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338 誰的后裔

^
  
  “團長,它們又來了!”一個抱著沖鋒槍的士兵,一路疾奔至團部,大聲喊道。
  
  古鋒推開桌上的防御地形圖,奪過警衛員手中的望遠鏡,沖出地堡,仰望天空,紅外鏡片中,十來個綠點排成品字形,高掠黑天。
  
  “今天又多了三只!它們到底想干什么?每天都來逛一圈,偵查地形?”參謀石原跟著鉆了出來,不解地說道。
  
  “小江,傳令下去,全團警戒,沒有老子的命令,一槍一炮都不準開!違令者就地處決!”古鋒放下紅外望遠鏡,立即下令道。
  
  “團長,你看,它們越境了!”石原忽然驚聲道,以前它們每次只是在防御陣線的對面兜兩圈,今天還是第一次越過防御陣線。
  
  古鋒面似平靜如水,心卻懸在半空中,沒人知道這些每天都會出現的蟲子到底想干什么。
  
  此事他早已上報軍部,得到的卻是“不挑釁不退讓”這一模棱兩可甚至自相矛盾的命令。
  
  好在飛蟲們越境之后,迅速拉升,形成一個“)”字形,翻轉身體,翱翔而去,仿佛僅僅是來表演一番飛行特技。
  
  不遠處的楚術門人前線支援隊,皆是豎領戰衣,一個男子蒼勁有力地道:“一共十一只,記錄在案!”
  
  ******
  
  越境騷擾的青甲蟲飛隊,正是楚云升及其“部下”。
  
  “他們這回應該看清楚了吧!”他一邊加速掠回炎珉的北方戰線,一邊揣測地思量著。
  
  每日一次黑天巡邊,目的自然是向持弓女發出他在此地的信號,仗著港城防線對面就是炎珉保留的壓制大軍,他才敢做出如此冒險的越境之舉。
  
  “封,你又去挑釁人類了?”楚云升剛回到蟲戰前線,許久沒和他交流的炎珉,忽然出聲道。
  
  “看看情況。”楚云升支吾了一聲,隨便答道。
  
  “封,吾希望你能保持應有的冷靜,不要試圖挑釁并激怒人類,北方戰事一旦結束,吾自然會即日揮軍南下,數日之間,夷平人類之城,殺絕異源!”炎珉不厭其煩地“警告”著楚云升。
  
  楚云升一驚,他本以為殤要降臨了,炎珉在完結北方戰事后,會將全部精力投入到火能量的籌備之中,卻沒想到它竟然還想著要攻破港城!?
  
  那他現在豈不是在“助紂為虐”?
  
  楚云升雖然對持弓女恨之入骨,但從來沒想過要拉著全港城的人類陪她殉葬。
  
  他畢竟還是個人,不是蟲子!
  
  但他也十分清楚,炎珉攻破港城的欲望是它刻骨仇恨和使命所致,和自己的“大仇”其實基本沒什么關系。
  
  沒有他的出現,炎珉平定北方戰事后,一樣會立即攻破港城,甚至還會提前很多,反而因為楚云升以木源體為威脅,讓炎珉錯過了在北方戰場最佳的取勝機會,大大拖延了它的港城滅絕計劃。
  
  但處在這樣的位置,這樣的境地,楚云升尷尬異常,這種尷尬從他一開始成為蟲子,就仿佛被注定了!
  
  “炎,我想你是不是需要重新考慮一下,港城的事情,我想可以等一等,為殤籌備火能量,才應該是我們的頭等大事。”楚云升實在想不出什么好注意,只能硬著頭皮試著說道。
  
  “攻滅人類之城,消耗不了多少戰蟲和能量。那些異源人類,如今全都變成了一群膽小怕死的生物,他們曾有機會和北方蟲敵聯合起來反擊吾族,但他們卻躲一直在那道防線后面看熱鬧,想不到《蟲典》上描述的強大而殘忍的異源,它們的后裔竟然會墮落與孱弱到這種地步!?”炎珉突兀地以感慨地語氣說道。
  
  這種語氣,這種用詞,楚云升記憶猶新,在金陵城外,那個白衣女子騎著一頭怪異的生物,曾語焉不詳地提到過!
  
  兩者的說法的結合在一起,楚云升吃驚地得出一個結論:我們難道是異源的后代?
  
  可是,什么才是該死的異源!?為什么黃山外的珉又會說那個戴眼睛的女孩是不含異源的人類?
  
  難道一定要得等到殤降臨后才能知道?
  
  我是誰?我們又是誰!?
  
  千萬年前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地下艦冢中的歌聲在無盡地悔恨著什么?誰又能在地球上打出一個令星球改變軌道的拳印?
  
  蟲子是從來那里來的?冰族是誰,火族是誰,神域又是誰?
  
  這一切的一切,又和古書前輩記載地無數霸主與文明前赴后繼地來到地球需找那個傳說,以及后人之后人之遺物,又有何關系?、
  
  天軌是誰封閉的?為什么要封閉?既然封閉又為何要歸復?
  
  前輩他又是誰!?他是如何突破天軌封閉來到五千年前的地球?誰又能將他斗成重傷不治?他為什么會同情野人般的部落人類?
  
  始祖又是誰?天外邪魔又它媽地是什么怎么回事!?
  
  一個問題,聯著一個問題,接踵而至,塞滿了他整個腦袋,仿佛有個東西一直隱藏著這背后,將所有的問題連串起來,卻始終、永遠無人知曉!
  
  這些問題在他腦袋內不停地翻滾、放大,、折騰……最終他的腦袋中猛地只剩下一個東西:金陵城地下的石碑!
  
  它為何可以無視人類,無視蟲子,無視冰族,無視火族,無視前輩,無視黑暗,無視天軌,無視一切的一切!?
  
  ……
  
  “封?我們要進攻了!”
  
  炎珉的聲音打斷了楚云升的迷思。
  
  焚為焦土的前線上,日益萎縮的孢子森林前沿,此刻堆積著大量的蟲群,蟲頭熬天;天空上黑壓壓的青甲蟲群,層層疊疊,蓄勢待發;以及炎珉剛剛完成三星級蟲巢進化,新孵化出的對付恐怖之子的新型飛蟲,和大量自殺式地爆裂球蟲,隱藏在黑暗之中!
  
  一只剛剛進階到四型的彪悍青甲蟲,怒鳴一聲,幾千只飛蟲轟然應鳴,如箭雨一樣射入高聳入云的孢子森林。
  
  浩大蟲戰再次爆發!
  
  延綿不斷地戰線上,綠光與紅火,交織喧天,不停地有蟲子沖天而起,同樣不停地有蟲子墜入大地。
  
  地面上,到處都是廝殺,進攻、進攻、再進攻!
  
  一只只碩大的金甲蟲頭從地下鉆出,噴射著滾滾濃焰,一頭頭形如山岳般的鍘刀巨蟲瘋狂地砍到一根根參天孢子植物……
  
  恐怖之子依舊是那么地無堅不摧,它四處“救火”,身形在血霧中一刻不停地穿梭。
  
  港城人類從海面上剛剛冒險飛來,大概是試圖刺探情報的直升機,瞬間就被路過的青甲蟲群所淹沒,連個鋼碎片都沒剩下。
  
  到了如今的局勢,他們已經失去了最佳的參戰時機,如今已不是他們的力量可以加入的規模戰爭了。
  
  ……
  
  楚云升帶著他的十名青甲蟲“部下”,遠遠地躲著“發狂”般的恐怖之子,循至臨近海邊的邊緣地帶,尋找落單的孢絲吐蟲,迅速圍而攻之。
  
  炎珉將巨墳提升到“三星級”之后,即便獲得了援軍的孢子森林,也漸漸無法抵擋,它們的敗落也只是遲早的事情了。
  
  楚云升阻止不了炎珉滅亡港城的意圖和步伐,只能加入廝殺大軍,努力壯大自己的勢力,利用補償典則,將炎珉新孵化出的戰蟲,最大可能地拉入他的麾下,從而側面削弱炎珉實際控制的力量。
  
  但他只要青甲蟲,別的蟲子一概不要。
  
  這種想法源自于他根深蒂固的“制空權”與“逃跑方便”這兩大思維。
  
  在北方蟲戰完全結束前,楚云升至少想控制住炎珉一半的空中力量!
  
  有力量,才能分庭抗禮,沒力量,他的建議就是個屁。
  
  而且,鬼知道炎珉什么時候就會忽然發現自己是個冒牌的珉?
  
  但他現在手中只有區區十只原始形態的青甲蟲,而炎珉手中至少三千多只!
  
  楚云升如履薄冰,他現在的形式太復雜了,如果他一直還是個人身,好辦,殺蟲而已!如果他只是個蟲子,也好辦,殺人而已!
  
  但現在,他人也不是,蟲也不是,幫人,他打不過炎珉;幫蟲,他還沒有滅絕人性;兩方都不幫,持弓女還是要來殺他,他也還是要殺持弓女替老紫它們報仇,還是要打……
  
  糾結,楚云升無比地糾結。
  
  “我該怎么辦?”他茫然了,拍打著甲翼,咬住一只孢絲吐蟲的頭部,盎然地木能量滾滾而入。
  
  咔吱,咔吱……
  
  潛意識中強烈追求力量的楚云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轉眼間便將它吞食地一干二凈!
  
   這應該是他殺死地第二十二只孢絲吐蟲了吧,按照他和炎珉的補償典則,馬上就可以再獲得一只原始形態的青甲蟲。
  
  咕咕朗朗……
  
  正在他打算拉起身體,指揮“部下”圍剿另外一只孢絲吐蟲的時候,他的身體內,發出一聲聲冒泡似的聲音。
  
  接著一團東西,從腹部向口腔涌了出來,楚云升猝不及料,下意識地張開蟲口
  
  嗤嗤……
  
  一張火紅的黏液絲網,失誤之下,罩向了炎珉的青甲蟲,火毒素還好,青甲蟲本來就是和楚云升同源的,但他體內可不止只有火毒素,還有立方水母怪的劇烈毒素,那種毒素,就是他在水底都不敢與之爭鋒!
  
  比起刀腿上的分泌沾毒,黏液絲網卻更好地發揮了這種立方水母毒,被誤縛的青甲蟲,直下下墜,尚未到地面,便已經奄奄一息了。
  
  楚云升一陣心痛,誤殺炎珉一只青甲蟲,會從戰績中扣去,前面兩只孢絲吐蟲就算是白殺了。
  
  不過,他現在終于可以去偷襲飛帶條蟲了,一只飛帶條蟲,可以補償四只半的青甲蟲,遠比孢絲吐蟲來的快,現在,他需要就是數量和速度!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