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335 蟲之子

^
  
  港城,楚術門人總部。
  
  ……
  
  “三死七傷?那只蟲子真不愧是……”珂阡兒撫摸著古弓,仿佛自言自語道。
  
  “它的能力并不厲害,但它一開始就選擇正確的策略逃跑!”宋密紋絲不動地說道。
  
  “一只充滿了智慧的蟲子。”珂阡兒緩緩抬起精致的面孔,道:“你能確定它就在香江城附近嗎?”
  
  “不能,它最終逃回了黏液區。”宋密負手背劍,字字清晰。
  
  “但它為什么要去香江城呢?……可惜,那人不肯幫我,否則憑那人的智慧,一定可以猜到它的目的呢。”珂阡兒似在嘆息道。
  
  “術主,您說的是……?聽說已經離開港城了。”宋密眼中閃過一絲波瀾。
  
  “是啊,我們誰也沒想到的吧。”珂阡兒微微一笑,看著手中的古弓,繼續道:“無妨,我親自去,它躲不了。”
  
  ……
  
  山坳,巨墳之中。
  
  殤要降臨了?這么快?
  
  楚云升一驚,沉思片刻,問道:“炎珉有沒有具體說什么時候?”
  
  傻大蟲仔細地回憶了片刻,回復道:“沒有,它,它就傳,傳來信息,讓,我們準備,準備好。”
  
  楚云升心中一動,追問道:“準備什么?”
  
  傻大蟲茫然地回答道:“不,不知道。”
  
  降臨,準備?
  
  楚云升記得炎珉說過,一旦殤降臨,各自割據在一方的許多珉,將不再各自為戰。
  
  換句話說,就是珉們在殤的出現后,相互之間可能有辦法夸地區聯系,極有可能使得分散在各地的黏液區蟲族出現大規模的統一行動!
  
  而殤將統一指揮諸多珉和人類、和孢子森林、和它們認為的一切敵人,進行戰略性的戰爭?
  
  那么所謂的“準備”,也很可能是讓諸多珉在大規模戰爭前所做的兵源和火能方面的準備。
  
  當然,這些都是楚云升自己的猜測,傻大蟲是他人造的珉,一個“偽珉”,他則更是“偽偽珉”,再加上傻大蟲的還是處于珉的初級階段,很多信息根本無法獲取,他們兩眼前都是一片漆黑,無法意料。
  
  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楚云升的腦力有限,無法推測“殤”出現后,到底將是如何的局面,他打定注意和傻大蟲最多跟著搖旗吶喊,混混姿態而已。
  
  “那個人類嬰兒呢?”楚云升擱起這個頭疼的問題,才發現那嬰兒不見了。
  
  傻大蟲聞言,指了指它身后地一處拐角,自豪地說道:“在,在那里。”
  
  楚云升扭頭看去,張大了蟲下巴,他都不知道說傻大蟲什么好,它竟然用最柔軟、最細小的管道,編制出一個大型的胸罩摸樣,將襁褓中的嬰兒放在其中個罩兜之中。
  
  “怎么嘴里還有根管子!?”楚云升驚道,急忙奔馳過去,傻大蟲根本不了解人類,一個普通人類,還是個嬰兒,如何承受得了巨墳管道中帶有火能量的東西!?
  
  等他奔到跟前,竟然發現嬰兒甜甜地吮吸著管子,安靜地熟睡著,仿佛在做著什么美夢。
  
  “你給它吃什么了?”楚云升十分驚訝地問道。
  
  傻大蟲開心地回答道:“我,我把生長,生長黏液,凈化,干凈然后,后,給它……”
  
  楚云升順著嬰兒嘴上的管道望去,果然在不遠地地方,一條孵化用來輸送黏液的管道通到一個融池中。
  
  傻大蟲不知道怎么折騰的,大大融池子中一連鼓起五個黏液包,相互之間用管道連接,那些它口中所說的“生長黏液”每經過一個黏液包,顏色和火能量都淡化許多,知道最后一個黏液包出來后,幾乎已經是透明地黏液。
  
  “我修復身體的時候,你就在忙這個?”楚云升想起他“變形”孵化的時候,傻大蟲一直躲在上面忙忙碌碌,不知道搞些什么,原來是在折騰這東西!
  
  “它,它肚子,餓了。”傻大蟲實實在在地說道。
  
  楚云升回到它面前,看著它,認真地說:“大蟲,你真想養活它?”
  
  傻大蟲出奇地沒有再躲避楚云升的目光,努力地說道:“我,我可以嗎?”
  
  楚云升嘆息一聲道:“大蟲,我實話告訴你吧,它,我已經送不出去了,現在外面有人類一直在追殺我,昨天就是遇到了他們。”
  
  傻大蟲不解地問道:“我們,不是一,直在和,人類廝殺嗎?”
  
  楚云升搖了搖蟲頭,道:“和這個不同,以后我會告訴你為什么,現在我自己都沒鬧明白。”
  
  傻大蟲忽然驚喜道:“那,它,送不,走了?”
  
  楚云升無奈地點了點蟲頭,道:“對,雖然我并不希望由我們來養活它,它畢竟是人類,但現在也沒什么辦法了,除非……如果你想養它的話,就養吧!”
  
  傻大蟲自動過濾了楚云升后面復雜的句式,只聽到他的一個“對”字,立即興奮道:“我,我可以,給它起,個名字嗎?”
  
  “可以。”楚云升對這種事情毫無興趣,既然傻大蟲想養,就讓它養吧,一個嬰兒消耗的資源,恐怕連一只赤甲蟲都比不上。
  
  傻大蟲得到“準許”后,當即陷入苦思冥想,可惜半天,卻什么都沒憋出來,它的知識實在少的可憐,最終不得不沮喪道:“我,我起不,出來,你,起吧。”
  
  楚云升看了嬰兒一眼,又看了傻大蟲一眼,喃喃道:“既然它命中注定和你有緣,就叫“蟲之子”吧,希望它將來……隨緣吧。”
  
  “蟲之子,蟲之子……”傻大蟲反反復復地重復著。
  
  ******
  
  又到了黑暗統治大地的時分,蟲子是不用睡覺的,楚云升估計在黑夜中,追殺他的人類也不會采取什么行動,畢竟黑夜完全是蟲子怪物們的天下!
  
  第二座巨墳在山坳外不遠地地方正在孵化,第三只次級孵墳蟲所需的能量還在一點一滴的聚集中。
  
  楚云升拍打著甲翼,從1號巨墳中笨拙地飛了出來,他必須乘著黑夜的機會,練熟飛行能力。
  
  這可是他未來逃命的最強本領之一。
  
  飛行需要調節身體的平衡,這是楚云升最不習慣的,他做了二十多年的陸地“生物”,又做了一段時間的陸地蟲子,還是頭一次像鳥一樣自由飛翔在空中。
  
  飛翔地感覺,令他十分陶醉。
  
  那種自由自在地于空中上下飛掠,不受約束、不受限制、如風一般地輕快的體驗,很快就讓楚云升迷戀上了。
  
  他從開始的時候,笨拙、搖擺、搖搖欲墜,愈飛愈穩,愈飛愈快,直到微光快要出現的時候,他已經能夠穩穩地操控住自己的身體,以平滑地姿態于空中翱翔。
  
  但一些復雜的高難度的動作,他暫且還做不了,比如高速俯沖,他一不小心控制不住,便觸地“墜毀”;還有他在黃山區域的懸浮山間遇到的斑斕巨鳥那種多變的動作,陡然間改變方向,改變身體的位置,精確鉆過狹小地空間……等等,一個晚上,根本不可能掌握得了。
  
  好在楚云升不是個貪心的人,能飛就行,人類現在的戰斗機起飛不了,直升機的速度有限,威脅不大,地面上部隊和覺醒者對空的打擊雖然也有,但比起地面,減弱了不少。
  
  乘著天空中的微光還沒有完全掙扎出來,楚云升又試了試鉆地能力,從1號巨墳鉆到正在孵化的2號巨墳,然后再折返回來,連續數次,比起飛行來說,金甲蟲的這項能力簡單多了,主要是能量特別而已。
  
  有了這兩項能力,再加上水中游動的本領,楚云升相信再遇到那些堪比黑武王的人類高手,他完全可以輕松逃脫,甚至偷襲反擊都有可能。
  
  ******
  
  微光終于重現在天空之中。
  
  楚云升謹慎地回到了1號巨墳,在錯綜復雜地管道林中,一刻不停地練習著高難度地飛行能力。
  
  他對每一個有用的能力,尤其是逃命的能力,都想盡辦法也要練到極致,從最初的“殺蟲三劍式”開始,便是如此。
  
  殤的降臨遲遲沒有等到,卻等來了一股熟悉而奇怪的感應,這種感覺在老紫它們戰死的地方,他曾經察覺到過一次。
  
  “是她,那個持弓者!”楚云升頓時大驚,一頭扎入墳地,叫道:“大蟲,守好蟲墳,不管外面發生什么,都不要出來!”
  
  那股波動的感覺越來越靠近,楚云升必須引開她,絕對不能讓她發現自己的藏身之處,現在傻大蟲根本不是她的對手,一旦暴露,必死無疑。
  
  他不能害死傻大蟲!
  
  楚云升猜測那個持弓者大概也能同樣感應到他的存在,老紫那一次和現在這一次,都無疑地說明了一定存在這個可能性。
  
  他從1號巨墳中迅速鉆了下去,然后依舊向炎珉地黏液區掘進。
  
  只有炎珉的勢力才能鎮壓住這個持弓者!
  
  他越挖越深,但方向一直沒錯,只要到了炎珉的黏液區他就安全了。
  
  持弓者顯然也發現了,一直跟在他的后面,但楚云升很奇怪,她始終保持一定距離,并沒有全力靠近,以他挖掘的速度,她應該很容易逼近自己。
  
  他本準備等她逼近到一定距離后,立即鉆出地面,以最快地飛行速竄入炎珉的黏液區,但現在似乎不需要了,她始終沒有太過靠近。
  
  這讓楚云升不得不第一次認真思考,那種熟悉的感應究竟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他對那個持弓者本人有反應,還是持弓者的身上的某個東西,比如和趙小姐那枚玉佩一樣的東西,還是其他的什么東西?
  
  更奇怪地這種感應中間還膈應這一個生硬的阻隔,就像生生地將它割裂開一樣。
  
  可惜他當時沒有仔細詢問霍家山,追問持弓者追殺他原因!
  
  他忽然生出一個奇大膽的想法,如果他現在就飛上去,逼近那個持弓者,不會破除那個感應的阻隔,讓他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種感應似乎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地魔力……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