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364 一矛飛甲

“怎么是個啞巴?”大營中,褐色面具人低聲抱怨道:“這年頭,真他媽的誰都不靠譜!”
  
  前來挑選人手的深黃色面具人,在觀摩包括楚云升在內的十個新面具人的表現后,竟沒一個面具人肯要楚云升。
  
  這回倒不是因為他是個“啞巴”,而是楚云升的面具上土元氣能量一入體內,便消失于無垠,舉起盾牌沒有土元氣的防護力,端起長矛沒有土元氣的厚重的打擊力。
  
  他連盾牌和長矛上的土元氣能量都控制不住地吸收了。
  
  沒人會要一個戰斗力不強的陌生人作為部下,其他九人很快被分配干凈,最終只剩下楚云升孤零零地站在場地上,誰也不肯要。
  
  “老孫,啞巴歸你們隊了!”褐色面具人想了半天,直接強行指派道。
  
  被點到名的深黃色面具人,是個輕微跛腳的男人,不知道是先天的,還是在廝殺中遺留的,總之他現在正苦著臉。
  
  土雕面具的神奇之處便是在這里,它既不呆板,也不固不可變,隨時會隨著人臉的表情變化而變化,如果眼神再好一點,甚至能從面具上看出背后人臉的摸樣。
  
  褐色面具人擺了擺手,道:“就這樣定了,你們是治安隊,湊乎著用吧。”
  
  老孫見他語氣不容商量,推卻不掉,轉了轉眼珠,道:“督隊,人手增加了,您也給我們撥點物資吧,兄弟們手上的武器盾牌,有的已經很多天沒有能源更換了。”
  
  褐色面具人立即連連搖頭,道:“沒有,沒有!這破事別找老子,找后勤去,再說你們暫且也不用上戰場,將就將就!”
  
  說完,他竟然急匆匆地逃也似地離開,因為其他深黃色面具人也用同樣的目光看著他。
  
  土元氣能源嚴重不足!
  
  楚云升暗忖,看似十分強大的西璧植物林,實際上的形勢大概也已經到了內憂外患的嚴重地步。
  
  老孫訕訕地摸了摸面具鼻子,打量了楚云升幾眼,嘆氣道:“啞巴,你來得不是時候啊,咱西璧風光的時候,你是沒趕上……跟我走吧。”
  
  ……
  
  楚云升利用“職務之便”,一直努力尋找離開這里的途徑,甚至已經繪制了一張地形圖,但他必須找到一個出林的門路,以他現在的能力,無法強行闖出植物林。
  
  他的任務也很簡單,每天和老孫的十五名手下,輪流排班在這片“叢林城市”中進行治安巡邏。
  
  說穿了,就是陽光時代的治安巡警一類的活,不過好歹也算是西壁的“公務員”,有免費的住處,有固定的食物補給,到月還有已經通貨膨脹到已經不像話的土幣薪水。
  
  但不管是正規交易的市場,還是這里居民的黑市,沒人喜歡這種沒譜的貨幣,最堅挺地“貨幣”,依舊是“無堅不摧”的食物!
  
  貨幣制度的崩潰,并非源于西璧高層濫制發行和不能掛鉤相等值的食物基礎,而是源于東璧的大量假幣的流入。
  
  這種據說只有壁主才能制造的土幣,是導致東西兩大璧主矛盾的導火索之一。
  
  楚云升對這種臨時金融類措施絲毫沒有信任感,早在金陵城的時候,他就見識過,他始終相信的只有食物交易。
  
  啞巴也不是一點優勢也沒有,無法說話的境遇,讓他很快就被老孫的隊員融為一伙,他們主業是巡邏,私底下卻從事著各種“非法”勾當。
  
  叢林城市的一個陰暗的角落,老孫點了點人數,壓低聲音道:“老規矩,抽三成的份子!這幫孫子從外面帶回來不少好東西,別讓他們騙了,談不攏,就給老子抄了他們!”
  
  “老大,聽說這批人有火能人罩著,怕不是那么好對付吧?”一個瘦瘦地,和楚云升一樣淡黃色面具人,擔憂地提醒道。
  
  “如果不是有火能人罩著,老子他媽地抽他七成!這可是咱們9隊的地盤,這幫孫子連個招呼都不打,就在這里做生意,這是踩老子臉,踩你們的臉,不制制他們,以后這片地面上,還有誰服我們?”老子揉了揉鼻子,罵罵咧咧道。
  
  “成,聽老大的!啞巴,你跟我們幾個守后門。”瘦個面具人一咬牙,朝楚云升揮了揮道。
  
  楚云升哭笑不得,進入黑暗時代,他和無數個部門合作過,無數種人合作過,有著各種各樣的身份,有的甚至他都不記清了,但這種披著合法的外衣,靠收取保護費養家糊口地勾當,還是第一次干!
  
  但他卻非干不可,土幣制度的名存實亡,單靠那點口糧,根本無法為他換取到大量的土元氣能源塊,現在只有這東西,才能有希望阻隔體中三物混戰。
  
  他現在沒辦法出植物林,土元氣則成了他在這里唯一有興趣的地方。
  
  小樓的后墻根上,楚云升從瘦個面具人手中接過半截自制的“土煙”,他們這是正大光明地包圍,也不怕被樓上的發現,老孫已經帶著兩人上去交涉,他們只是在等待結果。
  
  談妥,楚云升所在的9隊拿走這批黑商隊從外面找回來的三成物品;談不妥,那就公事公辦,收繳充公,誰都不落好處。
  
  楚云升很久沒有嘗到煙味了,雖然嗓子依舊疼痛,但這東西對他的誘惑力更大。
  
  他蹲在墻角,捏著煙屁股,瞇著眼睛,騰入一片煙霧之中,透過煙霧,他仿佛看見了姨媽,看見了大蟲……
  
  嘟嘟嘟!
  
  一陣急促地哨音,從小樓上刺耳地想起,打碎了楚云升的“幻境”。
  
  “操!這幫孫子!”瘦個面具人丟了煙屁股,狠狠地罵了一句,一腳揣在后門上。
  
  嘭!
  
  門板直接被踹飛。
  
  “兄弟們,抄家伙!啞巴和我上去,你們留在這里,一個都不要放過!”
  
  一伙人氣勢洶洶地抄著兵器,嚷嚷著涌上了二樓。
  
  “孫隊,你可要想清楚了。”散落在地上的鼓鼓囊囊地袋子邊,站著一個戴著眼睛的男人,陰冷冷地說道。
  
  老孫呸了一聲,道:“這是9隊的地面,老子說了算了,被拿火能人嚇唬老子,咱們面具人軍團從來不怕他們,老三帶人上閣樓搜,全部查封!”
  
  瘦個面具人帶了兩人直沖沖地闖向樓梯,黑商們也不阻止,反而讓到一邊,這讓老孫心中咯噔一下。
  
  楚云升守著二樓至一樓的樓梯口,端著長矛,杵著盾牌,摸樣十分滑稽。
  
  這時,瘦個面具人已經爬上樓梯,忽然間他渾身一顫,慌張地后退,跟在他后面的兩人也像是見了鬼一樣,步步后退。
  
  “老三?”老孫心中一驚,后面的話愣是再也說不出來。
  
  閣樓上緩緩走下一個身穿金甲,頭戴金盔面罩的人,看不清人臉,不知男女,但楚云升對那副金甲卻是有點熟悉,和他在東璧遇到金甲短發女人如出一轍。
  
  但接著后面跟出三個火能人,身份便昭然若揭了。
  
  老孫瞬間氣勢全無,結結巴巴道:“誤,誤,誤會,都是誤會,我們馬上滾,馬上!”
  
  瘦個面具人反應迅速,連連鞠躬賠笑,冒著冷汗后退。
  
  金甲人似乎也不理會他們,自顧自地走到中間位置,戴眼鏡地黑商似是對她極為恭敬,垂手側立。
  
  “本不想下來,既然你們9隊都來了,也省去我去找你們,聽說有個啞巴新人分在你們隊里,是誰?”金甲人一出聲,一群面具人立即唰唰地將奇怪的目光投向楚云升。
  
  順著他們的目光,三個火能人中走出一人,靠近了仔細打量了一翻,回首沖著金甲人點了點頭。
  
  楚云升本能地握緊了長矛,余光掃了一眼樓梯,他不知道金甲人為何會找他,但他一向警覺謹慎。
  
  唰!
  
  金甲女人忽然射起,掠過瘦個面具人,順手奪下他的長矛,轉而刺向楚云升。
  
  鐺!
  
  楚云升全身戒備,反應也極為迅速,舉起盾牌擋住她這一刺,并借力向樓梯下蕩去。
  
  金甲女人跟著他的身后,一閃而逝。
  
  “老大?”瘦個面具人不解地小聲道。
  
  “閉嘴,這回老子惹大麻煩了,情報有誤,害死人啊!”老孫又苦著臉道,一群人又跟著火能人沖下樓梯。
  
  楚云升早已學會了如何面對忽如其來,甚至莫名其妙的廝殺,一旦殺起,他的腦海中只有擊潰對手,或者順利逃亡。
  
  如果有元氣在身,一招劍式“突刺”,必能逼退,甚至重傷她,但現在,他不得不利用九章圖的身法,配合自己二元天巔峰的身體機能,與之對抗,試圖逃跑。
  
  沒有元氣,他連那只弓無法取出來應付一下。
  
  只是一會的功夫,火能人乘著金甲女人和他糾纏的功夫,立即封住了楚云升的路。
  
  面具人雖然沒有參與對楚云升的包圍,但他們也不敢幫助楚云升,全都站在一邊糾結觀戰,好歹楚云升也算是他們的人。
  
  楚云升很快就看清了形勢,火能人只封他的退路,不參與攻擊,雖然他不明白是為什么,但他仍舊面臨著生死之境!
  
  金甲女人的攻擊絲毫沒有只是簡單試探的味道,而是招招斃命,只要他稍有疏忽,他毫不懷疑她會立即刺穿自己的咽喉!
  
  逃不掉,就拼死殺!
  
  楚云升一貫如此,先逃,而后死戰!
  
  他將所有注意力集中在修改過的九章圖身法上,調動全身地力量,最大化他現在唯一地優勢速度!
  
  但楚云升出奇地沒有選擇攻擊金甲女人,而是如狂風暴雨地攻向守著大門的其中一名火能人,在沒有元氣的情況下,他十分清楚自己不是此人的對手。
  
  他從來不墨守陳規,一向選擇出其不意的打法。他寧愿將后背暴露給金甲女人,拼著受到重創的危險,也要一舉擊潰擋在他去路上的火能人。
  
  楚云升的速度極快,雖然槍法很爛,但在速度掩蓋下,只能看見長矛凌厲的殘影!
  
  轟!
  
  三名火能人齊齊使出火能量攻擊,一舉轟飛楚云升。
  
  那名一直被攻擊地火能人,不敢置信地摸了摸了脖子上的血痕,剛剛,只差那么一點點,他竟然就被一個新來的面具人刺穿了脖子!?
  
  這一飛,楚云升將無數次廝殺的經驗,將九章圖的身法,將二元天巔峰的身體,鄒然之間,全部運用到了極致的極致!
  
  身邊空氣地流動、元氣地斡旋、身形的阻力,每一處他都精心地利用。
  
  電光火石之間,他以不可思議地動作,凌空調整身姿,一矛穿云!
  
  噗嗤!……鐺!
  
  以及周圍一聲聲驚呼……
  
  楚云升的肩頭血淋淋地刺穿著一只長矛尖,而另外一邊,楚云升的長矛鏗鏘擊飛金甲女人的頭盔面罩,寒光畢露地架在她的脖子上!
  
  金甲女人微微皺起眉頭,搖頭道:“不是他……韓曉,給他養傷費。”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