是一階的,或者是二階的元符,楚云升改起來也能有些把握,但封獸符屬于三階,對他而言,三階就已經是高階元符了,法則規則都是艱奧難懂的,改動的難度系數大大增加,需要小心揣摩。
  
  符封的作用是印上制符人的氣息或者是無主原則以區分使用者,并向使用者提供感應與使用元符的“通道”,以及其他一些諸如防止元氣泄露和封印入人體的能力等等。
  
  話句話說,符封就是建立元符和他自身第四維感官的“橋梁”,只要遏制住它,就能斷絕三物混戰的“道路”。
  
  就像將兩個想打架的人分別關在兩個不同的房間中一樣,“房門”就是符封,“過道”就是楚云升的身體。
  
  在“過道”不能改變的前提下,只能關死“房門”,但隨之又來另外一個問題,“房門”被關死了,楚云升也同樣進不去,那么關在里面的蟲身就無法被滋養與控制。
  
  琢磨了半天沒什么好注意,過了很久,楚云升忽地想起陽光時代公司領導辦公室的貼膜玻璃,從里面能看到外面,但從外面卻看不到里面,于是靈機一動,如果將符封這扇門也改為“單通道”呢?只能他進去,蟲身卻無法出來?
  
  他剛想動手改造符封,卻又停了下來,他能進去的話,古書和弓順著他的“過道”自然也能進去,它們還得“打架”,只不過是將戰場,從“過道”轉移到“房間”罷了!
  
  “必須把古書和弓也關起來,才行!”楚云升立即將古書從體內取出,放入收納弓的物納符。
  
  二階物納符的符封相對簡單多了,楚云升也頗為熟悉,但也花去了近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才將物納符的符封改為“單通道”,只能他進,里面的氣息則不能出來。
  
  接下來就是封獸符,三階的元符,對楚云升來說,完全是個挑戰,他首先重新凌空制作一份封獸符為實驗藍本,反復修改直至其失敗爆裂,再重新來過。
  
  也不知道試驗了多少個,他的腦袋變得昏昏沉沉,體內的元氣也消耗得七七八八,一股困意上來,不禁打了個盹,身體不由自主地撞在前面的冥身上,尖銳的刺甲立即將他臉龐劃出幾道血印,刺痛馬上驚醒了他,頓時清醒。
  
  但那一瞬間,他仿佛抓到了什么,絲毫不顧鮮血破流,一陣順藤摸瓜、觸類旁通,硬是讓他好歹也曾是工程師的腦袋,想到一個絕妙的注意!
  
  既然無法從實在弄不懂的三階元符規則上下手,不如另辟蹊徑,利用封獸符對封印生物的生殺大權為“高壓線”,就像他剛才向洞外就會碰到冥的刺甲一樣,只要它想從“房門”透出氣息,這根“高壓線”就能立即將它“電”回去,以此形成一個“偽單通道”。
  
  又花去了一個多小時后,楚云升小心地將古書和弓取出體外,然后單獨將冥收回“改造”好的封獸符,進行單獨“調試”,不停地通過“偽單通道”命令它通過“房門”透出氣息,反復測試,確定它無法越過“高壓線”后,心中方才大定。
  
  接著,就是最后的時刻了!
  
  將古書和弓收入真正“半通道”的物納符,楚云升吸了一口,一動不動,靜靜地等待,一秒,兩秒……整整約莫十分鐘過去了,體內一切正常,平靜如初!
  
  “終于搞定了!”楚云升長長地呼出一口氣,像是脫困的囚徒。
  
  自港城以來,這三物折騰不息,令他元氣盡失,幾乎害得他差點命喪植物林,但卻始終無可奈何,找不出任何辦法解決,不得不尷尬異常。
  
  由此可見,修煉一途,知識很重要!
  
  楚云升再次感覺到對古書上基礎原理知識了解的迫切性,否則下一次,未必會再有一個“面紗女人”來告訴自己這么多的東西。
  
  折騰了大半夜,加上一路破風飛行,楚云升也累到極點了,放出冥來守夜后,便昏沉睡去,臉上的傷痕也顧不上了,融元體的恐怖恢復能力很快就能處理好,但他卻故意克制了,放在那里,不去碰它們,將來進城,這些傷疤或許還能掩飾一些面容,誰知道還有沒有人能夠認出他的模樣。
  
  第二天,楚云升被一陣人聲驚醒,冥因得了楚云升的死命令,寸步不得離開他身邊,正在那里蠢蠢欲動,為防止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楚云升立即將它收回符中,豎起耳朵,仔細聽著外面的動靜。
  
  路道上,傳來一陣女人的聲音:
  
  “昨晚聽說城里的肉價又漲了?”
  
  “可不是哦,這幫瓜娃子,就知道漲價呢,這叫撒子世道嘛!”
  
  “以前100侖能量換1斤蟲肉,現在說是要150了!”
  
  “可苦了我們嘍!”
  
  “你們倆裹,不要載講了,小心監工給聽到嘍。”
  
  “咦,他,仍(人)呢?”最后竟忽然冒出一個說唐山話的人來。
  
  ……
  
  楚云升正準備等這些女人經過后,再出來,就聽到一個女人驚呼道:“哪里來的石頭?昨天還沒有呢?哎呀,一定是老王八村的人昨個過來偷我們的山頭了,快來人啊!”
  
  一個女娃扒了扒石塊邊上的縫隙,望里面瞅了一眼,叫道:“嬸,嬸!別叫了,里面好像有人!”
  
  “人?還有人!?反了天了,老王八還想留人守著不成?快,圍起來,別讓他乘機溜了,老娘今天打不死他們小王八羔子!”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