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351 殤臨

^
  
  事實證明,有的時候,在非常時期,武力強壓的效果明顯優于友好協商。
  
  簡單的大棒加蘿卜,從來都是那么的有效。
  
  楚云升“言之鑿鑿”地赤裸威脅下,一千多孱弱的人顫栗著復雜地心情,卻沒想到首先竟可以飽餐一頓,這大概是他們進入黑暗時代以來,第一次一頓吃到這么的食物。
  
  吃飽了好干活,這關系到楚云升的復身大事,再多的食物,他也舍得。
  
  尤其是觸手怪的尸體,堆得和小山一樣。
  
  白蔓妮作為一個記者出身,雖然管理能力差不多和楚云升處于同一個小白檔次,但她的“鼓吹煽動”能力,卻不知道比楚云升高出多少個等級。
  
  她愣是將楚云升一時的謊言,“炮制”成史無前例的重任肩負著整個港城命運的一千人。
  
  雖然她所說的夸張程度,連楚云升都聽不下了,但這不妨礙令這一千人類為他們現在的“助紂為孽”行為找到一個合適的心理借口。
  
  當楚云升避去諸蟲后,兌現了他保證安全的承諾,人蟲雙方,總算是相互之間找到了一個脆弱的平衡點。
  
  ******
  
  楚云升這邊緊迫地忙碌,海對面的人蟲死戰,一刻也沒停止過。
  
  宋密持著儀器,已經不能再前進半步,楚術門人的陣亡率已經超過一半,而蟲墳的十分之一都沒有深入到。
  
  這是一場實力完全不對稱的戰爭,縱使抱著必死的決心,結果卻依舊是那么的徒勞。
  
  術主剛剛領悟自創的“嘯之一箭”,雖威力極大,甚至無視巨墳的空間扭曲力,但消耗同樣也十分巨大,若不是她身邊包圍著諸多術士,早已搖搖欲墜。
  
  港城的人類防線不得不一次次向預定的內線萎縮,但他們依舊沒有放棄尋找蟲族指揮中的希望。
  
  而此刻,炎珉正加速制造它的“精銳蟲團”。
  
  ******
  
  事實上,對如何從地下通過工具輸送火能量,楚云升只能想個方向,具體操作起來,各種現實困難極為艱巨。
  
  他最初的理想方案不得不一次一次地被逼修改,到最終確定的輸送方案,已經面目全非,完全不同。
  
  在這方面,楚云升不得不承認他的確能力不足。
  
  同樣,雖然只是逃命的老弱病殘的人類,但是對蟲子的特性運用卻比楚云升高明了許多了。
  
  他們很快就想到了一個最快,最簡單的方案,甚至不需要人類進入地下。
  
  那些筆直的地下通道,不但危險,而且越接近地殼,溫度越高,氧氣越少,以普通人類的身軀根本無法生存。
  
  他們當即提出以青甲飛蟲為主要運輸力量,替代了楚云升設想中的架設小車,輪次運輸的想法。
  
  方案很簡單,卻十分的有效,更便于楚云升火速建設。
  
  因為材料資源的有限,楚云升只能在十座巨墳中,每座只開辟一條輸送通道。
  
  按照白蔓妮召集的人群商議出的“木板圖紙”,他派出二十只金甲蟲,每兩只為一組,火速挖掘一條幾乎垂直的巨大通道,并以火能量固化并穩固土層道壁,前不可摧。
  
  接著每隔五百米為一個“工段”,建立一座流水平臺,每個工段上安排三只青甲飛蟲,一條運輸通道平均需要6座平臺,近18只左右的青甲飛蟲。
  
  十座巨墳,十條通道,共需要180只青甲飛蟲,而且只要是原始形態的就行。
  
  如此,這個數量楚云升還是出的起的,他的直隸部隊就能滿足,連傻大蟲的蟲子都不需要動用。
  
  這樣一來,人類也不需要進入地下,完全依靠楚云升給予青甲蟲確定命令即可。
  
  而人類需要做的僅僅是為青甲蟲打造運輸工具,一個一個巨大的方箱,以香山城廢棄的汽車鐵皮甚至整個車廂直接運用,再在“運輸箱”中安裝楚云升提供的蟲族甲殼為屏蔽防護層,否則以火能量的炙熱暴虐,很容易便會將鐵皮融化。
  
  但因為時間倉促,技術粗暴,缺乏加工工具,“運輸箱”防護層無法做到密不透風。
  
  為此,這一千人很快被楚云升重新集中到黏液區之外,專門制作和修復“運輸箱”。
  
  最終,他倒覺得這個方案最符合他當前的狀況。
  
  青甲蟲可以輪流如生產線一樣將地底的蠕蟲裝滿的“運輸箱”運送到下一個平臺,而人類也不用滯留在黏液區,從而耗費他大量的精力克制蟲子的憤怒,更不會讓炎珉因此而加劇猜忌。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速度!
  
  楚云升最急迫的就是時間,按照這個辦法既不用架設費時費力地運輸小車,也不用人工運作。
  
  青甲蟲的飛行速度雖然和恐怖之子無法相比,但相比人類的直升機之類的飛行器,完全不是同一速度上的級別。
  
  三只青甲蟲順序吊著“運輸箱”,穿梭在巨大輸送通道中,每隔五百米一個工段交換,極大地提高了輸送速度和效率。
  
  當全部運作起來后,楚云升竟然發現身在最底層地蠕蟲數量卻不夠了,已經完全跟不上青甲蟲的運送速度!
  
  因此,傻大蟲在楚云升的要求下,又一次大規模地孵化蠕蟲。
  
  這套系統中,唯一的致命缺點便是“運輸箱”的損壞率實在太高,一千人的工作量都跟不上它們的損壞速度。
  
  于是楚云升不得不再次向香山城強行征召“工人”。
  
  ******
  
  地下輸送通道建立并運行后的第二天,霍家山派來的李泰斗出現在半島城外。
  
  楚云升拖著身上的火能量供給管道,在黏液區的邊緣見到了他。
  
  “他果然還是派你為代表。”聽完李泰斗的敘述,楚云升控制著死尸,并不驚訝地說道。
  
  “蟲先生,霍部長這次遣我前來,主要的任務是希望能夠和您建立具體的合作方向。”李泰斗看完霍家山拿出的那副蟲圖,并得知出自誰人之手后,不知道為何,竟鬼使神差地相信了他。
  
  楚云升略略思忖了片刻,沒有立即回答他,而是望著遠方還在死戰的戰場,冰冰道:“我先給你們一個建議吧,其實上次我已經說過了,立即撤退到荊棘島!、在陸地上,你們根本不是它的對手,你告訴霍家山,它的重裝精銳很快就會出現在戰場上,它們會如洪水一樣輕松撕碎你們的防線!”
  
  “它?它?”李泰斗驚訝地企圖問道。
  
  楚云升頓了頓,道:“告訴你們也沒用,你們永遠都不可能找不到它,它就是你們苦苦尋找的“控制中心”!不要說你們,就是我也不知道它在哪里!又或者說每一個進攻你們的蟲子的身上都有它的存在,它散布于整個黏液區與蟲群之中,只要它想,它就可以永遠不以本體出現,你們炸墳又何用?殺蟲又有何用?都是徒勞而已!”
  
  李泰斗聞言,頓時驚出一聲冷汗,顫聲道:“我,我的確不太明白……”
  
  楚云升令人森然地笑了笑,道:“你不明白不要緊,港城那么多的聰明人,他們會明白。你只需要把消息帶回去給霍就行了,并告訴他,消息不是無償的,他需要提供一些工具給我,最為交換。你剛才不是說合作的內容嗎,這就是合作的開始。”
  
  李泰斗麻木地點了點頭,其實他還有更大的疑問,卻無論如何也不敢問,那就是它為何要幫人類?透露出這種科學院的專家們抓破腦袋也無法意料的信息?
  
  楚云升將白蔓妮列在木板上的工具清單交給李泰斗后,立即打發他返回荊棘島,他急需這些工具制造更為精良的“輸送箱”。
  
  ******
  
  三天后,霍家山如約地派人送來了部分工具,然而令楚云升無言地卻是他的警告似乎沒有發生任何作用,或者說霍家山說服不了軍方。
  
  港城的抵抗始終沒有撤退,直到他們的防線徹底被炎珉的“精銳蟲團”一一撕碎,才不得不在微光消失的黑暗中,傷亡極為慘重地撤回了荊棘島。
  
  楚云升已經管不了他們這么多,炎珉還在大量孵化巨量飛戰蟲,準備渡海一擊,他的消息再準、再重要,如果對方置之不理的話,也是百搭!
  
  他的蟲身修復進度已經到了關鍵性的尾聲,甚至蟲身中竟然進化出現了如恐怖之子一樣的脊椎,雖然不夠它那般堅韌,卻時刻令楚云升感覺到他似乎可以站立起來一般。
  
  這令楚云升大為不解,因為正常的蟲子是沒有脊椎的!
  
  但他很快不在關注莫名其妙地脊椎。
  
  新的運輸辦法,將傻大蟲的十座蟲巢巨墳的火能量補給速度提高到一個極點,大量的火能量補充也令封印符蠢蠢欲動;堆積如山的催生黏液,似乎讓他看見了人身的希望。
  
  然而,就在楚云升充滿這期望的時候,第四天的“黎明”,微光初現,天空之上,一開始零星地出現火點,漸漸地越來越多,越來越急,從天而落,宛若一場暴火雨!
  
  炎珉停下了它的渡海備戰工作,傻大蟲從巨墳中探出腦袋,越來越多地蟲子,無論大小,無論強弱,全都仰望蒼穹。
  
  楚云升心中一驚,試圖聯系傻大蟲,卻不料剛剛接觸到傻大蟲的珉感召范圍,他的“視線”就像被拉入一個長長地通道。
  
  接著,在他眼前出現的一個熟悉的地方,那是一個巨型的圓坑,倒注入內的江水如沸騰地開水,無數地水珠來不及蒸發,進而詭異地一串串地向天空反重力飄浮,最終氣化為虛無。
  
  火越來越大,火雨越來越多!
  
  他的眼前皆是瘋狂鳴叫地蟲子,大量和他一樣被“召來”的珉,甚至還有一個他曾經熟悉的。
  
  巨坑上方的天空火光閃閃,一個如黑洞一樣的漩渦,緩緩形成。
  
  很快,漩渦越來越大,幾乎遮蔽了整個天空,狂風大作,空氣扭曲,這時間,一道道如同柳絮一樣火紅觸須從漩渦地中心穿透而出。
  
  接著,它們似乎在抵抗著什么力量,掙扎著想要來到這個世界。
  
  無數的青甲蟲飛了上去,勾住這些觸須,竭盡一切力量向下拉動它們。
  
  天地元氣開始變得換亂不堪,大量的火能量群涌而來,那些觸須吸收著火能量,艱難地從漩渦中奮力穿透。
  
  滿是火雨地世界中,它們猶如群魔,翩翩亂舞!
  
  一點一滴……它們的身影一寸寸地出現在這個世界。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龐大到堪比一個小型城市的紅色巨體,血肉模糊地掙扎地穿過漩渦地中心,降臨到已經氣化干涸地巨坑之上。
  
  它付出了慘重地代價,支離破碎,一片血肉,像是被肢解一般。
  
  當它完全掙脫漩渦,這些血肉立即開始緩慢地相互地凝固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如鳥巢一樣的巨體,下方盡是隨風搖擺、密密麻麻地觸須。
  
  它靜靜地懸浮在天空之上,漩渦逐漸地縮小,漫天地火雨也落完殆盡。
  
  這些火雨的火能量之充沛之精純,是楚云升從未見過的,而且他能夠怪異地感覺到,這些火雨是從這個巨體的原世界耗盡了巨大的能量而產生,并為它打開漩渦巨門。
  
  它極度地虛弱,虛弱到幾乎不堪一擊。
  
  同時,它也貪婪而急迫地吸取著身下黏液區輸送上來的火能量,甚至將大量地蟲子當作火能量一并吸入!
  
  這時,隨著漩渦消失于無影,楚云升的視線通道一陣晃動,如潮水般地退去。
  
  “封,殤降臨了!”炎珉最終說道。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