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370 準備后事吧

咚咚咚!
  
  楚云升疼得實在吃不消,嘴里塞滿了冰塊也于事無補,只能以頭撞地,以求稍稍轉移一點痛楚。
  
  咽喉部位的每一片肉就像是被重新打散,然后再重新組裝一樣,這是封印令逆轉的時候,被破壞的地方。難怪不管是重組人身,還是重組人身,冥的意識都會自我保護式地進入“休克”狀態,這種痛苦根本不是“生物意識”能夠抵擋得住的。
  
  甚至比他融合恐怖之子時,還要痛苦十倍之上,那只是宏觀上地不斷撐大脹裂,而現在完全微觀上的破壞,粉碎原有的構造,重新組合出新的“碳水化合物”結構,難易程度,一目了然。
  
  楚云升張大了嘴,脖子上青筋暴露,眼球突起,血脹絲紅,雙手掐著自己的脖子,不停地在地上掙扎翻滾,茅草屋中僅有的幾個“家具”被撞得東倒西歪,一片狼藉。
  
  血順著口角,殷殷地染紅了地面,他將火燒死地喉嚨貼在滿是鮮血冰冷地地面上,粗氣陣陣,雙手毆著地下的硬石塊,連指甲都差點掀翻,血肉模糊。
  
  “哎呀,我的媽啊,這是怎么了?”何老頭聽到楚云升屋子里的動靜,披著破棉衣,急忙過來瞧瞧,卻沒想到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
  
  汩汩汩!
  
  楚云升貼著地面的鼻孔和嘴巴,泡在血水中,咕咕冒著氣。
  
  “川啊,川啊,快,快來!西屋的出事了!”老頭嚇得魂飛魄散,他見過死人,但卻從來沒見過這樣滲人的一幕。
  
  啞女提著鞋子奔了出來,三間茅草屋本來相距就不遠,轉眼就到,她只伸頭看一眼,便渾身僵直,臉色蒼白,嚇得連話也說不出來。
  
  “川啊,你在這看著,我去治安隊叫人,怕是撐不住了!”老頭心驚膽顫地看著楚云升滾在血水里。
  
  啪!
  
  楚云升滿是鮮血的手,忽然緊緊拉住老頭的褲腳。
  
  啊!
  
  何老頭驚叫一聲,跳了起來,楚云升的手卻始終死死地拽住他,就像是詐起的死尸,令何老頭的腿都開始有些發抖。
  
  楚云升忍著幾乎奪命地劇痛,用劇烈顫抖地手指,蘸著血水,在地上歪歪扭扭地寫下:不……
  
  一個“不”字,最后一點都沒寫完,便神經發射地躬彈起來,一頭撞在木床柱上,后腦勺頓時頭破血流,不過終于達到他撞頭的目的了昏死了過去!
  
  但昏迷并沒有持續多久,很快楚云升便又從劇痛中刺醒過來,這時屋子里多了幾個人。
  
  “老何,你做得對,十七雖然是啞巴,來這里也沒多久,可我看得出來他是硬氣的漢子,傷勢都復發成這個樣子了,還不想麻煩隊里!操他瑪的金甲督領,咱們面具人軍團早晚干死他們!”老孫將捆好楚云升的繩子打了一結,罵罵咧咧道。
  
  “頭兒,十七的情況不太妙,失血太多,恐怕,恐怕撐不過今晚了。”瘦個面具人摸著楚云升燙得驚人的身體,皺著眉頭道:“十有八九是傷口感染了,還得有消炎藥,否則死得更快……”
  
  老孫揪下臉上的面具,露出刀疤滿臉的面孔,坐在床邊,抽著煙,鎖著眉頭道:“全大隊都沒消炎藥了,上那搞去?”
  
  “頭兒!”老六從外面氣喘吁吁地鉆了進來,憤怒地說道:“木能人連大營門都沒讓我進去,一群狗日的說沒空!”
  
  老孫手抖了一下,將煙頭砸在地上的血水中,狠命地踩了踩,擦了擦濺上血點的嘴巴,重重地說道:“老三,通知老二,把咱隊的寶貝起出來,我去求軍團長,日他個先人的,老子就不信這個邪,他木能人敢不來!”
  
  “頭兒,老大,那可是咱隊這么多年的積蓄啊,你可要想好了?”老三驚道,猶豫道。
  
  望著老六同樣的目光,老孫站起來,指著已經漸漸快醒的楚云升道:“他是誰?他是咱隊里的兄弟!別人是死是活,死再多,老子管不著,也不愛管,但只要進了老子9隊的,他就是老子的人!老子不管他,隊里不管他,我還做個幾把老大,還算個毛隊!
  
  西璧植物林走到今天,其他隊不是散了,就是殘了,而我們9隊卻能存活到下來,是因為什么,就是因為不管咱們對外面怎么樣,咱們對內都是“一個人”,一條褲子!
  
  十七被金甲督領攻擊的時候,老子不幫他打,是因為咱們加起來也打不過那娘們,我不能把全隊的命都賠進去!現在只要用點身外之物,或許就能換老十七的一條命,為什么不換?今天躺在這里的如果不是老十七,而是你們,老子一樣會換!”
  
  老孫的話說得提氣、給勁,尤其是最后一句話,令老三和老六啞口無言,雖然他們知道隊長這么做,出于收買全隊人心的用意,要遠多于救老十七的命。
  
  同時,老孫的話,楚云升也聽到了一大半,他實在不想又欠一個人情,一把拉住老孫,堅定地搖了搖頭,他的情況,他自己清楚,木能覺醒者來了也是于事無補,他的傷處根本不是他們想象的原因。
  
  而且更有可能,木能覺醒者會被三物瞬間擊斃!到時候就更加說不清楚了。
  
  他唯有忍,天字號第一忍!忍過了喉嚨部位的重組,便萬事大吉了!
  
  但老孫比起何老頭來,有力得多了,楚云升根本拽不住他,他一閃便消失在門外。
  
  楚云升被困在木床上,動憚不得,除了干著急也無能為力,只能看著啞女不停地給自己換上新的冰塊,敷在所有炙熱發燙的部位上。
  
  何老頭一直坐立不安,索性到了外面制作冰塊,而老三和老六,在屋子里抽著悶煙,不過是土煙,正宗的香煙他們根本抽不起。
  
  微光出現的時候,老孫通紅著眼睛,垂頭喪氣地回到了楚云升的小屋,老三迎上來,他失望地搖了搖頭。
  
  “軍團長一夜沒回大營?”老三疑問道。
  
  老孫點了點頭。
  
  “一定又是去狐貍精那里了!”老六暗罵一聲道。
  
  只有楚云升心里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還好沒有把他們積攢的寶貝送出去,要不然這個人情又欠大了,他現在什么都不怕,最怕的卻是這個,令他自己都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十七怎么樣?”老孫接過老三遞來土煙,小聲問道。
  
  瘦個面具人看了楚云升一眼,搖頭道:“剛才還能掙扎掙扎,現在已經是有進氣,沒有出氣了,一動不動,怕是快,快了……讓二哥準備后事吧。”
  
  老孫翻了翻楚云升的眼皮,按了按他逐漸暗淡地皮膚,嘆息了一聲,揮了揮手,道:“老六,通知老二,準備后事吧。”
  
  咣當!
  
  剛進來的啞女,手中盛滿冰塊的塑料盆頓時摔在地上,呆了半晌,默默地退了出去。
  
  老孫、老三皆不知怎么回事,只有老六嘆息一身,鉆出門外。
  
  而實際上,楚云升現在的狀況壓根不是那么一回事,他的喉嚨部位最艱難的“打散過程”已經過去,現在正飛速地重組,漸漸恢復生氣,而蟲身排山倒海地合攏更是到了高潮,并因此開始無意識地絲絲抽取楚云升本體的生命基源,從而導致他一副死氣沉沉,行將就木的摸樣。
  
  但他沒辦法說話,也動不了了,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一群人將他當成準死人布置后事!
  
  老孫從衣服里面掏出一個密封的鐵盒子,打開盒蓋,取出一只煙點上,插到楚云升的嘴上,道:“老十七,全隊就么一只芙蓉王了,你抽完上路吧,到了那邊別怨兄弟們,兄弟們都盡力了!”
  
  “頭兒,三哥,大隊召集人馬,所有人必須立即歸隊!”一個面具人匆匆趕來,探入腦袋道。
  
  老孫嗯了一聲,拍了拍楚云升的胸口,道:“老三,走吧!”
  
  他們一走,楚云升正準備苦壓住疼痛,進行加速修煉,幫助蟲身盡快合攏完畢,便聽到又是一陣腳步聲。
  
  “……川兒帶小草來見你最后一面,唉……”何老頭拾掇著楚云升腦袋附近的冰塊,道。
  
  接著一個小女孩帶著哭腔道:“大叔?大叔?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又要變蟲子了……”
  
  ……
  
  楚云升在昏昏沉沉中又度過了一天,9隊始終沒再來人,外面似乎發生了什么大事,一陣一陣地亂哄哄,到了深夜,遠處隱隱地傳來一陣陣廝殺聲……
  
  打起來了?
  
  楚云升下意識地想到,他來這里也有些日子,也知道了東西璧對立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但究竟是為什么而打起來,一百個人有一百種說法。
  
  蟲身合攏的速度漸漸放緩下來,喉嚨的重組也快到了尾聲,楚云升已經能夠扳動自己的手指,一切似乎正在朝好的方面乾坤大扭轉。
  
  嗖!
  
  楚云升不由得地咽了一口吐沫,一支土青色的箭刺穿過他的茅草屋屋頂,射落下來,刺尖停在他的鼻子不到十幾厘米的地方。
  
  豆腐渣工程果然害死人,楚云升只花了一天的工夫蓋起的茅草屋,更是就是豆腐渣中戰斗機!
  
  這時,門外傳來老頭的喊聲:“川啊,快走吧,他已經不行了,帶小草先去坑道,我找治安隊的人來抬他,快走啊!”
  
  接著嘭地一聲,茅草屋的門被打開了,楚云升正掙扎著從床上滾下來,他的力量正一點一滴回到身上。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