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356 大戰起

(說到做到,第一更,4K字,拜謝兄弟,姐妹!)
  
  楚云升緊緊地抱著大蟲的尸體,黯立半刻,提氣決然,順著1號巨墳的運輸通道直線下墜。
  
  他一口氣驅逐了所有了蠕蟲、青甲蟲,運用他融合金甲蟲而來的能力,在通道的最深處,孤獨地一蟲,彎彎曲曲地挖掘。
  
  挖了很久,一直到他已感覺不到炎珉的任何氣息,才緩緩停下。
  
  一片黑暗中,紅色瞳孔中一片赤色,他不知道挖了多深,多遠,他只能感覺到周圍全是熱烘烘地充滿了火能量的地層。
  
  他小心翼翼地將傻大蟲的尸體整理了一遍又一遍,總覺得像是哪兒一直不合他的心意。
  
  他不厭其煩,默默地,執拗地整理著,時間飛逝。
  
  過了很久,他還在整理,其實是他不想走,但他又不得不明白黃泉路上,終須一別。
  
  楚云升又將整個地穴整修了一遍,用強性火能量將墻壁燒得結結實實,然后,默默地在墻壁上開始刻一幅幅圖案。
  
  從傻大蟲的出身開始,和他修復巨墳中第一次相遇,后來學他寫字,黃山外戰場上屢次舍身相救,大決戰時的死不松鉗,綠波坦蟲下再救他一命,尋找他遺物時第一次將胸罩頂在頭上;
  
  接著一面墻上,他刻畫了七只蟲子共赴艱難,地下巨湖中苦苦搜尋并等待他,地下艦冢七蟲一命系青仔,誤入港城七蟲死戰,老紫等五蟲舍命抵擋;
  
  最后一面墻上,刻著兩只蟲子回望遠處的葬墳,毅然南下,接著它成為珉,合力對抗觸手怪,收養一個人類嬰兒,人蟲大戰時他錯怪它,殤降臨它的驚慌失措,他如屁一樣的可笑保證,轉眼間一只蟲子自殺,另外一只蟲子充滿了哀傷,送走了嬰兒,最終將它深葬在地底……
  
  楚云升刻完最后一筆,忍著洶涌的哀傷,悶哼一聲,從他身體上血淋淋地撕下一大片黑色的甲殼。
  
  一個字一個字地刻著:胞弟傻大蟲之墓愚兄楚云升。
  
  他按住甲殼頂端,輕喝一聲,將用他身體一部分制作的“墓碑”插入堅固地底層中。
  
  最后,他顫顫地拿出白蔓妮的粉紅色胸罩,傷心地放在傻大蟲的腦袋上。
  
  沉默……沉默……
  
  “大蟲,我走了,如果我還活著,我會回來看你,你呆在這里好好的,好好的,要聽話,不要到處亂跑,等蟲之子長大了,我帶他來拜祭你……”楚云升猝然起身,默默道。
  
  他裝作沒事,向外爬了幾步,終于還是沒有忍住,反身撲在尸體上,放聲哀鳴:“大蟲!!!”……
  
  ******
  
  香山外圍黏液區,邊緣地帶的修復巨墳。
  
  十八個穿著殘破軍裝的軍人,晃悠悠地從地上清醒過來,當發現他們竟然置身于蟲墳之內,縱是久經生死沙場,也不由得地大驚。
  
  “保護師長!”一名頂多二十歲的年輕士兵,忽地發現武器還在手上,立即駕著一個似乎受了傷的軍官,朝著同伴們,大呼一聲道。
  
  “師長,師長怎么樣了?……”其他士兵七嘴八舌地問道,他們都是任同延的死忠士兵。
  
  “他死不了。”一個冰冷地聲音從巨墳深處出來,冷漠到令人生寒。
  
  這里可是巨墳內部,氣溫遠超外面不知道多少倍。
  
  “你,你是誰?”任師長,扯著他的士兵,口中帶血道。
  
  那個聲音似乎陷入了沉默,過了很久,才似是喃喃自語道:“是啊,我是誰?我有很多名字,很多身份,可哪一個才是我?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我?哪一個才是我想要的我?……”
  
  那聲音像是陷入了無限地迷惘和糾結,十八個軍人面面相覷,不知道碰到什么怪物了。
  
  忽然,那個聲音轉聲一變,好像是恢復了清醒,冰寒道:“我是誰,你們不需要知道,你們只要知道是我救了你們!”
  
  “你救了我們?”年輕的士兵警惕地說道,睜大了眼睛搜尋聲音傳來的方向。
  
  那個聲音冷冷道:“你們還以為你們還是人類嗎,人類能聽懂我說話嗎?你們的身體內已被它種下寄生黏液,如果不是我,你們將全是一群被它控制的人形蟲間諜而已。”
  
  “你為什么要救我們?能在這個地方的,只能還是蟲子。”師長雖然受了傷,但是卻很冷靜,沒那么容易相信那個聲音所說的話。
  
  那個聲音漠漠道:“不相信?那就試驗給你們看看。”
  
  它話音剛落,一個巨型管道從黑暗中幽伸出來,在他們的面前張開哮囂嗤……嗤嗤……
  
  詭異地火能量沖擊下,十八人頓時彎腰嘔吐起來。
  
  嘔……啊……唔……!
  
  一個士兵驚駭欲絕地發現自己竟然吐出一條蠕動的長蟲,一頭如鮮花一樣綻開,另外一頭,卻還鉆在自己的肚子里,剛驚叫到一半,楞是被它堵在嗓子眼里。
  
  接著他的耳朵,鼻子,屁股,甚至眼睛里,都紛紛鉆出扭動不安地黏液蟲。
  
  頃刻,十八人,個個如此,驚惶而知。
  
  “現在,相信了吧!”那個聲音仍是冷漠,巨型管道隨之而撤去。
  
  東倒西歪的十八人,眼睜睜地看著剛剛從自己體內鉆出來的怪物,立即又紛紛鉆了回去。
  
  “師長?這?”
  
  “師長,它說的不是真的吧?”
  
  “我們都成怪物了?”
  
  “我們,我們不能,師長,你下令吧,我們斷后的時候,就沒打算活過……”
  
  “對,我還有手雷!師長,下令吧!”
  
  ……
  
  這時,那討厭的聲音又冰冷地響了起來,仿佛是不屑道:“就這么點事,就不想活了?”
  
  “你到底是誰?”那個師長雖說鎮定,但完全不能接受自己變成了一個人不人蟲不蟲的怪物,奪過身邊的一只沖鋒槍,憤怒道。
  
  那聲音沒有回答他,只聽到嗖地一聲,一個漆黑地巨大影子,落在他們對面上方的巨型管道上。
  
  一片黑暗中,幽幽露出一雙血紅的眼睛,滲人地透著冰冷,周圍騰騰燃燒著黑色的火焰,猶如一座剛從地獄中爬出的魔鬼。
  
  熱氣騰騰的巨墳內部,頓時如冰窟一般令人感到寒意陣陣。
  
  那冷冷地聲音,木然道:“你們已無退路,只要走出這座巨墳,你們就會立即被它控制,它現在還在外面問我要人呢。”
  
  “我們為什么要相信你?它又是誰?”那師長將槍口對準它,冷笑道。
  
  那聲音毫不在意地道:“不相信我沒關系,我都不相信我自己,你們只要相信霍家山就行了。”
  
  ……
  
  楚云升利用修復破損甲殼的時間,以殘酷的現實,霍家山第一次帶來的他還沒扔掉的議案,恐懾并唬住了他從地下改道鉆出而遇到的炎珉的十八個傀儡間諜。
  
  如果不是需要他們清醒的意識,他也不會如此浪費口舌,被寄生黏液的人類,是不可能再恢復干凈人身的,只能被重新融造。
  
  如今,炎珉已在邊界上結集了大量的戰蟲,搶尸之意圖已是十分明顯。
  
  他鉆回地面后,立即下令,填平所有地下運輸通道。
  
  楚云升冷笑,炎珉還想和他拼戰蟲數量、質量?傻大蟲不在了,現在怎么玩已經不是它和殤說了算了,他已經什么都不在乎,有無數種打法。
  
  但他卻只選擇了一種,也是最狠毒地一種!
  
  他不知道為什么甲殼的顏色在一夜之間發生了變化,連火焰的顏色也隨之而變,但他漠不關心,他似乎對什么都失去了興趣,只想做他想做的事情。
  
  十八個人類被黏液包裹了起來,楚云升展開雙翼,沖出巨墳,無視炎珉的憤怒,召集了所有的地面上,地面下的,空中的,他的,原傻大蟲的……所有他能控制的蟲子。
  
  邊界上,萬蟲攢動,大戰一觸即發!
  
  他忽然心中一動,望向荊棘島方向,陌陌道:“你終于有動靜了,等不及樂吧,蠢蠢欲動,那就一并了結吧!”
  
  ******
  
  荊棘島,楚術門人新總部。
  
  珂阡兒靜靜地站在病床前,凝視著窗外。
  
  “術主,您找我?”宋密推門而入,看了一眼病床,小聲道。
  
   珂阡兒沒有回頭,就那么入迷地看著窗外的微光,靜靜地,奇怪地說道:“宋密,你說,我是一個好的術主嗎?”
  
  宋密稍稍愣了一下,不知道她為何忽然說起這個話題,堅定道:“術主聰慧過人,武力更是無人能及,怎么忽然說起這樣的話?”
  
  珂阡兒搖了搖頭,黯然道:“嬤嬤親手締造的楚術門人,在我的手上,沒多長的時間,已經死的死,傷的傷,以前那些能士擠破了腦袋也想加入我們,現在呢,現在恐怕是人人談“楚”色變吧,唯恐避之不及!”
  
  宋密眼中閃過一絲厲芒,道:“那些都是貪生怕死之輩,根本沒有及格成為楚術門人!在我心中,您永遠是個好術主。”
  
  珂阡兒緩緩轉身,定定地看著他,索然笑道:“只有你一個人這么認為吧。”
  
  宋密輕輕移開目光,不敢與她對視。
  
  “為什么不敢看我?”珂阡兒忽然上前幾步,逼視道。
  
  “我……”宋密有些錯亂,他也不知道在怕什么。
  
  “你騙我?”珂阡兒冷冷道。
  
  “不,我句句屬實。”宋密冷峻地面龐,有些不相稱地扭曲。
  
  “那你是害怕我?”珂阡兒再向前一步,幾乎能聽到宋密急促地呼吸聲。
  
  宋密忽然抬頭,靜如安然,平靜道:“術主,宋密從小無父無母,是范大師垂憐收留了我,您又待我如兄弟手足,災難降臨后,您屢次救我性命,我未有力量時,您又違反門規偷偷教我楚術……宋密縱是豬狗不如的畜生,也絕生不出背離之心!”
  
  珂阡兒近在他咫尺,妍妍笑顏,道:“那你為什么還要怕我?怕我會發瘋殺了你?”
  
  “不,絕不是!”宋密斷然道。
  
  珂阡兒看著他,聲音變冷追問道:“為什么?”
  
  “如果,您一定要我說,縱是死,我……只有他才配你,我是個野種,我不配。”宋密低下目光,他冷酷地面孔下,埋著深深地自卑。
  
  珂阡兒漸漸收起笑容,伸出白玉一般的手,輕輕抹去宋密面頰下落下的一絲淚水,淡淡道:“世人皆以為她是個男人,卻不知,她從小得一怪病,實為女兒身。”
  
  宋密猛地抬起眼光,射出熾熱地眼神。
  
  卻只見珂阡兒飄然而去,落在病床前,握著床上如植物人的老嫗的枯瘦,微微道:“我這輩子虧欠嬤嬤,虧欠楚術門人太多,我已經向嬤嬤發誓,學她當年答應楚夫人一樣,終其一生,獻于楚術,獻于嘯云。”
  
  宋密沒有如遭雷擊,也沒有心若死灰,反而出奇地微笑,冰冷地臉龐第一次出現如此淡淡地笑容。
  
  他從來沒有奢望,他嚴重的自卑心讓他覺得這是最美好的結局,他也可以如范大師一輩子默默地守在楚夫人的兒子身邊一樣,守在……
  
  “宋密。”珂阡兒打斷了他的神思,輕輕道:“霍家山帶回來的情報,你已經知道了吧,等到它們兩敗俱傷的時候,就是我們一次性將它們全部消滅,永絕后患的機會,也是荊棘島的唯一希望。
  
  所以我必須去,但你不能去,你已經不是它的對手,如果萬一我有什么意外,嬤嬤,以及整個楚術門人,就都要托付你了。”
  
  “術主!”宋密恢復了逼人的冷峻,道。
  
  珂阡兒止住他,道:“如果你真的知我心,就不要拒絕我,世間雖大,除去嬤嬤,我只有你一人可以信賴!”
  
  “可是……”宋密握緊地拳頭,陣陣顫抖。
  
  珂阡兒提起嘯云之弓,冷哼一聲,陡然之間像是換了一個人似地,冷漠道:“這只是預防而已,沒人可以奪走我的東西!絕對沒有!”
  
  ******
  
  這時,香山城外,內海邊的粘液之地,忽然爆發出耀眼的光芒。
  
  巨墳深處傳來一聲凄厲地慘唳,音波滔滔,海水為之而分離,炎珉地飛蟲為之而退卻,蒼茫大地為之而震動。
  
  海怪們瘋狂出逃,香山幸存區地人類捂著耳朵,痛苦不堪。
  
  宏大的火能量沖天而起,直插云霄……
  
  遠遠地,霍家山懷抱著一個嬰兒,站在總部的樓頂上,樓下“千軍萬馬”正重新結集。
  
  大戰起!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