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345 滅族的內亂

^
  
  “師長,蟲子突然少了很多!”師部劉政委,放下紅外望遠鏡,驚訝道。
  
  “海對面一定出了什么事情,不管了,讓9團準備收縮兵力,火速支援北線,老馮快撐不住了。”師長任同延提著新式沖鋒槍,從一只臨死前沖進指揮部的蟲尸上踩了過去,扶了扶頭上的鋼盔,道。
  
  “師長,我有個建議。”一路追跑出來的中年參謀,激動地說道。
  
  “講!”任同延說完,又轉頭囑咐另外一個軍官道:“各團檢查彈藥。”
  
  中年參謀拿出手中的本子,興奮道:“師長,現在有個絕好的機會!剛剛得到的情報,對面的蟲子竟然沒有攔截渡海逃往奧城與半島城的難民!我建議立即派人混在難民中渡海,由半島城方向進行迂回,接近對面的粘液區,伺機摧毀蟲墳!”
  
  “不行,這樣做風險太大,我們不能做無謂的犧牲。而且一旦被蟲子發現我們的意圖,那些難民都要跟著喪命。”劉政委當機否決道。
  
  “政委,依照蟲子的一貫作風來看,它們那邊一定出了什么問題,否則不可能一下子撤掉這么多飛蟲,它們可從來沒分過什么軍人和難民!這可是我們的天賜良機!”中年參謀堅持已見道。
  
  “我還是不同意,在沒有搞清楚對方這個舉動的真正原因前,我不建議冒險,兵力和資源有限,一兵一彈都不能浪費!”劉政委搖頭道。
  
  “師長!”中年參謀和劉政委一向不和,轉而試圖說服任同延,道:“師長,蟲子恢復的速度大家都是見識過的,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一旦成功,我師就可以從容撤退到荊棘島!”
  
  “孟子良,誰告訴你要撤退的?再亂我軍心,小心老子當場槍斃你!”劉政委突然怒道。
  
  孟子良哼了一聲道:“劉政委,現在誰都知道根本撐不了多久了,遲早要退到荊棘島上,你隨便找個人去問問,誰不知道!?”
  
  劉政委唰地掏出手槍,頂著孟子良的腦袋,道:“信不信我現在就槍斃你?”
  
  “干什么?老劉,老孟,你們眼里還有沒有我!”任同延冷聲道。
  
  “師長!”劉政委與孟子良異口同聲道。
  
  “從獨立團和能士二司抽調精英,馬上渡海!”任同延飛快地命令道。
  
  “是!”孟子良一喜,師長終究還是站在他的一邊。
  
  “慢!”劉政委看了孟子良一眼,道:“老任,軍事行動必須有我的簽字,這是老規矩,但既然你已經同意這個方案,我無話可說,但要追加一條,此次行動臨時調派孟參謀擔任行動特別指導,方案是他提的,他去最適合!”
  
  孟子良臉色唰一下慘無血絲,顫抖著手指,指著劉政委的鼻梁,氣道:“你,你這是……”
  
  那句“公報私仇”,只要他穿著那身軍裝,卻怎么也不敢出口。
  
  “怎么不敢去?這是軍令!”劉政委冷笑道:“孟子良,從五羊城開始,你就畏戰如虎,一心只想自己逃命,若不是師里保著你,你早被槍決了!”
  
  “師長?您知道,知道我家里的情況的……”這話倒是提醒了孟子良,他趕緊向任同延求救。
  
  “誰家里沒情況!”劉政委鄙夷道:“師長,全師都在看著你!”
  
  任同延瞇著眼睛,拉了一下槍栓,忽地高聲道:“孟子良,渡海炸墳!”
  
  孟子良頓時如五雷轟頂,一下子差點癱軟到地上,師長的話,就是真正的軍令,一旦說出,不去就是死。
  
  ……
  
  李泰斗慢吞吞地準備著武器裝備,當命令下來的時候,他沒有了以往的興奮和激動,一心只想著這次九死一生的任務,該如何才能活下來?
  
  他以往的同事十分地奇怪地看著他,仿佛第一次認識他一樣,以往每次再危險的任務,只有李泰斗催人家加快行動,還從沒遇到需要別人等他的情況。
  
  獨立團加上能士二部抽調的精英隊員,共計30人,分為三組,單獨行動,以保證完成任務。
  
  他們背著炸彈,貓著身體,混入急切逃離港城戰場的難民之中,涌向海邊……
  
  ******
  
  楚云升讓傻大蟲將他們能控制的所有蟲子,全部撤了回來。
  
  他既不會幫炎珉,也幫不了港城的人類,他和傻大蟲加起來的戰力也抵不過炎珉的十分之一,只是在空中稍有點優勢而已。
  
  人類對蟲子也根本分辨不清,不從控制力和蟲息上區分,就連楚云升和傻大蟲都不能從外表上區分它們。
  
  能讓傻大蟲克制不攻擊人類,已經是最大的極限了,若讓它掉頭攻擊炎珉,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楚云升不會那樣為難傻大蟲,他也沒那個權力要求,他是人,但傻大蟲同樣是蟲!
  
  他只能安靜地扒在1號巨墳頂上,望著炎珉和港城不斷升級的死戰。
  
  和炎珉源源不斷地戰蟲追加相比,人類的防御越來越脆弱,大敗只是遲早的事情。
  
  “封,吾有事,需要單獨和你談。”正在楚云升茫然呆望地時候,感召力量已經延伸到戰區的炎珉,忽然放在如火如荼的戰事不關心,聯系上他,道。
  
  “什么事?”楚云升想炎珉大概已經勝券在握了吧。
  
  “你到黏液區的邊緣來,你那里我無法屏蔽我們的談話內容。”炎珉什么嚴肅地說道。
  
  楚云升心一驚,它不會發現自己是偽珉了吧?誘引自己自投羅網?
  
  “就在這里說吧,我傷還沒好。”楚云升想也沒想道,安全第一。
  
  “封,你可以讓你的戰蟲駕著你過來,這件事關系到傻大蟲。”炎珉忽然令楚云升震驚地說出了傻大蟲的名字。
  
  楚云升頓時再次警覺起來。
  
  “吾從北方防線返回,本來想聯系你,但你昏迷了。我很吃驚,你的黏液區竟然還有一個智慧體,名字是它自己說的。”炎珉語氣中也略帶著一絲驚訝。
  
  “和它有關?”楚云升有種不好的感覺,卻又說不出來。
  
  “是的,你可能還沒有恢復,有的事情,吾必須要和你說。”炎珉十分慎重地說道。
  
  楚云升想了想,看了看遠處盤旋地傻大蟲,一咬牙,招來直隸戰蟲,駕著他小心地飛到黏液區邊緣。
  
  但他沒有落下,隨時保持著準備逃跑的姿勢。
  
  “封,你可以告訴我,另外一個智慧體是如何誕生的嗎?”炎珉忽然反問楚云升道。
  
  “不知道。”楚云升提防萬分地回答道。
  
  “封,它的智慧成長的太快了,脫離了正常的智慧體的進化速度,吾小心探測過它,結果令吾十分吃驚和不安。”炎珉略顯憂慮地說道。
  
  “什么意思?”楚云升同樣不知道這個問題,他只知道傻大蟲一直是個另類的存在,愛學習,愛模仿,關鍵是它擁有獨立的意識。
  
  “吾懷疑它受到了異源的污染!”炎珉沉聲地說道。
  
  “異源的污染?”楚云升一愣,道。
  
  “是的,它智慧的發展,完全不同于我們。”炎珉肯定地說道。
  
  “但是它的智慧顯然還沒有超過你和我。”楚云升反駁道。
  
  “你和它不同,吾之前一直看錯了,以為你是擁有三星級蟲巢的珉,等到你可以依靠吞食蟲敵進化它們的能力的時候,才知道你曾經達到過四星級,一切都是合理的。”炎珉停了停,猶豫一下,才說道:
  
  “智慧的問題,并不是吾猜測的最大依據,你沒有發現,它開始對異源越來越同情了嗎?”
  
  “是我讓它停下對人類的攻擊,我們實力太弱,很容易被打回原形。”到了這一步,楚云升做好炎珉隨時翻臉的準備,暗中命令三型青甲蟲準備逃回1號巨墳。
  
  “封,不是這樣的,它的智慧雖然成長迅速,但還沒有達到你和吾這樣的程度,以它現在的智慧水平,按照我族的特性,以及對異源的仇恨印記,是根本克制不住的,但它卻克制住了!”炎珉卻沒有如楚云升所想的大驚之下,接著對楚云升也開始懷疑上,而是很憂心地說道。
  
  “但是我曾經親身感覺到過它對異源刻骨的仇恨!”楚云升清楚地記得在武夷山附近,七蟲突遇道人類時的情景,傻大蟲對異源的仇恨一點也不老紫它們少。
  
  “這正是吾擔憂的地方,它對仇恨的克制能力越來越強,甚至還收養了一個異源!”炎珉不可思議地說道。
  
  “你打算怎么辦?”楚云升忽然明白過來,炎珉是來告訴他這個事情的,而不是來和他討論的,它已經自己下了定論。
  
  “不知道,如果僅僅是異源污染,還有希望,等到殤降臨后,你與吾可以請求殤對它凈化就可行了,但……”炎珉停住了,透出深深地驚恐,道:“吾剛剛從你們的巨墳中取得了孵化黏液樣本分析,我族印記在命源中的使命,出現了一絲退化跡象!!!這便是我立即放著戰事不顧,要找你的原因!”
  
  “那是什么?”楚云升忍不住問道。
  
  “吾也不知道,蟲典上沒有描述這一現象,吾只能從吾最初進入地球的孵巢蟲的片段,得到一個模糊地信息,吾族曾經有過一次幾乎滅族的內亂!叛亂一方,便是始于使命印記的退化。”炎珉深深地憂慮道。
  
  “你能確定嗎?”楚云升冷靜地問道。
  
  “不能!”炎珉立即很奇怪地說道:“退化的跡象還不十分明顯,萬一只是進化引起的波動,那么它只是受到異源污染而已,所以確定的結果,只能等到殤降臨后裁定。”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楚云升默默地說道。
  
  “它的發展已經不可控,按照《蟲典》,沒有殤存在的地方,一旦發現異源污染,立即誅殺,但吾知道你能把黏液區交給它,做不到這點,吾現在也無法分身。
  
  作為同族的珉,吾第一是提醒你注意,第二是希望你采取措施監視它的舉動,如果一旦發現它不是異源污染,而是,而是……吾將立即停止對人類的所有攻擊,和你聯合一道,對它絞殺!”炎珉令楚云升膽顫心驚地說出了他最不愿意聽到的“計劃”。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