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346 我是這里的統治者

^
  
  楚云升帶著亂哄哄地腦袋回到了1號巨墳,他沒想到炎珉首先懷疑的不是他,而是傻大蟲。
  
  對于蟲族內部之間的事情,他做不了什么,但涉及到傻大蟲,他卻無法置身事外。
  
  雖然傻大蟲有著這樣那樣的奇特之處,楚云升的潛意識中還是將它當成了一只黏液區之蟲,他每在最脆弱的時候,那道人蟲界限就會無意識地闖入他的心底。
  
  然而,現在。
  
  他揚起頭顱,遠遠望去,傻大蟲帶著蟲之子沉默著停棲在最近海邊的一座巨墳頂上,一蟲一人,出神地望著港城人蟲交戰的最前線不時帶走無數人命與蟲命的地獄。
  
  它此刻還在關切著它炎珉的戰況,關心著整個蟲族的命運,但它又在會想些什么?又會有多少掙扎和痛苦?
  
  它卻渾然不知,炎珉已經懷疑上了它,不是懷疑它的珉的身份,而是懷疑它的同族的“資格”,這也是傻大蟲最怕自己和其他蟲子的不同之處。
  
  楚云升此刻才意識到,傻大蟲將來的處境,以及此時面對此情此景卻不能支援蟲族的心情,悲慘之處其實一直并不少于他,甚至有過之而不及。
  
  他的目光,漸漸地落在蟲之子身上,一個還不會說話的嬰兒,他猛地想到,這也許是更大的一個錯誤,一個由蟲子養大的人類,將來如何對待視若死仇的養父母與生父母?
  
  他和傻大蟲救了它的命,卻將更大的桎梏鎖在了它的稚嫩的肩膀上。
  
  “我又錯了嗎?”楚云升頹然地喃喃自語。
  
  “錯,什么,么了”不知道傻大蟲什么時候,飛了回來,奇怪地問道。
  
  “沒什么。”楚云升乘著人類的一記導彈的爆炸聲,掩飾過去,在映天紅光下,忽然有股沖動道:“大蟲,我,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如果,我說的是如果,只是如果……”
  
  傻大蟲不明白地望著楚云升,渾然不知道楚云升在說什么。
  
  “如果,有一天,我說的是如果,有一天,炎珉和所有其他的蟲子,成為你的敵人,它們想要殺死你,它們想……”楚云升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么了。
  
  傻大蟲茫然地望著楚云升,完全不明白地說道:“不,不會的,同族,不會攻擊,同族的。”
  
  楚云升一怔,過了半響,翕然道:“也許是我想多了……大蟲,不管將來如何,你就是你,誰也替代不了,不用悲傷,也不用難過……”
  
  他滔滔不絕地說著,傻大蟲卻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么,好不容易等楚云升說完了,興奮地告訴楚云升道:“我,我,剛才,覺得你,你說過,為什么,我們要,要恨它們,這句話,有道,道理,可是,我想不,出來,為什么?”
  
  楚云升心驚肉跳!
  
  ******
  
  “頭,再前面就是香山地界了。”一個身穿蟲甲制作的戰衣,手里拿著指南針地能士,小聲地說道。
  
  “蟲子太多,它們似乎提前知道我們要來,根本硬闖不進去,停下來,等待機會!”李泰斗放下紅外望遠鏡,縮下身軀,靠著斷墻,低聲道。
  
  “頭兒,這事我怎么都覺得有點玄乎,你看,從港城逃到奧城、半島城的人幾乎毫無秘密可言,這些蟲子卻始終不出黏液區半步,我剛才看到一群走迷路的人,竟然闖到了蟲子的鼻子底下,它們只是憤怒地吼鳴,卻始終沒有進攻,奇怪?”一個腦袋稍大的家伙,湊了過來,小聲道。
  
  “不會是它們在保護什么重要的東西吧?我們要是給它毀了,港城是不是就得救了?”有人突發奇想道。
  
  “得救個屁,我看我們能活著回去就是奇跡了。”
  
  “都閉嘴,安靜,我們可是攜帶重型破壞武器的,它們不攻擊普通人類,未必不攻擊我們。”李泰斗咽了口吐沫,道。
  
  實際上,他也搞不懂了,一路上他本以為會多么的兇險,卻不了,蟲子對逃難來的人類根本不聞不問,任由其躲避戰火。
  
  轟!轟轟!
  
  這時,接連幾聲巨響,伴隨著火光,沖天起!
  
  李泰斗一驚,一組失敗了?
  
  “頭兒,是章魚觸手怪,它奶奶的,乘火打劫,正在攻擊難民!”觀察員立刻爬了回來,咬牙切齒道。
  
  “嗯。”李泰斗點了點頭,身體往墻壁上又縮了縮,忽然彈了起來,驚道:“不好!難民是沒有這種武器的,暴露了!”
  
  “頭兒,怎么辦,現在沖進去?”一個能士顫著聲音道,這個時候誰不怕?誰都知道沖進去可能死得連渣都不剩。
  
  李泰斗腦袋反復浮現父親臨走前的眼神,咬牙道:“把炸彈埋在這里,不要亂,先撤到后面,等待時機,再……”
  
  “頭兒,來不及了!它們出來!好快!”觀察員低低驚呼道。
  
  “都不要動!都不要動!”李泰斗額頭冒出冷汗,天空上,一只只大型青甲蟲展翼飛越,穿梭如梭。
  
  “頭兒,地面的蟲子也出動了!”觀察員緊張地連手都開始不穩了。
  
  “不要說話,坐下!”李泰斗吸了一口氣,將手放在炸彈的引爆器上,心中卻猶豫不定。
  
  然而令他們驚訝地,大型的飛蟲竟然沒有攻擊地面上的人類,反而勢若千鈞地將章魚觸手怪轟殺成碎片。
  
  接著越來越多的章魚觸手怪被蟲子從城市的各個角落搜索出來,一一絞殺,更多驚恐的觸手怪,則是不顧一切地朝著海里逃亡。
  
  李泰斗覺得自己的腦袋要當機了,這是怎么回事?
  
  “頭兒,頭兒,我們被包圍了……”
  
  李泰斗按住準備攻擊突圍的同事,低聲道:“別動!”
  
  這時,只見許多飛蟲,從觸手怪身邊勾起一具具人類死尸,飛舞在天空中,接著那些死尸竟然開口說話了。
  
  “人類,我是這里的統治者,放下武器,交出炸彈,你們將獲得城市中的安全居住權,但試圖攻擊黏液區者,格殺勿論,我再重復一次,試圖攻擊我黏液區者,格殺勿論!”
  
  ……
  
  “頭兒?怎么辦?我們的武器被發現了,它們過來了!”
  
  李泰斗咬著牙齒,身體內的沖動,一瞬間又被母親的身影給按了回去。
  
  “覺醒人類?”一個大型的青甲蟲,勾著一具會說話的死尸,逼近李泰斗他們。
  
  死人開口說話,冷冰冰的,讓人心底都覺得驚懼。
  
  “他們就派你們幾個過來炸墳?”死尸的嘴一開一合,冰冷地,似乎自言自語道。
  
  李泰斗等十人,被忽然起來的詭異,驚得那里還能說話。
  
  “其他人放下武器可以走了,你們隊長留下。”死尸毫無表情地說道。
  
  “頭兒……”
  
  “你們走,快走!”
  
  “頭兒!”
  
  “這是命令!”
  
  死尸這時候又說話了:“我時間不多,快。”
  
  圍困它們的蟲子讓開一條通道,李泰斗的同事咬著嘴唇,放下武器,不得不轉身離開。
  
  “姓名?職務什么的?自我介紹一下吧。”死尸等其他人全部離開后,開口道。
  
  李泰斗鼓了鼓嘴,定了定心神,回答道:“李泰斗,隸屬港城能士司。”
  
  “能士?就是覺醒者吧。”死尸又在自言自語,接著道:“我想從你這里了解一點情況,不是什么軍事秘密,有關你們港城一個持弓的女人。”
  
  李泰斗猛然抬頭,怔了半響,作為A級的高層能士,有關楚術門人和那個蟲子的怨恨糾葛,他從總署那里曾聽到過一些傳言。
  
  現在還能想起珂阡兒的蟲子,又能回事誰?
  
  他震驚道:“你,你,你是那個會談判的蟲,蟲先生?”
  
  “不錯,上次你們霍副部長沒和我說清楚,我希望你將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我,作為回報,除了你的生命,還有人類的糧食,我已經控制了香山城兩處藏糧殘存地。”死尸沒有否認道。
  
  李泰斗沒想到這個九死一生的任務,竟然會碰到他當初最早接觸到的會談判的蟲子,只不過現在雙方的處境,相互調了個。
  
  “蟲先生,我本人并不反對霍部長的觀念,但您從我這里可能了解不到您需要的情況,我不是楚術門人,他們的事情,我大都是也是道聽途說而已。”
  
  死尸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沉默了一會,道:“楚術門人?什么東西?”
  
  “港城目前最大的能士組織,以楚術為基礎,大災難前,由一位大師私人發展……現在掌牌,也是就霍部長說的持有嘯云之弓的女子。”李泰斗小心地撿一些對港城沒有什么危害,人所共知的信息,說道。
  
  死尸冰冷聲音,疑問著道:“楚術?嘯云之弓?操,不會真的是……”
  
  李泰斗被它這經典的“人罵”,頓時驚地說不出話來。
  
  “她現在在哪里?”死尸忽然問道。
  
  李泰斗咯噔一下,道:“我不知道,楚術門人的事情,一向很保密。”
  
  其實他知道,至少大概位置知道,但他不敢說,雖然珂阡兒和他有殺父之仇,但他也很清楚,珂阡兒是目前港城最強的戰力。
  
  死尸卻沒有繼續追問,半響道:“你回去后,我們的談話最好不要和別人提起,你知道為什么。不過,你可以聯系聯系你們的霍副部長,告訴他,你們根本擋不住北面的進攻,你們根本不知道我們有多強大!退到島上去吧,讓霍聯系我,有些事情,我也許可以幫你們,不要問為什么,告訴他,想要和我合作,永遠不要問什么,這是我一貫的規則。”
  
  李泰斗不敢置信地道:“您,您真的會幫我們?”
  
  死尸默然片刻,道:“確切地說不能算是幫,合作吧,我也會用到你們,具體的事情,讓霍來決定吧,你沒有這個權利。”
  
  李泰斗嘆息了一聲,他并不是霍家山“和談派”的鐵桿支持者,但此刻,他覺得港城中有些人做錯了一個極大的選擇,這位會談判的蟲子,果然如霍家山所說,對人類抱有善意。
  
  “您,不會殺了他們吧?”李泰斗指著遠處被蟲子漸漸驅趕到一起的人類,不知道為何問出了不該他問的話。
  
  “這事和你無關,你現在可以回去了,最好讓他們別再派人來偷襲了,你們沒那個本事。”死尸冷冰冰地說道。
  
  ……
  
  ******
  
  半島城。
  
  大量的人類被蟲子驅趕到一起,瑟瑟發抖,不知道將面臨何種命運。
  
  “你出來!”死尸忽然像是發現了什么,冰冷地指著一個中年男人,道。
  
  “我?我?”那人哭喪著臉,結結巴巴地道:“蟲大人,蟲大人,我從來沒有,沒喲攻擊過,你們,您,放過我吧。”
  
  死尸卻絲毫沒有理他,派出一只青甲蟲,勾著他的衣服,將他放到一座只有兩層的樓頂上。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他們的首領,市長還是城主的什么隨便,替我管理約束好所有人類,我會給你一些基本的守則,其他的你自己看著辦。”死尸飛快地說道。
  
  “啊!?”中年男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懵了。
  
  “所有人立即遷徙到香山城,奧城的人類我也會讓他們遷徙過來,在那里你們將獲得比荊棘島更為安全的生存之地,但我希望你能管理好他們,不要給我惹麻煩,否則你們知道會怎么樣。”死尸繼續保持連貫地語氣說道。
  
  中年男人猛地想起一直流傳的謠言,說總署曾有過以向蟲子提供人腦袋換取和平的計劃,現在難道就是蟲子圈養人類的開始?
  
  “為,為什么,是我?”中年男人見那句說話的死尸要飛走,還是裝著膽子問了一句。
  
  死尸猶豫了一下,留下一句讓他莫名奇妙地話:“曾經的一件小事。”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