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8)     

黑暗血時代337 時代不同了

^
  
  炎珉沒有再拒絕楚云升自薦的“幫助”,對它來說,越早結束北方的戰事,便可以越早地為殤準備火能量。
  
  雖然珉這樣的指揮體沒有“爭功”這一說,但它們始終將所謂的“使命”看做最高任務和生命意義。
  
  不過,在楚云升建議炎珉可以提供一只戰蟲軍團供他指揮的時候,炎珉想也沒想地便拒絕了。
  
  “封,根據《蟲典》中獨立的珉與珉之間的典則,在沒有殤的干預下,吾對你的援助已經結束。你現在的行為屬“非必要執行行為”的典則,吾無法再向你提供戰蟲。”炎珉讓楚云升覺得很“摳門”且不可理解地答復道。
  
  他可是來幫忙的,對幫忙地“蟲”,炎珉這么做還真是有點“不識好歹”,蟲子的思維,楚云升不得不承認自己揣摩不透,尤其是它的行為準則《蟲典》,他壓根一條都不知道。
  
  但有一點,他很明白,炎珉的確不需要其他珉來協助指揮軍團,它的精神控制能力完全可以應付全局,他剛才的“提案”,對炎珉來說可能連“雞肋”都不如。
  
  賺不到戰蟲軍團,一計不成,楚云升轉眼又生一計,試探性地道:“根據《蟲典》,你剛才的決定沒有錯。但如果我幫助你消滅你負責的敵人,按照《蟲典》,你是否應該向我提供相應地出戰補償?”
  
  炎珉很快就回答道:“封,你很聰明,吾想你能在北方找到并奪取木源體,曾經一定也是個擁有三星級蟲巢的珉,只有三星級的蟲巢的珉,才能擁有你這樣的智慧,遵照《蟲典》,對于你的出戰支援,我可以向你的新建的蟲巢,提相應的火能量作為補償。”
  
  楚云升心中一喜,傻大蟲的巨墳現在最缺就是火能量,如果能在炎珉這里搞到“援助”,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不料,炎珉接著又說道:“不過,在殤未降臨前,吾無法孵化出時空傳送墳,并鑒于目前的北方戰事,吾也無力派遣蠕蟲孩子們長距離向你的蟲巢輸送火能量,所以必須在殤降臨后,一并計算。”
  
  楚云升頓時傻了眼,等殤降臨了,他和傻大蟲說不定都被持弓女炒家炒了八百遍了!
  
  “炎珉,我有提議,既然目前火能量長距離輸送困難,是否可以以同等的戰蟲作為交換替代?”楚云升不得不再生第三計。
  
  “嗯?……可以,雖然這不符合《蟲典》規范典則,但適用于“同等價值交換”典則,吾會根據你的戰績,計算應該向你提供的補償。”炎珉想了想,終于通融了一回,道。
  
  “具體是怎樣的算法?”楚云升“市儈”地一面立刻暴露無遺,精打細算從末日降臨地第一天就跟隨元氣量的算法深入他的骨髓之中。
  
  炎珉驚訝一下,不過它還是本著珉之間的規范交流與合作方面的典則,認真道:“吾將以以往的戰損比例為基礎,根據你消滅的敵人的種類和數量,做出對應的補償,例如一只多須足&¥#蟲敵,吾需要損失九只左右的原始形態青殼飛翼戰蟲,按照補償典則,如果你同意延時到戰事結束后補償,吾可以全額與你,但如果及時補償,只能提供一半的數量。”
  
  楚云升思索了片刻,蟲族的補償方案其實一點也不苛刻,試想如果及時補償也是全額的話,炎珉自己孵化蟲子直接上戰場就行了,何必需要他?
  
  扣除一半,大家各得其利!
  
  如此作想,楚云升心中暗道,一半就一半吧,起碼炎珉一點也沒有欺騙他。
  
  它所說的什么多須足什么蟲敵,楚云升一直稱之為“飛帶條蟲”,在孢子森林的大寨時,他指揮過青甲蟲與之交戰過。
  
  當時他指揮一只二次型青甲蟲和四只原始形,在他未不參與的前期,雙方不分上下,如果他最后始終不參戰,結果很可能是全部戰死!
  
  而一只二次型青甲蟲楚云升曾計算過它的戰力,相當于五只原始形態的青甲蟲。
  
  所以總的換算起來,炎珉所說八到九只左右的原始型青甲蟲戰損一只飛帶長蟲,基本符合實情。
  
  “成交!”楚云升并在意使用人類的術語,珉可以通過進食人腦而學習很多知識并了解情報,是珉之間眾所共知的,炎珉也不會因此而起疑什么。
  
  接著,他仔細地推算起自己的實力,雖然身形又縮小了一圈,但加上諸多其他生物的特性,合起來至少算是二次形態以上的實力吧。
  
  但他并不打算冒險一開始就去招惹飛帶條蟲,這可是真正的戰場,每一分每一秒,只要交戰,都會有無數的蟲子在喪命!
  
  至于恐怖之子那種對他來說幾乎無敵的存在,他連考慮都不會考慮,一旦出現,自有炎珉派遣精英戰蟲前去迎敵。
  
  他的目標首選甲殼防御能力和青甲蟲不相上下的孢絲吐蟲,是一種色彩十分鮮艷,冰有著美麗地透明翅膀,身形如同放大版的瓢蟲一樣的孢子森林敵蟲。
  
  孢絲吐蟲的身形與原始型青甲蟲不相上下,只是肥胖了許多,它們的攻擊簡單卻十分奏效,每遇到敵蟲時,立即吐出色彩斑斕地飽含毒素的孢絲,緊緊束縛住獵物,越掙扎束縛地越緊,同時毒素侵入體內也越快。
  
  許多來不及掙脫的青甲蟲,硬是死在它們的手上,倒不是被直接毒死,而是被團團束縛后,失去飛行能力,不得不墜入地面,生生被其他敵蟲撕碎。
  
  但對楚云升這個另類來說,被束縛的威脅直線下降,他不僅可以通過噴火燒毀孢絲,他的甲翼和刀腿的鋒利都是以金甲蟲為基礎的,遠遠優越于其他青甲蟲,只要不被幾只孢絲吐蟲同時攻擊,且不斷吐絲束縛,風險并不大。
  
  而且他還有一個特別的技能變色潛飛,偷襲獵殺!
  
  在炎珉那里,一只孢絲吐蟲雖然只能換到半只青甲蟲,但對楚云升現在來說,這已經足夠了。
  
  蟲子不需要休息,戰爭一秒鐘都未停止,除了每三日例行一次回去領食用黏液包,楚云升有足夠的時間用來積累數量。
  
  他也不用擔心炎珉不清楚他的戰績,在珉的強大精神控制范圍之內,任何戰場上細微之處,它都能一清二楚。
  
  不久后,混合在大量的青甲蟲群中,作為獨立體的楚云升,將身體的顏色調整為能夠魚目混珠的黑灰色,與天空融為一體。
  
  除了拍打甲翼的身影,一旦他飚速突進,基本很難看到他的身影。
  
  他用巨墳中練習來的生疏高難度動作,躲避著那些強大的飛行怪物,在紛亂地戰場上一刻不停地尋找著孢絲吐蟲的身影,然后,鄒然發動襲擊,一旦得手,并忍著惡心強行吞食。
  
  他需要孢絲的束縛能力!
  
  這是接下來他單挑飛帶條蟲的必需的能力之一。
  
  ******
  
  港城,醫院。
  
  “嬤嬤,我見到它了。”珂阡兒撫摸著病床上像是陷入昏迷的老嫗的臉龐自言自語道。
  
  “可是,它為什么不想得到弓?它只偷走了掌牌……”珂阡兒的聲音很輕很輕。
  
  “嬤嬤,我是不是很失敗?我把您交給我的掌牌都丟了,卻還不能殺死一只蟲子!?”
  
  “但它必須死,不管它想不想要這只弓,它都不能再活在這個世界上了!”
  
  “嬤嬤,您知道么,候爺爺今天來告訴,軍方和總署都已經形成一致決議,全力支持我們,支持我殺死那只可惡的蟲子!”
  
  “您一直擔心我和他們沖突,但現在他們已經站在我這邊,阡兒多么地希望您此刻就能醒來,您應該就不會那么擔心了吧?”
  
  “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犧牲,用不了多久,我會帶著它的蟲頭來見您。”
  
  “您說過,萬不得已地時候,不要用那種邪術,但阡兒在它面前竟然拉不開弓……”
  
  “我已經下令捉拿所有剩下的對弓感應者,您會原諒阡兒吧,對嗎?……”
  
  ……
  
  珂阡兒沉思著走到床邊,窗外的草地早已變成黃土,只有一些倔強地植物堅持著活了下來,聽說科學院的專家正在抓緊研究。
  
  “術主,它最近頻繁出現在東北防御前線,是否要出擊?”宋密走進來,小聲道。
  
  珂阡兒拉上窗簾,沉靜在那里,半響,道:“不用,等我完成那項楚術后再行動,名單上的人都秘密捉拿了嗎?”
  
  “是的,不過有三個人身份復雜,您看是否?”宋密遲疑道。
  
  “身份復雜?你說的是他們陽光時代的身份吧,名單上尚未捉拿的那些人,那一個不是沒有背景的?”珂阡兒冷笑一聲道。
  
  “這三人,第一個曾經大小是個明星,黑暗降臨后,積極配合總署宣傳抗蟲精神,簇擁者甚多,在民間很有號召力,影響力也很大,很多平民視其為抵抗蟲子的精神領袖,甚至同我們都有合作過!第二個耗盡家資,一直為總署制造武器,而這第三個,有個兒子供職于總署能士二司,目前A級,資料顯示很有可能突破至S級……”宋密皺了皺眉頭道。
  
  “明星?民間?那你就用楚術門人的劍和血讓平民們明白,時代已經不同了,讓他們知道誰才是真正的領袖!至于武器制造讓總署派人接受就行了。最后那個人我知道,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我也不想動他,那人……如果不是他的對弓感應幾乎和我不相上下,我或許可以放他一條生路,但現在……我只說一次,全部抓回,一個不得遺漏!”珂阡兒冷冷地命令道。
  
   “是!”宋密聽完,沒有猶豫,立即語氣堅決地應答道。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