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372 不用我來

她們的一言一語,楚云升絕于耳外,心思所處,神固氣定,在他的身體內,一場激烈程度毫不亞于外面世界的“戰爭”,正行于緊鑼密鼓之中。
  
  一時間,坑道外的廝殺聲與他四方混戰之息,交相輝映,鏘鏘咄咄!
  
  忽然,他猛地睜開眼睛,坑外、體內皆是一片寂靜,就連坑道中避難的人群也大都昏昏欲睡,安靜異常。
  
  “老十七,你小子太神了,昨天以為你死定了,誰能想到你還能活過來?連老大最后一根芙蓉王都給你騙去了!”面具人9隊的老六,從昏暗的底坑中擠了過來,撕下半截土煙,遞給楚云升,“佩服”地說道。
  
  他剛準備把煙點上,坐在楚云升對面,金甲女人旁邊裹著面紗罩女人睜開眼睛,突然道:“面具人,你們還嫌這里的味道不難聞嗎?”
  
  老六聞言,手一愣,火引子停在半空中,猶豫片刻,終究還是沒敢點燃。
  
  而楚云升只是順勢接了他的煙,他們說的話半個字也沒聽進去,此刻,他正豎起耳朵,聆聽著坑道上面的一舉一動,就在剛剛似乎有大隊的人馬停在了這里,并忽然安靜了下來。
  
  落在紗罩女人眼里,自然是面具人的順從,但她并不高興,因為這么容易順從的人,和她旁邊這個璧主的妹妹所描述的相差太遠。
  
  老六無奈地收起半截土煙,伏在楚云升耳邊,小聲咒罵道:“老十七,看到那婊子的德行了沒,就她,對,對,就她,和你說過的,那個狐貍精,沒臉沒皮,東璧主、西璧主、咱們軍團長黑甲督領、木能人與冰能人的統帥綠甲督領,這婊子都伺候過,現在又換主子了,跟金甲督領混了,真他媽的N姓家奴……”
  
  楚云升伸手捂住他的嘴,推開昏昏沉沉睡靠在他身邊的何老頭,“赫”地一聲站了起來,快速擠開人群,接近坑道出入口。
  
  “十七?十七!你去哪?”老六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壓低聲音,緊張地叫道,楚云升剛剛神情專注而肅穆地表情,令他莫名其妙竟感覺到一絲害怕。
  
  金甲女人立即就被驚醒了,隨即火能人,老孫他們一個接著一個被驚醒,此刻他們才發覺,不知不覺中居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地睡著了。
  
  “是毒氣,誘發式毒氣,十二個小時內,吃過果子的,都會被動誘發。”保振江立即用火能檢查一下身體,驚出一聲冷汗,道。
  
  金甲女人第一眼沒看見楚云升,心中一驚,迅即順著騷動聲,在昏暗地火把光中,才發現楚云升已經快走到出口位置了。
  
  這時,一條條細小,但立即在迅速長大的條藤,從坑道的縫隙中蔓延瘋長出來,順著坑壁和地道,迅速伸展。
  
  “操,三十多個坑道,這幫孫子偏選中了我們,老二老三召集大家集合!”老孫重新戴上面具,躲已經躲不掉了,命運之錘已經朝著他們砸了下來。
  
  “他們要移植一半的人口,十六個以上的坑道會被選中,像是擲硬幣一樣,選中和選不中都有一半的概率,被選擇正常!”金甲女人波瀾不驚地說道
  
  “頭兒,真得沒辦法投降?”老三懷著最后一絲希望,道。
  
  老孫吐了口吐沫,整理著裝備,道:“沒有!老二已經和他們談過了。兩年前,大隊因為緝私,遇到反抗,將對方滅門的那件事還記得嗎?誰知道屁股沒擦干凈,有個人沒死透,拉去做肥料的時候,被東璧變成了植物人,如今已經是植物人中的一個軍團長,指天發誓要將我們第三大隊所有人盡數誅殺,一個不留!”
  
  “操,都哪年哪代的事情了?這世道哪天不死人?也太記仇了,我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照這么算,八輩子也……”老三說著說著,覺得自己這話連他自己也說服不了,對方可是滅門之仇啊,誰能抗得起?索性閉上了嘴巴。
  
  楚云升完全沒有理會他們之間的對話,當然他十分清楚這個坑道將要面臨著什么,但就在剛才,他聽到了一個模糊熟悉的聲音,這個聲音來自坑道之外,而外面的,顯然只能是東璧一方。
  
  但他記不起來這個聲音是誰的了,只是有那么一絲印象而已,不過一定是個很特別的人,否則他不可能到現在仍記得住這個聲音。
  
  為了能更清楚地再聽到這個聲音,楚云升將耳朵貼在坑道璧門上,調用全身的精力,凝神側聽。
  
  “……”
  
  “都圍住了,畢督領,能確保全部麻醉而不取性命嗎?如果他們死了,就沒什么價值了,只能做肥料,到時候璧主一定會大怒不止,他可是要求我們活捉一半人口用于改造植物人的……”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略有擔心地問道。
  
  “只要植物人按照我說的去做,就萬無一失,我研制的所有新式毒氣,可曾讓璧主失望過?”熟悉的聲音,自信地說道。
  
  ……
  
  楚云升腦袋立即快速地運轉著:畢督領,畢督領,姓畢的?會是誰呢?他飛速回憶起自己所遇到過所有人的名字,姓畢的并不多見,而且影響深刻的,更加稀少,沒理由想不起來!?
  
  畢督領……畢,督領,督領,畢,毒氣,毒氣,畢,……楚云升絞盡腦汁,反復地“毒氣”二字令他忽然想起這么一個人來:畢,老師?!
  
  當將“督領”換成“老師”,這個人的影子便逐漸地更加清晰起來!
  
  畢方庭?楚云升清楚地記得,這個化學老師曾讓他第一次見識到人工自造孢子毒素,并且成功地運用于實戰,差點幫助任三寶滅了蔣千沁整只隊伍。后來,他執掌烈火城的時候,還安排埃德加的女同事繼續畢方庭的研究,并準備大規模地運用于覺醒者之間的戰爭。
  
  比照聲音,再聯想到毒氣,楚云升已經九成確定門外的畢督領就是蔣千沁隊伍中的畢方庭,只是沒想到黃山血戰中,他不但躲過一劫,竟然還一路逃到了這里。
  
  這個人雖然是熟人,但楚云升似乎始終和他處于敵對陣營,從蔣千沁的車隊開始,他便屬于任三寶的手下,到了黃山,他又成了吹雪城的毒素專家,現在,搖身一變,再次成為西璧的對頭,東璧的督領。
  
  楚云升實際上和他交往并不多,只在任三寶死后,以杜倫農的身份,讓埃德加強行將他扣押在房車上,當做治療醫生使用,楚云升還記得他同時還是個木能覺醒者。
  
  但后來,黃山事發,楚云升的身份徹底暴露,只要畢方庭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房車上的那位杜倫農即為楚云升。
  
  電光火石間,楚云升立即想到了一個辦法,一個脫離此處的辦法,這個辦法來源于草燈人小女孩那晚告訴他的“天下第一人!”,以及她姐姐曾經“賣給”他的那只毛線頭套。
  
  他要大變活人,活活嚇死畢方庭!!!
  
  一念即起,楚云升便立即行動,再耽擱片刻,真正麻醉毒氣就要攻入坑道。做事前和做事后,楚云升的性格稍有不同,做事前,一旦他決定下來,便會立刻全力以赴,雷厲風行;而在做事后,則往往會因為一些突發的變故,令他陷入迷惘。
  
  這時,老孫已經集合起9隊的全部隊員,少有地嚴肅道:“兄弟們,咱們沒退路,只能拼死一搏!……等會大門打開,老三打頭陣,老六壓后陣,家小護在中間,沖出去一個是一個!……”
  
  接著,他又走到金甲女人面前,道:“督領,你和我們不同,但我知道你是不會投降東璧的,不如一起合作沖出去?”
  
  金甲女人微不可查地微微一笑,從西璧三位督領奪璧開始,到9隊尋求她合作,一步步都在她的計劃之中,無出其右!
  
  她自信地給了面紗女人一個眼神,正準備對老孫說些什么,就見到楚云升快速地返身回來,拉回老孫,令全場不可思議甚至是震驚地,開口說話了!
  
  “不用,我來!”
  
  四個字,兩段話,簡潔而又有力,語氣中更包含著一種毋庸置疑的強勢!
  
  “十七?你說什么?”老孫眼光中很多疑問,但顯然沒有一個疑問接近本質。
  
  “我操,不會吧,啞巴也是假得?”老六驚訝萬分地納悶道,該死沒死已經讓他大跌眼鏡了,現在啞巴開口說話,簡直就是壓垮他這只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9隊的全部隊員以及何老頭、啞女一個個也是看外星人一樣看著他。
  
  金甲女人也愣住了,這似乎脫離了她的計劃,他竟然不需要和自己合作?而面紗女人也稍稍露出一絲驚訝。
  
  只有草燈人小女孩,氣憤地說道:“大叔,你原來不是啞巴,又被你騙了……”
  
  楚云升徑直將老六拉到一邊,一邊從懷里取出毛線頭套,一邊道:“把你衣服脫下來,我們換衣服,快!”
  
  老六的棉大衣是這里最像他當初那件的衣服,配上毛線頭套,再提著老孫的隊長佩劍,他的形象將最大限度地回到蔣千沁的車隊時期。
  
  接著,更震撼地另外一幕出現了,這個男人的棉衣里面竟然什么衣服都沒穿,幾乎是赤身裸體!面具人何時窮到這個程度了?
  
  然而,真正令他們震撼的,卻是他身上如支離破碎的暗紅色的裂紋,整個人就像是被一塊一塊縫合起來的一般恐怖!
  
  唰!
  
  楚云升換好衣服,拉好頭套,抽出老孫的佩劍,對著9隊以及啞女老何,沉聲道:“我走前面,你們跟在后面,等會不管你們看到什么、聽到什么,都不要驚慌,不要說話,更不要出聲,緊跟著就行!明白嗎?”
  
  眾人面面相覷,照常理,他們無法相信楚云升有這個能力,畢竟誰也不知道楚云升的真正底細。
  
  但楚云升該死不死,啞巴又不,再加上此刻毋庸置疑的語氣氣勢,恍惚間,讓他們有些發懵,又不由自主地相信,這絲相信并非全部來自于楚云升,也來自于他們的求生欲望,哪怕是一根水草,都會被視為希望。
  
  片刻后,楚云升無視面沙女人,點上老六的半截土煙,在坑道大門口后面,深吸了幾口,他并非不緊張,蟲身的合攏雖已經懸在最后的尾聲,元氣卻還沒有恢復,靠武力殺,是根本殺不出去的!
  
  只有這一個辦法了,以他現在的實力,即便自認“天下第一人”,這里也不會有人相信,但畢方庭會,尤其是在這身打扮前!
  
  咔,咔咔……
  
  坑道的大門緩緩打開,楚云升微蕩利劍,丟到煙頭,一步踏出!
  
  “督領,我們?”保振江看向金甲女人,遲疑道。
  
  “跟著他們!”金甲女人咬著嘴唇,道。
  
  ……
  
  大門的忽然打開,令外面的東璧面具人有些猝不及防,下意識地連連后退幾步。
  
  楚云升一抬頭,在草燈人的冷光下,不遠的地方,一個男人正轉身望向忽然打開的大門,而他的模樣正是楚云升所推斷得:畢方庭!
  
  “畢方庭!”楚云升一步不停,雙目緊逼地盯著他,氣勢奪人,卻模棱兩可地沉聲道:“你要與我為敵嗎?”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