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348 人蟲血戰

^
  
  “團長,守不住了!撤吧!”士兵滿身地黏液,從死人堆里爬了出來,充滿絕望地吼道。
  
  “咱們還有多少人?”21團團長從昏迷中被士兵們搖醒,虛弱地問道。
  
  “沒了,全沒了!就我們幾十個人了!”士兵哭喊道,
  
  21團團長嘴巴張了張了,頹然合上,半天發不出聲音。
  
  “團長,撤吧!全城的老百姓都跑光了,我們還守什么?”士兵見密密麻麻地蟲子又逼了上來,乞求道。
  
  “政委呢?”團長摸著身邊的尸體,道。
  
  “死了。”士兵低下頭。
  
  “能士司和楚術門人呢?”團長努力用全是鮮血地手,尋找著胸前的望遠鏡。
  
  “都沖上去了,沒聲音了,怕是也活不了!”士兵沙啞道。
  
  “師部的命令,沒有找到蟲子指揮中心,絕對不能撤!”團長順著地面,拖著斷腿,爬到重機槍的槍位,推開戰友的尸體,拭去臉上的模糊的血水,瘋狂地扣動扳機。
  
  一只金甲蟲頂著他的子彈,橫行沖來,眾多赤甲蟲緊隨其后。
  
  一個人影從防御堆后面怒吼著沖了出來,渾身綁著全團最后的新式火能炸彈,撲向金甲蟲,慘烈地叫道:“團長,帶兄弟們撤吧!你要不撤,我操你祖宗!”
  
  轟!
  
  金甲蟲的半個蟲頭飛向了天空,一只殘段的手臂從火焰中飛回到21團團長的眼前。
  
  ******
  
  “師長,任師長全師上來了!”
  
  “海邊失守了?”馮師長猛地一驚,道。
  
  “沒,聽說那邊的蟲子撤退了!”
  
  “撤退了?老任現在在哪里?”馮師長一愣道。
  
  “上前線了!”
  
  “老任就是改不了這個習慣,走,警衛連都跟我走!”馮師長抄起沖鋒槍,帶上鋼盔,大聲道。
  
  ******
  
  “司長,這是拿人命填啊!”一個B級能士,將破開的肚子用死尸上衣服扎緊,止住流出的腸子,吼道。
  
  “楚術門人都瘋了,他媽的,什么地方都敢沖!”張修哲暗罵一聲道,但他不得不佩服人家不要命的膽量。
  
  “司長,再這么下去,全都要死光光了!”能士們聚成一團,對抗著周圍的蟲子。
  
  “閉嘴,老子不知道?媽的,狗日的指揮中心在哪里呢?”張修哲用新式火能自動步槍,抵著一只赤甲蟲的蟲口,連開數槍。
  
  ******
  
  “頭兒,陣型被打散了,九名術士戰亡,十六名術徒當場斃命!”
  
  “重新結陣,給我沖!替術主打開通道,摧毀這座巨墳!”宋密蕩起長劍,人劍并一,劈開一只赤甲蟲,跳躍到一只金甲蟲頭頂上,插劍而下。
  
  “頭兒,右邊三點方向,一只紫炎魔蟲!”
  
  “術將上!殺了它!其他人接續結大陣!”宋密干掉金甲蟲,單人仗劍,直闖蟲群。
  
  肅……嘯!
  
  一道極光從楚術門人的身后,劃破天空。
  
  它竟然無視了巨墳墳口強大空間吸力,保持原有軌跡,一箭轟殺在墳壁上!
  
  吟!
  
  一聲刺耳的穿透聲,接著整座巨墳地步被掀開一個巨大的口子,搖搖欲墜。
  
  宋密“嚯”地一聲,帶著科學院的儀器,不要命地沖了過去,儀器上綠光頻閃,卻就是不亮紅光。
  
  “不是這里!撤!快撤!”宋密打著手勢,呼喊著。
  
  ******
  
  人類陣地后方,一只超大型火能重炮,上百人忙碌著。
  
  “諸元裝備完畢!”
  
  “充能完畢!”
  
  “校準完畢!”
  
  “冷卻完畢!”
  
  “準備發射!”
  
  嘟!……
  
  一道紅光從炮身上如閃電一樣咝咝結成而去。
  
  遠方。
  
  一群濃密地蟲群,被掀上了天空,在烈火中焚化。
  
  “諸元準備,充能準備,校準準備……”
  
  ******
  
  天空上。
  
  五架“黑絲帶”重型殲擊機強行起飛。
  
  拉高,拉高,拼命拉高。
  
  他們只能以目力駕駛戰斗機。
  
  和飛蟲比速度,比高度,比靈活。
  
  吸引飛蟲,越多越好!
  
  他們身后,一架轟炸機裝滿了新式炸彈,插入蒼穹。
  
  ******
  
  海面上。
  
  一艘艘只敢停靠在近海的驅逐艦,不停地裝載著彈藥。
  
  “燃燒彈沒了!”
  
  “裝載孢子毒氣彈!”
  
  “只有十發!”
  
  “全部打完,全部打完!”
  
  “后方發現海怪!”
  
  “打旗語,讓121號,141號前去攔截!”
  
  ******
  
  地底下。
  
  “隊長,調金能能士,遇到巨石塊,鉆不通了。”
  
  “掘進多少距離了?”
  
  “起碼還差五百多米,才能進入黏液區!”
  
  “出水了!出水了!媽的,冰能能士呢,快凍住,快!”
  
  “挖,狗日的,挖到它們下面,炸墳它們!”
  
  “隊長,好像有動靜……”
  
  ……
  
  “我操,是金甲蟲,準備戰斗!”
  
  ******
  
  后方戰地醫院,源源不斷地傷兵被抬著送來。
  
  “醫生,醫生!救命啊!”
  
  “放下,就放在這里,就這,沒床位了!”
  
  “按住他的手,腿要鋸掉,立即麻醉!”
  
  “什么?沒有麻醉劑了?”
  
  “不要鋸我的腿,求求你們,不要鋸……”
  
  “醫生鋸吧,我代他決定。”
  
  “……他已經死了……”
  
  ******
  
  荊棘島的科學院。
  
  “調試準備,電力供應。”
  
  “能量體裝置。”
  
  “校準刻度。”
  
  “無關人員立即撤出,無關人員立即撤出。”
  
  ……
  
  “吳教授,軍方來人了,要立即運送武器前往前線。”
  
  “不行,系統還不穩定。”
  
  “不穩定就戰場上調試!沒有時間了!”一個星光閃閃的高級軍官傳入試驗區,急道。
  
  “肖將軍,冰能重炮還在初調試階段……”
  
  “教授,現在,在戰場上,我的士兵每秒鐘都在死亡,誰能等起?誰!”
  
  “可是?”
  
  “立即拆炮,運送,軍部命令,馬上執行!”
  
  ******
  
  荊棘島臨時兵工廠。
  
  “小孫暈倒了,趕緊換人!”
  
  “機器不能停,暈倒的立即送去休息,4小時候,再輪換!”
  
  “手爛了,給我用牙齒咬,嘴爛了,用骨頭!”
  
  “原材料不足了!”
  
  “軍方的護送隊呢?”
  
  “全死在路上了!”
  
  “再派人,讓軍方再派人,戰甲的原材料,戰場就有!”
  
  ******
  
  教堂,寺廟,關公廟……
  
  無數的家屬跪倒在門內門外。
  
  默默地祈禱著。
  
  忽然一個人得知了丈夫陣亡地消息,昏死在門口。
  
  一時間,家家戴孝,戶戶哭聲!
  
  ******
  
  某臨時小學。
  
  “同學們,請看這里,長約三到四米,寬約兩米……噴吐腐蝕性黏液,哪位同學知道這是什么蟲子?”
  
  “老師,我知道,是赤甲蟲,我媽媽、我爸爸、我爺爺、我奶奶、我外公……全都是被它們吃掉的。”一個瘦弱地小男孩舉著手,認真地回答道。
  
  年輕的女教師,眼中含著淚水,咬著嘴唇道:“回答正確!下面一個,是會飛的……哪位同學……”
  
  一只只小手舉了起來,布滿了整個教室。
  
  ……
  
  某臨時中學。
  
  “同學們,請帶好自己的學生證,到操場上集合!”
  
  “能士司與楚術門人的叔叔,要教大家生存的本領。”
  
  “12歲以上的同學,請去2號樓,再次接受科學院叔叔的體檢,有能士跡象的,我們會立即通知你的父母。”
  
  ……
  
  某臨時高中。
  
  “牛頓第一定律,已經說完,現在在這個基礎上,簡單闡述一下科學院最新的理論研究。”
  
  “請認真做好筆記。”
  
  “同學們,我們都是暫時無法成為能士的人,但是我們有大腦,我們可以貢獻我們智慧,將來研發出更為先進的武器對抗蟲子!為你們的親人們報仇,不要再打瞌睡了!”
  
  學生們筆直筆直地坐正了身體,側耳聚聽。
  
  ……
  
  港城大學。
  
  “暗能量一直分布于宇宙空間之中,目前我們以及在試驗中大量捕捉到它們的存在,這是部分形態的模型。”頭發花白的老師展示這一張張圖紙。
  
  “老師,我覺得您剛才所說的理論是不完善的,我認為暗能量是非對稱分布,并且在穿過生物體時,發生“吳連生反應”的微弱跳變,這是我和其他兩位同學嘗試推導的模型……”
  
  “很好,你們思維不局限于現有的研究成果非常正確,現在就是需要大家突破舊有的思維定勢,大膽提出自己看法,現在對暗能量真正研究,才剛剛開始,許多知識爆炸式的。”
  
  “老師,我們是否可以申請生化實驗室的觀察機會,我認為目前,對這些侵略生物本身的研究,才是我們最需要的。”
  
  ******
  
  炎珉的黏液區。
  
  密集的長條蛇蟲推向前線。
  
  一支龐大的恐怖軍團正在結集。
  
  這支軍團到處都是高等級的戰蟲,即便是低等級,也是都是二次形態以上的。
  
  炎珉第一個分身出現。
  
  它沒想到人類的抵抗如此激烈,尤其是那個持弓女人類,對它黏液區造成的破壞十分嚴重。
  
  它并不擔心戰斗的結果,蟲族的強大后續能力,遲早會讓它踏平人類的城市。
  
  但它等不及這個時間,殤的降臨越來越緊迫,它需要盡快解決它附近最后一個人類城市,然后全力配合殤的整體戰略。
  
  所以,它結集了一個支強大的重兵團,試圖以無可抵擋地實力,強行摧毀人類岌岌可危的防線!
  
  它對楚云升和傻大蟲的黏液區已經不指望了,也暫時顧不上他們了,雖然它很奇怪一直對人類挑釁的封珉,怎么忽然不那么急切了?
  
  它試圖取回封珉的黏液進行分析,它擔心連封珉都被異源開始污染了,但封珉的嚴密防范,讓它始終都未能取回黏液。
  
  漸漸地,它恐懼地地將自己控制的蟲子和黏液區與楚云升他們開始嚴格地保持距離,它十分擔心自己也被可惡的異源污染了!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