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365 飛入黑天

荒城,原有另外一個名字,然而因為封塵的時間太久,漸漸地被人遺忘在記憶之中,因為它的荒涼,它的空蕩,而被稱為荒蕪之城。
  
  一排排聳立的殘樓遺廈,披著厚厚地冰雪灰塵,往日的燈紅酒綠早已不顯,故而代之的是寒風中的昏暗廢墟,遺留著曾經文明存在過的痕跡。
  
  水泥鋪設的馬路,到處都是滿目蒼夷的坑坑洼洼,有的是蟲子破壞的,有的則是人類的炮彈所至;碎玻璃片布滿的街邊上,倒塌著許許多多“推油”、“足浴”、“按摩”之類牌子。
  
  尸體隨處可見,就像路邊上廢棄的汽車一樣,橫七豎八,沒人知道他們是怎么死得,也沒有知道他們曾經是身份顯赫的官商,還是賣苦力的農民工,如今的待遇都是一樣,橫尸街頭,連衣服都被其他幸存者剝得一干二凈。
  
  因為氣溫冰寒的原因,大部分尸體來不及腐爛,便凍為了冰塊,倒是沒了太多的腐肉臭氣,不過,如此遍地的赤裸光身的尸體,有男有女,有老又小,一具接著一具,亦叫人觸目驚心,寒顫不已。
  
  尤其是在微光消失后的夜里,行走在裸尸橫布的街頭,火把光暈下,各種形狀、表情的尸體,瞪眼的、開膛破肚的、掛墻上的、無頭的……甚為恐怖。
  
  曾有從這里逃到植物林的幸存者稱,荒城并非一座死城,那些陰暗的角落里,黑通通的地下車庫中,佝僂而恐怖地生活著一群食人族。
  
  他們以撲殺活人為食,實在餓到不行的時候,也會撕食地上的冰尸,總之,一切活著的、能吃的,他們都絕不放過。
  
  也有人說他們已經不是人,和動物蟲子無疑,只是為了活著而喪失了人性,甚至有時候連煮熟都來不及,活活吞生了。
  
  因此,很少有人愿意到這里來尋覓食物,這里一無所有,只有這些恐怖的不人不鬼的東西,
  
  楚云升一行,大概是幾個月來,唯一一次的外來者,因而當他們舉著火把,進入這座昔日文明如今地獄的城市的時候,黑暗之中,被火光吸引而來的鬼鬼祟祟地影子,隱匿躲藏在如黑暗猛獸般的樓宇之間。
  
  行走在如此如黑桶一樣的荒城中,老孫殘破的地圖也沒什么用途,就像在一個陌生的黑暗森林探索一樣,誰也不知道下個拐角之后是尸體還是什么。
  
  以地上人類尸體的數量推算,這里曾經一定聚集過大規模的人類,否則真有食人族的話,也被吃光了,而且這里最終和無數城市一樣,仍是讓蟲子攻破了,甚至連突圍都來不及。
  
  植物林那些曾經從這里逃去的人,也只是后來達到荒城的人,他們到這里的時候,這里已經完全是一片死亡廢墟。
  
  歷史淹沒了它,黑暗也將它遺忘,除了那些死去的人,再沒人知道這里曾經發生過什么,有過多少的廝殺、慘烈與掙扎,就這樣如無數城市一樣,安安靜靜地消失在黑暗世界的一個角落中。
  
  他們選了一個大型的洗浴中心作為臨時的落腳點,這是一個無奈的選擇,這座荒城,似乎在陽光時代的時候這項產業十分發達,隨處可見。
  
  老孫帶人在洗浴中心外面四處縱火,經過數年的人蟲斗爭,人們漸漸的了解到一些蟲子的知識,有沒有火光,對它們影響不大,它們本就能在黑暗之視力自如,但火光卻能嚇走一些其他畜生,比如噬人的老鼠,神出鬼沒地退化猛獸,以及那些躲藏在陰暗角落中,也許存在的食人族人類。
  
  同時,火,帶來光明,給人以溫暖,煮熟食物……任何時候,它是人類的文明的起源之一,也是象征之一,圍繞在火堆中,總給人一種安全感,存在感。
  
  矗立在洗浴中心三層樓頂上冥,如一尊鋼鐵蟲甲雕像,一動不動,血紅而銳利地眼睛冷僻地盯著四周的動靜,火光下,它的閃電槍寒芒陣陣,若是不小心闖到這里的人,抬頭瞧見如黑天下魔鬼的它,能嚇得魂飛魄散。
  
  但對于洗浴中心的人來說,它卻像是神一樣令人安心,有它在,連個老鼠都不敢靠近半步。
  
  選擇荒城,除了因為植物林的人很少會想到這里,也是因為老孫他們帶的食物已經不夠了,本來帶得就不對,逃難突圍的時候,又丟了一大半,如今僅夠兩頓食用,還得冒著拉肚子的危險。
  
  必須找到新的食物來源,否則別說遇見蟲子了,就是餓也把自己餓死了,楚云升也不例外,他也需要食物。
  
  但這座荒城不可能還存在食物,除非他們也去食人!
  
  如何在黑暗中尋找食物,楚云升卻是個外行,他在這方面的經驗僅限于申城的初期時候,以后他基本不為食物發愁,是以這方面的本領,反到不如老孫等人。
  
  這些人湊在一起,在大廳尚完好的茶幾上,低聲討論著如何誘捕老鼠,如何尋找水源,如何掘地三尺等等!
  
  遠處的黑暗中,偶爾傳來陣陣野獸的嘶吼,穿透力極強,以及蟲子的鳴叫,令楚云升有些擔心,說明這里距離蟲子活動范圍非常近,也有些放心,至少植物林的人不會來觸蟲子的霉頭。
  
  他轉到二樓,避開沐希郡和面紗女人,將已經蘇醒的啞女帶到一個獨立的房間。
  
  “楚大哥,我聽他們說了,是小草不好,您能原諒她嗎?”戴上土璧面具的啞女恢復的十分迅速,到了黑夜,竟可以重新開口說話了。
  
  她不敢求楚云升留下來,因為在她的意識中,面對楚云升的時候,不管有沒有戴上土璧面具,都有一股子深深地自卑感。
  
  “我要走,和她無關,一路上都和她說了好幾遍了,你也知道我的身份了,小川,你以為我真是什么天下第一人嗎,我不過是一條喪家之犬罷了!”楚云升臉上浮現出一抹自嘲式的零落,眼神之中更透出一絲淡淡的無處可話的觸動。
  
  小川看著他的眼睛,心中一揪,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楚云升那晚在茅草屋里,倒在血泊之中,死去活來痛不欲生的一幕。
  
  “我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人,你們和我在一起看似安全,實際不然,它們總有一天會找到我,你們根本抵擋不了。”楚云升笑了笑,道。
  
  “是那些異族人嗎?我聽小草說過。”小川忍不住問道。
  
  楚云升點了點頭,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轉而正色道:“小川,下面我說的話,你要用心記住,一個字都不能記錯,更不能忘記。”
  
  小川見楚云升忽然變得鄭重無比,心中一慌,她終究是個猝然獲得力量的普通女孩。
  
  卻聽到楚云升一字一句,緩慢而清晰地說道:“五種能量中,你所用的為土能量,我稱之為土元氣,元氣超穩定,第一步就是要建立與之感觸的通道,土璧面具已經幫你做到,第二步便是利用元氣改造你的身體,土元氣納體改造分為三步,第一步……最后,運用方面,土璧面具可能自帶了一些,我不甚了解,只能靠你自己。”
  
  “聽明白了嗎?”楚云升看她似乎有點茫然,問了一句。
  
  小川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我再說一遍,用心記住……”楚云升又重新將古書上土元氣修煉辦法,簡要地敘述一遍。
  
  ……
  
  “記住了”小川沒想到楚云升教給她的竟是一份修煉秘法,這樣珍貴的東西,聽說異族才有,連以前的璧主都沒有。
  
  “記住就好,另外土璧面具這個東西,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兩闋合一之后,會有更大的秘密出現,它的力量不會低于那些異族,如果最終得到的是你,你要記住我的一句話,不管多強大的力量,是你的才是你的,不是你的終究不是的,凡事盡力就行了。”楚云升點了點,以他自己的經驗道。
  
  “我,應該沒有那樣的本領吧。”小川自卑地小聲說道。
  
  “小川,當你帶上這面土璧面具的時候,有些事情就被注定了,你不去找他,他也會來找你,兩闋最終必定合二為一,所以不管是為了小草,還是為了你自己,你都必須變強,必須變得更強!”楚云升語氣冰冷地說道,當啞女成為新璧主之后,她就注定要面對東璧主的沖突,不想死就必須迅速強大起來。
  
  已經一統東西植物林的東璧主,就算楚云升現在親自去殺他,擁有整個植物林軍團的東璧主也必定可以在死前讓他受到重傷,更不要說他背后的火族會不會忽然出現。如果不這樣,他也沒時間等待啞女重新締造新的植物林,最終一起合力消滅東璧主。
  
  無論是重傷還是時間,對楚云升都極關重要,不能承受,他還有自己的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所以最后能幫她和老孫等人的只有教會她修煉的功法。
  
  “還有,沐希郡給你戴上面具其實也是為利用你能殺掉東璧主,她這個人心思太多,將來,在你與東璧主決戰之前,可以信她,因為你們的目標是一致的,但之后,還是得提防一點好,不過她不是最危險的人,最危險的是那個戴面紗的女人,她也是異族之一,連我也沒搞懂她究竟是屬于哪一方。”楚云升將聲音壓低說道。
  
  “她不是狐貍精嗎,聽說她以前靠勾引……”小川臉一紅,沒繼續說下去。
  
  “狐個鬼,她知道得比誰都多。對了,還有老孫,也許你們不喜歡這個人,認為他是個不折不扣的惡棍,但他現在是你唯一可以依靠的幫手,老孫和9隊有個特點,不管他們對外人有多惡,但只要你和他是自己人,他對你來說就是個好人,等你重新締造植物林后,可以讓他做面具人督領,牽制沐希郡和面紗女人。”楚云升搖了搖頭,道。
  
  小川溫順地點了點頭,她可憐的腦袋比楚云升還簡單,面對復雜錯綜的關系,顯得有些無力掌控。
  
  “你去讓老孫上來吧。”楚云升想了想,似乎也沒別的什么要說的,再和老孫告個別,便準備悄悄離開了。
  
  小川眼神中閃過一絲暗淡,走到門口,小聲地問了一句:“你還會回來嗎?”
  
  “也許會,也許不會。”楚云升最后說道。
  
  &nbs;……
  
  第二天微光初現的時候,楚云升懷里揣著幾只老孫帶人捕捉回來的老鼠,悄然無聲地離開了荒城,老孫十分感激楚云升推薦他為新的面具人督領,對他來說,從一個小小的小分隊隊長,連越數級,成為一個督領,在以前,簡直是不可以想象的事情。
  
  楚云升從冥那里,重新校對了東西南北的方向,以此比對古書和第四幅地圖的方位,如果他地理沒有學錯的話,方向直指天府之城,西國軍事、經濟、文化的重地蜀都!
  
  而它在不久前,還在西北方向呆著,僅幾天的功夫就快速移動了如此之遠的距離!
  
  楚云升不由得地心中一凜,一片混亂的黑暗世界,能做到這點的,只有飛行器!
  
  回是什么人呢?可以坐著飛行器來回穿梭!?
  
  楚云升想也想不明白,為避免對方再到處亂跑,也為了節約時間,他冒險讓冥展開雙翼,背著他,飛入黑天!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